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刀1烛曦之影

妖刀1烛曦之影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0章 梦醒时分(2)

花卉市,郊外荒野。

晦暗夜空下的草地,数十个明亮的帐篷如卫兵般伫立着,它们面朝流淌着瀑布的悬崖。

“妖怪在城中忽然猖獗,数量似乎还在增加!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韦根教授坐在帐篷的草地上,梳理着执行者回来汇报的信息。他看着一旁的孔时吾,面色凝重。

“信号还没有恢复吗?这样我们完全就是与市中心隔绝了啊。”宋天从棚子下走过来问。

韦根摇摇头,他的身旁是一群正在搞着研究的技术人员。

“宋天教授,不知什么原因,电子设备完全接收不到信号,我们处理了半个小时都不清楚是什么问题。”瑶天向宋天说,他和他的小队正对着一桌子设备手忙脚乱。

“就像是被什么看不见的力量完全给屏蔽掉了!”瑶天的搭档沃尔抬起头说,他在蹲着检查线路。

“不会是《星球大战》里的原力吧!”

“韩沐!都这时候了你还开玩笑?”宋天教授批评韩沐道。

韩沐耸耸肩,听话地闭上了嘴。

“搞不清楚就别搞了,想想其他的解决方案吧。”宋天语重心长地说。

“前面的这个悬崖下,就是封印着烛龙的秘境吗?”

宋天看向大本营前方的断崖,蔚蓝透明的瀑布在夜空中倾泻而下。

“嗯,是的,烛龙所在的秘境在这瀑布的下面。下面的水是秘境的入口,但是从这里掉下去的话,多半是出不来了。那个秘境就像是个迷宫,反复不断地将困在里面的人拉入歧途。”瑶天深有感触地说,“就连羲和大人也……”

“嘘!”宋天神色慌张地赶忙冲过来捂住瑶天的嘴巴。

瑶天眼神紧张地看着宋天教授的脸,宋天的眼色像是在向瑶天确认什么。

瑶天点了点头,宋天这才松开紧捂着他嘴巴的手。

“呼。”瑶天艰难地松了口气。

“教授,你差点把我给憋死。”他苦笑着擦擦嘴唇。

宋天看上去也很无奈,“没办法,这事情不是可以随便说的。羲和修被困于烛龙的秘境这件事,除了我和你老师所带你们这几个学生可以知道外,绝对不许对其他人说!清楚了吗?这是上级的命令,要是违背了我这个教授的位置也保不住了。”

周围的几人也是向宋天点了点头。

“越川那家伙,在会议上对驱魔院的那些人撒了谎。但不得不承认他这么做其实是对的,因为驱魔院的那帮人要是直到羲和修如今被困于烛龙的秘境内,肯定不会履行承诺。这么和你们说吧,我们九宗的力量其实百分之九十九点九都是由于羲和修,我们之所以能和驱魔院坐下来和声和气地谈判,也是因为我们有那家伙的筹码。”宋天表情凝重,鼻梁上的镜片在月下反光。

韦根站在树下,看着宋天说话默不作声。

“教授……我能问一下,您指的羲和大人的手中的筹码是……”沃尔动作很轻地举手问。

宋天看向他的眼睛,目光深邃地让人不禁畏惧。

他沉声回答说:“羲和修他这个人,就是九宗最大的筹码。”

“这么和你说吧,在你们这批新人还没有进入学院之前,我们总共处理过8场次妖皇级别的危机,其中8场都是由羲和修自行解决!就是说涉及妖皇级别的任务羲和修的参与度和完成度都是一个人占了全九宗的百分百!这只是我在九宗工作的几十年时间里的数量。你们清楚妖皇级别的事件是什么一种概念吗?它是完全凌驾于‘魁’级之上,是魁级根本不能与之相比的!是没有被写进任何讲课里的任务等级!单是面对魁级我们九宗的一级执行者就已经很棘手了,更别说面对妖皇。在妖皇出现的灾难面前,执行者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你们这批学生还没见识过妖皇级别会给你眼前的一切带来的打击有多重,那是毁灭所有的打击!以发生于明代嘉靖年间的陕西华县大地震为例,它是中国记录的史无前例的最大震灾,史书上记载那场灾难的死亡人数高达83万余人,根据现在的震级强度,已经达到了接近9级的水平。而那场灾难的引发者在九宗的历史上记载便是一头皇帝级别的妖物!”

