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系统带着毒

这个系统带着毒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39章 晓焱

时间缓缓推移,古月耐心地当着门卫而唐霁凰似乎进展不错,至少几个时辰过去也没任发出任何一声异样的呼喊。

远远察觉到唐羽星和唐晓焱正走来,古月稍微移到门外算是迎接了。

“月哥哥!二姐她来找你了对吧?”

“没错,她正在里面练功呢,你们最好别去打扰。”

“哦?月哥哥这是在为二姐护法啊?有你在晓焱就放心了。”

还没等古月回应唐晓焱的乖巧,唐羽星便二话没说径直往帐内走。

“欸~!等等等等!”

“看看都不行吗?难道你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你这什么思维!我明明在门口好吧……”古月很无语,虽然他知道唐羽星这是关心唐霁凰的举动,但此时此刻对唐霁凰而言十分关键,尤其是她特地要求要用屏风遮挡,虽然不理解到底为何,但至少有心不见人就最好别去见她,否者一个心绪不宁都很可能走火入魔,当然,这都是古月搜罗自己武侠小说的内容得出的经验,具体是否真会如此还有待验证……

“你让二姐一个人在里面,不怕出什么危险么?”

“这你大可放心,你看她特地让我把屏风挪到了她面前,可见是必须有所遮掩的,具体为何我就不清楚了,只是照办而已,至于她此时此刻的状态嘛,相信我的感知,进展应该很顺利才是。”

其实古月一直让系统帮忙盯着,毕竟这是唐霁凰的第一次练功,如果没有系统的帮忙,古月自己这个从未有过经验的人而言还真不好办,更可能关心则乱,就像唐羽星这样一般无二。

“好吧,你考虑得也是……”确认了屏风的存在,唐羽星自己也感知了一番唐霁凰的状况,虽然她没有什么特殊的眼力技能,但作为一个强悍的弓手,其实在来的路上她便确认了唐霁凰那熟悉的呼吸和心跳,确实很平稳,应该无碍。

不过唐羽星更关心的是把自己二姐和古月扔在一起,尤其是已经独处了好几个时辰!

所以她虽然不再打算进入,但也不愿意立刻离开,可似乎不仅仅是进退两难,因为好久没有正儿八经地和古月说话了,莫名有些尴尬……

而古月很意外唐羽星如此听话,不过转念一想毕竟是关乎到她姐姐的安危,因而难得的克制也是正常。

于是古月不再担心唐羽星的举动,很随意地和唐晓焱聊起来。

可是这两人的聊天让唐羽星越发尴尬,因为她虽然并不想插话,但事实却是她根本插不进去……

“月哥哥你好厉害啊!这些日子里神医之名传遍各国了!”

“淡定淡定,随手为之而已。”

……

“月哥哥你好厉害啊!那些神探名捕都该来跟你好好学学!”

“低调低调,个人兴趣而已。”

……

“月哥哥你好厉害啊!……”

唐羽星听在耳里十分不悦,自己这妹妹到底是咋了?为何对这个坏家伙崇拜到如此地步?难道她不记得这人嘴里说着和二姐山盟海誓,一转身又勾搭了另外三个美女么?!

越想越生气,可唐羽星知道此时此刻不易动怒,因为动静大了会影响到唐霁凰,可这就让她憋着更难受了!

“月哥哥……那会听二姐弹琴的时候,晓焱好难过好难过,你知道吗?晓焱想妈妈了……可是晓焱对妈妈没有任何印象……可是不知怎么的,听着二姐的琴声,晓焱就是觉得自己有些回到了那个时候,或许就是二姐的情绪影响吧,但晓焱依旧想不起和妈妈有关的一切……呜呜……”

说着说着,唐晓焱又开始了抽泣,其实她最先找人说的,就是这番话,可惜不能和哥哥姐姐说,因为他们势必更难过。

摸着唐晓焱的头,古月安慰道,“知道吗?晓焱的妈妈直到最后一刻也将你保护得好好的,所以你要坚强,要好好活着,要努力将她的那一份一起活出精彩!”

“嗯?月哥哥你怎么知道的?是二姐跟你提到的么?”

古月的说法不仅让唐晓焱有了疑惑,也勾起了唐羽星的思绪。

“其实吧,今日听霁凰弹琴的时候,当年那个画面直接展现在了我眼前,真的可歌可泣无比悲壮,作为旁观者,我明知道结果如何却还是冷汗直冒,可惜手中有力却无法用出来,只有无尽的恨……不过不得不说,如果什么时候有机会了,一定得去坟上谢谢那些女眷,是她们用生命救下了你两个姐姐,不然还真不敢想到底会如何……”

“你真的看到了?!”

古月说的如此具体,让唐羽星都不能不信,可这事实在有些玄乎,但毕竟牵扯眼前的男人,似乎凡事和他沾边都不会正常了。

“不仅看到了,我还有了一些想法,不妨听听?”

