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勒

第14章 (十四)云

荆小姐如何看待专情。我只记得她炯炯双目被场内的零星灯光烘托炫动,她的眼中并无他人,睛瞳追踪着的便只有海东。

我好想询问她,瞩目一人是何感受。她的寂静早已和我周围所有的暴乱形成对比,我被她排除于外界,仿佛有束光照,首尾链接了她与海东。

一阵欢呼,比赛结束,落日校队取得胜利。场客们捧洒鲜花彩带,闹得场馆内宛如下起磅礴大雨,我身旁的少女,她被暗影遮蔽,所有的狂热都消散于她的落寞。她没有对我说任何一句话语,转身便朝着馆外离去。

我抛开不属于自己的荣耀庆典,追逐向她,可当我跑出后门时,黑夜上空的明月却被乌云遮盖,漆暗里,就连花香也迷失殆尽。

“荆小姐!荆小姐!”

我大声向她呼唤,安和之外却从深渊角落传来细腻的哭泣。

“荆小姐,是你吗?”

摸索过去,只能想象面前蹲坐着一个以泪洗面的悲伤人影。

我该怎样去安抚她。世界充满迷茫,我身后的月光却穿破云层,映射在荆小姐洁净的怀膝上。

“为什么他总是遥不可及?”

为什么?我靠近她的身旁,但我不敢直面她的哭相,遥望着天空若隐若现的尘埃,她也是。

“可能,每个人眼中都有一颗星星,你看得见它,伸手却抓不到。它一直存在属于自己的位置,改变方向的永远是遥望者。你不知道它是否在凝视自己,它也不知道。你觉得表达信息的距离是滑稽之谈,它也觉得。可是,海东他并不是星星,何必把他想得那么高尚,一指便可...”

“便可什么?”

一个声音突然从我身旁冒出,吓得我直身哆嗦。恍惚之余看去,才注意到是海东,而荆小姐则灵巧地躲入我的身后。

“你跟踪狂啊!走路都不带声的。”

海东轻耸肩膀,表现得一脸不屑。

“对不起,打扰到你们了。”

他这么说,不觉让我感到一时愧疚。不同于平时的他,语气中竟会显露一丝嘲讽,透出别般感受。

我连忙解释。

“不是的,今天刚好顺路遇到荆小姐,所以就一起...”

“但她不是在哭吗?”

确实,这让我怎么交代,“是因为你才惹她哭泣的”,不对,悲伤并不是海东的错,“是因为你不懂人心”,天知道两颗星辰之间的距离!

正当我溃败挣扎之际,荆小姐却突然开口道。

“我没事,只是昼夜温差太大,肚子经不起折腾。”

面对欢喜之人却总是以笑颜迎接,黯淡月色下,她在发出别样的光。出乎我意料的不仅是荆小姐的谎言,还有我许久未闻的来自海东的安慰。

“那是什么奇怪的温差变化,怎么可能没事,要我说还是去医院。”

海东似乎有些着急,想必是我太过关注他们之间的感情从而营造的空无欣喜。没等荆小姐反应,海东便伸手扶住了她的腰间,迅速掏出了手机。

见他即将拨打急救号码,我赶忙阻止他。

“海东...其实,你们这样...就好。”

混蛋,他是有多不解风情。暖心的关怀虽好,但也别总是死脑筋。

他似乎明白了我的用意,于是便小心搭扶着荆小姐上前走去。奇怪,这家伙怎么会对感情如此上心。

虚无之中透露出白纱,云还有存在的意义吗?

荆小姐被他触碰身体的瞬间紧缩腰杆,忸怩着向他推辞。

“我没事啦,可以自己回去。”

“那怎么行,黑夜对女性来说太危险了。”海东倒是顺寻了我的指意。

“我真的很好...”

实诚的用心接受吧,荆小姐。她应该是闻到了茶花香味,才警觉起这污垢的世间。而后的余温缠绕,总会弥补她空出的冷落。

她停止了娇羞的反应,我想,是山茶的灵力促使她学会接触坠入世俗的繁星,我只是某阵卷来芳香的风而已。他俩缓慢的步伐几乎一致,我跟随于他们身后,自己倒是不愿被带入青春的节奏。

热诚的气息飘荡我的肌肤,从一旁望去鬼魅的大海,我仿佛见证紫色的砂砾之中沾染了点点金光,结合孤立的白桥,宛如一幅梦幻景象。茶阳路上,陪伴着我的影子,它并非窃笑我的愚昧,只是在小声舆论前方的俩人。

“...你怎么会从后门出来,不和他们一起庆功吗?”荆小姐蹑手蹑脚的称呼,总是绕不过口。

“见你们在后排,我想着告别时过来打声招呼。”海东一如既往,只是语气不再干脆利落。

“这样影响不好吧,你现在回去还来得及。”

“不用,我倒是不介意。”

荆小姐始终过意不去自己扰乱僵局的方式。这我可帮不了她,想要飞翔,首先得学会展翅,鼓足勇气吧,而她确实努力着。

“对不起!”

