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系统带着毒

这个系统带着毒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9章 天差地别

已经习惯了随时随地突发状况的古月立刻如临大敌严阵以待,给系统下了解析的指令后便一脸严肃地观察着房间内,可惜肉眼没有确认到任何异常。

“你突然这是怎么了?”可古月的动作让唐羽星下意识地握住配件压低身形,或许这是来自战场的本能。

“你有没有感觉到身体不适?二小姐呢?我们很可能正在被某种不明来源的精神攻击覆盖着。”古月无法从房内找到线索,而系统的分析也看不出所以然,估摸着会不会是自己精神力太高的缘故,所以直接无视了负面效果,导致“至贱无敌”都没能生效,只能通过其他两人的状况来分析看看。

“精神攻击?你确定吗?我好像并没有什么感觉。”唐羽星一边移动到唐霁凰的身边将其护在身后,一边努力感受自己的状况,似乎除了刚刚莫名的愉悦之外没有任何异常。

“小月月你是不是多心了?姐姐我可什么感觉都没喔!”唐霁凰一丝紧张感都没有,蛋蛋觉得轻松自如,心情大好,尤其是看到另外两人紧张兮兮的状态,似乎莫名又被戳中了笑点。

“你们没感觉吗?好吧,这也是好事,可能只是有什么高手的精神波动扫过这里吧,我涉猎不深,很难判断准。”古月思考着到底问题在哪,系统说有,这应该不会是误报,但可能未必就是真的攻击,所以想到了这种可能性,“欸~?!你刚才叫我什么?!”

“小月月啊!公子长小姐短的多生分,以后就这么叫你了,听着多可爱,哈哈!”唐霁凰看到古月的表情之后,似乎觉得自己的整蛊成功了,笑得愈发花枝招展。

“额……算了,名字嘛,倒无所谓,你高兴就好,嗯?等等,不对啊,不对啊,哪里不对呢?”古月一闪念有种哪里不对劲的感觉,却又一时半会说不上来。

“你又怎么了?紧张兮兮的是不是压力太大了?弄得我还以为真的有人想闯进来!”唐羽星虽然觉得戒备一点并无坏处,但自己莫名配合了古月,却又什么都没发生,这事让她自己有点很不爽。

“那个……二小姐,额,霁凰,你这会似乎特别开心的样子?遇到什么好事了么?”古月有了一个奇怪的想法,准备验证一番。

“好事么?立了个契约算不算?”

可惜回答古月的是唐霁凰那一脸的挑逗。

“对我而言当然算了,”古月虽然脸上发烫,但还是厚着脸皮这么说了,“可除了这件,还有其他的么?”

“好久没有兄妹四人一起吃饭了,感觉真不坏,然后就是看到你们两冰释前嫌在那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这些宝物,觉得很安心很惬意,这也是好事吧?”

“那我问得直白点,你以前遇到这些事会突然想笑么?开心的时候放肆地笑?”

“你到底想说什么?”古月莫名的问题让唐羽星觉得烦躁,难道自己姐姐开心的笑也是问题?!

“没事的三妹,小月月这不是关心我嘛,是呢,以前应该没有这样才对,难道此时此刻更加放松?少了很多压抑?”唐霁凰顺着古月的问题开始了思考,不禁觉得自己刚刚确实很难得地笑得如此开怀,放在一起多半会更矜持点吧。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感觉很可能是这件衣服起到了某种作用,不仅让你更安心,而且轻易便带动了我两得情绪,就是刚刚,明明我们还在诧异为什么你笑得那么开心,忽然就不自觉地跟着笑了起来,羽星你不是这个感觉么?”

“谁允许你这么叫我了!”唐羽星的眼神十分锐利,似乎在谴责古月的蹬鼻子上脸。

“额……三小姐,是在下唐突了。”古月无奈地苦笑着,这两姐妹性格差异太大了,真难伺候……

“不过照你这么一说,似乎刚刚确实有这个感觉,不知不觉便被姐姐带动了的样子。”唐羽星有些担心地看向唐霁凰,“要不这件衣服就先别穿了吧?这家伙一点也不靠谱,他手里的所谓宝物他自己都不清楚底细,保不齐好处没发现先遇到坏事就得不偿失了。”

“这个嘛……不用操心了,姐姐我自己其实蛮想搞清楚这件特别的衣服到底还能带来什么惊喜的!不过可以答应你,一旦觉得有任何不舒服或者做了奇怪的事,我立刻将这衣服脱下,可以么?”唐霁凰看似在央求,居然还摇晃着唐羽星的手臂,可字里行间丝毫没有让步的意思。

“行吧,总之多注意一点,这家伙搞不好没安好心也有可能,不过我会帮姐姐盯着他的!”

