绽灵记

第248章 赌局

“不用这么紧张,我只是发现有两位朋友来到我家后院,过来接待一下而已。”

见花与流苏只是盯着他没有说话,秦献便耸了耸肩说道。

“是那枚令牌吗?”花开口问道。

“答对了!但是没有奖励。”秦献打了个响指,笑着指向了花的方向,“给了你这么长时间,你竟然只用过两次……就这么不信任我吗?”

“所以你才能找到这里来。”

“对客人的一些小小的关心罢了。”秦献笑吟吟道,“不用这样瞪着我,我知道你们现在有很多问题想要问我,但是呢,事情是得一件一件做的——我今天来这里,也只是想要和你们玩一个小小的游戏……”

“素贞她在哪。”流苏柳眉倒竖,怒视着秦献沉声道。

虽然之前没有见过秦献,但是看他说的话,以及花的反应,他自然也能猜出眼前这人是谁。

秦献却是摆了摆手:“别急啊,要和你们说的就是这个事。”停顿了一下,他接着说道,“三日之后,殿试开榜,这件事情你们应该知道吧。”

“是,那又如何?”

“一个小赌局,关乎一些人的性命。”秦献竖起了一根手指,“那只蛇妖,我把她藏在皇宫内的某个地方了,只是除了我之外,那个地方没有任何其他人去过。如果你们能够在那许仕林的成绩开榜之前找到她,那就算你们赢,那只蛇妖我自然也会还给你们。但是如果你们输了……”

他突然露出了一个阴鸷的笑容。

“……我就把与你们有关的那些人全杀了,包括那个叫许仕林的书生、聂君离和他师父、在我家里到处乱窜的那个林盼儿、以及那个叫婉儿的小姑娘。当然,具体名单视情况而定,说不定到时候还会加上一些人……聂仲他全家怎么样?还有那个尉迟巧巧……”

“你输了,却不用付出任何代价吗?”花看着那个背着光的身影说道。

在这个赌局中,即便找到了素贞,秦献也只是会将他们放走而已。可以说,不论如何,吃亏的都不会是他。

秦献无所谓地点了点头:“是的,你说的没错,我最喜欢的就是不会输的赌局。而且在这个时候,你们并没有和我讲条件的空间,你们也不得不答应——如果你们拒绝的话,他们应该是活不过一刻钟的……”

“好。”花说道,“这个赌局我加入。”

“痛快!真棒!”秦献笑嘻嘻地对着花竖起了大拇指。

流苏却是皱着眉头看向花:“他的话不可信。”

“没有什么区别,就算我们找到了人,他也不一定会把我们放了。这不过是在拖延三天时间而已。”

“喂,你们商量战术的时候别忘了我还在这里哦……算了,还有个事,我提醒你一句,我已经给了那枚令牌一个爆炸的命令,只要你将它取出来,它就会接受到那个命令然后爆炸,威力大概可以……将一整条街炸上天?毕竟东西那么小,我也塞不了多少灵力进去,不过以你现在的状态,那大概能让你吃上一点苦头吧,所以请、谨慎使用……”

秦献在说话的时候,脑袋突然抽动了一下。

“……不然地话,将这张不属于你的脸炸伤了就、就不好了……”他的表情突然变得狰狞,语气也激动起来,“……这本来、她本来应该是我的!你这个应该被丢在角落里发霉的废物!”

就见他的身影一闪,便已来到了花的面前。花虽然捕捉到了他的动作,但是自己的身体却跟不上想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只闪着金色雷光的手朝着自己的脑袋抓来。

突然一阵蓝色的灵光闪过,那只手臂便朝着一侧飞了出去,在地上弹起数次,随后便化作金色的灵光消散。

秦献愣愣地看着自己缺了一截的手臂,像是才回过神来一般,又恢复了那副惺惺作态的温和模样,用一只手对着警戒着他的二人行了个修士礼:“不好意思,有些冒犯了,今天就先到这里吧……我期待着三天之后赌局的结束。”

说完,还未等花开口,这具身体便如同之前那支手臂一般,化作灵光消散。

“啧,不敢用真身见人的懦夫。”流苏冷哼了一声,短剑在指尖翻飞一阵,便被收回了储物袋中。

“发现了?”

“拙劣的术法而已。”

流苏嘴上这么说着,但是心里却并不是这么个想法。

在刚见到秦献时,他也没有能够分辨出那其实是一个分身,若不是见到花没有反应,他可能就直接动手了。而在他冷静下来之后,才意识到,现在正是殿试大考的时间,秦献作为皇帝,是必须留在大殿之中的……也是有了这个猜想之后,他才能够发现这个术法的端倪。

而花没反应的原因……只是因为没有能力而已。

“谢谢。”花对着流苏微微颔首。刚才秦献发疯过来,若不是流苏出手,恐怕自己免不了得吃点苦了。

流苏却是摇了摇头,道:“这算是对你的道歉,补偿刚才在下面的冒犯。”

“是吗?那我收回我的感谢。”花点了点头。

“你可真是……”流苏想了一会儿,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便换个话题道,“刚才他那个状态……是怎么回事?”

他指的自然是秦献突然像发了疯一般朝着花攻击过来,转瞬之间又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这中间的转换仿佛是变了个人一般。

“大概是夺舍的次数太多,或者活得太久的副作用吧。”花随口回答道。

它现在想的是另外一件事情,是关于秦献刚才在发疯的时候脱口而出的那些话——

【这张不属于你的脸】

【你这个应该被丢在角落里发霉的废物】

也就是说,秦献确实对自己的来历有了解,而且知道自己现在化形所用的这张脸,原本的主人是谁。

已知这幅面容是当初在化形的时候,系统给出的默认样貌,花没有在上面做出任何地更改;而如果仅仅只是系统随机出来的相貌,便与秦献认识的那位故人一模一样……这样的可能性太小了。

也许……秦献他知道些什么。

只是目前看来,他并不会乖乖把这些事情说出来。

超音速挖掘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