行动的节奏在一声歇斯底里的道歉中停止,他们刚好走到一盏路灯下。我融于黑暗之中,只是一个沉默的旁观者。

海东为之震惊,但他却不改平常的温和。他的手臂犹豫中浮空颤抖,最终还是向荆小姐的发梢抚摸过去,不带丝毫赘述的声音是最棒的回应。

“没事的,荆倪...”

“...你会原谅我吗?”这是一切痛苦的根源,是无息的折磨,在两滴水珠坠落谷底时,被轻轻戳破。

谁都想追求罪孽的原谅,祈求着救赎,可伤痛不会轻易之间就缓解逝去。鹿小姐彻底原谅了我吗?取得理想答案的我,可为什么还会心如刀绞,她可以一笑略过,我却无法随之淡抹,我不仅伤害了她,还牵连了原则的告诫,说到底,是我无法原谅自己!

“说什么呢,我已经不能再决定某事了,不是吗?”

不能再决定某事?海东似乎明白了“释怀”的真谛。白桥上的人影是鹿小姐吗?

疼痛突然涌上我的脑海,恍惚颠倒的世界,我已分不清黑白。我尽量控制自己,怕引起他们的注意,破坏了前方恰到好处的对白。我接收不了前方的片刻美好,它并非属于我方。

“林夕?是你吗?”

我似乎听到了她亲切的声音,可并非现实。光怎会如此黯淡。我还会再次去相遇,鹿小姐,请一定要等我。

我模糊的视野逐渐恢复稳定,海东和荆小姐刚好迈出了路灯白光。一切安好,少却的呢喃话语除外。

“荆倪,你手上拿着什么啊?”海东大概是见她一直蜷缩着手的样子,以此产生了好奇。

“...这是,山茶花。”

她还一直拿着凋零地面的那朵?

因为她想要带着某种寄托踏出拘束吧,风中混杂的花香里,她手中的那一股尤其特殊。

海东更加奇异了。

“为什么要一直拿着这朵花?”他说道,便向着荆小姐的手掌行动,他轻抬起那只被香气缠绕的手,对其上深情识辩。

“没什么啦。”

荆小姐不自然的翘动手指,全身颤栗。

“好香,原来茶阳路的草木也有香气啊!”他一脸恍悟,不知道是明白了清爽的真谛,还是花语的暗喻。

“...可以了吗?”

“哦!抱歉,我第一次闻茶花的气味。”意识到状况些许闷热的海东,慌张地恢复如初。

“...我也不介意。”

荆小姐的背影,似乎在目不转睛地寻味手中余香。海东异于平常的腼腆羞涩,使双方产生了另一条隔阂,不过,他们的距离比较银河,一点都不遥远。

————————————————

走出校门便迎合这遍潮汐之地——白桥。

衔接校园与市区的特殊之地,是隔离晨昏的规划线,也是我与鹿小姐的交点。

熟悉的位置并没有人影,她怎么可能欣赏黑夜!不如说她一直在欣赏黑夜。

我不禁停住脚步,走近石椅的位置。

“海东、荆小姐,你们先走吧。”

留我一人就好,独享这黑夜哀愁。海东知道我的意愿,便携荆小姐离开。

大海也不如白天欢闹了,它累了。海花也面无表情了,它走了。甚至,身为空气的它,也消沉得比叹息还重。

我扶住白桥的手,它是如此冰凉,眼前巨大空洞的黑暗深渊仿佛要将我一口吞下。旁边点亮的大厦街灯,也只是给还不了乡的人,建造的灯塔。而我,无家可寻,又怎赖得暖居。

变数和定数之间,我哪能轻易摸索,我只是跟随着时光规律,其实自己才是时间的俘虏。

她眼中的黑暗,星座在闪烁,连接鞘翅的端点,是一只踩在云朵之上的蝴蝶。它不敢舞动,生怕雇来一阵气流将云烟夺走,我只要静静地欣赏它便满足。它不会飞走...不会飞走...

疑惑的内容只是无意义的添彩。

我持有的变数可遇不可求。

羊柒丶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