有关史书对那场历史性灾难的描述是:“秦晋之交,地忽大震,声如万雷,川原坼裂,郊墟迁移,道路改观,树木倒置,阡陌更反。五岳动摇,寰宇震殆遍。陵谷变迁,起者成阜,下者成壑,或岗阜陷入平地,或平地突起山阜,涌者成泉,裂者成涧,地裂纵横如画,裂之大者水火并出。井泉涸废,新泉涌流,喷高丈余。山移河徙四五里,涌沙、陷没亘数千里。华山诸峪水北潴沃野,渭河涨壅数日。华县、渭南、华阴及朝邑、蒲州等处尤甚。郡城邑镇皆陷没,塔崩、桥毁、碑折断,城垣、庙宇、官衙、民庐倾颓摧圮,一望丘墟,人烟几绝两千里;四处起火,数日火烟未灭;民天寒露处,抢掠大起。军民因压、溺、饥、疫、焚而死者不可胜计,其奏报有名83万有余,不知名者复不可数。”

“真是不敢想象的画面。”站在瑶天身边的苏微轻声说。

宋天继续说:“而这次我们将要面对的烛龙,它是纯正的妖族皇帝。我们与羲和修失去了音讯,就已经是提前宣布我们灭亡了。单凭我们九宗目前的力量,是不足以与之抗衡的,所以我们需要驱魔院的帮助。但是想要让他们跟我们合作,我们就不能让他们知道羲和修已经失联的事实。”他目光黯淡,瞳孔飘忽不定地望着断崖处的虚空。

“……”

一旁的孔时吾走了过来,用肘碰了碰宋天的胳膊,在后者耳边小声说:“老师……”

“说这样的话是不是太过消沉了,他们大多数都还只是孩子。”

宋天醒悟过来,定睛看向孔时吾,然后将脸面向沉默的众人挠了挠苍白的头发。

“那个啊,各位不好意思,说得有些多了。大家请继续准备吧。”他微笑着深呼吸口气。

这时,韦根从树下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宋教授说的没错,诸位我们并不是想要打击大家,”他开口说,声音沉稳而有力,“而是希望大家能明白我们目前的处境后还能全力以赴。你们每个人都是社会上的精英、各行各业的专家,既然当初选择了这条道路,那就希望诸位能把步履给走好、踏实。希望诸位能记得,我们的面前是地狱,而我们的背后是手无寸铁的群众。我们是挡在他们和死神中间的墙,时刻清楚自己身上所肩负的使命。最后希望大家能将这句话牢记于心。”

“好。”众人回答道。

唯有韩沐在笑个不停。

“你这小子,怎么什么都笑得出来?”宋天看得眉毛都要气得抖掉了。

“不是不是,哈哈哈哈。”韩沐边说边笑,他似乎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笑了,“先别骂先别骂,等等等等让我缓缓、让我缓缓……额呵呵呵呵呵!”

“你小子是不是想要多不置些作业啊?”宋天走过来揪起韩沐的耳朵。

瑶天几人在一旁的机器设备前偷笑着看着这位正受罚的师弟。

“韩沐,你上学期欠我的课题研究论文什么时候交啊?”韦根教授也是走到韩沐的面前。

韩沐在宋天揪着自己的耳朵的疼痛下也是止住了笑,宋天松开了手。

“疼呀。”韩沐可怜地摸着自己被捏红的耳朵。

“你原来还知道疼?我还以为你连自己叫什么都不知道了呢。”宋天教授双手交叉抱于胸前。

韩沐看着面前的韦根,也是终于坦白:“其实我只是觉得您说那话的时候像极了那些革命电影里面的场面,就是那种领袖在发言的那种场面……就是,您能理解吧。”

“所以你就笑成这样?”韦根教授感兴趣地看着韩沐。

韩沐露出尴尬的笑容:“可能是我笑点太低了。”

宋天笑了笑,拍了拍韩沐的肩膀。其实他没有很怪罪于他的学生,只是想给他个警告让他学会尊重别人。

韦根教授的脸上也是露出笑容,“这次就饶了你小子,下不为例!”

“好吧,其实是我紧张过头了……”韩沐挠挠头发回答说。

“那个,羲和修被困这事我好像现在才知道……你们刚才说话的时候都没有问,所以……不会把我灭口了吧。”韩沐紧张地咧着嘴看着眼前的两位教授。

宋天觉得自己真的被这家伙弄的哭笑不得。

所以宋天和韦根十分默契地选择无视了他,然后各自散去。

“额,好吧。”韩沐看着走开的二人,感受到了被抛弃的苦涩。

——

“喂,高材生,在想些什么呢?”

女人的声音传来,坐在石头上孔时吾感到身后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扭头发现后者已经走到了他的身边。她穿着黑色礼服,戴着细框眼镜,漆黑的头发在脑后束成丸子。女人嘴角微翘地目视前方,危险且诱惑的眼神看着夜空下透明蔚蓝的瀑布。

“骆倪小姐。”孔时吾礼貌地向对方打招呼。他看到的是女人精致的无可挑剔的侧脸。

“你不是执法部的秘书吗?宁泽他们的不是在那边吗,你不应该和他们一起吗?怎么有空走来我们这些后勤部门的营地前来了?”孔时吾认真地问。

骆倪看也不看他的回答说:“你都有时间看星星,我就不能随便走走吗?”

