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皇

拔皇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章 思君不见下渝州

“越是善良的人,有时往往越接近地狱。”

张隼此时才意识到真的是这样。

清晨薄雾隐约,小雨还弥漫在山城的各个地方,四月的早晨在雨的气氛下清爽沁人。

张隼摸了摸肩膀,没有伤口,又摸了摸胸口,还是没有伤口。

“不错,还是十九岁小青年。”

自己刚刚高考完时父母飞机出现意外,双双殒命,小妹又有先天心脏病,得知这个消息后花朵随之凋零,本来即将从团聚的家庭直接崩溃。

留下的只有遗体确认与认领说明,病危通知与冰冷的数字。

而此时距离这件事过去不过九个月。

张隼其实和这个学校并不熟悉,自己上个学期休学半年下学期过了几个月才来到这里。活下去的动力是与妹妹达成的约定。

所以他选了社工这个专业,但是头一年要先在社会学类这个大类接受理论指引,大二才能选择社会工作这个专业。

在学校外面的小区买了一间房子,他并不太想融入班级,陌生是其次,重要的是他也不太想和别人打交道。

认识的人只有在高考后一直关注他的刘青青老师了。

今天没有早课,起床时候已经是七点半了,细雨纷纷,走到阳台上还在思考昨晚发生的一切。

如今的黑雾过于弱小,只在自己所在的城市范围,它的力量只足以支撑起两个试炼场。但是黑雾说,恶意过于多,两个试炼场远远不够。但是献祭的纯粹恶意足以喂饱如今所掌控的黑雾。

张隼无比反对这种试炼,他并不认同自己有剥夺别人生命的权利,但是如果不这样黑雾无法满足,会更加萎靡,直到自己生命无法维系。

更重要的是,与小妹的约定也无法实现。

可上一任的邪神是如何死亡的呢,明明剩下的能量足以维持她的生计。

对于此,黑雾无法回答,它的痕迹已经被抹除了,它并不清楚。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是张家人一直以来的习惯,他认为自己总能找到办法来解决试炼这个问题的。

他此时让自己心安的理由则是这些人无论死活对自己家人已经没有什么影响了,死亡对于他们家人来说或许是一种解脱。可是无论如何还是摆脱不了那种心里上的不安。

承接两个人生前记忆后,他无比想开飞机到他们坟前疯狂偷吃他们的贡品。

三号是一个家暴男,天天游手好闲,经常熏酒殴打老人与妻子,死前老人不堪受辱自杀身亡;二号则是一个嗜赌欠债又没有责任心的人,死前他的老婆也自杀了,尸体被处理在哪里他的记忆不知道,而他有一个女儿,他睡在沙发上,女儿一直没有出来,站在母亲的床边。

好像黑雾选中都和死有关。

脑子有些乱,张隼揉了揉蓬松的头发,他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接下来。

报警吧,警察一定能处理好,但是该怎么说呢,就说自己梦到的吗,肯定不能呀。

三号家暴男可以不管,他的妻子下夜班后发现家里两人死亡一定会报警,可是那个小女孩看起来才九岁,该怎么办。

电话铃声响起,是主讲社工概论老师打来的电话,张隼愁眉展开,想到了办法。

霖伶在凌晨四点,小雨将落的时刻醒来,屋内漆黑一片,她也不想开灯,走到阳台前。

凌晨的风伴着倾斜的雨已经不是沁人,而是冽人。点点滴滴打在稍微泛黄的连衣裙上,不一会儿就勾勒出完美的曲线。

她想起鞋子是校服搭配的小皮鞋,又回去穿在脚上。

没有大黑框平度眼睛与故意把头发向前盖住一点脸庞的遮挡,清纯而不欲。她深知外表软弱的自己与不太坚强的自己打扮好看后会带来什么麻烦,不追求美的她于是学会了掩美。

此时她的心思完全不在自己,而是心念着男孩是否活着是否无恙。

假如真的活着,看到这身打扮的自己是否还能认出呢。

可是他真的能活下来吗,那样残忍的屠夫,滴着血的电锯与锤子,看不到的外面的嘶吼声,自己实在是自私,本来就不想活着的人把死的机会留给了拼命想活着的人。

泪混着雨水流下脸庞,女孩转变了心意,她想继续活下去,并且健康地活下去。

“啊qiu。”

那时刚翻过窗的张隼打了个喷嚏。

社工老师是学校社工机构的督导,底下有一些社区的备案,因为张隼连续几年暑假寒假当过义工或志愿者,有丰富的社区工作经验所以有一些活动会找张隼一起去做,一方面省钱(学院出),一方面省心。

这次是一个入户访问主要与人口学老师,暨可爱的刘青青老师合作,她出方案社工出人,主要调查方向是民生与满意度。

此时正在选定社区,张隼通过记忆知道小女孩所在的社区离学校并不远,向老师提议这个社区。

这个社区同时也是一个老社区,对民生方面可能会调查处较为全面的答案,所以老师们就选定了这个社区进行调查而没有进行抽样。

但是单元楼是需要抽样的,入户访谈也需要抽样,入户访谈也需要提前通知等等准备时间。

张隼跟老师打了声招呼说自己提前踩点,直接来到了这个小区。

“名花小区”

保安只负责过往车辆的管理,小区进出连看都懒得看。

小区其实位于市区较为偏僻的地方,房子较为低矮,不少中层的防盗窗已经生了铁锈,足以看出这些楼房的年份。

张隼不能直奔目的地,这样如果事后调查的话会惹不小的麻烦。

凭借他对小区的理解,这里最有发言权的应该是大妈群体,他打算抛砖引玉。

在小区四周转了转,终于找到了一个大妈聚集地,一处凉亭下,几个大妈刚买完菜在聊天。

“最近没得si做,闲地日,我都不晓得我幺儿天天不让我出去找活怕的是啥子。”

“你都lu十七喽,万一出了啥子意外啷个办,安生歇好了噻。”

说完她们目光转向了已经走过来的张隼。

张隼过来先自我介绍。

“嬢嬢,我是渝州大学社会工作专业的学生。”

说完拿出自己的学生证。

看着大妈们还一脸懵,他不得不解释。

“就以后去居委会的。”

(苦笑。)

“哦~zei个我晓得。”

张隼又问了一些生活长短,走了个客套。

张隼长相清爽帅气,态度友好亲切,又拿出了能证明自己的东西,嬢嬢们也不对张隼抱有很大的戒心,光天化日,谁敢做些什么呢。

“我们将要在这里做一个访谈,已经和负责人打好招呼了,我过来提前看一下,熟悉一下地方。对了嬢嬢。”

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

“我们怕踩雷,这里哪些住户是需要小心一点了,能不能提个醒。”

话语权马上转到她们的主场,这嬢嬢可就不困了。

只见一个挎菜篮子的嬢嬢嫌弃的啐了一口。

“类个哈麻皮我们都不想提他,我跟你suo哦。”

说着指向了那边一栋楼,张隼看过去,发锈的防盗窗上弥漫着各种植物,看不清阳台的模样,屋内漆黑一片,将已经大亮的光从那里吞噬进去。

张北北冥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