唯争不止

唯争不止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7章 戌甲备考

晨光将照之时,三台山上便有一人侧对着朝阳,前后分腿半屈膝,一臂前伸上抬,一臂下垂横腰。如此站立着一动不动,过了一刻时辰,又交换臂腿位置,继续站立一刻时辰。前后半个时辰过去,侧过身面朝已渐升起的太阳,收式吐气。

说来,这个三体式戌甲已经练了快九年多了。以前打底子时,赵塚子只要求站混元桩。自从教授枪术不久,便让戌甲改站三体式。除了这三体式之外,赵塚子还传了一套五行拳。这五行拳刚柔并济,本就是一门厉害拳法。且拳法中含着枪棍之意,配上枪法同练可与之互益。

伸展四肢,抖了抖肩,松了松筋骨,戌甲又立起三体式,前后两腿分承四六之力。猛地一脚踏出,垂臂一运抖劲儿,跟着斜向上锉动,此时前臂已落成垂臂,随另一脚踏出之时,运起抖劲儿一掌前推,这便是金属的劈拳。收成三体式,两手握拳,仍是一脚猛地踏出,垂臂发力朝前打去,拳止之时肘微微下曲,前臂回缩至腰间,而后照此再打出另一拳,这便是木属的崩拳。再收成三体式,两手握拳,再一脚猛地踏出,垂臂发力斜向上锉动,出拳亦同时转动,拳止之时出臂如钩,手背朝前,如此再自另一侧打出一拳,这便是水属的钻拳。再收成三体式,仍是双手握拳,一脚斜向外踏出,脚未落地而身前倾之时,将两拳并于腹前,待脚一落地,同侧之拳抬于眉旁,另侧手臂微曲,发力斜向直出一拳,之后另一脚前踏,并两拳与腹前,再打出一拳,这便是火属的炮拳。最后收成三体式,一脚猛然斜刺踏出,垂臂发力斜上锉去一拳,前臂同时横于胸前,并其拳背贴于出拳之肘,之后仍按此顺序再出一拳,这便是土属的横拳。

这五下子便是五行拳的基本招式,自从赵塚子传了这套拳,戌甲每日将这五个招式各练一百次,练完五百次之后才去练其他。九年下来,算算合计已经练了一百六十余万次了。前面几年,赵塚子只教戌甲练出那股方寸抖劲儿。待练得小成,便叫戌甲随着拳形导引灵气。开始时自然是十分不畅,譬如拳已发出之时,灵气尚未流至手肘甚至才出肩胛,又譬如腿已蹬出之时,却忘记将灵气导引至脚掌,凡此种种,不胜枚举。大约练了三四年,才逐渐熟络起来,气大致能跟上拳脚。时到如今,若独处单练而无人打扰,戌甲已可做到意发而气随至,只是分心乱志之时还能否做到如此便不得而知了。

今日的五百次练完,戌甲掐出轻身术一路跑去那边学习。在路上一边跑一边想着事情,年试的日子近了,前几日赵塚子便来找过戌甲,问愿不愿参加这次年试。打心眼里戌甲是想去试试的,十六年下来,戌甲很想看看自己到底练得如何了。可临到下决心时,又有些犹豫。据说是受了某些压力的缘故,上次年试的时候学署突然提高了体学场试的标准,竟然由十招变成十二招,一次提高了两招。这些年的所见所闻让戌甲隐隐明白其中的原因,因此心中反而愈发地没了底。试着对自己降低些要求,又发现练不起劲头来,真是为难得很。

被赵塚子问过之后,戌甲便去找了邬忧帮忙拿个主意。谁知邬忧也正为同样的问题在烦恼,赵培子也问过邬忧愿不愿参加年试,且语气不似询问而更似命令。因平日修练并不刻苦,且术学弟子中练得本事者眼见到的便不少,邬忧自知必定考不好,反而会挫了自己的信心,所以并不想参加。一番交谈之后,也没拿定个主意。没了办法,只得散了伙各自去决定。

傍晚修练归来,见到赵塚子在住处等着,戌甲知道这是来听自己的想法。请进赵塚子后,戌甲思忖了一会儿,说道:“我其实心里想去试试,可这次一下子加了两招,我实在是没什么信心。”

赵塚子看着戌甲,冷笑了一下,反问道:“加了两招关你何事?莫非减掉那两招,你便能肯定自己能撑上十招?”

