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星空

第18章 我只想过个路

从天风国到禁断山脉途中的一条偏僻小道上,一道白色影子在道路上疾驰。

白风马日行三千里还真不是吹出来的,这种马是选用优良的战马和二阶妖兽风吼兽杂交而来的,其幼年时存活率极低,但其成年就具备了战马的服从性和风吼兽的惊人速度。

所以,这种马的价格极其昂贵,在黑市上的价格甚至达到了两千下品灵石,用银两和黄金根本买不到!

“这马快是快,就是太招摇了,容易惹来麻烦!”林安微眯着被风吹拂着的眼睛,心中有些无奈。

这次前往禁断山脉历练,他也没打算深入,只是准备在外围历练一番,毕竟他没有什么对敌经验,而且自身只是临近化液境,遇到一般的转元境还能跑,但要是遇到转元后期甚至元海,就算用上血魔之术估计也得半死!

血魔之术……

想到自己现在无时无刻都在增强的身体,林安有些安心。

比起掌灵之术,血魔之术对实力的加强更为明显!

血魔之术也是禁术么?似乎不太像,掌灵之术是没有任何副作用的,而血魔之术……

思绪飘忽间,林安脸色变幻,想到那日自己心中涌动的杀意。

失去理智?无法控制自己?

良久后,林安轻乎一口气,收拾心情,控制白风马加快了前往禁断山脉的速度。

我能做的只是尽量少用!

自从对掌灵之术的感悟不断加深,林安有预感,林家的未来只靠林镇天是守不住的!

就算是错觉也只能当成既定的事实来应对!

两天后的清晨,一匹看上去有些疲惫的白色骏马伏在枯黄的硬土上喘着粗气,四个蹄子上隐隐有血迹渗出。

一身黑色劲衣的林安看着不远处的一处大裂谷。

两天两夜的全速奔跑,饶是有二阶妖兽血脉的白风马也快撑不住了,不过好在,穿过这个大裂谷就到三雨镇了!

三雨镇是禁断山脉外围的其中一处小镇,也是流动散修武者最多的小镇,每年在禁断山脉猎杀妖兽的武者不计其数,其中大半都是散修武者,这些武者靠着猎杀妖兽换取灵石来助自己修炼。

流动的散修多,龙蛇混杂难免会出现争斗,但因为三雨镇拥有一名炼神境的城主,小镇内禁止武者厮杀!所以三雨镇反而是禁断山脉外围小镇中最安全的!

收回目光的林安拿出干粮吃了起来。

休息半个时辰就动身!不知道楼家有没有派人来截杀自己……

这一路没走官道而是选择走小路,是出于对楼家的不放心或者说是对林家仆人的不放心!

总之,在没有绝对的实力之前,苟一苟还是很好的,毕竟猥琐发育才能更好的浪!

约莫一炷香的功夫,正盘坐在路边上闭目调息的林安被一阵马蹄声惊醒。

睁开眼,目光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离林安约三十丈的土路上,两伙人正在疾驰,前方是十几个穿着黑色镖服的人影,几乎每一个身上都带着伤,为首的中年男人后背带着一条小臂长的刀伤,伤口正往外冒着血,目力极好的林安隐约间看见了白色的骨头!

似乎是化液境巅峰,这人伤得很重!

目光看向后方,几匹黑色战马上,几名中年男子手持着刀嬉笑叫嚣着,似乎是将前面的十几人当成了老鼠戏耍!

几人为首的是一个脸上带着刀疤的男人,只见其从腰间摸出一柄飞刀对着化液境巅峰男人的后背射去,脸上还带着戏谑。

“咻!”

镖服男人直接从马背上跳向地面,飞刀从男人的后腰处掠过,钉在了不远处的地上。

“头儿!!!”

随行的十几名男子看见男人跳下马,也跟着停下了马,从马背上跳下来护在男人周围。

“啧啧,唐镖头好身手,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能躲过我这飞刀,不愧是远安镖局的二把手!”

后方同样停下来的几名男人中为首的刀疤男嬉笑道。

摆了摆手示意下属自己没事,唐镖头脸色阴沉道:“黑水寨宿来与我远安镖局井水不犯河水,今日为何偷袭我等?”

刀疤男晃动着脑袋道:“往日是看你远安镖局送的镖不值钱,加上实力还不错,怕浪费力气,不然你以为你安远镖局能安安稳稳的过这么多年?”

不等唐镖头说话又道:“啧,你说你们什么镖不运,非得运我黑水寨看上的镖,你这不是找死么?这么值钱的东西也是安远镖局能运的?”

“三当家,也许安远镖局觉得自己很强呢!哈哈哈哈哈哈!”

刀疤男后方几名男人大笑起来附和道。

安远镖局的人脸色涨红,但又有些无奈,安远镖局只是个中等镖局,平常运送的也多是不太值钱的货,可这次运的货,听说连那些大镖局都不敢运,怕被截!

唐镖头心中有些苦涩,这趟货的主人是老镖头的救命恩人,没有老镖头也没有安远镖局了,这货的主人已经死了,这算是最后的委托,老镖头承诺过镖会运到!

死就死吧,就是没能将货送到……

林安有些无语的看着停在自己必经之路上的两伙人,五感敏锐的他完整的听完了他们之间的对话,知道可能要打起来了!

你妹的,要打去一边打啊,我还得过去啊!

看着离他五十丈左右的两伙人,林安思考着要不要等他们打完了,赢的人走了,自己再过去。

至于多管闲事,上去路见不平的行为,除非林安疯了,否则不可能出现!

那什么货,他没兴趣!来个黄雀在后就更不可能了,他只想过个路!

两伙人在对峙,尽管刀疤男那边看似胜券在握,但实际上林安还是能发现他神色中隐藏着的忌惮!

转元境初期…这还忌惮一个重伤的化液境巅峰?

林安眸子中露出思索之色。

要不趁他们对峙,我直接从他们身旁走过去?会不会太高调了?他们不会先杀我吧?绕过去?

良久后,林安决定直接从他们身边走过去,一来这两伙人明显很在意那什么货,应该不会打白风马的注意。

二来自己只是个炼气境,他们未必在意自己!三来就是好像快打起来了,得快点过去,不然搞不好会被波及到。

牵起白风马的缰绳,林安抬步向着大裂谷走去。

随着两伙人的对峙,周围的氛围不断的凝重起来,似乎随时都会开战!

刀疤男轻轻移了移脚步,刚有所动作就看见一黑衣少年牵着一匹白风马神色自若地从两伙人的身边走过。

“???”

此时场内除了林安,其余人都是一脸黑人问号脸。

踏马的没看见我们要决生死吗?

原本神色凝重的唐镖头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少年整得有些懵!不过当他看到白风马时,微微一怔,随即脸上出现一抹喜色!

脸上平静的林安,边走边悄悄的感知着众人的神色和动作,以防万一。

不过当他注意到唐镖头脸上的喜色时就知道走不了了!

果然,眼看林安快走过时,唐镖头盯着林安传音道:“少侠留步,不知可否帮在下一个忙,若是成功,安远镖局必有重谢!”

MMP……

没去惊讶这人哪来的传音类武技,林安面色从平静转为阴沉,转过身对着刀疤男诚恳道:“我就是过个路……”

如果现在手上有把刀,林安觉得自己可能会捅死唐镖头!

明年一百岁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