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的后宫不可能这么乱

第625章 李婉

那白猫刚才的眼神,和看向李治时从容的样子,让李治此时心中一股无名火起,此时也不知道什么是害怕了。

看着那只白猫的屁股,李治就想扑过去,狠狠将这只猫逮住,给打死了。

来大唐一年多,这还是李治少有几次被气的失去理智。

李治追着那只白猫,白猫到了院中,就沿着庭院的花圃,一直走到了那株梨树,然后当着李治的面跳到树上,几个纵跃,一直跳到一个细弱的树桠上。

此时这里是一个普通人如何也到不了的位置,李治也是看的清楚,龇牙咧嘴的看着那只白猫。而白猫则耀武扬威一般瞅着李治,又喵了一声,然后在那处枝丫,渐渐身型暗淡。

“特么的被一只猫欺负了。”

李治心里狠狠说了一句,却对这只猫无可奈何,这已经是白猫第二次出现,比起第一次,这一次它逗留的时间更长,也更加肆无忌惮。

李治在这里牙痒痒,那几个宫女却在屋子里抱紧,抱做一团,彼此感受着对方身体的颤抖。

等李治推了门走进来,这几个宫女才彼此松了对方。

“求求陛下,就让我们离开万春殿吧!”

有一个宫女带头,这几个宫女此时全部跪在地上,恳求着李治,李治看了看她们,点了点头。

第二日,不仅仅几个宫女,连团团也离家了万春殿,沉重的殿门关上,封条在李治眼中异常刺目。

此时自己竟然向一只出现在万春殿的猫屈服了。

不过宫女的命也是命,李治不会让几个宫女犯险,尤其这个险犯的很是无谓。

林婉约看着李治,用手轻轻拉着他的手。

“怎么了,遇到一点挫折,就有些不高兴了。”

“母后,不是一点挫折,今天早朝朕提了重修大明宫的事情,不过朝臣都极力反对。”

“他们不反对才是奇怪,大明宫重新修缮,这可不是小工程,大唐已经多少年没有大兴土木了。”

“母后,朕想安静一下。”

“嗯,你在这里一个人待着,不过时间不要太久。”

李治确实一个人待的时间不久,就让人备了马车,离开了宫里。

竹园,这里依旧如平时一样,李治蒙混过去,没让那些有心人看到他进了这里。

到了竹园,李治让竹园一个侍女去送了一封私信,然后他一个人坐在观鱼亭那里,有些百无聊赖看着观鱼亭外偶尔跃出水面的游鱼。

一阵李治听到身后传来声音,不过回头去看时,却不是自己要等的人。

不过在见到身后那个人时,李治的目光就留在了对方身上,不知道为何,在看到对方的第一眼,李治就仿佛中了邪术一般,被对方深深吸引,仿若小铁屑被磁铁吸引一般。

“见过陛下!”

那个女子微微躬身,然后就走了李治身旁,在李治身边极为从容的坐了下来。

“陛下似乎有心事?”

“你是谁?”

“我和陛下倒也一个姓氏,我来自赵郡李氏,单名一个婉字。”

“赵郡李氏,你叫李婉。”

“婉儿从很远就看到陛下一个人在这里坐着,看着像是陛下,走近了,果真就是。”

李婉说着,却没听到李治说什么,只见到他转头继续看着湖面。

“朕和姑娘之前应该没有见过才对,姑娘怎么知道朕的身份?”

“李治看了一阵湖面,淡淡开口。”

“陛下没有见过小女,我却见过陛下,就在竹园这里。”

“哦,朕还奇怪,你这样出色的女子,朕若是见过,应该过目不忘才对。”

“那应该是当时陛下身边花花草草太多,陛下没留意到婉儿,恰恰婉儿的性子,又极不喜欢热闹。”

就在此时,一位贵妇人从远处走向这里,李婉看了一眼,已经起身,看了看李治,又看了看那位贵妇。

“陛下,您等的人已经来了,婉儿就先告退了。”

“等一下,朕还能见到你么?”

“应该还能,婉儿这次是来选秀的,若是能选上,就能再见到陛下。”

选秀,这个李治倒也不陌生,每年宫中都会添置一些宫女,当然,这不是选秀,而每隔几年,宫中会添一些嫔妃,这才是选秀。

距离自己坐上皇位时间也不短了,父皇原本的妃子绝大多数去了感业寺,到了此时,李治的后宫可以说极为空虚,选秀也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这事情一直是母后张罗,李治也不怎么去管,不过今日见了李婉,李治决定让母后开个后门,让这位李婉小姐如何也要进宫。

如此女子,不揽入后宫,如何能行,而且对方的出身,也是不简单。

李婉躬身而退,那位贵妇早已投怀送抱,进了李治怀中。

李治也不去找屋舍,就在观鱼亭这里乱来。

而长安的李家府邸,此时几个白狐都乖乖趴在桌上,吃着桌上新端来的几盘鲜肉。

“绿萝,你这个容貌,需要变一变了。”

“啊,姐姐,怎么回事,这个容貌绿萝可是很满意的,变什么?”

“你这样子,可是进不得宫。”

“啊,姐姐,雪珂它们不是带出来了,我们怎么还进宫,而且听姐姐意思,你也要去。”

“对,姐姐这次也要进宫,赶紧换个样子,身材不换就不换了,模样必需变变。”

李婉话音刚落,那只最大的雪狐就跑了李婉脚边,趴着李婉的裙子,看着李婉。

“雪珂,怎么了,你也想进去,行,你要去就去,不过不能被姑姑带进去。”

雪珂一下子绕着李婉,在她身边转了好几个圈。

“姐姐不会是为了它才要进宫的吧!”

“我这侄女,再不修炼有成,就错过了我们一族最好的修炼时机了。”

雪珂听了,趴在地上,用尾巴卷住脑袋,一副不想听姑姑这话的意思。

“还不愿意听,你若是一直听姑姑的话,至于如此,到现在还不能口吐人言。”

那雪珂跳起来,吱吱几声,不过还真是不能口吐人言。

此时啪叽,又卧了地上,装死一般尾巴继续卷着脑袋。

染血的剑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