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的后宫不可能这么乱

第26章 沐浴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千钟粟,李治就完全没看到。

李治合了书本,看了看外面已经完全暗下来的天空。

“夏荷,伺候本王沐浴!”

来到大唐已经有四天了,李治却从未洗过澡,前几日体虚,洗澡这个活真不适合做,进水出水,温度差距大,对于体弱之人,很容易染了一些病症。

不过既然身体已经无了大碍,那就得洗洗,尤其今日运动量颇大,再不洗洗,身体粘腻如同敷了一层粘液一般,如何也不舒服。

“殿下,我就去玉华宫,让那里准备!”

“哦,除了玉华宫,别的地方不能洗么?”

“也不是,不过殿下要沐浴,就要去那里了,如果是我们,可能会去掖庭宫宫女住处或者是准备木桶,用来沐浴。”

“好了,也为本王准备一个木桶,大一些,本王也来一次木桶浴。”

“殿下,还是去玉华宫吧!”

“本殿下的话又忘了?”

夏荷吐了吐舌头,李治看她模样,狠狠拍了拍那娇俏的总让自己浮想联翩的屁股。

这弹性和韧性也真是没得谁了,其实这还是李治第一次拍女孩子屁股,为了防止自己身体又气血翻涌,李治也就轻拍了一下,不过这手感,确实舒服。

“奴婢这就去准备!”

“春桃,去帮帮夏荷,还有,以后无人之时,就称自己名字,别称奴婢了,说夏荷春桃这就去准备就好。”

“是,殿下,奴婢明白了!”

“我看是不明白,转眼又忘了。”

“是,夏荷明白了!”

“是,春桃明白了!”

两个宫女退了几步,转身离去,李治看了看两人背影,尤其是夏荷的,抬了自己的手,凑近闻了闻,女孩儿的屁股也不香啊!

看来是自己这一巴掌拍得不够用力的缘故,以后再拍,多拍几下,多用些力气。

两个宫女离开,又叫了原本在万春殿这里伺候的两个宫女,有人准备热水,有人准备木桶。

一阵,夏荷和春桃扶着一个大木桶就进了万春殿,将木桶至于偏殿,将所有窗户和门都关了。

夏荷和春桃怕殿下受冷,特意让人搬来了火炉给偏殿加热,又准备了香薰和别的。

等偏殿温度升高,两个宫女抬着木桶为大木桶加热水。

春桃捧了殿下换洗衣物,夏荷捧着为殿下擦拭身体准备的巾布,多准备了两条,好让殿下出了大木桶能尽快擦干身体。

李治随着两个宫女进了比较小的偏殿,里面的温度已经颇高。

李治看了看那个大木桶,着实不小,里面水汽蒸腾,氤氲一片。

夏荷放了捧着的巾布,用手试了试水温,水温挺热,但是不至于烫到身体。

“殿下,水温正好,夏荷为殿下更衣!”

李治伸了手臂,夏荷帮李治解着衣服上的攀扣,此时衣服上用蜈蚣攀,或者只用束带玉带。

古代女子束带一拉,衣服就掉下来的情景,是可以实现的。

为殿下去了外衣,又为殿下去了亵衣。

夏荷拿着殿下亵衣,脸已经红的像是秋季艳阳下的苹果。

“春桃,你的脸怎么还是这个颜色?”

“殿下,怎么了?”

“没怎么,就没见过你这丫头红脸!”

“殿下,为什么要红脸?”

李治无话可说,这大概就是大神经,和夏荷这种腼腆性子比不得。

这也是为何这次自己得到两个宫女,买一送一的送是春桃,买是夏荷,因为自己更喜欢女孩子腼腆,这脸红了,李治就忍不得多逗几下。

此时穿着小亵裤,李治进了浴桶,第一次的木桶浴。旁边还有两个娇俏宫女伺候,像极了电视电影中某些场景。

李治伸了手臂,扒着桶壁,夏荷和春桃赶紧过来,为李治搓洗着手臂。

李治看到一条条的细小污垢成型,果真是身子脏了。

“用些力气,本殿下也没饿着你们不是。”

“是!”

两个宫女此时用了一些力气,不过这力道还是把握的挺好,不至于让李治受不得。

“平时洗身子,只用手么?”

“殿下,还用丝瓜瓤,不过这东西用起来有些疼。”

“取来,本王感觉这只用手洗不干净。”

“是,春桃这就去取。”

“殿下,需要猪苓么?”

“猪苓?”

李治依稀记得哪本书中见过,不过记得应该是中药才对。

“用澡豆吧!”

“是,殿下,春桃这就去准备。”

在唐代,孙思邈的《千金要方》有关于澡豆的记载。

把猪的胰腺污血洗净,撕除脂肪后研磨成糊状,再加入豆粉、香料等,均匀地混合后,经过自然干燥便成可以作洗涤用途的澡豆。

这大概就是古代的胰子,所以可不能小看古人,聪明智慧这块不亚于后人。

而唐代还有一种皂汤,是用皂角中的皂肉晒干备用,用时熬煮成汤使用。

当然,像澡豆这些,也就大富大贵之家有些准备。

至于丝瓜瓤,丝瓜分布极广,古人早就将丝瓜的各种用途琢磨透彻,李治记得后世有些超市还能见到纯丝瓜瓤做成的搓洗用品,这是纯天然无污染,低碳环保。

一会春桃取了丝瓜瓤和澡豆,李治特意看了看那澡豆,有鸡蛋大小,闻着有一股淡淡的药香味道,这是其中加了花粉香料。

两个宫女拿着丝瓜瓤,用着澡豆,李治美美的享受着,说真的,是有些疼,丝瓜瓤的纤维粗大,极具韧性,形成多孔状网格。

不过用了一阵,李治也就适应了,身子洗干净,明日好去见自己未来的王皇后。

其实李治还是挺期待的,王氏出身高贵,是名副其实的五姓女,太原王氏嫡女。

五姓女是隋唐时期一个特殊称谓,泛指五姓七望之家出身的女子。而太原王氏就是其中之一。

在这个时代,五姓女是出身最尊贵的一类女子,唐代有宰相哀叹,这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娶一位五姓女,可是不可得。

宰相都尚且如此,身处宰职,却根本进不得五姓七望这类豪门之眼,就知道五姓女多难得。

染血的剑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