“这个么额。”孔时吾沉默了会,低下头。

“我不是在看星星啦。而且我也不是什么十分重要的干部,我只是跟在老师身边的一个助手罢了。老师他们很多时候的要紧事我都是没有资格插进去旁听的,一般只有他遇到了什么他想和我探讨的话题才会偶尔找我聊聊天。我为老师做的,也只有和他分享一下我的想法,顺便听听他说的话,跟他聊聊学术、聊聊八卦什么。骆小姐不同,你是属于学院高层部门的,所以应该会比我忙吧……嗯,是肯定的。”孔时吾看着骆倪的侧影认真地回答说。

“所以说……”孔时吾只见眼中的女人红唇微启。

“你想做我的男朋友吗?”

“啊哈?”孔时吾脑子突然空白。

“哈哈哈哈,同事之间开玩笑,不必当真。”骆倪面向坐在石头上的孔时吾妩媚地笑道。

孔时吾安心地吐出一口气。

“据我的观察,你目前没有女朋友吧?”

孔时吾抹了抹汗,“你还问?”

“鹅哈哈哈哈,好啦好啦,我只是想看看你有什么反应?别当真。”骆倪笑得花枝乱颤。

“唉,算了算了,找你聊天真无聊,我回去了。”骆倪摆了摆手摇摇头,叹气道。

“……”孔时吾看着女人走开的身影,想了想,他嘴角泛起自嘲般的微笑。

“我没有。”他朝骆倪的背影说。

骆倪听到孔时吾的回答,也是停下了脚步。

“那骆小姐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他轻轻地问道。

夜空皎洁,周围的树林很安静。瀑布清新的流水声在洗着岩石,偶尔有风吹过的林子里树枝和叶子会发出类似莎莎的声音。大家离这里的距离都有些远,孔时吾单独一人在看着天。也就是说,他现在说的话除了骆倪和他之外,谁也听不见。

骆倪转过身来,眼神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岩石上坐着的孔时吾。

“你这是在向我表白吗?”她嘴角挂着妩媚的笑意,眼睛狡猾地凝视着那个男人。

孔时吾表情自然地抬头望了望天空,然后目光再落回骆倪的身上:“啊额,是呐。”

骆倪的视线一直停留在孔时吾的脸上,孔时吾也丝毫没有避让她的意思。

“如果说骆小姐还觉得无聊的话,那就请回去吧。”

他语气平静,声音悦耳地微笑着回答说。

骆倪一脸有趣的表情看着孔时吾,鲜红的嘴角泛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唉,算了。”她闭上眼睛咂咂嘴。

“嗯?”

“我还是回去吧。”说完,骆倪转身离开。

孔时吾有些疑惑地看着骆倪在黑暗中渐渐消逝的身影,自己笑了笑。

其实他说的也是玩笑话,他实际上并没有想要和骆倪表白的意思,显然骆倪也看出来了。毕竟骆倪作为与他同一届的九宗学院的学生,两人由于工作的关系,历史学的孔时吾也和执行部的骆倪有过很多次的交流。在二人没成为助理、秘书之前的学生时代,两人关系不能算的上很熟,但比一般的同学关系还要不一般些。

孔时吾看着骆倪走远的方向,回想起当初两人第一次相识的时候是在九宗的图书馆。当时正在查阅资料的孔时吾忽然听到有人这么在他跟前叫他……

“同学,你坐了我的位置。”

埋头的孔时吾抬起眼睛,发现他身前站着一位如此高挑美丽的女生。

而那时候的骆倪则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犹如冰封下的带刺的娇艳玫瑰。

“……”

“自己刚才对她说的那句话,其实也有部分是认真的吧。”

坐在石头上的孔时吾一个人对着漆黑的虚空静静地想着,风带来山间的清冷的空气。

孔时吾知道骆倪喜欢着自己,虽然她像个女孩一样不愿意坦白,哪怕说出了表白的话语她也不会承认。也许是因为她这个人在男女之间的互相喜欢这方面一直都是处在被追求的位置吧。这是真的,骆倪还是学生时就是孔时吾身边的男生们心中暗恋的女神,每天私下偷偷议论她和给她送礼物寄情书的男生不计其数。和孔时吾同个宿舍的其中两个兄弟就曾因为争夺骆倪到底是谁的这个话题而大打出手……每次想到这件事孔时吾的脸上不得不出现苦笑,他们那次是真的喝多了,以致于醒来后问遍了宿舍的所有人是谁把他们的脸给打肿的。

