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从大时代开始

第103章 表白心意

老爷们吃饭,女人是肯定不能上桌的。

现在便是这种情况,薛蟠拉着杨晓在家中喝酒,而薛姨妈则拉着薛宝钗呆在她的闺房。

“女儿,你看杨侯爷怎么样?”

亲热的拉着薛宝钗的手,薛姨妈问话道。

“什么怎么样?”

薛宝钗的脸再次不争气的红了起来,以她的智慧又怎么能看不出来,哥哥与母亲今天到底想要做什么?

“乖女儿,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我原来以为那宝玉是个好的,所以才让你与他多接触。可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他乃侯爷之尊,又得了龙极宫圣人的看中,堪为良缘!”

母女贴心,说得还是终身大事。薛姨妈也就顾不得女儿的羞涩了,而是如做生意般的替杨晓说起好话来了。

“母亲,我想和杨大哥单独谈谈可以吗?”

已过及笄之年,薛宝钗如何不关心自己的婚事,微思片刻,展颜问道。

“乖女儿,你可莫要……”

薛姨妈讶然抬头。婚姻讲究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如非薛父早死,她又知道女儿乃是一个有主意的,才不会和她商量此事呢?

却哪里知道,她竟然要亲自出手相谈此事!不管能否谈成,都有被杨家看轻的风险。

“母亲,你放心,我会有分寸的。而且,你也可以在后面偷听呀!”薛宝钗劝解道。

“你可一定要掌握好分寸!”

薛姨妈拧不过薛宝钗,再次叮咛了一句,这才又离了她的闺房,去找到了薛蟠。

吃罢饭后,薛蟠还惦念着母亲交代的事情,自然不肯放杨晓离开,而是拉着杨晓去到了书房,说是要给找人给他安排醒酒汤,便把他独自给扔到了这里。

“杨大哥!”

薛蟠才走,薛宝钗便在莺儿的陪伴下,走了进来。

“见过妹妹!”

杨晓忙下地,向前微一拱手。他喝的虽多,但却心思清明,不会失态。内力一转,酒气顿消。

“这是小妹做的醒酒汤!”

薛宝钗也不多话,从莺儿的手里接过了醒酒汤后,又放到了桌子上。

她的皮肤本就极白,素手纤纤的捧着白瓷碗而来,皮肤与白瓷交辉,好似都会闪光一般,到是让杨晓有些目不转睛了。

“杨大哥!”

眼见杨晓盯着自己的手掌在看,薛宝钗当真是羞不可抑,轻呼一声。

“妹妹,是我唐突了?”

杨晓恍然回过神来,抬眼相看。

但看她唇不点而含丹,眉不画而横翠,当真是珠圆玉润,妩媚风流。

微微一笑,伸手拿起了那碗醒酒汤是一饮而尽。在放下碗时,还在心里想着,原来自己竟然和贾宝玉那厮一样也是一个痴的,到是应了周树人老先生的那句看到白胳膊的话。

“杨大哥,小妹偶得了一句词!”

说罢,也不管杨晓是否在听,自顾自的低吟了起来,“春光九十花如海。冠群芳,梅为帅。斯花品列番风外……”

“卧槽!”

才只听了一句,杨晓的心里便是一声哀嚎。怎么迎春的闺房就是一个漏雨的墙呢?这词竟然又听在了她的耳中。

抬头时,但看她正用那种羞涩,期待兼之不安的眼神在看着自己,不由得微微一笑,“妹妹,这是我写给迎春的!”

“唔!”

薛宝钗轻轻的应了一声!

“卧槽!”

薛宝钗还没见怎的,与母亲一起躲在书架后面的薛蟠却是不愿意了。如果不是薛姨妈见机的早,拉了他一把,他说不得都会叫出声来。

杨晓也不是傻子,就算他非久经情场,却也知道得在此时表明心意。

一咬牙,干脆把自己的想法全部都说了出来,“妹妹,迎春性子绵软,而且对惜春极为照顾!我是极为喜欢的,所以才会写了这首词给她。只不过,她的身份,让她注定无法成为我侯门长妇!”

说到这里,他才又笑了起来,向前再度一揖,“我之前虽然未见过妹妹,但却一直倾慕!若是我能做主的话,定然会请母亲派人上门,求聘为妇。只可惜……”

说到这里,杨晓再度苦笑的摇了摇头。但看薛宝钗的脸色开始还是又羞又喜,但在此时却是转悲,如果不是用手死抓着身边的莺儿,说不得都会摔倒在地。

“也不怕告诉妹妹,圣人前几天在龙极宫召见我时,说过要把元春许配给我!”

“什么?”

一句话当真是闷雷般炸响在书房众人的脑中。

别说是当面的薛家的一家三口了,便连扶着薛宝钗的莺儿也是用无比纳闷的眼神看了过来。

人人都知道贾家是一心想要把贾元春给扶到皇妃之位的,甚至还经常在宫中打点。

只是到现在宫中也没有个消息传出来,谁也没有想到,圣人竟然想把元春嫁给杨晓,消息传出去之后,说不得贾家会失望成什么样呢?

“我虽然没有见过元春姐姐,但却知道她的能为。能够娶她为妇,杨大哥想来也是挺开心的吧!”薛宝钗强做欢颜的抬起头来,勉强一笑。

“不敢欺瞒妹妹!我当时向圣人表达了不愿之意!”

杨晓再度说道。

这句话的惊雷几乎不比刚才圣人的意图声音小,震得薛宝钗等人更是胆战心寒。

圣人言出法随,一言九鼎,眼前的杨晓竟然敢直接拒绝他的要求,这可是向作死的路上越走越远呀!

“妹妹勿忧!我当然不会拒绝指婚之事,而是表达了我想兼挑之事。我杨家一门六口,皆没于军中,五个叔父均无香火相继!如蒙妹妹不弃,杨晓愿意托付一门中馈,衍嗣绵延,与妹妹终老一生!”

“杨大哥!”

听到杨晓的话,薛宝钗是粉面通红,呼吸都要抑住了,死死的抓着莺儿的手。

“杨大哥若是有心,只管去找兄长和母亲,和我说这些做甚!”

说罢,抓着莺儿的手,便向外疾走。

她素来是个不紧不慢的,走的如此急迫,还真是第一遭。特别是在出门槛时,如果不是莺儿扶得紧,她差点被门槛绊得摔倒在地。

超人2180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