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主大人何故谋反

第34章 血本无归

夏侯炎当然不可能知道,自己的召唤法阵在遥远的魔域产生了怎样的连锁反应;

现在,领主大人的心情是既庆幸又心痛。

庆幸在于,这次能够用召唤法阵搞出个大触手解决问题,实在是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古仪式图鉴》记载的召唤法阵,本来就以魔法原料耗费巨大著称。

若非身在阿德里安的实验室里,若非这位死灵法师前辈又留下了整整一柜子琳琅满目的魔法原料,若非手边恰好就有用来绘制法阵的白垩石粉笔,只是粗通召唤仪式的领主大人,又怎么可能从虚空中摇来如此强大的存在!

也正因为这种机会实在难得,领主大人也根本就懒得去想,从虚空传送门里伸出来的那根触手,到底是本位面的某种混沌存在,或者根本就是来自地球的旧日支配者;

从它将阿德里安的青铜雕像玩弄于股掌之间的表现看来,这条触手怪的强大显然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而没有了阿德里安留下的毕生积蓄,某穷光蛋领主大人保守估计,自己这辈子再次召唤出这种异界大BOSS的几率约等于零。

所以,不管这条触手到底是什么玩意儿,终究不过是他夏侯大官人的魔法生涯里,再难相见的匆匆过客罢了!

领主大人现在更多感到的,还是心痛!

连带着五脏六腑都一起抽搐的那种心绞痛!

这次来探索阿德里安的魔法实验室,除了寻找死灵法师的魔法韵律这个主线任务之外,伊戈尔家族一行人本来就是抱着进大观园打秋风的心态,指望着从这里搞点值钱东西、弥补在尸潮中遭受亏空的车队物资的;

结果没成想,居然被一只突然复苏的青铜魔偶,打乱了夏侯炎的小算盘!

原先实验室里可能最值钱的、满满一柜子的远古魔法原料,此刻已经因为领主大人的千金一掷,统统被当做召唤祭品喂给了虚空触手怪;

此刻的魔法原料柜,完全是好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就算是饿了三年的耗子进去,也要含着一包眼泪出来!

如果说魔法原料的损失,还算是领主大人为了确保召唤物足够强大、不得已而为之的保险开销,那么一口袋魔法卷轴的消耗,则让领主大人只想跳着脚骂娘。

原本被夏侯炎尽收囊中的一大口袋魔法卷轴,现在只剩下了孤零零的几根——

为了阻挡住青铜魔偶的进攻,刚才劳瑞大师和爱丽丝可是片刻不停地甩了上百根卷轴出去!

直到现在,实验室的空气里还弥漫着大量卷轴爆发出的浓郁魔能。

让夏侯炎感到恼火的,正是劳瑞大师这种铺张浪费的奢侈风气——他们在投掷卷轴时,情急之下看都不看卷轴效果,结果导致了大量不必要的开支:

比如“蜂群术”,召唤出的那些魔法黄蜂的毒针,根本就扎不透青铜雕像的体表,完全白给;

比如“烟雾术”,腾起的灰白烟幕,对于利用魔力而非视力感应环境的魔偶没有半点作用;

再比如“流血术”……你对着一根青铜柱子放哪门子的血?!

最终起到作用的,还是诸如“火球术”“震荡术”这样带有物理效果的魔法卷轴。

可即便是这些卷轴,劳瑞大师和爱丽丝在施放时也由于配合不当,造成了大量的效果重复和浪费。

最憋屈的是,劳瑞大师和爱丽丝完全是一片好意,卷轴的浪费,同样也是情急之下难免出现的受迫性失误。

领主大人就算再心疼,也没有理由去指责任何人。

这一切都让夏侯炎悲哀地意识到,自己这一行人,恐怕只能拎着寥寥几根可怜的卷轴打道回府了……

大概是察觉出了领主大人心情不佳,劳瑞大师和爱丽丝的表情都有些讪讪。

在夏侯炎内心滴血地计算此战损失的同时,弓箭手克里斯·曼恩则完成了一件最为劳心费力的工作:

