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的后宫不可能这么乱

第409章 诗会(中)

这还真是有相亲的意味了,这不就是另一种形式的相亲么。

不过此时是初唐,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时代,也不兴自由恋爱啊!

自己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父皇和同安长公主约的,自己此时已经娶了王家小姐,更不用说别人。不过这诗会相亲的氛围倒是很足啊!

难道荥阳这边,已经如此开放,兴自由恋爱了?

李治仔细想想,倒也想通了一些,能来这里的,都是在荥阳和周边有身份地位的人,其实大多数都是图个热闹,倒也不至于真的在这里找意中人。

说到底,就是玩玩,当然,也有可能有些真是想找情郎情妹妹之类,估计家中也是默许的。毕竟能来这里的,门当户对这条已经算是达到了。

真能碰到合适的,家中又管的不严,说不得真凑合了几对。

看来,古代也不完全是靠媒妁之言,也可能靠相亲节目。当然,这必须有个前提,门当户对。门不当户不对,在此时想走在一起,可是极难的。女的做小妾另当别论,这里只说妻。

李治想通了,却也觉得有趣,此时自然只看只听,他来这里,可不是为了什么城北史家小姐。

此时亭阁之中,已经有人赋诗,自有书童传了这边,那桌案旁男子高声念出,李治已经注意到,几条画舫早已靠了岸边,距离这里极近,只是舫中帷幔依然垂着,只能看出女儿身影,却还真看不仔细。

此时画舫距离,舫中女子自然听的到这男子念诗声音。

“方公子这首咏雪诗,史家小姐以为如何?”

“中规中矩,少了一些灵动。若是评的话,能评一个中上。”

人群中,一声叹息,自然是那作诗的方公子,看来两人早认识,这方公子对这史小姐还有一些意思,奈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

李治听着这些人话语,倒是越来越觉得这诗会有意思了,这些人说话,也确实讲究,话里话外,几层意思,就看个人领悟多少了。

李治坐在那里,轻摇折扇,周围那些风流才子早与李治隔了距离。

这一把桃花扇实在太惹眼了,但凡看到的,谁愿意和李治坐在一处。

李治自然乐的清闲,只听这男子念诗,然后询问出题人这诗如何。

李治听了一阵,倒也有些惊叹这些文人雅士作诗水准,更惊叹这些大家小姐的欣赏水平。

唐人爱诗,果真不是说说而已,这水平即使以李治熟读唐诗三百首的水准,也是认可的。

比起后世那些所谓某某诗社社长,某某大家某某名人确实好了许多。

后世有些人作诗,只能用一个词形容,狗屁不通,偏偏还自视甚高。

李治桃花扇一合,扇骨拍打着手心,听听唐人作诗,真是一种享受,风花雪月有了,浓情蜜意有了,其中偶有夹杂一两句挑逗,却也是增了一些情趣。

此时一个侍女又是带着一个粉色便笺走了过去,却未有交给那个年长男子,而是拿着便笺,直接打了开来。

“我家小姐想那位拿着桃花扇的公子作一首桃花诗。”

桃花扇,这里拿桃花扇的还真只有一位,也只有晋王这豁达性子,才敢在这种场合,拿着一把桃花扇,还丝毫无谓的扇着风。真是旁若无人,一枝独秀,鹤立鸡群一般。

“你家小姐是哪位?”

李治起身,桃花扇轻摇,此时这扇子倒也是李治的身份物件。

“荥阳郑家长房小姐!”

那侍女道了自己家小姐出身门第,周围已经是一片倒吸冷气之声。

郑家,在荥阳,还真没人不知道郑家,不对,应该说在河南道,就没人不知道郑家的,那可是真正的高门,高到一般人只能觉得高不可攀的地步。

而且此时还是郑家长房小姐,这在郑家,也是掌上明珠,身份地位可不是别的房可比。

此时郑家小姐竟然专门让这摇着桃花扇的人作诗,不知道多少人目光此时盯了李治。

李治自是泰然处之,郑家小姐,倒是果然出现了。

李治今日拿这把桃花扇,却也不是随便拿的。

郑家四房那里得到的消息,这位长房小姐最喜欢就是桃花。

李治为她而来,自是准备了一件能引得她注意的物件。

“不知道你家小姐在哪条画舫!”

“这位公子在这里作就好,我家小姐能听到。”

“我想亲自吟诗一首,为你家小姐,还是靠近一些最好。”

李治说着,已经离了长廊,竟是向着画舫方向走去。

“这位公子,还请留步,这里就好,靠的太近会坏了规矩。”

“那好,这里就这里,我可是一个很守规矩的人。”

“是作桃花诗么?”

“是,公子请!”

“郑家小姐,听好了!”

李治折扇打开,就在长廊外度着步子。折扇摇了三下,就听李治口中一首桃花诗已经徐徐道来。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折花枝当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须花下眠。

花前花後日复日,酒醉酒醒年复年。

不愿鞠躬车马前,但愿老死花酒间。

车尘马足贵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

若将富贵比贫贱,一在平地一在天。

若将贫贱比车马,他得驱驰我得闲。

世人笑我忒风颠,我咲世人看不穿。

记得五陵豪杰墓,无酒无花锄作田。

唐寅的这首《桃花庵诗》,李治自然喜欢,此时背起来,自然是朗朗上口。这也算李治能背的出的几首长诗之一了。

这诗未出口之前,其实李治还听了周围人几声嗤笑,只是当这诗前几句出口,周围已经静寂一片,别说嗤笑,连一丝任何声音都无,除了李治的声音。

此时这诗李治背完,周围还静寂一片,一时间周围之人还都停留在这诗的意境之中。

当李治轻轻咳嗽了一声,周围才有人走出这诗的意境。

“好!”

一声叫好声,却是刚才那个念诗的中年人,这一声叫好声响起,马上周围叫好声一片。

染血的剑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