古月很无奈,此时此刻他如果还没弄明白这又是系统为他挖下的大坑,那这几天便是白混的了。

这个插曲之后,古月终于迎来了独处的安逸时间,因为唐羽星感觉让自己姐姐继续跟古月呆在一起会很不妙,便直接拉走了。

于是,古月乐得躺在床上闭目养神,可内心很难平静。

“如果把这一次的生命比作一场游戏,我这开局的风云差不多算是结束了,且不论后续到底如何,至少这家人目前并没有真的做出太离谱的事来,呆在这应该算是个很不错的选择了。

至于什么契约嘛,自然不能太当真,条件或许很苛刻,关键是只签了一份,还没在我手上,真的会有效力么?淡定,纠结不来,走一步算一步吧……

这几天还是蛮累的,一直在打仗的感觉,可气的是好不容易达成的那些任务,奖励却没一个靠谱!尤其是这什么‘非本职随机装备宝箱’,不能存放都忍了,开出来的居然是女装!摆明了只能送人,但是那个品级看着都虎,叫什么仙品,怎么看都比极品更高级点吧?单纯从卖相上说就很不错了,而轮到我自己的,最好的是个打火机……至于那什么极品狗骨头,我连拿出来的欲望都没!

对了,还有两个箱子没开,干脆趁现在一起开了,也避免在人前不得已暴露,而且,可以预料到对比和伤害肯定直观了!

系统,将‘职业随机装备宝箱’和‘非本职随机装备宝箱’都打开。”

想干就干,古月坐起身来等待着系统的嘲讽。

又是一串机械音,这次或许是因为两个一起开的,所以还有重音的效果,虽然即使做的如此逼真,古月也完全不信系统真的是在开箱子而不是在思考下一个坑爹的计划。

“提示:‘职业随机装备宝箱’开启成功,获得极品琉璃瓶一个。”

看着手中的玻璃瓶,古月立刻就明白这个是用来装药的了,至于失望什么的当然不会有。

“提示:‘非本职随机装备宝箱’开启成功,获得仙品箭袋绯月一个。”

“这个就直观多了,箭袋自然是装弓箭弩箭啥的了,所以这系统肯定是根据唐羽星量身定做,啧啧,现在已经开始明目张胆干涉我以外的人了么?如果我屯在手里不送出去会如何?其实吧,感觉送出去很可能会如同唐霁凰一样,产生一些无法解释的微妙,但不送出去,这破系统肯定有一百种方法让我想要把这玩意起个早床赶紧扔了!

话说,又是个仙品,而且和昨天一样不仅有类型还带着名字,估计这便是高级货的标配?很可能是那种什么唯一存在的玩意,啧啧,这一点倒是没什么,打火机和玻璃瓶,这世界上会有么?”

在自我吐槽和自我安慰中不断循环着,古月已经渐渐习惯了矛盾的生活和矛盾的自己。

一番思虑之后,疲惫感愈发严重,古月正准备真的眯会。

就在这时,不知来自何处的琴声传了进来。

似悠扬似绵长,但古月这个没音乐细胞的人除了知道“宫商角徵羽”可以在游戏里解密以外,一概不知。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觉得这曲子好听,沁人心脾。

“警报:宿主被不明精神波动侵袭,防御手段‘无’,反制手段‘无’,未检测到负面效果,‘至贱无敌’未生效,解析进度50%,55%,60%……”

这次的提示,验证了古月之前的想法,果然精神波动是来自唐霁凰的,准确来说,便是那件羽衣的某种功能。

或许是这一次是和琴声挂钩,故而持续时间会长,系统的解析总算是得以完成。

“提示:解析完成,不明精神波动来源于技能‘优势增幅’,该技能会对发动者最高数值的那项属性加以百分比增幅,效果随发动者最高属性多少而变,增幅百分比有技能自我判断的区间,一段数值区间对应一段百分比,是否学习?”

“这个也可以学?!看着都有点虎啊,是那件衣服自带的错不了,可它为何是精神波动呢?即便唐霁凰最高的数值是精神力,单纯的增幅也不至于随意地放射出去影响他人吧?尤其是这种明明没带着负面效果的精神波动却偏偏会影响他人的情绪,譬如眼下这琴声,或许原本就是天籁,可这个波动让琴声成了天上都听不到的?

难道弹琴技巧也能被增幅?不对,说是‘属性’那就应该不会错,而且之前她只是在笑而已,难不成笑也是个技巧?

所以,答案就在笑和弹琴之间,这两者能有什么联系呢?笑……弹琴……弹琴的时候好像都不会笑吧?硬要说便是都深入人心,沁人心脾?这算是一种亲和力吧?难道是这个?

哦,哦哦!

魅力!”

眼子剑

作家的话
求推荐求收藏,继续分享《来自地界的委托》,谢谢关注。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