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系统带着毒

第377章 发泄

刚回到三贤王府,唐霁凰便一路小跑冲到了古月所在的卧房,当然,她并没有恰好撞破古月和鬼瞳刚刚的温存,毕竟就这两人而言,想要知道有人正冲过来基本易如反掌。

“遇到什么事了么?怎么这么激动?”

一开门发现鬼瞳也在,唐霁凰立刻便定住了,原打算的放肆又变成了习惯性的收敛,或者说矜持。

“咳咳,鬼瞳妹妹回来了啊,事情办好了么?”

“嗯,已经差不多了,那我先出去,你们聊。”

面具下此时此刻是什么表情,没人可以看到,但那不带任何情感的语气是不是恰恰说明鬼瞳心中难以掩饰的怨气?

唐霁凰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莫名觉得好尴尬,下意识想到她刚刚是不是险些撞破什么?可转念一想,这男的明明是自己……那这事不就成了捉奸未遂?!好像更不能这么想……

但鬼瞳回身关上房门之后,唐霁凰再次扔掉了那精致的微笑,准备拿古月出气,这变来变去的细节让古月忍俊不禁。

“所以刚刚陈国那些老狐狸小狐狸欺负你了?”

“何止是欺负?!他们,他们竟然在那讨论我的……我的‘名节’!”

“哈?!”

古月一头问号,这什么鬼?是冷笑话么?

虽然没有正儿八经的经验,但古月至少不会认为男女共乘一辆车就会有损名节,不然那公交都得变成移动公厕……

更何况他受到自身状况的制约,只要出行就必须坐马车,也没有第二种交通工具可以选择,所以从未计较过马车里是不是只有自己,更不会在意马车里还有谁。

可那些历史文献也不是没有读过,虽然程度不同,但历史上对于女人“名节”一事除开某个特殊时期都从未放松,别说共乘一辆马车了,就算是同桌吃饭都有一大堆讲究……

“这不是有病么?得治!”

虽然心中如此吐槽,可事实如此,他也无法改变世态,所以只能接受并且避免,而以往不会有人抨击这些细节,因为没用处更没必要,可陈国这次就不太一样了。

因为自己此时此刻是“陈奇峰”。

通过唐霁凰的描述,古月已经清楚了陈国人到底想干嘛,无非是通过一些流言蜚语把“陈奇峰”和唐霁凰绑在一起,而且无论成败,他们都无本万利,这就很奸诈了。

“到现在我才明白,为什么那三贤王妃一个劲闯进来,为什么她看我的眼神那么古怪!噫~想着想着都会起鸡皮疙瘩!我不要再待在这里了,我要回家!”

唐霁凰带着哭腔一脸委屈,如同小孩一般摇晃着古月的手臂,也不去在意之前他们两正在冷战了。

“好啦好啦,我也想赶紧跑路,他们这些人太过分了!不过话说回来,得罪了咱们堂堂唐二小姐就这么不了了之么?不行,我古月第一个都不答应!”

“哼!又拿我当借口!你就是个混蛋!”无数粉拳刚开始便让古月无法招架,这可是地阶高手的“粉拳”……

“咳咳……”嘴里溢出些许腥红,古月的反应让唐霁凰吓得不轻,赶忙收手,同时有些后悔自己没轻没重!

“我,我……你太没用了,真不经打!”

“是是,我是天字第一号大混蛋,我活该被打,日后得好好练习一下,不然唐二小姐突破天阶之后一个不小心可就把我捶死了,到那时肯定悔之晚矣。”

“哼!”唐霁凰的脸上刷一下绯红了,毕竟她知道失自己错手,搞不好还真就把古月打出了内伤……好吧,已经吐血了,这肯定就是内伤……

随手抹掉鲜血,掏了一颗止血丹吞下,古月也不以为意,拉过唐霁凰靠在他自己怀里。

“没事的,不用在意,我这小身板还是硬朗的。”

“你混蛋!放开我啦!”嘴里是这么喊着,可若是她真想挣脱,以古月的细胳膊细腿是拦不住的,所以这画面就很违和。

“唉……是我不好,没有料到陈国这帮人竟然如此下作!不过说到底,他们也是想回报一下之前慕容荻和我狠狠抽他们陈国的脸这一箭之仇吧,用心不可谓不险恶,但无论如何,他们敢惹到你头上,这事没完!”

知道古月不会说说而已,唐霁凰心中一暖,不过她可不是不谙世事的闺中小丫头,这次古月特地跑过来自然有他自己的事情要忙,若是为了自己一时意气而在这异国他乡节外生枝,可并不明智。

“尽说好听的!不过姐姐我饶了你这次吧,至于陈国人这次卑劣行径,咱们就给他们好好地记一笔,他日百倍奉还!”

