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争不止

第51章 与枪为伴

回到了辛层的学堂,戌甲没有马上回住处,而是先沿着湖一路小跑。半年没见,戌甲挺想念这片湖水的。又跑到以前经常修练的几棵大树下,手掐诀,脚踏步,一跃而上树。或吊挂,或攀爬,犹如壁虎一般。这半年的时间,限于所处环境灵气稀薄,道法的进境不显,在技法上却颇有些进展。每日只前半夜打坐,后半夜则用来练习身法、术法诸般。

在湖边耍弄了一番,戌甲返回住处。将行李收拾好,换了身衣服,便出门去了赵塚子那儿。门是虚掩,推门进去,见到赵塚子正独自在饮茶,戌甲连忙上前问候。

赵塚子没有看戌甲,边饮着茶边问道:“这半年可曾出过事?”

戌甲有些犹豫,答道:“事倒没出过,可出过的不知道算不算是事。”

放下杯子,赵塚子转头看着戌甲,问道:“跟器学比试的事?”

戌甲点了点头,答道:“我觉着是事,可又觉着并非冲着自己来的。”

赵塚子又看着杯子,冷冷笑了笑,说道:“那算不上是你的事,当然也不是冲着你去的。真要是你的事,你也扛不动,明白?”

见戌甲点了点头,赵塚子又问道:“我托那赵棠带的图谱,你看了几册?”

戌甲想了想,答道:“一册都未曾细细看过。”

赵塚子盯着戌甲,片刻之后,问道:“那你是准备接着练剑?”

戌甲摇了摇头,答道:“未定下到底要练哪样兵器,但已定下不去练剑。”

站起身走到戌甲面前,赵塚子略微皱眉,问道:“到底决定如何?”

戌甲捋了捋思路,缓缓说道:“我其实最喜钝兵器,可拳脚练的是巧力,再去练那些似有不妥。又见着别人练习枪棍,也颇合心意,便也想练。后又想起师傅曾说我日后仙途上恐须拼命,那枪要比棍更合适。思来想去,还是愿意去练枪,不知道师傅以为如何?”

转身坐了回去,拿起茶杯又喝了两口,赵塚子说道:“还算想得周全,若是尚有犹疑,再去考虑两天,拿定主意再来告知于我。”

戌甲紧跟着说道:“不必考虑了,我早已考虑了几个月,眼前只是担心师傅是否有异议。”

赵塚子哼了一声,说道:“我会有何异议?你选定了,便教与你。只不过找不到十分合适的理由,那中途就别想再换。”

戌甲拱手道了个谢,赵塚子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说道:“你既已定了,那这几日就先把那本枪谱找出来看一看。看就好,不必着急练,后面我有安排。”

回到住处,戌甲从那几本图谱中翻出了枪谱,一页一页地看。虽描写的是基础,可还是能看出些之前旁观时注意不到的妙处。就譬如握枪手法,寻常只见到一手握住枪杆,一手握住枪把。看了图谱才晓得,两只手须一活一死。所谓活便是依出招不同,握枪杆之手时松时紧。所谓死则是枪把须以手心抵死,五指紧握而不松分毫,并非如枪杆那般环握。戌甲找来木棍试了试,以手心握棍更易送出力去,且刺到硬物时也不会如环握那般滑手。比划了几下,倒是对枪术越发地感兴趣了。

之后两日,赵塚子没有别的布置,只叫戌甲开始恢复以前的修练。就是早晨跑湖,然后去那边学一两个时辰,回来收拾收拾,再去学一个时辰的药学,完了就接着找个地方练习拳脚、术法之类,晚上开始打坐修练道法。半年没有这般,开始还真略有些不习惯。特别是夜晚打坐之时,因此处灵气比在癸层时浓郁甚多,先没注意就按着前半年的劲头儿去练,差点没练岔气过去。之后只得一再放缓,慢慢摸准了快慢,才敢放心练下去。

这天清晨,按着赵塚子的要求,戌甲早早就来到三台山顶等着。几下拳脚还未打完,赵塚子便也出现在山顶。不光只是人来了,手里还提着两杆红缨枪。走到戌甲面前,话先不说,扔给一杆枪。戌甲接住枪,一握便知枪杆为木质,上看枪头色如白银,头杆间加塞了一束红缨。用手摸了摸枪头,却觉枪头并不锋利,稍加用力,枪头竟似能变形。

见戌甲觉着意外,赵塚子说道:“别琢磨了,那不是精钢枪头。”

戌甲不解,问为何要用这软枪头?赵塚子却反问道:“以你现在身手,不用这镴枪头用什么?一个不小心刺伤了人,我这做师傅的还得挨骂。”

戌甲也不反驳,看了看枪头,又拿手抚了抚红缨,问道:“师傅,有枪头与枪杆拿来打斗就够了,为何还要束上这红缨,耍弄起来跟唱戏似的?”

