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勒

罗勒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0章 (三十)形

自此取得咲黛的联系后,我时不时会发给她一些文章,向她请教有关写作的技法。

在得知她如愿以偿的成为作家时,我由心欣喜,听说她还在当今文坛具有一席之地。咲黛专攻的是言情类文章,遗憾的是我平常大多数时间,都是按学业要求阅读名家名著,因而忘却了黄昏一角。

近几日拜读了她的几部作品,很难想象,一个年轻稚嫩的女孩,能写出社会上的世间百态,具体显示的人物情感,写得异常新奇,现实而又引人注目,确实得以盛名。

就连我这样一个对言情小说不敏感的人,也会因为故事塑造巧妙的情节事件,而读上一读。

今天,我刚好看完了她的第四部作品——《山之形》。

作品的故事背景发生于一座深山之中,书中分为两条故事线:一条讲述被遗弃在深山的男孩,被世代作为山林猎人的大叔收养,随着他的成长,他从大叔身上学会了许多生存技巧,虽然毫无学识,但却能依靠着狩猎技能在深山生存;一条讲述因为家庭矛盾而叛逆的女孩,在一次与母亲争吵的过程中离家出走,身上毫无分文的她一直朝着日落的方向奔跑,这使得她无意中闯入了深山,最终迷失密林深处。天色已暗,正当她恐惧周围的一切时,她相遇了男孩......

一个只知晓生存的男孩,懂得现实的残酷,却忘记了感情的美好;一个叛逆软弱、感情敏感的女孩,在经历生活的背叛后,而希望被爱。生离死别,他们相遇之后才是整篇故事的开始。

我闭合上书本,放松地呼气,看了一眼挂钟,已是下午五点了。正好,为了领取上次的期末学业报告,我现在得去学校一趟。

因为校内官方的耽误,报告延期了很长一段时间。

————————————————

我于学校办理完所有的事情之后,在将要离开校门时,碰巧撞见了星芮湾。

她看上去很着急,埋着头,一个劲朝着学院走去,奋力的脚步掺杂着些许愤怒。与我擦肩的瞬间,本想着不去打扰为好,可她却意外向我投过目光,一改之前的悲伤。

“林夕?”

“这么巧,你去学校处理事情吗?看上去很紧急。”

她下意识向身后掩藏起手上的小包,里面装有一个被包裹严实的文件袋。

“...你今晚有空吗?”

“...倒是无事可做。”

“那今晚陪我去吃个饭吧?”

“可以。”

我没有犹豫就答应了她。

“去‘落叶之吻’吧...我还有点事情,先走啦。”

“我陪你去吧。”

似乎出于她的意料,还是她另有隐情。在她不断地拒绝下,我也只好放弃,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不禁会感到一阵莫名的心痛。我究竟是怎么了,这份感觉,像极了当时被鹿小姐训斥一样。

我欲孤雁、追逐嫣红。

带着不舍,我返回了公寓之中。

沉思半饷,到指定的时间还很漫长,我过于在意今天的她,于是便先行一步前往餐厅。

夕阳总是脱离了日行的轨迹,降于落日街道的头顶。我眼前的每一个路人都向着夕阳前进,他们好像追逐落日一般。迷离的人群中,我不禁停下脚步。

回想是因为相遇了鹿小姐,我才下定决心动笔,而到现在,我几乎每次下笔都不知道该怎样衔接。那只鹿影,它在慢慢逃离我所在的森林,我提起步伐却追逐不到,甚至忘记了,当初的我是以何种心情去接触她,终归所剩又有什么。我的脚下,岔路密集,这多么的恐怖,比起被人唾弃更加令我惧怕。

突然,从餐厅一侧传出敲打玻璃的声响。

星芮湾选好了位置,我们之间被透明的窗面隔离。

我绕进餐厅,刚下坐就迎来了好心的问候,虽然我并没有生病,但头脑感觉阵阵眩晕。看她用心妆扮过的外表,我怎能委婉拒绝。她穿着我幻想的长裙,我还是第一次正视她。裙子左边的吊带被细心缝补过,文胸处的布料和其他地方都不一样,像是她修复后留下的痕迹。我只记得当时去送她礼物,在路上不小心将裙子的吊带扯断了。

“你还好吧?身体不舒服吗?别太勉强。”

“我没事。”

“你真的不用勉强,看你的脸色不太好。”她担心中勾起的眉毛一直朝向我。

“只是落日余光总会让人昏昏沉沉...今天也很漂亮!”

“...现在可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她害羞地低下了头,无需言语,她本身就张得一副美人脸,身材也没得说,我只是在阐述事实而已。

“你是不是...”

“对了!我们点餐吧,林夕想吃些什么呢?”

本想借机询问她的心事,结果却被打断。她从前一直如此,遇上烦心的事情就会扯开话题,故意装作一副没事的样子。当时的我自觉渺小又自卑,与温柔又貌美的人交成朋友已经是谢天谢地了,再接近一步,是否就太过分了,所以我很少去渗透她的心思。

“麻烦来两份‘落日’,‘秋色’海鲜汤一份,奶油味‘枯叶’来两份...”

