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颠覆的爱

穿越之颠覆的爱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8章 阿巴亥

盛京也在第一时间收到了这个噩耗。

四大贝勒在朝堂上,皆是一阵沉默。

努尔哈赤的死,让所有人都猝不及防,阿巴亥也只叫人递回了努尔哈赤归天的消息,却没有提到努尔哈赤最后的遗言和遗诏。

宫里上上下下全部挂上了白花,沉浸在哀痛中。

代善作为大贝勒,安抚所有人的情绪。又接着安排接下来的事宜,先让所有人回各府简单休顿,等待努尔哈赤的遗体回到盛京,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协助一起处理。

一行人都各揣心事回到了府邸。

皇太极回到府邸后,只觉得脑袋一阵眩晕,在书房里待了好久,这才去了哲哲的院子里。

哲哲自然收到宫里传来的消息,也派人告知了大玉儿。大玉儿便陪着哲哲一起等皇太极回来。

“贝勒爷,您回来了!”哲哲连忙迎上去,见着自己的丈夫此刻疲惫不堪,失去了往日的神采,她很心疼。

皇太极捶了捶额头,“这段时日宫里都不会太平。你和玉儿哪里都不要去,也要叮嘱下面的人,不要乱说乱猜,管好他们自己的嘴巴。”

他又忍不住安慰着面前的两位女人,“这几日,恐怕也没什么时间回府歇息了,都不要等了,到了时辰就休息,知道吗?”

大玉儿也知道皇太极现在最需要的做的,就是一个人独处。他来哲哲这,这不过是为了让她们两放心。

见皇太极的背影越来越远,哲哲这才收回目光,几乎不可闻地一声叹息,“玉儿,你也回去歇着吧。接下来,谁又能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

大玉儿福了福身子,苏茉尔跟着她一块儿回了西侧院子。

她让苏茉尔也回房歇息,自己一个人靠在床榻上。

十月的天,是冷的。

她看到今日的皇太极那般模样,她知道,皇太极因为努尔哈赤突然逝世受到了剧烈的打击。

努尔哈赤真的来不及留下遗诏。

现在表面看上去风平浪静,可阿敏等人恐怕已经在暗自筹谋了,这一场汗位的斗争,终究是躲不掉。

尽管努尔哈赤疼爱他的两个小儿子,但是努尔哈赤毕竟是大金之主,绝不能凭着宠爱谁就立谁为汗。何况,如果努尔哈赤真的疼爱多尔衮的话,也绝不会让如今连初出茅庐都不算的他,就这样继承汗位。

就算多尔衮如愿封汗,也不过是个傀儡汗位,一切的定夺权利不也在皇太极他们这四大贝勒手里吗?

他们所有觊觎汗位的人,都在等待一个女人。

阿巴亥。

只要她回来了,一切就要开始了。

在这样的血雨腥风的年代里,大玉儿真的感到很无力,尽管她不会直面这些,可心理有些接受不了,她也清楚的知道自己什么也做不了。

有些人的结局如何,她知道,但经过会如何,她不得而知。

一切于她而言,同样是未知数。

天命十一年,阿巴亥带着努尔哈赤的遗体回到了盛京,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多尔衮兄弟也在其中,阿巴亥深吸一口气,深深地看了一眼她的三个儿子。

从前容光焕发,即便三十出了头的阿巴亥,在什么时候也是得体见人的。可如今,她的最大依赖、靠山就这么去了,留下他们孤儿寡母,她的那双眸子,再也亮不起来了,此刻,只有死气沉沉。

大汗走的太突然,纵使阿巴亥在他的身边一直守着,却也终究没有等来大汗关于汗位的只言片语,只看到了大汗独自一人倒在船头,倒在无人的夜色中的凄凉场景。努尔哈赤的倒下,也推到了她阿巴亥所有的期盼和靠山。

她晓得她今天站在这里,一定会面对所有人的逼问。四大贝勒,各旗旗主,她逃不掉的。

“额娘请节哀。”大贝勒代善先开了口。

代善一直注视着这个女人。

他想,他们之间所有的情义,从被他的父汗发现后就只剩视而不见。而如今,阿巴亥要被所有人推上风浪之上,他也是其中一个助力的。

他帮不了阿巴亥,甚至,到了最后关头,他还会亲自给她递上一把刀。

他代善,绝不能,也绝不会为了这样一个女人堵上自己的身家性命。

阿巴亥这才把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

她凝视着代善,可代善躲躲闪闪,不愿直视。她心里冷笑一声,代善终究靠不住。

原本以为自己再次重获大汗宠爱,再次登上大妃之位,就能够一直倚着努尔哈赤,可努尔哈赤直到死,也没有为她想过如何保全。

她又扫过代善身边的其他三个人。

阿敏和莽古尔泰自然不将她放在眼里。而皇太极,始终对她怀有恨意,若不是这几年顾及大汗的面子,他连一声额娘都不肯喊的。

但如今这四个人中,她莫名地却又只敢信任皇太极了。

这是她唯一的选择。

但是在众人面前,她还不能就这么说出自己的想法,她只能先暂时为自己赢得更多的时间。思及此,阿巴亥两眼一闭,往地上倒去。

多尔衮兄弟几人立刻冲上前,手忙脚乱将阿巴亥带回了她的寝宫。

四大贝勒见此,也不好发作,毕竟大汗刚去,他们如此迫不及待,也会留下话柄。

他们倒要看看,一个女人,会玩出什么花样来。

多尔衮他们兄弟三人手足无措。父汗没了,额娘又昏迷不醒,急得不知道能找谁,只有守在阿巴亥身前,日夜照顾。

阿敏和莽古尔泰最先从崇政殿上离开,看着晕倒过去的阿巴亥,两个人没有任何感觉,要是装晕,也总有醒来的一日不是吗?