然而出乎孔时吾意料的是,在一个夜晚骆倪竟主动发信息邀请孔时吾和她去吃饭。也是在那个晚上,骆倪对孔时吾表白了。

女孩静静地吃着碗里的饭菜,忽然就停下手中的碗筷朝对座的孔时吾说了:“我喜欢你。”

自从那次骆倪约孔时吾吃饭后,两人直到毕业也再也没在一起吃过饭。

直至上星期的那次,骆倪又一次约了他出去吃饭。然而已然发现曾经熟悉的对方如今变得有些陌生。

之所以直到在九宗毕业二人都没有在一起吃过饭不是因为孔时吾拒绝了她,而是两人后来由于各自所属的部门的关系渐渐地忙了起来,相比起经常到外面执行任务的骆倪,孔时吾在办公室和研究所里的生活过得还算比较安逸。但两人的联系也就停留在了偶尔的QQ聊天上了……到后来聊天的次数也渐渐变少了,然后在骆倪当上了执行部的秘书后,两人在微信上再也没有了联系。

孔时吾那时候也认为他们之间的感情可能已经结束了,直到有一天一个名为“骆小姐”的人申请添加他的微信好友。他才知道骆倪换了微信号以及其他凡是可以和人联系的电话号码和账号。孔时吾猜测骆倪这么做应该是执行部要求的,所以他就没有再过多去在意。

但他们添加了微信后也没有再说过话了,聊天记录上都是一片空白。

这样的情况在上星期两人在一起去餐厅吃了饭后才有所改变,不过他们并没怎么聊,也就简单的几句“你在干嘛?”,接着就是对方的回答,然后就没有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在我眼里,还是和当初的那个样子没发生多大变化呢……”

孔时吾稍稍地扭头,凝视着骆倪离开的方向,深深地叹了口气。

所以你,究竟还喜欢着我吗……

——

“那个,苏微。”

瑶天停下手中的活,抬头向一旁坐在草地上望着电脑的女孩叫道。

“什么事?”苏微扭头看向他。

沃尔像只森林里被惊动的鹿挺起腰杆伸长脖子望向瑶天的方向。

“你忙你的,我叫苏微又没叫你。”瑶天朝不远处的沃尔招呼道,“青也队长他醒了吗,你去帐篷里照顾一下他吧。”

沃尔露出一脸“你小子指定有什么秘密”的表情,但还是听了瑶天的话走进了帐篷。

瑶天看着沃尔走进帐篷后,视线却仍停留在帐篷的门前久久没有挪开,他是在观察沃尔是否会在门后悄悄地拉出一道口子暗中观察着他。

在确认沃尔没有耍诈后,瑶天安心地移开了目光。

“你怎么一副像是要抓贼的样子啊?”苏微有些冒汗地看着瑶天。

瑶天挠挠头,“那个额,哪有哪有。我看起来很紧张吗?”

“我没说你紧张啊。”苏微囧笑地回答瑶天。

瑶天顿时有些石化。

“对了,你说那悬崖下的烛龙什么时候会苏醒?现在已经快十点了啊,离今天结束还有两个多小时。”苏微说。

瑶天心想自己这主动挑起聊天的人还没开口怎么反倒苏微找起话题了呢。

“额呵呵,我也不是很清楚呢。”瑶天微笑着挠着头。

“我知道,我只是随便问问啦。”苏微回答说,她的脸上也露出微笑。

“你害怕吗?”女孩沉默了会,问瑶天道。

瑶天愣了一下,“嗯?”

“害怕烛龙吗?”他问。

苏微摇了摇头,她的目光透过镜片直视瑶天的眼睛:“是害怕死亡。”

——

漆黑的天空下,原本繁华热闹的街道此刻充盈着浓烈的火光,碎片与残骸到处都是。

这里的人们原本会迎来一场空前美丽的烟花盛典,可眼前给他们看到的却是毁灭的景象。

幸存的人们集中在避难的地下空间,他们推攘着驻守在通往上方地面的通道前的治安人员,慌乱与无尽的焦虑淹没了这里所有人的情绪。即便这里灯火通明,空间庞大,也没有起到对他们丝毫的安抚作用。他们就像是一群被狼群突入了中心的羊,感知到危险的它们只知道奔跑,完全没有任何秩序可言。

它们似乎早已忘记了自己原本是人类这样的高等的文明动物……

“上面那些到底是什么……怪物吗!”女人朝着一位治安小哥大声地叫喊道。

“什么怪物啊?不是说是恐怖袭击吗?”中年的留着络腮胡的男子对吵闹的女人不屑一顾。

女人扭过头来对他露出惊恐的表情:“拜托你没看到吗!有怪物啊!”