他捏着鼻子,把汤姆·劳伦斯的两截身体拼到了一起。

由于阿德里安雕像的刀实在太快,劳伦斯被截断的切口处无比光滑平整,连内脏都没有洒出来,这给克里斯的工作带来了极大便利——两截劳伦斯被拼到一起后,除了腰部一条细微的血红色缝隙,这具中年侍卫的尸体,就像是没受到过任何伤害一般。

领主大人表情阴郁地站到尸体面前,轻车熟路地念完了复活术咒语,见怪不怪地看着阎王爷虚影出现又消失。

在复活术光芒的照耀下,劳伦斯腰部的接缝迅速愈合如初;

紧接着,侍卫浑身一颤,在众人无语目光的注视下,一个激灵从地上坐了起来,茫然四顾。

伊戈尔家族侍卫汤姆·劳伦斯,第二次宣告复活。

当然,依旧还是没有心跳和体温的活死人状态。

不过,没等劳伦斯从复活的喜悦中平复下心情,他就听到领主大人在一边冷冰冰地问道:

“你们谁能告诉我,阿德里安前辈的魔偶为什么会被突然激活?”

汤姆·劳伦斯无声地张了张嘴,突然觉得,自己好像还是继续装死好一点……

……

劳伦斯和克里斯,一老一小两个瘪三侍卫,诚惶诚恐地跪在夏侯炎面前,把两人之前的对话内容一字不落、原原本本地汇报给了领主大人。

当听到“被领主大人拉去暖床”的片段,爱丽丝·康姆斯托克的俏脸顿时变成了可爱的红苹果,女剑士紧紧握着断剑的剑柄,显然是在压抑一剑攮死这两只王八蛋的强烈欲望。

当听到阿德里安的雕像是被“处男”两个字激活,劳瑞大师的表情无比复杂。

至于在一旁抱着手臂的领主大人……

他脸上的表情已经从一开始的暴怒,先是转化成冷笑,然后彻底面无表情,冷酷得好似寒骨山脉的千年玄冰。

“你们啊你们!”劳瑞大师抢在领主大人发作之前跺脚骂道,“你瞧瞧你们说的这都是什么话、惹出了多大麻烦!还瞧不起阿德里安前辈、瞧不起处男?我们魔法师一辈子钻研魔法奥秘,有个屁的时间谈恋爱!瞧不起处男?我呸!大陆上女孩子总共就那么多,不是我们处男谦让,轮得到你们泡妞结婚?!”

劳伦斯和克里斯垂着头默默挨骂,但心里总觉得……

劳瑞大师的重点是不是有点搞错了?

“就冲你们俩这种素质,阿德里安前辈的雕像就算把你们一刀砍了,那也是天经地义、合情合理!”劳瑞大师气势汹汹地结束了自己的批斗,转头向领主大人赔笑道,“艾略特大人,我们这次能逃过一劫,起码结果是好的……”

“结果是好的?”夏侯炎冷笑道,“我们辛辛苦苦跑了这一趟,地狱门前走几个来回,不仅魔法韵律没找到,还损失了一大批到手的魔法卷轴、魔法原料,这笔烂账谁来赔?”

劳伦斯和克里斯的头垂得更低了。

自知闯下大祸的两人,屁都不敢放一个。

夏侯炎深吸一口气,终于准备叉着腰破口开骂,身边的爱丽丝却扯着他的袖子道:

“艾略特大人,您看!”

爱丽丝脸上红晕未散,但已经伸出手指,点向青铜雕像原先所在的位置:

雕像被触手整根拔走后,它之前所站的底座也已经歪到一旁,赫然露出了地面上一口黑黝黝的大洞!

大洞的内壁上,嵌着一根根用来攀爬的横梯扶手,表明沿着这口洞窟一路下行之后,显然还别有洞天。

——想不到这座青铜雕像的下面,居然还藏着一个秘密通道!

夏侯炎和劳瑞大师对视了一眼,在对方的眼神中都捕捉到了一丝希望。

“将功赎罪的时候到了。”夏侯炎转回头,冷笑着看向两个倒霉侍卫,“你们两个,谁打头阵爬下去探路?”

海令君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