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系统带着毒

这个系统带着毒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9章 后怕

熊熊的火焰即将吞噬整个房间,插在颈部的匕首被拔出后“老者”依旧没有动静,应该是死透了。

一番简单的搜索,很让古月失望,这明显的BOSS却没爆出一件装备或者秘籍,差评。

缓缓拖着昏倒的上官铃兰向外移动,可外面就会安全么?

古月当然无法断定,也没人前来汇报,看来这次针对上官家的突袭绝对是高强度的斩首计划,不可谓不周密。

好在有系统帮自己看着,不然此时此刻的古月基本对身后无从感知,“这上官铃兰好重啊!”

“贤侄!”似乎是上官会长的声音。

下一刻古月的房间里多出了一个中年男人,也不见他多做动作,那炽烈的火焰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您是?”这神兵天降翻云覆雨的本事好帅……

“在下商会护卫长,古公子就叫我秦护卫便可,您没事吧?”

“原来是秦护卫长,我倒还好,不过外面如果安全了就麻烦找人看看上官小姐,她应该是被波及或者吓到了,现在昏迷中。”

“是,那在下先送小姐出去。”

言罢,秦护卫长小心托起上官铃兰后一闪而逝。

“贤侄!你没事吧?!”上官会长的声音又一次响起,这次已经在古月身后了。

“上官叔,小侄还行,您没事吧?”

“没事,我没事,你也没事就好,铃兰那丫头是?”

“刚刚进来的人精神力了得,我跟他对碰的时候不相上下,上官小姐可能被波及了,不过应该没受到其他外伤。”

“这样啊……这人?!”上官会长缓缓靠近了老者的尸体。

“上官叔认识此人?”

“是啊……”上官会长深深地叹了口气,“这人便是咱大楚炼药师协会的会长了,今日这阵仗也就不奇怪了。”

“原来是他!”古月吃惊的表情下隐藏着所料不差,这一次上官家多半很惨,因为按照以往那些小说情节,一个高阶炼药师能动用的高手都是难以想象的多。

这时秦护卫长又闪了回来。

“你来看看这人吧。”上官会长对秦护卫长招了招手,让他好好检查下那具尸体。

“是。”

不得不说这秦护卫长的态度实在是很好,对上官会长毕恭毕敬不说,对古月也很客气,实在不像古月心中的高手那般都很傲气,其实古月见过的高手也就那个唐将军而已,可那份无法直视的霸气难道不应该是所有高手都具备的么?

“死透了,这里一击致命。”秦护卫长确认过尸体后,看向古月的眼神似乎又多了几分尊敬。

“上官叔,此人直接来到了我这,目的呼之欲出,这次是小侄让上官家受到牵连了。”

“这话就见外了!贤侄啊,老夫执掌上官家几十年了,今日这般直接闯进来的,还真是头一遭,无论他们为何而来,既然来了便是上官家的敌人而已,现在上官家依旧建在不是?老夫会让这些人背后的家伙付出代价!”

上官会长那一脸的祥和被厉色代替,这不愧为一个大家族掌舵者的魄力。

“不知今日损失如何?小侄可有能出上力的地方?至于还击,我倒是建议先晾上两天,然后一击致命。”

“嗯,贤侄提醒的是,秦兄,今日的伤亡可有统计出来?”

“刚刚正式交手的人之中,天阶有三个,一个后期两个中期,都没能留下,咱们这边新进的天阶伤重,恐怕境界不保,另一个轻伤问题不大,地阶里死了两人,重伤四人,其余轻伤,对面的地阶应该都绞杀了,不少于十个,其余人员伤情不一,还没细致统计。”

“先把这些拿去用吧,不够记得说,”随手扔出了自己装好的所有止血丹,古月皱眉道,“今日我的状态不稳,应该得调整下,明日冲一冲拿出二品伤药问题应该不大,就是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接过两个药瓶,秦护卫长有些愣神地看向了上官会长。

“拿去分以下,保住弟兄们的性命要紧,不要怀疑贤侄的炼药能力,这些对他而言只是一下午的事情。”

“是。”

秦护卫长向古月抱拳作揖后又消失不见了。

“居然出动三个天阶,还真给上官家面子!”上官会长的微笑中带着狰狞。

“如果不出所料,他们这次应该是周密详实的计划,上官家新进的天阶应该出乎他们意料。”

“没错,那也算是个天才了,年纪不大便有此成就,老夫也不矫情,还请贤侄多帮衬一番。”

“上官叔客气了,这些都是小侄分内之事,除此之外我也没什么别的能做了。”

“有了贤侄的丹药,这些弟兄的伤自然无碍,这可是眼下头等大事。”

“能帮上忙就好,不过小侄有点看不懂,他们能出动这样的阵容,为何偏偏等到现在?在唐府的时候机会不会更好么?”