代善也有他的安排,也回了府邸。

只有皇太极一直站在原地。

他看着眼前从前热血沸腾,只待父汗一声令下就能随时血拼沙场,如今却空荡荡的崇政殿,思绪飘至的很远,好像回到了他第一次站在这里的那一天。

主位上坐着的是自己雄壮的父汗。父汗号令众旗主率兵出征,他对自己的判断、决策如此果断,非常自信。

父汗越过重重障碍,从血浴中抵死拼杀,才有了大金国。

父汗在时,总是告诉自己,要多看书,多读史书。父汗爱看《三国》,他为了紧跟父汗的步伐,他也熟悉和学习汉语,接受汉文化。《三国》这本书连他自己也不晓得看了多少遍。父汗身边的范文程,他尊称一声范先生。

大金国建国初期,也是范先生在一旁帮衬他的父汗,制定制度。

虽然并不完善,但是举国都在不断的建设中。那些人的观念一时难以改过来,认为汉文化不值一提,拘束了他们的本性。但皇太极深知,只有融入和吸收,才能有更多的发展。

只是固步不前,永远还只是一个小国。

皇太极又深深看了一眼如今空着的主位,这才转身离开了崇政殿。

阿巴亥醒后,在床上躺了很久,她只觉得全身上下发凉,这种凉意透了骨。

多尔衮等人看到她醒了,在旁边呼唤了好几声。

阿巴亥转了眸子,看向她的三位儿子。

“阿济格,多尔衮,多铎,我的孩子…你们要记住额娘的话,无论额娘接下来要做什么,也都是为了你们好,你们乖乖的在这里等额娘回来,不要离开半步,好吗?”阿巴亥千叮咛万嘱咐,成败在此一举。

阿济格虽然年长多尔衮多铎几岁,但也是个不沉稳的。而那两个孩子正值青春年少,若是知道一些事定然冲动,到时候自己也是难保他们的性命啊!

“额娘您放心,我和哥哥还有多铎就在这等您回来!”多尔衮红着眼回答。

阿巴亥扯出一丝笑容,点点头。

她心里有个念头,皇太极也必然在等她的出现。

皇太极在一处静站着,似乎在等待谁。

“你果然在此。”阿巴亥果真出现在皇太极眼前。

“你今早在大殿内故意昏厥,不也是为自己争取一点时间吗?说吧,想要保全什么?”皇太极开门见山道。

“我原以为大汗病重允我陪伴在他身侧,是要跟我说关于继承汗位的事,可终究是我高估了自己在他心里的地位。”她死死地盯着皇太极的眸子。

“你的父汗,就连死,也是一个人倒在了船头上,当时空无一人,他一句话都没有留下,就这么走了。”阿巴亥笑着,泪水模糊双眼。

“你的意思是,父汗从未提过继承汗位之事?”皇太极确实没有料到他的父汗什么也没有说。

“皇太极,我在回来的路上曾想过,编造一段谎言,骗你们说大汗临终遗言是立多尔衮为汗。可我想了想,最终放弃了这个念头。”

“你若是这么说了,才会为多尔衮他们包括你自己,带来杀机。”一针见血的回答。

“是,我的儿子们哪里抵得过你们呢?”

“我只求你,保住我的三个孩子。四大贝勒中,我只相信你一个人。呵,你是不是也觉得很难以相信?”阿巴亥自嘲的笑着,眼里的泪顺着脸颊流至脖颈处。

“皇太极,我一直仇视你,因为你的存在对于多尔衮他们来说,是最大的威胁。但如今,也只有你一个人能够保全他们。”

“你就这么信得过我,不会伤害多尔衮他们?”皇太极把玩着大拇指上的玉扳指,他也在慢慢的咀嚼着阿巴亥话里的真假。

“因为,你重视手足。这些人都是你父汗的孩子,如果不是真的触犯你的底线,你不会轻易下手伤害他们。而多尔衮和多铎年龄太小,对你还构不成威胁,日后,他们会如何,全靠他们自己的了。我管不到那个时候了…”

阿巴亥抹了泪,认真地看着皇太极,“皇太极,我会帮你一把的,到时候,我会在天上看着你的。”

皇太极看着阿巴亥仿佛卸下了一身重担,一步一步往她的寝宫的地方走去,他第一次觉得,他才认识阿巴亥。

她把利害关系想的很明白。若她真的为了让多尔衮当上大汗,而编出谎言。到时候,不仅她得死,就连多尔衮的命也保不住。

阿敏和莽古尔泰不会留这样的人在身边。况且,她的儿子能不能够胜任,她这个做额娘的比谁都清楚,她若真为了多尔衮好,她自然不会这么做。

她也确实说对了,他皇太极再强势再冷心,也不会恶意伤害父汗的其他子嗣。何况,现如今的大金国是用人之际,他犯不着伤了兄弟间的和气。

阿济格,多尔衮,多铎,日后命运如何,就看你们自己的了。

阿巴亥想用自己的死来保住自己的三个孩子的命,想来想去,阿巴亥的死,是值得的。

父汗,您的所有遗愿,都交由儿子来完成。

忘云归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