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系统带着毒

第305章 反噬

在古月的催促下,唐沐霖二话没说直接将他推到了唐羽星的营帐外,不过虽然火急火燎却还是记得男女有别不忘先喊一声。

只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不在么?”

“别墨迹赶紧进去!”

古月如此急躁定然有事,唐沐霖也不再迂腐,而当他们冲进唐羽星营帐的时候似乎已经晚了……

只见唐羽星身着亵衣,表情十分痛苦地坐在地上调息,似乎维持这样的动作已经让她使出全力,而那曾经的雪肌已经转为绛红,头上大汗淋漓。

若是平时,被人看到如此不堪的状况,唐羽星一定会立刻暴走,可眼下她连一声喝止都做不到了。

唐沐霖立时明白了问题的严重性,是急从权,他果断放弃了那些多于想法,只是将希望全部寄托在古月身上,“怎么办?”

“你去找铃兰和无忧过来,然后把这附近守好了。”

“是!”

没有丝毫犹疑,唐沐霖能够感觉到现在古月需要和时间赛跑。

而就在唐沐霖离开的瞬间,古月已经开始和系统沟通如何挽救了。

“女王大人,这是反噬了吧?怎么救她?”

“目前你的能力还不足以解除外来者的禁制,所以直接暴力拆解或者让这软甲认主都不太可能,但是这一件的禁止有个缺口,应该是被唐问天发现了端倪采取了某种措施,可他毕竟不懂这里的门道,只是依照自己的想法试图抹去这软甲和之前主人的联系,可惜,恰恰是这个缺口让禁制隐藏了起来,没有发动的时候我们都没发现异样,应该说这就是命么?”

古月很无语,合着还是唐问天把自己女儿给坑了?但是眼下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看唐羽星的状态她现在十分危险。

“您别感慨了,赶紧想想办法吧!”

“方法嘛,倒是有的,就看你准备怎么做了。”

“我还有的选?”

“当然了!一种是通过你的手段来直接放大那个缺口,简单暴力,迅捷效率,唐羽星不会有任何风险,但这件软甲就会彻底报废了;另一种是和她一起抵抗这次反噬,成了便可以直接让软甲认主,禁制便不会再被唐羽星触发,可若是失败了,恐怕这小丫头坚持不了太久。”

“这有什么好考虑的?一件装备而已,哪需要用命去拼?”

“若是这个过程里,你可以好好欺负一下这个小丫头呢?只要你愿意,她肯定予取予求,啧啧,听起来是不是很带感?”

“额……好吧,不得不说这个提议的确很有建设性……”

“对吧对吧?那咱们还等什么呢?”

“开玩笑!我是这么没底线的人么?!就第一个方式别墨迹了!”

“嘁~!”

古月很想问问这破系统为啥总希望自己成为禽兽,或者干脆禽兽不如!

当时此时此刻他还得靠系统的帮助才能救人,也不敢多说一句。

这个档口唐沐霖去而复返,上官铃兰和项无忧被他带来了。

“简单说明,这丫头现在正受到这软甲上的禁制反噬,一个不留神就会被抽干气血成为干尸,所以咱们不能蛮干也不能再耽搁了,我现在分配任务,唐兄你去把门,谁都别来打搅。”

“好的!一切拜托古兄了!”

“自家人不说两家话……无忧你弄冷水打湿毛巾替她降温,避免这个过程中烧坏脑子。”

“无忧明白了。”

“铃兰你等待时机听我号令,一旦我说‘动手’你就把她这软甲扒了。”

“好!”

就这样,一切准备就绪,古月开始对着软甲进行干预,这个过程类似于当时观测轮椅的铭文一般,也是让眼前的软甲被放大成了一个世界。

“找到那缺口之后我该如何?”

“直接用丹火弹轰了呗,你又不会别的。”

“好吧……”

古月还真想说他还会用“破军”砍人,可惜这宝刀可带不进眼前的微观世界。

时间在流逝,唐羽星的表情愈发痛苦,尤其是那蒸腾的热气直接将项无忧替换的冷敷给抵消殆尽,不过这位公主殿下也没丝毫犹疑,虽然的确是第一次伺候别人,却依旧稳定。

上官铃兰屏息凝神,她的额头上也渗出了汗珠,紧张溢于言表,可古月已经入定,用一只手隔空对着唐羽星的后背心,这个姿势上官铃兰不少见到,就是他为人疏导药力时常有的,可这一次,古月表情凝重一点也不轻松……

在软甲的世界里,古月一刻没有停歇,可他依然没有找到那个所谓的缺口,因为无论是从外界观察还是从内部搜索,这个被系统确认的缺口都没有丝毫迹象,若不是对系统的判断不信不行,古月还真想重新思考一番。

“知道为什么么?”

