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勒

罗勒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9章 (三十九)归林鸟

昏暗,整个世界仿佛一直在颠倒。我宛如锁死于这片狭小地带,不懂外界的真相。任何一切都停止了,可我呢,还什么都不知道。

“你就是那个女人口中的学长吧?”他的语气冰冷,让我感到心悚。

愤怒,我握紧了拳头。为什么要伤害她!为什么!她口中声声的阿汲,怎就是这种糟贱货色!

“你为什么要害她受伤?”我尽量使自己平息,低头不再看他。

“话有先后,学长,您应该先回答我的问题。”他富含嘲讽的语句,多少增添了我的怒火。

“是又怎样?”我蓄势待发。

“这可就是你的错了。”

他摊开双手,一脸毫不在乎。我的拳头不禁朝他脸上飞去,但却被他甩开。他没有反击,也没有动怒。只是将手指戳在我的胸口,严声对我说道。

“我当时已经遗弃了那个女人,你倒好,让期限拖至更久,现在,如果那个女人死了,全部责任都将在你身上。”他直指我的灵魂。

“那你呢?难道你就不觉愧疚和廉耻?”我朝他吼道。

“愧疚?本来她就与我无关,那种傻子女人,只会任由我摆布,费不了太多时间我就已经腻了。她的生死,我可管不了,而你却偏偏要来掺和。”

“闭嘴!孟萱才不是那种人!”快闭上!侮辱了词汇的龌齿!

“有意思...”他似乎在思索,不禁邪魅一笑“这样吧,我给你一天时间,你来让那女人摆脱我,如何?”

“再好不过了!”

“我先把话说在前头,你不可能成功的,要逃脱束缚尽早。”巧言罢了。

“我会的!”不试试怎会知道。

他失望地摇摇头,撂下一句“那一定是你最难忘的回忆”后便离开了小巷。

一定会的!我后悔那日的白桥相别,后悔没能在她需要的时候出手帮助。怎么看来我都是个多管闲事的家伙,如果能够让她少受些苦,我一定身先士卒。

风狂躁的吹动,不免打下一槐树细枝,落于水潭。我走回路面,到达她们身旁时,发现她们正在交谈。她们见我来到,孟萱强颜欢笑的道歉,却被我打断。

“不要再向我道歉了!”我很气愤,小黛看出了我的心思,离开至一旁。

“学长?”她怎还能装作一副无关要紧的模样。

“离开那个家伙吧!孟萱!”

“为什么这么说!阿汲,我不能没有阿汲!”她哭了,我不知她值得为谁而泣。

我双手捏紧她的双肩,疯狂地摇晃她,尝试让她清醒。

“阿汲!没有他会怎样!他只不过是一个利用你感情的混蛋!利用着你对他的好一直欺负你!”

“阿汲不是这样的人!学长!您今天怎么了?是您让我坚持到的现在,可是您...”世界究竟怎么了?快醒悟啊!孟萱!

见她未曾变动,我的心焦躁不安。我开始撕扯起她的衣袖和裙摆,小黛见状立刻前来阻止,我不免迎了她一击耳光。世界定格了,晃晃荡荡的我,呆滞着。

“林夕!你怎么能这样对待女孩呢!”她不忍看我此时滑落一角的泪珠。

“孟萱被骗了。她被欺负都是因为她的男友!”

而孟萱呢,她只会在此思索,永远都是自己的错。

“但是我们又能怎样?你深知我们无法帮助她,作出任何改变。”

什么啊,小黛能不能别说这么绝望的话!试过再作结论,不行吗?她用温暖的手牵裹我,在劝导我放弃。

“不是要我尽力吗?”我深切地看着她,再信任我一次吧!

“有些事情不是...”

够了!我会自己寻得答案。

我拉起孟萱的手向小巷跑去。我不敢向后看,小黛该如何待我。她在哭泣,而我哪能体会她的悲伤。

“学长我们去哪?”

“去一个可以愉快畅聊的地方!”

————————————————

阳光躲在云后方,海风尽情的吹,有些潮凉。

她的服装不好坐于细沙,于是我便脱下了外套,垫在沙上。

海浪如同在宣泄我的烦躁,燕雀飞过,吵嚷着她的忧郁。

“学长,我们回去吧。”她将要站起,我就死死抓住。

“你能听我好好讲述吗?”算是我的恳请了。

“您的女友...”