没等唐羽星点头,唐晓焱便急不可耐地摇着古月的手臂让他赶紧说说当年到底如何,因为哥哥姐姐和老爹都不曾对她完整讲述过。

于是古月从头到尾将自己看到的那些画面完整复述出来。

听到当年居然是这样的时候,唐晓焱惊呆了,半晌说不出一句话。

而唐羽星不禁摸了摸自己的面具,似乎那道伤痕又开始冰冷刺骨了。

“从我看到的角度而言,如果是真的,那么当年的事恐怕就是针对唐将军的一次毒计,首先安排人趁着唐夫人刚刚分娩之际,将她暗杀了,并且带走了尸体和襁褓中的晓焱,目的自然是引诱唐将军去独自追寻,毕竟只身一人他是最快的。

紧接着便是大军压境突袭了唐家军的营寨,既然霁凰和三小姐你都在那,还有妇孺和小孩,想必是放在后方准备迁移的军属了,所以那些人的目的就是跑去杀掉你们两,实在歹毒非常!”

听到古月的分析,唐羽星忽然很用力地将古月的肩膀抓住,让他吃痛不已。

“你能看清当年那些人是谁么?”

“抱歉,这个真没有,画面里他们是没有旗号的,而且最后唐将军率军绞杀一个不留,不过那个逃走的天阶高手应该是知道具体是谁派他来的,听说唐将军找了那人很多年,最后终于追杀到了隐姓埋名的那人,按理说那个怕死到逃跑甚至躲起来的人应该会为了活命而将幕后全盘交代,所以唐将军应该是知道了幕后黑手才对。”

“是这样么……可是,可是父亲多年来都不曾提起,我们也怕他伤心所以没有问过……”

“或许唐将军有自己的打算吧,不过你们放心,以他的性子,凶手可以跑更可以躲但最终还是一个死字……”

“是啊……如果父亲知道真相,一定会如此吧……”

“对了,我还有一个疑惑,就是那晚我在学院里遇袭,来刺杀我的天阶刺客被唐将军一击必杀,据说当晚唐将军难得有些喜出望外?”

“是的,虽然父亲没说,但我们几个都看出他和平时的状态不同,似乎是真的开心但却很复杂,也很怅然……”

唐羽星的确认让古月的推断基本坐实,看来鬼瞳的想法并非无中生有。

“如果是这样的情绪,可能就是真的了,那天阶刺客应该就是当年杀害唐夫人的凶手,但他却是一个谨小慎微到极致的杀手之王,所以即使是唐将军,多年来应该也没有查到他的任何蛛丝马迹,可就在那晚,机会出现了……”

“真的?!”唐羽星不敢相信,难道真的是天道好轮回?!

“原来老爹已经为妈妈报仇了?!太好了,那个混蛋该死,死的好!这次回去后晓焱一定要将他的尸首找出来挫骨扬灰!”

唐晓焱的情绪越发激动,而这番话很显然刺痛了营帐顶上的鬼瞳。

“咳咳,晓焱啊,你知道什么是杀手么?”

“杀手?一群冷血无情的卑鄙小人?”

“其实吧,那人如果真的是杀害唐夫人的凶手,你恨他入骨也是应当,但对于杀手这个职业而言,其实也和军人一样,只是完成了自己的使命……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晓焱你应该明白才是,那就是你还好好活着……”

“月哥哥你是说……”唐晓焱很不理解为何古月会为一个杀手说话,可挺到最后一句时,自己也有些理解了。

“如果那人真的冷血无情又或者卑鄙无耻,那我们的晓焱现在还能健康成长么?我并不是让你不要去恨他,这个是你的权力,只不过很多事情咱们得有自己的思考,不能因愤怒和仇恨而蒙蔽了自己得双眼,你能明白我的意思么?”

“晓焱……晓焱明白了……呜呜呜……”

唐晓焱是真的听懂了,明白古月话里的意思,如果那名刺客当年真的足够卑鄙无耻,那他完全可以用唐晓焱逼唐问天就范,又或者对唐晓焱进行一番折磨,可事实并非如此,唐问天拿到了唐夫人的尸首也找回了健康的唐晓焱。

这就让唐晓焱很矛盾,因为那人是杀害他母亲的凶手,却放过了毫无抵抗力的她自己……

于是越想越伤心,直接趴在古月怀里哭得惊天动地。

“晓焱啊,你已经是大姑娘了喔,以后得有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而且遇事不能冲动,一定要冷静,这样才不会让哥哥姐姐们担心,能答应月哥哥吗?”

“嗯,晓焱听月哥哥的!”

看着抹干了眼泪的唐晓焱和古月一起伸出小指拉钩,唐羽星十分无语,可面具下她的嘴角却有着一个向上的弧度。

眼子剑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