“我看你是被吓疯了吧,这世界上哪里有什么怪物?你神经病啊。”男人对女人骂道。

“不是……”被挤在人群中的女人崩溃的泪流满面,她脸上的浓妆都被眼泪给弄花了。

她拼命地伸手拨开拥挤的人群,使劲地朝前面走去。

“喂喂,你干什么!”人群前方的治安人员对她警告说。

女人推开拥挤的人群,连滚带爬地到达治安小哥的面前,拉住他的衣领,一副入魔的模样:“你没看到吗?你没看到吗?上面真的有怪物,上面真的有怪物啊!”

治安小哥只能勉强地用警棍护在自己的胸前,并对女人回答说:“这位女士请你先冷静下来好不好!”

“快告诉我你也看到了啊,快告诉我你也看到了!”女人发了疯似地喊叫。

直到几个强壮的身穿黑色礼服的人士从她身后的人群中走出将她制止住,谁也没有留意这几个神秘的黑衣人是怎么从如此聚集的人流中走出来的,他们在顾着叫喊,全然不知全然角落处的很大一部分的人开始变得异常安静下来。

“放开我!放开我!松手!”

被制服住的女人拼命地喊叫,却没有一个人听得到她的叫声。

“世上真的有怪物!有妖怪啊!”她发出最后的一声哭喊,便头一沉昏了过去。

她的脖子上扎着一支微型的麻醉针。

身着黑色礼服的男人们将她拖到人群后方,朝着一个隐蔽的房间走去。

铁门开启又合拢……门面上,银色的月下之剑纹章在灯光下铮亮。

乘坐火车来到花卉市游玩的育才二中两个班的学生们,他们安静地排队呆在角落。

唐依洛悄悄地注意到那几个老是带人出入的黑衣人所进去的房门,门上的那个神秘的图案她总觉得她像是在哪里见过……好像是曾经也有个一模一样的图案纹章刻在自己哥哥的衣服上。

“同学们,请排队有序地跟着这位叔叔进去做个登记。”白若飞班的班长周良忽然转身对全体同学说。他的身边站着一位同样身着黑色礼服的高挑男子。

而队伍的前排,便是通往那个神秘的房间。

“这位同学请留步,一次只能进去一个人。”门口处的黑衣人对一位女生说。

“噢。”女生点点头,看着黑衣男子带着排在她前面的那名同学走入金属门后。

她想要凑上去好奇一下里面是什么样子的,可前脚刚迈一个女人就从门后走了,她认出是刚才进去不久的那个被几人拖进去的精神错乱的妇女。可此时妇女却像是个没事人一样踏着平静的脚步在她身前走过,仿佛刚才发生的混乱她都不记得了。

女孩望着那人安静的背影,突然回过神来,却发现铁门早已再度关上。

……

“咦,熏小萌,你有看到白若飞那小子吗?”排在熏小萌前面的余肖乐扭头问道。

队伍的后方,熏小萌排在最后一名。

“我……我。”女孩低着头,余肖乐看不到她的脸。

“怎么了?”排在倒数第三的楚悦悦扭头问余肖乐。

余肖乐回头去回答她:“我发现白若飞好像没在这里。”

“白若飞?”

“嗯。”余肖乐踮起脚尖环视周围的人群。

“不知道那小子是不是不知道集合地点。”他说。

“应该不会吧,班长不是已经在班群上说了吗?他应该也在这下面吧,只是还没找到我们在哪。”楚悦悦思考了会儿说。

余肖乐盯着地面默不作声。

“小萌,你知道吗?”余肖乐对身后的女孩说。

熏小萌仍旧低着头,乱糟糟的头发遮住了脸蛋。她似乎是在看着她的膝盖,破损的裤子下皮肤上的血迹还没有被擦去。

“数学课代表?你没事吧?”余肖乐发觉熏小萌的状态不怎么对劲。

熏小萌还是耷拉着脑袋沉默着,像是一个什么也听不到的聋人。

余肖乐见女孩不理他,也就把身体转了回去。

“白若飞……”熏小萌喃喃地发出类似在啜泣的声音,除了她自己以外的人都听不到。

——

破碎的炽热街道上,唐筱柒手持干将莫邪与鸱在浓烟中紧张地对峙着。

“路子涵!”他大喊道。

“你再坚持一下啦!白若飞我很快就搞定了!”他身后的火光里传来女孩的轻快的声音。

怪物叫嚣着,张开布满利齿的长嘴朝着唐筱柒吐出紫色的火焰!

