绽灵记

绽灵记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67章 黑店

文王那边看来事情也没想要真的做绝,只是领着一行人到了文王府中暂住下来,说是等文王归来之后再行宣旨。

聂君离乐得在这里过自在日子,年玄机也没把自己当外人,两个人整天在长新城里到处逛,吃的喝的都直接记在文王府的账上。都不需要主动提出赊账的事,因为不管他们到哪里,都一定会有一大票人在明里暗里跟着,只要表示一点自己的喜好,自然就会有人凑上来。

毕竟是右丞相之子,日后若是文王想要称帝,聂君离他爹的支持是绝对少不了的,所以不管怎么样,聂君离这个丞相之子的位置,那是绝对稳固。

花和婉儿自然也会被盯住,只是花因为感觉非常敏感,那些落在自己身上的注意就像是一根根针刺在背上一般的感觉,所以每当它出门的时候,都是装作在房内歇息,然后土遁到城外。

城内到处都是文王府的眼线,还是城外要安静一些。

今日的天气不算晴朗,阴沉沉的云挂在空中,像是随时要下雨一般。风吹地急,帷帽会被吹的到处乱飞,加上反正是在外地没有人认识自己,花干脆就将帽子一摘,大大方方地把自己的一头绿毛露了出来。

不知是不是百姓们也闻到了即将到来的硝烟气息,会在外面溜达的人并不多,花沿着这条路走了一路,也没见着几个行人。

直到路的前方突兀地出现了一座客栈。

客栈不大,也就上下两层,看着有些年头了,挂在门口的那个“客”字旗在风雨中已经有些破旧。

在客栈的门槛上,有一个赤膊着的,古铜色皮肤的壮汉正坐在那里,手里端着一碗白米饭,旁边还放着一个碗,里面放着几个包子。那壮汉扒拉几口饭,又抓起包子咬上一口,吃着倒是挺香。

花从这客栈前路过,那汉子微微抬起眼皮往这里瞟了一眼,然后便收回了目光,继续对着眼前碗里的东西大快朵颐。

花从文王府出来之前已经吃过了那里提供的山珍海味,现在没有饿的感觉,本想直接路过,但是刚走过去没两步,突然停住了。

它回过身来,走到那壮汉面前,说道:“这里有肉吃吗?”

那壮汉的身形高大,即便只是坐着,也快能够与站着的花平视。他看了花一眼,便站了起来,对着大堂里面洪声喊道:“收拾收拾,有客人来了!”

随后他对着花咧嘴一笑,将花迎了进去。

看这样子,应该是在开门接客的。

那壮汉看着像是这客栈的老板,凶神恶煞、满脸横肉的脸做出那种谄媚的笑容让花感觉有些不适。

那老板带着花到一个靠边的位置,有伙计立即上来,用毛巾将桌子胡乱地擦了几下,然后请花坐下,并问它需要些什么。

“来两斤肉。”花并没有说要什么肉,也没问价钱,那黑壮的老板就已经笑盈盈地应了一声,往后厨走去。

花环视了这客栈一眼,除了那老板之外,还有一个账房先生和三个伙计,各个都是一副壮硕身材。虽然没有那老板那么夸张,但是也像是练过十几年的武修一般。

那伙计壮一些还可以理解,为何账房先生也这幅模样?

每个人都是凡人没错,但是从他们的身上,花总能感受到一股让它有些厌恶的气息。

这是花打算进来看看的原因之一。

还有另一个原因,则是不知从这客栈的何处传来的血腥味。

客栈需要招待饮食,杀些家禽牲畜都很正常,但是这个味道显然有些不太一样,又些熟悉。直到进到这客栈中来,花才想起来,这种味道的来源。

是人血。

这就有些意思了。

当然,八荒各处都乱的很,不管是哪里死过人都很正常。只是这么浓烈的味道,可不像是一两个人在这里打打杀杀过就能留下来的。

没等多久,那黑壮的老板就端着一盘酱汁烧肉上来,还将一壶酒放在了桌上。

“我没有要酒。”花说道。

那老板带着和善的笑容,道:“我们相见便是缘,这一壶酒是我们送你的。”

“我不喝酒。”

“是吗,那是我唐突了。”老板看着也没有尴尬,将酒壶收了回去,又招呼道:“来,给这位客官上一壶水!”

“来嘞!”后厨那边听得一声应和,就见一名将毛巾披在肩上的伙计端着另一个壶小跑了过来。壶是金属的,看不清里面是什么样子。

上完菜,那老板和伙计也没有待在这里,回去各干着各的事,只是目光依稀会往花这里瞟两眼。

这并不是那些一般见到花的时候会露出的带着好奇的目光,眼神里夹杂着贪婪与残忍。

怕是遇到黑店了。

花夹起一块肉,放进嘴里嚼了几下,然后咽了下去。

还不是一般的黑店——这肉是人族的肉。

这种没什么味道,还略微有点难吃的口感,花也就是在十多年前吃过一次。隔了这么多年了,再吃到,即便经过了烹饪,还添加了酱料,但是还是一样地难吃。

不过这事的重点并不在这里。

人族是绝对禁止同类相残的,即便这里是澜沧也不例外。

花打开水壶,倒了一些在自己的嘴里。

果然,里面下了毒。毒性并不算很强,但是也是足以让一般人失去意识的程度。

而且花注意到,当自己拿起那壶水的时候,周围人的目光不自觉地都朝自己这边看了过来。

看来他们非常关心这件事。

也就是说,这是一个将落单的旅人迷倒之后,做成菜的人肉黑店。

没想到这种事情还真能被自己遇上。

花本身是没什么兴趣参与进这种替天行道的事情上的,要是平时遇到了,最多也就是去和官府说一句让他们来抓人,至于最后会不会来抓就是他们的事情了。

不过这次稍微有那么一些不一样——花对他们身上的那股味道来了兴趣。

说是味道,更像是一种感觉。就像曾经遇到那个被夺舍的杜睿明一样,是一种“不自然”的感觉。

花突然站了起来。

周围的那些人似乎吓了一跳,一名伙计立即咧着笑脸迎了上来。

“这位客官,不知这饭菜是否合……”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一记拳头就打在了他的右脸上。那张带着公式化笑容的脸在拳头下扭曲、变形,然后转过了九十度以上,带动着整个身体旋转着飞了出去。

超音速挖掘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