“贤侄有所不知,且不说护国大将军这个名头不是他们可以轻易撩动的,就只是唐问天这人,整个大楚能和他动手的可很难找出来啊。”

“额……难道唐将军是超越天阶的存在?这还真是……小侄忽然有点后怕当时和他对峙有没有过分惹怒。”

“高手嘛,自然有些特立独行,贤侄全身而退,自不必担心还会有什么后果,如果他真想动你,又岂会放你出府呢?不过说真的,老夫刚刚就一直在担心,没想到贤侄面对这个老怪物还能一击绝杀,真是无法想象,后生可畏啊!”

“上官叔谬赞了,其实过程很不堪入目,真的,明明是两个炼药师的对战,精神力无法解决问题之后,他动手放出了几次丹火,好在您给的这轮椅居然还自带护罩,扛下了一发之后我索性向他扑上去,打了个措手不及才有机会用上官小姐的匕首将他杀死,现在想想也是运气爆棚,自己还是太弱小了点。”

听到这匕首是自己闺女的之后,上官会长的嘴角不自觉抽了抽,似乎联想到了不少没有明说的内容。

“一会我让大夫来给贤侄好好看看,之后会让人来把这里清理下,只能委屈贤侄暂时继续在这里休息了,明日再给你翻修好。”

“没事,不急的,小侄在轮椅上就能休息,上官叔去忙正事要紧,今晚多半不眠了。”

“嗯,那老夫先离开了,贤侄好好休息。”

没多久,一个大夫赶来确认了古月无恙,嘱咐了几句便离开了,一群护卫和佣人给古月的房间大致整理了一番,主要是抬走了尸体清理血迹和那些烧毁的物件。

人来人往的过程中掺杂了几个上官家的人,他们很委婉地向古月讨要止血丹,或许是自家有人受伤,或许也存着别的心思,不过古月没兴趣和他们纠缠,用丹药都给了秦护卫长搪塞,至于他们会不会去讨要就不是古月需要考虑的了。

只有上官铃兰的母亲出现时,古月显示出了应有的热情,因为她是来感恩的,上官铃兰一切安好,但为何会昏迷大夫也说不上,只是听了古月的描述判断可能是精神受到冲撞导致,这方面大夫无能为力,如果明日不见苏醒最好是请古月看看。

这倒是让古月有些为难,因为他自己确实不清楚怎么给人治病。

但该有的样子还是得做做,奉上一颗凝神丹,不说有用吧,至少应该无害才对。

恢复清静的古月开始回想刚刚那一战,也是后怕不已。

“太突然了啊,一个副会长是三品的话,这会长莫不得四品?就这么亲自出场真的好么?!

还是暴露了我自己的问题,怪严重的,不只是弱小无助那么简单,眼下能依靠的精神力手段虽然一路走来无往不利,但碰到这种旗鼓相当或者反被压制的对手,难道我就只能投降了么?

如果不是这轮椅居然还自带防御罩,那丹火估计够我喝一壶,啧啧,运气啊,运气,总是靠运气也真不是个事!

不过扔茶杯这招,嘿嘿,倒是神来之笔,虽然很无奈,也依旧存在运气成分,可至少说明了多年玩电脑玩手机的战斗直觉不是白塑造的,那个时刻用这么上不了台面的招数可不就让狗屁会长想多了么?

我估计他当时肯定察觉到了我把丹药直接放在嘴巴里随时吃下,然后他本身会设计这次斩首计划就绝不是莽夫,只要他认为我不是无能之辈,只要他觉得我也工于计算,就多半会怀疑那个茶杯不是普通的茶杯又或者里面其实装的是毒液之类的玩意,没错,应该就是如此,不然他也不会选择闪避而不是直接用手接住或者打掉了。

不过我自己的移动能力还是太差了,好不容易得到的战机,依旧没能真正和他贴身,虽然逼得他连滚带爬,但还是躲开了不是?

至于他最后那一技大火球,我也只能虚张声势了,好在这轮椅给力,恐怕当时他就认定了这轮椅不方便转身才在那蓄力的,至于微笑和扔出玻璃瓶,啧啧,无奈之举而已,不过也算是继续根据他的性格而制定的豪赌,好在他还真以为这玻璃瓶里装的不是丹药而是炸药,尤其是这玻璃瓶摔在地上也没丝毫碎裂的迹象,他多半觉得自己猜对了才是。

可是,即便刚刚赌对了,之后呢?黔驴技穷了啊!一直没敢尝试的‘魔质调动’说不得也得用上一用了,万一把自己先掏空了也就一死,不会更差……

但谁能想到,上官铃兰居然……”

回想到这里,古月倒吸一口凉气,因为那个画面实在太过冲击。

一个天使面容魔鬼身材的妹子莫名出现在了老者身后,舔了舔手里明晃晃的匕首,冲着古月邪魅一笑,随即轻描淡写无声无息地将匕首插入了老者的脖子里,期间没有一丝犹豫,更没有一丝停滞,整个过程都没让老者做出任何反应。

而这之后,她没有将匕首拔出,却对着古月抛了个眉眼并且附上飞吻,接着直挺挺地倒去……

眼子剑

作家的话
求推荐求收藏,谢谢关注。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