“唔。”唐筱柒咬咬牙,目光一寒。

他连忙朝一侧翻身躲过,但诡异的紫火还是沾到了他的腿部。唐筱柒连忙将着火的衣物用刀割下,却发现掉落的碎片上附带的火焰将地面上的石子也点燃了。

唐筱柒盯着地上被烧成灰烬的石头,不禁咽了口唾沫。

“不能再被这种火焰给碰到,不然下场可能也是这样了。”唐筱柒看着地上的灰对自己内心暗示。

鸱像是根本不打算留给唐筱柒喘息的机会,它扑腾着六只硕大的翅膀朝着唐筱柒低空俯冲而来。

而唐筱柒在闪躲的过程中也是被它划伤了腰部。

“路子涵!还要多久!”他捂着腰部被划出的带血的口子,朝身后大声喊道。

“哈哈哈哈,怎么你也会求助于女生了吗?”爽快的笑声从眼前的火光后传来,玥鸣秋在唐筱柒的目光中从火焰与烟尘里跳跃而出。

“我还活着,是不是出乎意料?”他站在唐筱柒身边说。

唐筱柒面无表情。

“好吧,你这人真是无趣。”玥鸣秋见唐筱柒不愿搭理他,他也不再纠缠。

“我们得拉开距离,不然它冲撞过来闪躲会很麻烦。”唐筱柒低声对玥鸣秋说。

玥鸣秋听了也是连忙与唐筱柒拉开身位上的差距,给两人腾出舒服的活动空间。

“怎么样,有找到这妖怪的弱点了吗?”玥鸣秋问,他目光紧锁在鸱的身上,他刚才在这怪鸟身上吃了亏,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意识到这个对手确实难缠。

唐筱柒摇摇头,“它的身体强度很大,干将莫邪不能给它造成致命伤害。刚才擦肩的时候我挥刀试过了几次,都失败了。”

“干将莫邪砍不进去?”玥鸣秋有些吃惊,“你的这两把刀不是号称什么什么的暴戾的终结者吗?第一次听你说你的刀无用。”

唐筱柒不知怎么回答这家伙的话,语塞的同时还要面对这样的怪物,有点说不出的苦。

两人对话的同时,鸱也是朝玥鸣秋冲撞了过去!它摆动着三具庞大的身体,六只足在地面上卷起大量的浓烟,每一步仿佛都要踏碎大地。周围的建筑都随着它的移动而颤抖。

“还是看我的吧!”玥鸣秋冷静地说。

他瞳孔收缩,他几乎抓住了一个完美躲闪时机。玥鸣秋翻滚着躲开鸱的撞击的同时,以一个近乎完美的角度朝鸱的脖子上自上而下砍了一刀!

耀眼的白光在空气中滑出一道月牙的轮廓,刀刃切开炙热的空气,仿佛伴随着龙鸣。

怪物鸱的脖子上浓稠的黑血喷洒而出!

“竟然成功了……”唐筱柒看着玥鸣秋的斩击将鸱的脖子造成重创而轻声感慨。

“关键时候看来还是得看我的‘大夏龙雀’啊!”玥鸣秋高兴地转过身向唐筱柒骄傲道。

鸱的眼睛忽然狰狞,唐筱柒见状大惊。

“快躲开!”他朝玥鸣秋大声喊道。

玥鸣秋还没来的及转身,就感受到一股极大的力量猛地击在他的腹部上!

怪物用长长的尾羽将玥鸣秋给扫了出去,后者口中喷出鲜血:“咳……唔!”

唐筱柒连忙接住被击飞的玥鸣秋,冲击的力道之大唐筱柒差点也没能把握住,接住玥鸣秋的他双脚在地面上滑出两道长长的痕迹。

“没事吧。”唐筱柒面无表情地看着被他护住的玥鸣秋。

玥鸣秋擦掉嘴边的血迹,表情吃痛地回答:“可恶……这是第二次了。”

“百里沁呢?她没和你一起来吗?”唐筱柒慢慢地松开扶住玥鸣秋的手,问道。

玥鸣秋苦涩地笑了笑,“没呢,她和教授他们呆在一起,他们已经在郊野外的烛龙秘境周围做好准备了。”

“噢。”唐筱柒平淡地回答。

“你突然问沁做什么?”玥鸣秋好奇。

“没什么,只是觉得要是有她在可能事情会好办许多。”唐筱柒回答,他持刀的手臂已经有些麻木了。

玥鸣秋沉默了会,冰蓝色的瞳孔倒映着鸱与周围的火焰。

“确实会好办许多……”他喃喃地说,微微凝重的表情像是想起了什么骇人的东西。

鸱变得狂躁起来,它扭动着巨大的身躯踩踏着地面,嘴里朝着二人吐出紫色的火焰!

