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的后宫不可能这么乱

第655章 敲打(中)

此时楼兰国也铸了一口鼎,这就其心可诛了。

李治的眼角,此时已经露出了些许的寒芒,而那里,原本没心没肺喝酒吃肉的慕容血樱此时也停了动作,静静看着陛下。看来她也并非真的没心没肺,只知道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啊!

李婉此时也望了一眼李治,恰好看到李治眼角那转瞬即逝的冷芒。

今天估计这楼兰王要倒霉了,李婉丝毫不为李治担心,如果这楼兰国都有人能够对陛下不利,那真的是有些太看的起他们了。

李治倒是没留意到,自己眼角冷芒出现的一瞬,楼兰王宫上方的风云都忽然变幻不定,似乎有一股凌乱的风从这里卷过一般。卷的这里的风云都乱了轨迹。

一念而风云动,这是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的事情,连李治自己都没注意到。

而那里,楼兰勇士古力此时已经大喝一声,双手握住这大鼎的边缘,腰身下沉,双臂陡然用力,手臂上的筋肉鼓囔,仿若楼兰城外的沙丘一般瞬间坟起。

随着古力气势沉浑的第二喝,那大鼎已经离开地面,第三喝,那大鼎竟然被古力举过头顶。

他的身体在这股举鼎下压的巨力下已经颤抖起来,举鼎过头三瞬,古力已经再也承受不住,将大鼎放了下来,这举鼎的力气已经消耗了古力大半力气,这放鼎之时,自然力气控制不是太好,地上一块石砖已经在一声响动中裂了一道口子,显得不是那么完美。

巨鼎落下,楼兰王宫里一片喝彩声,当然,都是来自楼兰王和他的臣子,李治则象征的鼓了几下掌,算是对这个楼兰勇士的认可。

他倒是要看看,这些人还想继续做什么,既来之则安之,李治艺高人胆大,还真不怕他们做任何事。比力气,信不信团团都能拆了这楼兰王宫。

“举鼎之力,古力听说中原人也没几个能够做到,现在的大唐还有这样的人么?”

古力说着,扬着自己手臂,那仿若钢铁铸就的铁臂狠狠紧了一下,那上面的肌肉明显的颤抖,配着那古铜色的皮肤,显示着他的强健和力量。

这要是放后世,富婆们得多喜欢。

“古力,大胆,你怎么和陛下说话的。”

那里楼兰王已经怒斥了古力一句,不过李治自然听的出,楼兰王此时心中可没一点责怪自己这位力士的想法。

今天这一出,本来就是他安排的。

那里古力听了楼兰王的怒斥,此时却不屑的哼了一声。

“陛下,大唐现在有这样的力士么?”

古力又说了一句,那里楼兰王怒目圆睁,怒视着古力。

“古力,还不给陛下跪下,你今天的无理已经惹怒了本王。”

那里古力不情不愿的半跪下来,不过那目光还是倔强的望着李治。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李治此时总算明白一些为何唐人的诗篇中,怎么那么多要对楼兰打打杀杀的句子了。

彰显武力么,朕就让你们看看什么是武力。

“陛下,这武夫粗鲁,还望陛下不要和他一般计较,本王在这里为他向陛下赔罪了。”

李治不理这楼兰王的虚情假意,只是缓缓走出自己的座位,一直向着那口大鼎走去,半跪在大鼎那里的古力此时已经起身,看着李治走来。

李治走到大鼎旁边,看了看这楼兰国的勇士。

“朕让你起来了么?”

“还不跪下!”

那里楼兰王喝了一声,那里古力,却倔强的站着。

“古力只信奉武力!”

李治笑了笑,看着这个仿若铁塔一般的楼兰汉子。

“朕让你跪着你就得跪着!”

李治的手很随意的落在古力肩膀,一瞬间,这铁打一般的汉子却神色巨变。那仿若钢铁铸就的身躯一瞬间就矮了下来,楼兰王宫中的众人只听到一声沉闷的撞击,接着就是清脆的石板破裂声。

古力此时双腿跪在地上,地上的石板随着他的一跪,已经彻底碎裂。

王宫中的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一幕。

而被李治看似随意压着肩膀的古力更是心中惊涛骇浪一般厉害。

他真的不想跪,可是此时却不得不跪。

因为陛下的手轻轻放在他的肩膀,那只手很随意的力量,让他都根本无法承受。

楼兰王此时更是神色变幻的厉害,古力怎么跪了?而且是双膝,他以前见自己,也最多单膝而已。

楼兰王不是傻子,他看的出来古力不想跪,却是不得不跪,不能不跪。

而那里,跟随李治来到这里的几个女子,除了迪丽古娜,其余几个人看着跪地的古力,一副理应如此的样子。

迪丽古娜此时啃着鸡腿的嘴巴停了,一根鸡骨头随着她停止嚼动的动作,从嘴里掉落下来。

现场的寂静被打破,李治看了看古力。

“好好跪着,朕没让起来,就不要起来。”

李治的手离开了古力肩膀,这九尺昂扬的汉子此时却不敢丝毫乱动一下,额头满是汗水,地上的膝盖已经破了,血水从破损的膝盖流出,流进石砖破裂的缝隙,即使如此,古力都不敢乱动一下。

李治这轻轻的一巴掌,将他拍的心服口服,此时内心只剩下深深地敬畏和恐惧。

“古力,你问朕大唐现在有么没有能够举鼎的男儿,这个自然是有的,一个鼎而已。”

李治说着,一只手很随意的握在这巨鼎的开口处。

李治漫不经心的用手提了一下,这四足巨鼎竟然四条鼎足全部离开了地面,那明显比李治还大许多的巨鼎,此时就这般被李治随意举了起来,仿佛那不是一口青铜巨鼎,只是一个泡沫雕塑罢了。

楼兰王此时看着这,双腿都有些软了,而那里的楼兰臣子,许多已经双腿发软的站不住了。

李治随意一个动作,许多楼兰臣子都跪了地上,如此神迹,此时对于他们,只能跪着看了。

李治一松手,那巨鼎掉落地上,鼎足与地面碰撞,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瞬间地上的石砖裂开了好几块,裂缝还在向周围延伸。

染血的剑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