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小姐的病娇小狼崽

白小姐的病娇小狼崽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3章 你怕我精神有问题?

刚刚明明就是认识的样子,钱哥腹诽,转移了话题,“你不去看看唐钧分在哪一个班?”

“不去,”白默低头看放在腿上的书,一边说一边翻了一页,“你应该明白,在我这里棠华的事情更加重要,之所以同意他继续待在娱乐圈……”

白默停顿了一下,没有继续说下去,她仔细想想,或许是因为不接受的话,唐钧不会愿意会棠华,又或许是想看看他什么时候才能克服面对镜头的恐惧。

唐钧又不蠢,明明知道自己的问题,还选择进入娱乐圈,大概也是想摆脱那种恐惧的。

从这件事看起来,他确实不是一个喜欢逃避的人。

那本养猪指南久久不曾翻动,直到午饭时间,唐钧那边终于结束来找她。

钱哥迎上去,“这么快结束了?我都还没来得及去看,怎么样了?”

唐钧笑了笑,脸色还算不错,“分在B班。”

白默听见他的声音站起来,目光越过唐钧看向他身后的那个男人。

唐钧也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看见了许白洲,瞳孔缩了缩,“老师好。”

三人让到一边,许白洲朝着唐钧点头微笑,“我听其他导师说你嗓音条件还不错,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来找我。”

唐钧恭恭敬敬的点头说好,剩下的九十九个人里面,嗓音条件比他好的多了去了,为什么偏偏要和他说这句话?

虽然和许白洲多亲近对唐钧来说没有坏处,但是因为某一些原因,他并不是很喜欢这个男人,他能站到歌坛顶峰,脚下不一定踩着多少人。

许白洲没有太注意他的情绪,将目光转向白默。

白默却注意到了唐钧眼底的情绪,揉着眉心不想多说话,有些人喜欢钻牛角尖,自己认定的事情别人很难改变。

不知道为什么,许白洲一直表现得跟她很熟稔的样子。

许白洲脸上笑容不变,开口道:“白小姐,我认识付总,他和我说起过你。”

白默:“……原来是这样。”

既然是付申那边的安排,白默也不好拂了谁的面子,耐着性子寒暄一阵,才告别带着唐钧出去吃饭。

“许白洲是乘麟的人?”白默之前查乘麟的时候主要查的是关于唐钧的事情,其他人她还没那么多闲心去管。

“是,”唐钧点头,两人也是走的后门,“我们这是要去哪?下午两点的时候要集合公布主题曲。”

“你来开车,我给你把导航打开,”白默说完这一句将话题拉回去,“那顾笙源也是乘麟的艺人?”

唐钧身体僵硬了一下,看向白默的目光不善,这时候他才知道他的过去被她查得有多清楚,脸上的神色变幻一阵,忽的笑了,“姐姐,你可查得真够清楚的。”

白默看出他生气,反思了一下,确实该生气,但她也没有瞒着他的打算,“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但是我想不明白,姐姐是怎么查到的?有些事情,我以为没有人会记得了,”唐钧清冷的笑了一声,那张脸苍白中透着红润,眸中浮现出一抹癫狂,“我母亲死去十几年了,除了我没有人记得她,没想到你还能查到那些。”

“只要留下了痕迹就能查到,而你母亲留下的就是你,”白默打开车门坐进去。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所以我活着才能证明我妈她曾经存在过吗?”唐钧定定的看着她,像是在寻求某种答案。

“是,”白默有些不敢和他对视,很不自在,说完就移开视线,换了话题,“我给你请个心理医生吧?”

“姐姐怕我精神有问题?”

白默:“……不是,我是说你恐惧镜头的问题。”

虽然,就在刚刚的某一瞬间,白默感觉那双眼睛里面有着她抵抗不了的疯狂,但是转眼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果然很危险,当初的第六感成真,白默有些头疼,只是就刚刚的试探来看,唐钧的雷区大概就是他的母亲。

两人去了一间西餐厅,怕唐钧尴尬,白默订的是一个被屏风拦住的位置。

吃完饭出来差不多一点半了,白默看眼时间,“今天教你的记住了,以后和人谈生意的时候有些细节需要注意。”

“国外谈生意也会在酒桌上谈?”

“一般不会在酒桌上,大多是在专门的会议室里,或者咖啡厅,很少一边吃饭一边说工作上的事情,”白默对这些还是挺了解的。

“哦,”唐钧说完就专心开车,知道听到旁边人问他,“我打算和李特助商量一下,安排你进公司,不会是太高的职位,暂时先接触公司的事情。”

“但是我现在忙不过来。”

“挤挤还是有时间的,”白默也烦,在这种时候,时间就是一切,如果不是唐海延现在坚持不了那么久了,她也觉得让唐钧多学些东西再去面对那些会更合适。

“棠华现在的代理董事是你的叔叔,唐海洋,”白默之前就和他分析过棠华现在的情况,所以唐钧也不是不知道这些。

“时间拖太久了,怕董事会那些人都被他劝到他那一边了,虽然李特助和我说他会制衡公司势力,但是你现在进去对这一切更加有利,唯一担心的就是,唐海洋会注意到你。”

“为什么唐董不把公司给他弟弟?”唐钧觉得好笑,要说血缘关系,亲兄弟难道比父子会差?再说,唐海洋能当上代理董事,能说明他在公司还是有些地位的。

“那是他们的事情,我也不知道。”

唐钧感觉这个人有时候很奇怪,明明那么不喜欢多管闲事,却将他的事情安排得明明白白。

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还没来得及问,他就没什么时间了。

白默将包里揣了一上午的书递给他,“有空记得看,我去和李特助商量一下你的事情,再去乘麟看看。”

说完她就接了方向盘。

白默觉得许白洲是付申的安排,付申将她的事情告诉别人她可能不惊讶,但是告诉许白洲却是在白默的意料之外,毕竟一个大明星不像那些生意人,一般和她扯不上什么关系。

夕未沫

作家的话
明天见明天见!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