“为什么?”

“因为你本就不认识这些铭文结构,更不知道这个锻造构思,你哪知道什么地方是缺口呢?就算刚刚路过,你还是不认识啊。”

“这……该如何是好?”

这段被古月压制的思绪其实是,“你刚才干嘛去了?!早说会死啊!”

“放轻松点,你也是关心则乱,咱们得从源头想问题。”

“源头?又在哪呢?”

“当然是唐问天了!”

“这个坑女儿的家伙有什么……等等,我明白了!”

古月想到一个关键点,那就是唐问天是如何操作的呢?!

事实上这位大将军武力惊人却并不精通铭文或者锻造对吧?可他有着与自己实力相匹配的感知力,所以他能发现这软甲和那具他亲手炮制的尸体之间存在联系,于是他并没有深入研究这软甲到底如何,只是抹去了这份联系,而且一定是抹掉了,不然他不可能毫无芥蒂地送给自己女儿。

那么问题来了,他抹去的是什么呢?

一定符合他自己的认知,所以绝对不是什么铭文上的禁制,也不可能是灵魂范畴的内容,那到底是什么?只能是和他自己有关的“血脉传承”了!

作为唐家传承铭文的拥有者,唐问天清楚地知道自己能够发挥这套铭文的全部能力是因为自己的血脉,所以当年设计这样铭文的大师一定是把唐家人的血融入其中。

这种设计其实和外来者的禁制如出一辙,只不过参考秦烈的例子,没有血脉的使用者只是不能发挥全部能力而已,并不存在反噬的危险。

那么唐问天一定结合了自己的认知,他会将自己感知到的异常归结于这软甲上有类似“血脉传承”的设定,可他多半只是以为没有这份传承顶多是无法发挥全部能力而并没有害处,不然他也不可能送给自己女儿使用。

可他如何抹掉“血脉传承”这种设定呢?自然是让对手的血流过软甲的每一寸,发现哪里被激活了便直接破坏掉便好!

古月对自己这个判断十分有信心,因为这才符合唐问天做事的风格,简单粗暴。

所以他现在最需要判断的,仅仅是唐问天所破坏掉的,那种和对手的血液有反应的地方,到底是什么。

“其实就是那禁制的检索装置对吧?原本那禁制记录了它主人的血,每次使用时经过比对来判断是否反噬?”

“可以这么理解,至少一个看守营地的小人物不太可能有传承铭文,所以唐问天一定是抹掉了这个禁制的一部分,才让我们没有第一时间发现,可现在唐羽星试图触发这软甲上的铭文,而禁制没法比对便直接判定为比对失败,故而开始了反噬。”

“可是知道这个也没法确定到底怎么破坏啊……”古月有些一个头两个大。

“唉,姐姐我可不记得什么时候把小可爱你教的如此榆木脑袋了,失败啊,太失败了!”

“额……”古月又一次为了唐羽星忍住了自己暴走的冲动,“您就行行好再教教小的吧,这救人如救火啊!”

“可不是嘛,明明你刚刚一进来就可以试试的,偏偏不知道在这瞎晃什么,失败,太失败了!”

古月恍然大悟,他终于想通了系统所说的“软甲就废掉了”是什么意思,说到底,这整件软甲上的铭文就和自己曾经的轮椅一样,是一个闭环,之所以可以有反噬发生,是因为这个闭环的回路还没有断!

不再纠结,古月果断开始了狂轰乱炸,所到之处寸草不生,虽然本就没有生……

一时间外界看到软甲上噼噼啪啪不断爆裂,时而有铭文的光亮一闪而逝,时而又是某处链接直接断开,这个过程让上官铃兰和项无忧吓得不轻,她们真的不明所以,虽然对古月的信任无以加复,但这个动静太大了,会不会伤到唐羽星呢?

就在这时,古月突然大喊一声,“动手!”

毫不迟疑,上官铃兰用上了她最为极致的速度,一把将唐羽星身上的软甲剥离开来……

“额……”

这个画面突然定格,因为上官铃兰太过追求速度,太过用力,而且软甲本就被破坏殆尽,这里一个钩那里一个钩……

只听到“嘶~”的一声,唐羽星的玉背完全暴露在了古月眼前。

“我什么都没看见!快把我转过去!”

下意识遮住了自己的双眼,古月还不忘让一旁两女把自己转半圈,倒是惹得两女忍俊不禁,尤其是项无忧,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古月如此慌张,这还是那个指挥若定胸有成竹的古大人么?倒是分外可爱!

“出去~!”一声明明虚弱却声嘶力竭从古月背后传来……

眼子剑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