“啧啧,这些人一定是脑袋里装了太多浆糊,竟然敢得罪堂堂唐二小姐,岂不是失心疯了么?那就这样,您大人有大量,咱们就给他们好好记上一笔,等到诸事顺利之后,好好清算清算。”

“由你说,不过刚刚三贤王没有和我一起回来,应该是去接触那个什么官员了,你觉得你这事能成么?”

“不会那么顺利的,不过鱼饵已经放出,就看谁会咬钩了,但是经过上一次的交手,我觉得这陈国里的‘黑市’那帮人比楚都那些更为狡诈,不出意外应该是那‘掌柜’是个十分有心计又十分谨慎的人,那么他一定看得出来三贤王的举动有着明确的目的,只不过这目的到底是什么,他应该一时半会拿不准,毕竟可能是真的善意也可能是给他们送行,但无论如何,他们一定会做出更大的动作,譬如加派人手好好摸排各方消息,尤其是针对三贤王府定然有更大的监视力度,而这一点,恰恰是我想看到的,因为只要是人就会有或多或少的马脚,只要留意观察经验足够,这些细节不太可能真的被完全忽略,也就能顺藤摸瓜了。”

“我知道了,你们这就像是在下棋,看上去都没落子,实际上已经在脑海中交锋无数次!就是对你而言,这棋子都有谁呢?三贤王或者陈皇么?还是我和鬼瞳?”

古月略微诧异,随即莞尔,“傻瓜,你们什么时候成了棋子?当妻子还差不多……别打别打!刚吐血了啊!……咳咳,我是说,我并不会去特地算计身边的人,更不愿把任何人当成傻瓜,这些都只会让自己盲目或者激进而已,曾经有人说过,‘尊重身边的人,他们才会尊重你,尤其是生死一线的时候那些会替你挡下致命一击的人,可并不是你养的宠物’。”

“的确有些道理……怪不得你对三教九流贩夫走卒都一视同仁,就是想着指不准谁会替你去死对吧?”

“也没那么功利,我就是随心所欲而已,对我而言其实没那么多阶级差异,谁还不是个人呢?”

“所以我应该再次谢谢你咯?”

“哦?为何?”

“明知故问,哼!”

唐霁凰白了古月一眼,不曾想这过分的可爱让后者失神了三个呼吸。

“咳咳……你是说全藏对吧?其实他这人一直是这样的,愤世嫉俗,不拘一格,但始终有着自己的道义,你就当他是侠肝义胆也行,说他肆意妄为也罢,但总归是不会坐视不理一帮大老爷们欺负你这个小姑娘的,不然这就违背他做人的原则甚至是武道的初心了,往小了说会让自己憋屈,往大了说可是会影响自己的精进,所以三贤王一定了解全藏到底是个什么人,故而他最后选择了顺势而为。”

“原来是这样……那我以后也对他更尊敬一些吧,说实话之前都不太乐意看到他,这人太轻浮太市侩,一点也不像是当世高手,更别说他那次说弃权就弃权,一点也没有担当!”

“你说的一点没错,他就是个市井之徒,而且有自己的一把尺,在他看来,与其和楚国大皇子拼命弄到体无完肤,还不如干脆投降来的舒坦,至于什么名声好坏,他从不会在意的,说到底,他并不欠陈国什么,所以他不太想为了荣誉这种虚头巴老的玩意去替陈国拼命,不过他也有自己的坚持,譬如那陈奇峰,他还是很在意的,不然也不会在大老虎面前那么大声,要知道越是达到了他们那个高度才越能看出大老虎到底是何等的存在,就如同这六国里最敬畏你老爹的一定是各国那些最顶尖的存在一样。”

“或许是吧,不过我应该是见多了老爹那不苟言笑,下意识觉得这才是大高手的标准了,也有点偏驳,或许我应该多听听多看看增加阅历,这样才能对我自己的‘武道’有所帮助?”

“或许有,或许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坚持,而这些坚持会化为冲破难关的原动力,无论武道还是炼药铭文这些都属于逆天改命,本就是破除万难奋发图强,自然不能有一丝一毫的自我怀疑,正如你老爹的睥睨天下,又如全藏的快意人生,没有高下更没有强弱,有的只不过是心中那份执着到底有多深而已,不过有一个很宽泛的说法,那就是为了守护而去获得的力量能让人更加强大。”

“守护?这个难道就是你的执着你的原动力?”

“或许是吧,谁叫我遇到了你们呢?”

相视一笑尽在不言……

眼子剑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