她灵动的双眼扫视着菜单的每一页,其上却是愁眉,她隔入环境也不过只是想逃避藏在自己内心的琐事。

“林夕,你呢?”

“你来就可以。”

只要安静地看着她就好。

“林夕?你别老是盯着我看嘛!”她扭过脸,看向了窗外,两颊被夕阳衬托出胭脂意蕴。

对了,她为什么是短发,舍弃了原先乌黑靓丽的长发,如今更显悲愁。

“抱歉。”

“林夕。如果,还有机会的话...”

虽然听不清她的话语,但她自语时的深情面容,是如此令人陶醉。

“你再说一遍,太小声了。”

“没什么!”

结果依旧,她越是去隐藏内心的秘密,表面就越容易暴露。她肯定心怀重要的事情,对于我一个外人来说,完全没有任何办法解决。

好在饭间,她非常愉悦,起码她对我笑过,至此便以知足。

如果,还有机会的话...两个人再次相聚是如此令人期待,但是本该对我们微笑的夕阳,此时也躲进了黑暗,只剩月光在诉说着惋惜。

我们行走于返程的路上。她走在我前面,而我只顾看着她月光下的影子。光看影子怎么可能明白得了她的心思!我知道,从一见面的时候就知道,我的胆小,怎能使另一个人幸福,这是不可能的,所以最终她才会离我而去。期望总是在我心里延续,可我却不愿伸手抓住眼前的机遇。我不想就此下去,怎样都好,即使我无用、无法帮助她,我也想去了解眼前,那个抬头凝望着月光的女孩。

“星芮湾!你有心事吧!”

“...没有。”她的背影在摇曳。

“说吧!虽然我不值得你为之倾诉。”

“都说没有啦!林夕,这可不是你啊!”

她还是如此,装作悠闲,在我的眼里,她就像一根随风飘荡的羽毛,我只是害怕她坠落的瞬间。

霎时,我朝前冲去,一把抓起了她的手臂,用力将她拉向我的身前。

她知觉疼痛,警惕地看着我,眼角的泪水早已滑落,声音带着哽咽。

“...我不是故意的。”我松开了她的手臂,包含歉意。

她闪耀着真诚的泪水不断涌出,仍旧保留着最后的坚强,紧咬牙冠。

“不用勉强自己,这不是你说的吗?可以的话,就告诉我...哭吧,不用忍耐。”

我抱住她,眼泪已然浸透了我的衬衫,我能感觉泪水的湿润掺杂着许久未触的温暖,一种连通心脏的温暖。

“我很快就要走了。”她依靠在我的肩膀,停止抽涕后才打开话匣。

“去哪里?”

“国外。明明再次相聚一起,结果还是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不就是在重蹈覆辙吗?”她强颜欢笑,表现了一切的无奈。

“真不像你,仅仅因为琐事就哭得稀里哗啦。”

“你是在说以前的我喜新厌旧喽?”看她的泪水又将溢出,我赶紧安抚道。

“分别之后总会回来的。”

“我想到时候,我已经不存在了。”

我不知道她的话中用意,但她却突然朝我嘟嘴,顺便做了个鬼脸,略带微妙的气愤。

“笨蛋!”

“我做错什么了吗?”

“所以说,林夕你真是个无可救药的笨蛋!这已经是第二次了!迟钝的笨蛋!一辈子没人爱啦!”

“好过分!”

转身,她赌气朝前方跑去,我急忙上前追赶,她所说的“第二次”是什么意思!

可是,当我即将接近她时,她似乎被挡住了去路。

她双腿颤栗止于原地,我的眼前站立着三个黑色的人影。

他们好像刚从旁边的深巷中走出,我记得没错的话,里面有一间名叫“芝栀”的酒吧,难道遇到了醉酒滋事?

“哟!这么巧啊!真是冤家路窄!”

不巧,正指着我谩骂的男人,就是上次在“落叶之吻”遇到的混混。很明显,他们的目标在我。

“林夕,快走!”星芮湾朝我挥手,而我恰好看见其中一个人掏出了一把小刀。

她被那个男人死死抓住双手,而他示意了旁边的两人冲向我。

我顺势朝他们对立跑去,看得出他们并没有将刀刃乱刺入他人肉体的恶习,很快便被我抓住了弱点,打趴在了一旁。

“混蛋,挺厉害的嘛!”

“小心!”

星芮湾朝我大吼,当我意识到时,那男人的一记重拳就已经贴合了我的脸部。受到重击的我双眼眩晕,想要回敬他一拳,可却被抓住了反击的手臂,他用力提起膝盖,朝上一顶。瞬间,一阵从踝关节处传来的剧烈刺痛激活了大脑的愤怒,让我失去了所有理智。

我趴倒地面,耳畔依稀传来星芮湾微弱的呼唤,模糊的视线下周围被红色覆盖,我感觉世界在不停旋转,最终聚于眼前稠密的落叶之中。

羊柒丶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