戌甲抬眼看了看赵塚子,却找不到话来答,自己确是想多了。赵塚子握了握手腕,又说道:“除非你打定了主意,就呆在这学堂里混满三十六年。不然的话,始终要去过年试的。”

戌甲抿了抿嘴,想了一会儿,问道:“师傅,若是年试没考好,之后会怎样?”

赵塚子闭起眼,答道:“要么找到自己身上的毛病,之后改掉毛病并越练越好,为日后的年试打下更厚实的底子。要么信心被挫,以致方向迷茫而患得患失,日后越考越差。前一种弟子这些年已经很难见到了,至于后一种你很早便见过。眼前的问题是,你想做那种弟子?”

戌甲看着赵塚子,有些艰难地问道:“那师傅觉得我会做哪种弟子?”

赵塚子哼了一声,答道:“我的看法能有何用?倒是你想做哪种,你自认能做哪种?”

戌甲摇摇头,说道:“我自是想当前一种弟子,却难肯定自己一定能当成。”

赵塚子微微叹了一口气,说道:“难于肯定才是真,你若一言笃定,反倒是坏事。人生在世,不管活得长还是短,遇事必然多是难于肯定。对于修仙之人而言,历难于肯定之难本身也是脱不开的修练。跨不过这槛儿,仙途之上便是寸步难行。这番意思,你可明白了?”

戌甲点了点头,起身拱手行了个礼,郑重地说道:“且请师傅先回,容弟子再做考虑,明日一早在师傅面前必有答话。”

听戌甲如此说,赵塚子微微点头,便离去了。戌甲盘坐在床榻上,脑中反复地想着赵塚子最后说的那番话。在修练的事情上,师傅是能替弟子拿主意,可在修练以外,师傅的话只能当做参考,下决心的还得是弟子自己。雏鸟终有离巢之时,幼兽终有离穴之日。又是一个难眠之夜……。

第二日清早,戌甲推开了赵塚子的屋门。此刻,赵塚子也正坐在屋内,等着戌甲的答话。戌甲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弟子昨夜想好了,去参加这次年试,不知师傅还有何要嘱咐?”

赵塚子微微露了点笑意,说道:“没什么须嘱咐的了,你只记着别为逞强而受伤,打不过就赶紧认输,其余便没了。”

戌甲记下赵塚子的话后,便转身离开,自往修练去了。因年试只考拳脚,故而戌甲暂停了术与器的修练。又去药房请示,大师兄潘蜀椒六年前便已过了年试,并得师傅及师叔们推荐而留在此处,他自然明白年试须得好生准备,便同意让戌甲把炼药的事也暂时放下。

不过枪仍是要练,不仅因为拳枪互益。也是因为枪乃长远目标,戌甲不愿轻易中断。年试对上的是考官,纵使远未使出全力,若单凭体力戌甲仍是必不能敌,所以灵气流传是否及时与通畅便是关键。按着以前练掐诀或用符的法子,戌甲在各种平坦或崎岖的地方快慢交替地行进,一边行进一边试着导引灵气至周身各处。

比起早已十分熟络的拳脚套路,这般状况自然很难做到灵气随意至。戌甲也寻不到捷径妙法,只能沉下心去练,试着用身子而不是脑子去记,就如同当初赵塚子教自己如何练轻身术那样。不管临到年试时能练成什么样,自己总归是该去这么练,眼下与将来并不矛盾。

几个月过去,便到了年末,年试即将开始。之前十来天,赵塚子扔给了戌甲几本书册,其中都是年试初试所涉及之内容。既有笔试要点,也有单项体测的细则。笔试那部分只要是有心,记下是十分容易的。至于单项部分,戌甲按着细则解说照着样子去练,花了三两日工夫熟悉之后,做起来也没了什么大问题。且体学参试的弟子甚少,所以最后还是落到了场试上,那个最近二三十年来让体学弟子近乎绝望的场试。

初试的前一天傍晚,戌甲没有像往常一下修练,而是在湖边找了块地方坐下,就那么静静地看着湖水。双眼渐渐闭上,这么些年来第一入静。之所以要如此,并非是还想着在考前能练成些什么,仅仅只是戌甲的心中想求得一丝安宁,如此而已罢了。

也已深沉,戌甲从入静中醒来。站起身来,最后四周看了一眼,然后便转身离开,回住处准备明日的初试去了。

屋内的灯火仍然明亮,赵塚子坐在桌前,手里似是翻着什么名册。翻看之时,偶尔会有些微叹息之气。翻看完毕之后,起身走到窗前,直直地看着窗外,久久不愿挪动分毫。

两只拳头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