赵塚子顺着枪杆捋捋红缨,反问道:“军中的枪阵也是红缨簇簇,你道那也是唱戏一般不成?”

手上轻轻一送,将拖着红缨的枪头斜在戌甲面前,说道:“这枪在手中,前刺后抽时非是只用两臂伸缩,枪杆亦要在握杆之手中进退,故而杆面做得平滑。若是一枪扎出去,血直喷到杆上,再顺着杆流到手上,那枪杆便难握紧。有了这红缨,便可吸附去大半,免得坏了事。再有,被枪头刺入后,体内灵气及肌力皆本能汇于被刺之处,将枪头紧紧夹住有时是力道发得太大,将枪刺得太深了,反不易拔出,混战之时便是陷自己于险境。有了这束红缨来堵塞,就不那么容易深刺进去。记好了,别跟着去学戏文里演的那种一枪把人扎个对穿,就是有那能耐了也别干那蠢事。真打的时候,扎出几寸的窟窿就行,与其费那么大的力扎透,不如多扎几个窟窿。”

听完这一番解释戌甲明白了,这一杆看着简单的长枪上面就有不少的门道,以前专顾着看热闹,倒是想得简单了。两手伸开掰了掰枪杆,枪身微微弯曲。之前旁观别人练习枪棍,也常见到枪身被耍得弯曲,当时便在想为何不用硬材做杆,岂不更有杀力?今日正好将这疑问说与赵塚子。

听了戌甲的疑问,赵塚子前后握起枪夹于腰间,抬手猛一发力,枪头连着红缨止不住地一阵抖动。收起枪,看向戌甲,说道:“枪身太长,故用枪发力不可太长,不然间隙太大。但又须打人打痛,以期寻得对方破绽,故而须借力以发力,令发力不长而出力不小。譬如这枪身上抬时,则枪头也上抖。此时再将枪身下压,枪头处弯曲至极亦反向朝下打去。待枪头触及对方时,枪身下压与枪头反抖二力合一。如此一来一回,虽发力甚短,打出的力道却不小。你可用手中枪做来试试。”

戌甲抬起枪,试着做了一遍。只是下压得慢了,枪身反被枪头拽着朝下抖,自己手上根本使不上多少劲儿。握着枪深吸了几口气,又是一下子。这次着急压快些,却上抬得不够,枪头根本没怎么抖动,压到底时戌甲自己也明白没打出力道来。再深吸几口气,还是一下子。这次上抬得足够,可下压得却太快,打到底时枪头才刚反抖朝下,抬手那一下子的力没借着多少,多浪费掉了。再连着试了几次,总是找不准发力的时机,怎么打怎么觉着别扭。

戌甲正要再试,被赵塚子伸枪格住。收起枪后,赵塚子说道:“兵器越长、越重就越难练,刚刚我说的那一下,听起来虽是简单,却与浑身上下各处发力皆有关系,练起来相当之不易。山下总说什么一辈子枪,其中就有这么个原因。不过你才刚学枪,讲这些还太早。练兵先练力,先教你如何练力。”

枪头点地,枪把攥握于掌中。赵塚子伸出手臂,单凭腕力将枪横了起来,而后笔直地平端着,枪身几乎一动不动。过了好一阵子,缓缓放下枪头,重新回到开始的架势。做完这一套,赵塚子将自己手中的枪也扔给戌甲,然后说道:“照着我刚才的做法,用两手端起两杆枪。”

戌甲照着去做,端是能端起来,可枪身总有些许晃动,怎么也端不稳。赵塚子看着也不说什么,过了好一会儿,见晃动有些变大,便叫戌甲放下,而后说道:“以后每日早、中、晚各抽半个时辰用来练端枪,此外腰马乃百武之根,故扎步仍须勤练,不得荒废。还有一点,端枪时不可动用灵气。”

说完,赵塚子便转身离去。戌甲也不多想,按着刚才的姿势继续在山顶练。每练个一会儿,手腕便开始发颤,枪身自然不稳。停下来,活动一下手腕,继续再练。往后的日子里,清晨先上三台山练,在对面学完后又在这边林中寻一处僻静地方练,日落之后则面朝湖水再练。渐渐地有了些效果,一次端的时间越来越长,枪身也不似开始时那般晃动。只是这扎着步子还要端枪,比起跑湖可着实不轻松,以至于戌甲都不太敢多戴负重了。

两只拳头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