“她只是打交道的朋友!”原谅我的一时冲动。

“可是,我约好了阿汲今天的约会。”傻姑娘,哪有什么约会啊,那只是他残忍的离别。

“他不会再来的,你知道的!”

“...我会等他!”

“放弃吧!孟萱!受伤的只会是你自己!”为何她就是不懂,她在等一个不可能的角色。

“为什么你们都叫我放弃!我不想放弃!他还没有离开我,也不会离开我的!”她朝我嘶吼,证明着不可能的事实。

我向她抱去,尽力安抚住她的情绪。

“现实就是这样的,孟萱,需要你去醒悟!你不是别人的玩物!”等你习惯了谎言,一切就变得再真实不过。

她是否一直在幻想,一个虚幻的人物。可是,自己的伤痛呢?能代替吗?

“让我拯救你一次!一次就好!”我松开她的身体,更多是心痛。

“...走吧,学长。”她微笑道,这是她第一次朝我伸手。

我来不及反应,就已经被她牵住。骨感充足的手较为纤细光滑,如此意外,我不禁有些抗拒。她的侧脸红润,心在悦动。刚才的一切,似乎未曾发生。到底是什么,让她沉醉,使得我的心也渐渐平息。

当我打去小黛的号码,想要阐述清楚事理时,却一直无人接听。我知道,小黛肯定生气了,不理会我也正常。

“孟萱,外婆的茶楼处呢?不必回去帮忙?”因为我打算去不同的方向。

“不必,倒不如说我在那里,也是碍手碍脚。”她没半点哀怨。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她跟随着我,不解我的目标。

“‘摩挲苏露那’。”那是中央街道一处有名的玩乐地方。

“我和阿汲...”

“那就去‘梵蒂斯’。”我一时变道,因为我想带她去没有回忆的地方。

“去过。”

“‘光余HP’呢?”

“一样。”

我连续说出了七八个店名,都是相同的回答。

“学长找一个能吃饭的地方不就行了。”她不觉在意。

“我只是想找一个没有阿汲的地方。”可能这样说,会引起她的不满。

“学长和阿汲有仇吗?为什么总是和他过不去?”她真的单纯,轻信了满口谎言的男人。

“因为...我嫉妒他能在你心中留有这么多内容,而我呢,只是空白一片。”

为何不愿眷恋,还要如此大费周章的玩弄人心,究竟是什么,造成了扭曲。

“...阿汲其实很讨厌外婆的茶楼。”这倒是惊起了我的好奇。

“他不喜欢清静?”

“不知道。他一次也没上过楼,外婆叮嘱过我很多次想要见他,但他都推辞不去。”她也对此纠结。

难道其实他会有对良心的谴责?还是说,他懂自己的小聪明,逃不过老者的慧眼。

“外公在不久前去世了,自此外婆就一个人经营茶楼。那里是他们的房子,外婆年轻时候喜欢唱戏喝茶,外公就请人把房子改建成了茶楼,前院园子还设了个亭子...”她倾诉着对两位老人的印象。

“我们回去茶楼吧。”

她的微笑多了份婉约。

————————————————

走回园子,地面的糕点碎屑早已被打扫干净。亭子里换了人,茶楼上还不时传来吆喝声,我听似小黛。

沉落漂浮在水潭的槐树枝,流荡去墙壁角落。

我牵着孟萱的手,走向二楼,碰巧撞见了帮忙端茶的小黛。四处客人繁多,她有些忙碌。

“原来你还没有离开...”她没理我,瞅我一眼,便走了。

孟萱在我一旁轻笑,抬起我拉着的手臂。

“是因为这个吗?”她媚笑朝我,我立刻撒了手。

“抱歉!”

“我说学长,她就是您的女友吧。”她纯真的构建了答案,准确无误。

刚好,小黛经了一轮折返,不免听见。她假装平静地走去后房,紧张地手指掐住托盘,我能感受到她在努力忍耐。

“嘘!暂时还不是!”我偷瞄起小黛的动作,怕孟萱的话语,让她起疑。

阿婆在里面大声和小黛交流,我和孟萱都能听到。

“什么?萱子回来啦?”

“是的。”

“她的男人呢?来了吗?”

小黛没有说话,阿婆知道老套的回复,于是便收了嗓。

“萱子!进来吃饭嘞!”

“来嘞!”

她和阿婆说的都是家乡方言,我依稀能听懂两句。我只见她像个放学归途的小姑娘,高兴地捐起长袖,飘扬中走去,那温暖的家。

羊柒丶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