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从大时代开始

第147章 文抄公

“妾身最近读周先生《爱莲说》一文,最感钦服。尤喜其中之-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之句。

故今日第一题,咏莲!”

此时,杨晓以及众书生便听到了李清照用无比清亮的声音说道。

“不愧是李姑娘,莲花好写,但想写出采,却是太难!”

听了李清照的话,众书生开始议论了起来。

从古到今,风花雪月,梅兰竹菊莲等咏物诗最为常见,便连市井的一些小民弄不好也能吟诵出几句。

但这样的诗词,想写得出彩,却是太难了。

“诸君应知,读史可以明智,可以兴替之事。妾身最近喜读陈寿先生之三国志,每每思之,心潮澎湃。故第二题,为三国咏志!”

接着,众人又听到了李清照说道。

而后,她便转回到了幔帐之内,到是让众生颇为惆怅。

此时,已然有书童备好了笔墨纸砚,甚至还帮着磨墨。

“还真是撞到了我这文抄公的强项上来了!若是只做一首,岂不是让你小看了我。便让本侯,用诗词把你砸死吧!”

目送着李清照回到幔帐,杨晓笑了起来。

转头便到了案几之处,饱沾浓墨,是悬腕挥毫。

“装神弄鬼!”

此时,赵明诚等人还在思索,眼见杨晓一挥而就的样子,均是冷笑不矣。

“看我去让他丢个大脸!”

梅姓书生最恨杨晓,向着诸人挤了挤眼,便凑了过去。

一抱双拳,“看杨侯胸有成竹的样子,想必写出来的诗词定然是上篇了!”

“本侯自认为写得不差!”

杨晓已经在写第三首了,头也不抬的说道。

“那杨侯可敢当众诵读吗?”

梅姓书生伸手去拿写好的一张宣纸。

“你若有兴趣,只管读来!”杨晓冷笑道。

“那我不客气了,正好为杨侯张名!”

梅姓书生毫不客气拿起了杨晓写好一篇诗词,高声的叫道,“杨侯文才压世,自以其诗词无人可敌。梅贺不才,替杨侯吟诵诗词,还请诸君品评!”

说罢,他便开始照本宣科的吟读起来,“轻轻姿质淡娟娟,点缀圆池亦可怜……”

才读到这里,他便顿住了。

在他原本的印象中,杨晓最多也就是能做出来什么“江山一笼统,井上黑窟窿。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之类的打油诗。

可没有想到,这两句非但不打油,简直精彩的令人发指。他是相当有自知之明的,知道自己是肯定做不出来这样精妙的诗词来的。

“念呀!”

“继续念!”

听梅贺停顿,一干彻耳倾听的书生有些急了,纷纷的吵嚷起来。

“数点飞来荷叶雨,暮香分得小江天!”

被众人逼着,梅贺便是再难受,也只好念完了整篇。

而后,便好似没有了力气般,面白如纸。

“好诗!”

听着梅贺念出来的诗,许多书生不由得高声称赞。而最难受的是那些已有腹稿,甚至还写了几行诗的书生,只能默默的把自己的诗稿给撕掉,开始重新构思。

“外面怎么这么吵!”

幔帐之内,一干女子听到外面的吵闹声,均是无比的纳闷。

李清照第一个问将出声。

“回小姐,是外面一个叫杨侯的新写出了一首诗,名为咏莲,文压全场!”

她的丫环连忙道了一句,同时还把咏荷诗全文都背诵给了李清照。

“好诗,果然是妙!这位杨侯是哪家的书生,我怎么没有听说过他的名字呢?”

李清照听罢是拍手叫绝,接着又纳闷的问道。

“是呀!我们也没有听说过!”

几个女子均笑了起来。

其中一个红衣女子最为胆大,还把幔帐拉开了一角,向外看了一眼。

接着才又咯咯的笑道,“什么叫杨侯。这是朝中的武忠侯爷,名唤杨晓。我到是与他有过一面之缘,原来还以为他只是一个粗鄙的武夫,却没有想到还会做诗呢?”

接着,干脆又站了起来,直接从幔帐走了出去。

“梅兄,你不是要帮着本侯扬名吗?怎么?莫不是我写的这东西,不入你的法眼吗?”

此时,杨晓已经把第三首写完,放下笔后,看着避在一边的梅贺,冷笑道。

“杨侯想扬名,自己派人送进去便好!小弟还得构思自己的诗词,没有时间……”

当着众人的面,让梅贺说杨晓的诗词不好,他是没有这个勇气的。

因为在场可有不少人呢,尤其是那李清照,才名闻世,可是个不好糊弄的。

但若是让他帮着杨晓扬名,还莫不如杀了他呢?

只能退后一步,弱弱的说道。

“我来帮杨侯吟诗如何?”

便在杨晓正准备再刺激梅贺与赵明诚两句时,一个女声却响了起来。

一抬眼,杨晓便看到一个极为熟悉的身资。

他当然熟悉了,因为两人才有过负距离的接触了,因为此人正是童娇秀。

“见过童小姐!”

大厅广众之下,不好眉来眼去,杨晓只能向前一揖。

“侯爷客气了!”

童娇秀还了一个万福,又拿起了杨晓的第二篇诗词,用无比娇美的声音念道,“红白莲花开共塘,两般颜色一般香。恰如汉殿三千女,半是浓妆半艳妆!”

“好!”

听到童娇秀所吟的诗,一干侧耳倾听的书生当真是击掌相贺。

“杨侯大才,寻欢不如!与其苦思冥想,强行搜肠刮肚,无病呻吟,还莫不如静听杨侯诗词!”

表现的最为洒脱的当属李寻欢,竟然走到了杨晓的面前,长身一揖。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接着,众人又听到了童娇秀用清脆的声音接着又念道。

这已然不能单纯用好字来比喻了,简直是让在场众人鸦雀无声。

在他们的眼前甚至还浮现出了一幅长江奔流的画卷,让众人一时之间,都无法用言语来表达自己内心深处的感情了。

到是童娇秀,虽然也懂点诗词,但是却没有这么深的感触,而是接着又拿起了第四篇诗词。

“童小姐!”

还未等她吟念,一个清亮的声音却响了起来。

正是李清照连听了几首好诗词,在幔帐中坐不住,而走了过来。

“此词能否让我吟诵!”

李清照学着男儿的样子,将身一揖,面露求恳之色。

以于她这个爱诗词如痴如狂的人来说,能第一时间看到并吟诵这样的诗词,可谓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李姐姐,请!”

童娇秀虽然出身于顶级豪门,家世显赫,但却不敢在李清照面前托大。

毕竟她才闻全国,便连圣人也知道她的名字,左右自己不过是替情郎张名,交给李清照好似更符合需求呢?

超人2180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