“别被这火给烧到!”唐筱柒急促地提醒。

玥鸣秋依靠敏捷的动作躲开了扑袭而来的火焰。

紫色的火焰将唐筱柒两人身后地面上燃烧的火给吞没,取而代之地变化成诡异的紫色。

唐筱柒盯着脚边的一团紫色火焰,心中忽然升起一个任何人听了都会觉得大胆的想法。

“玥鸣秋。”

“什么事!”

“我们试着把这种火引导那怪物的身上你觉得怎么样?”唐筱柒表情淡定地对玥鸣秋说。

“呵呵呵呵,真是个疯子。”玥鸣秋嘴角泛起笑意。

“但我喜欢!”他肯定唐筱柒说。

鸱再度扑腾过来,但被二人躲开了。

“你打算怎么做?”玥鸣秋气喘吁吁,他刚才受到重创,哪怕血统被评定为一级,也得花上些许时间恢复状态。

而唐筱柒的情况也不容乐观,他的腰部的伤口仍在流着血,再加上他的动作幅度很大,他随时都有可能会因为失血过多而陷入昏迷。

“能控制住它的脑袋吗?”唐筱柒在火光与热浪中大声问道。

“什么!”玥鸣秋回答,“控制住它的脑袋?你是在问我能否做到还是在问你自己?”

“这简直是疯了啊!”他说,“以我现在的体力,我觉得我可能不行。”

“换一个法子吧!”玥鸣秋对唐筱柒建议说。

唐筱柒摸了摸腰部的伤口,确实玥鸣秋说得对,换做是他现在的身体状况也根本是做不到。他现在的体力只能勉强维持握刀和短时间的爆发动作了,不可能控制住怪物最为狂躁的头部。如果贸然尝试,说不准会因此而丧命。

唐筱柒沉默了,他想不出什么别的法子。

他的想法是让人牵制住鸱的脑袋,然后逼迫它喷出火焰将其自身给焚毁。

就在两人沉默之时,忽然响起几声轰鸣的枪响!

“吼——吼——”与其说是枪声不如说是丛林里猛兽发出的吼叫。

足球大小的火焰穿出烟雾,精准无误地打击在鸱的身体上,巨大的穿透力将怪物浓密的羽毛炸出鲜血。

“来迟了。”

手持长枪的少女从不远处走来,她扎着高高的剑道马尾身穿半透明的涂鸦夹克,颇有几分飒爽的漂亮脸蛋在火光中靓丽动人,那一幕宛如末日里降临的女武神。

“夏莫?”唐筱柒看着走到他身前的女子,表情有些不自然。

“你没有动用你的异能吧?”夏莫看着唐筱柒轻微颤抖的手,面无表情且低声问道。

唐筱柒摇摇头,“我现在还不太想用它。”

“那就好,记得你对我的承诺。”夏莫看着唐筱柒露出好看的笑容。

一旁的玥鸣秋的脑袋则显得有些灯泡发出的明亮,他叹了口气:“话说你们先把眼前这怪物给解决了再聊你们的家事好吗?”

唐筱柒认真地回答:“请注意用词。”

鸱从地上爬了起来,朝着几人发出厉鬼般的嘶哑!

“夏莫,小心它会吐出来的紫色火焰,被那东西碰到后果不堪设想。”唐筱柒下意识地将长刀横挡在女孩的身前。

女孩微微一笑,她轻轻地按耐住唐筱柒手中莫邪的刀背,对少年说:“让我来吧。”

唐筱柒正处在高度紧张的眼睛略显疑惑地微微斜向身边的夏莫。

只见夏莫取下一颗腰间环绕佩戴的子弹,子弹呈古老的黄铜色,纸巾筒大小的柱形弹壳表面雕刻着细腻的花纹,像是一只展翅欲飞的鸟,黑色的翅膀上仿佛燃烧着火焰。女孩拉开手中狙击步枪的弹槽,将子弹填入,然后推动枪栓。机件发出清脆的声响,夏莫以标准的姿势将枪举起,瞄准镜里的准星对准了前方烟雾与火焰中的怪物。

“青鹭之息”——由驱魔院研发制造的附魔弹药。据说这类附魔武器上被传说中的神鸟青鹭火的羽毛触碰过,具有灼烧恶鬼与妖魔的能力。

随着夏莫将扳机扣下,子弹从轰鸣的枪膛里射出。

“吼——”枪口吐出火舌。

金属以极致的速度在空气中擦出一道看得见的气浪,渐渐的,子弹燃起了蓝色的火焰,结实地打在了鸱的面心!

怪物被青鹭之息击中面门后身体瞬间被翻腾起来的蓝色火焰包裹,并发出惨烈的哀嚎!

唐筱柒和玥鸣秋看着被青鹭火焰给吞没的怪物,谁也没说话,冷汗在脖子上缓缓滑落。

夏莫面无表情地抚摸她手中的狙击枪,手指触碰枪身上的某个暗槽。

她手中赤红色的机动步枪发出一阵齿轮运作的声响,然后在女孩的手上不断地开始改变形态,重组零件,直至最后的一块外壳被机械纽带运转到它归属的位置时,此时夏莫手中的不再是狙击步枪而是一把长形宽剑。

朱雀之眼。传说由神锻术结合了纯粹的火元素所制造的武器,也是九宗所保留的唯一一款可变形的神兵,执行部给其的武器编码为20078,现成为夏莫的专属佩戴武器。原因是夏莫在来到九宗的第一年里在学院中的一场新生模拟对决竞赛中拿到了榜首的名次,羲和修亲自给予了成为冠军的她“朱雀之眼”这把神锻武器3年的持有权与使用权。

看着浑身燃烧着蓝色火焰的鸱,夏莫双手提着朱雀之眼向其跑去,然后一个滑铲,赤红色的长剑砍下了怪物燃烧的头颅!

唐筱柒看着女孩将剑背好在火光中微笑着向他走来,脸上无限疲惫。

“看来你的干将莫邪这次被抢了风头呢!”玥鸣秋走近唐筱柒,拍了拍后者的胸脯上的灰。

“只要能把任务完成,谁做刽子手都一样。”

唐筱柒谈谈地回答,他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干将莫邪,将双刀收回腰间的刀鞘。

——

“这个不是那晚在台上唱歌的那个新生吗?”

玥鸣秋看着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白若飞,挑了挑眉毛。

“怎么伤成这样?”他打量着白若飞全身,可后者已经算不上是具完整的身体了。

“你被一个几吨重的大铁饼从天上砸下来也会是这样。”路子涵白了玥鸣秋一眼,玥鸣秋不再多话。

唐筱柒看着躺着的白若飞,沉默了会,问路子涵道:“情况怎么样,还有救吗?”

路子涵摇摇头,“失血过多,疼痛过度晕厥了。噢,可能还有惊吓过度。”

“唉,见怪不怪,这种场面见多了,能救得了就救,救不了也只能入土为安了呗。”玥鸣秋一脸淡然地说。

“玥鸣秋你什么意思?他起码也是你师弟,你就这样的态度?”夏莫用眼睛瞪着玥鸣秋。

“瞪我做什么?我说错什么了吗?你忘记我们那一届了吗?那次行动?”玥鸣秋目光冰冷地看着夏莫深黑色的双眸,“那次行动去参加任务的新生,活下来的不就只剩下你、子涵还有我了吗?”

“你……”

夏莫有些恼怒的表情她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把话咽了回去,取而代之的是:“别跟我提那次行动!”

玥鸣秋面无表情,语气平淡地说:“只要有妖怪出现就会有人死亡!这就是事实!你不会到现在还没有接受这个事实吧?”

“够了。”路子涵说。

空气安静片刻,几人的影子在火焰中舞蹈。

“现在只管把人救活,其他的别管。”她继续说,眼睛看向躺在地面上的白若飞,“这家伙现在还死不了,可不赶快得到救治就说不准了。”

“抬他去大本营吗?”唐筱柒问路子涵。

女孩点点头:“难道你还想在这叙利亚战场找医生吗?”她挑眉看着唐筱柒的面庞。

唐筱柒无言以对,他也只是礼貌性地问问。

“就算他活下来了,以他这样的情况也不会继续让他在九宗当执行者了,可以安排专员给他洗脑,颁发完抚恤金放他走了。”玥鸣秋看着唐筱柒背起濒死的白若飞,淡淡地摇头。

唐筱柒没说什么,他背着白若飞,脸上是一种旁人难以言喻的神色。

他双眼看着地上的灰烬,脚步稳健地行走在街道火光的辉映下,明明早就体力不支的他,此刻在众人望他远走离开的瞳孔中,却宛如一名身披重铠的武士,他背上插着风林火山的战旗,还有一个闭上眼睛的男孩……他们行走在鲜血与尸骨之上,抬起的脚底粘着地上的粘土与血染的尘埃。

“你会活下去的,白若飞。”

唐筱柒目光看着前方破碎的道路,轻声地对趴在他肩膀上的男孩说。

“唔……”

白若飞从鼻腔里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不知是睡着后的鼾声还是濒死时的嘶哑。

“你会活下去的……”唐筱柒面无表情,鲜血从他的额头上流下。他刚才在与鸱的战斗中,躲避怪物的攻击时磕伤了头部,尖锐的小石块镶嵌在他身体上的好几处。

白宣上墨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