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到末武大军阀

第65章 是男是女(中)

看到女军医的脸庞,二人的心一直往下沉。

“司令大人,夫人她现在很凶险。”正当二人心中猜想的时候,这女子一脸恐惧的向方天仁禀报道。

说话的时候,浑身发抖。

李煜见此心中不仅没有同情,反而升起了一股把眼前这个年轻貌美的军医撕成碎片的冲动。

还是方天仁的城府深,他听到女军医说的话,虽然一颗心一个劲的往下掉,但是发现女军医长的很不错,于是面上很宽厚的说道:“女人生孩子,其中凶险万分,我还是很清楚的。你不必恐惧,尽管尽力就行了。”

温厚宽仁的声音,让女军医心中又是感激,又是宽心。不由连连点头道:‘将军放心,我一定尽力,一定尽力。”

但是女军医却不知道,她已经成为了方天仁的鱼肉。

“还不快去。”

见这女军医哆哆嗦嗦的,一边感激,又一边保证。李煜终于冷不住训斥道。

“是。是。”女军医一哆嗦,连道了两声,随即片刻不停的回到了屋子内。

“关键时刻,需要沉下心,不要给下边的人添乱。”见自己好不容易安抚下了这个美女军医,被李煜一训斥,又变得哆哆嗦嗦了。

方天仁心里面很不满,不由冷声呵斥。

“司令,我错了。”

方天仁的冷言冷语,更加让李煜想到若是自己妹妹生下的是女娃,他的命运会怎么样?

回复的同时,李煜的脸上,身上都吓出了无数的冷汗。

这小小婴孩不仅直接牵动着方天仁,李煜,许曼等直接关系的人,就连另外一些人也牵连其中。

与方府相隔很远的李府书房内。

李府虽然距离方府很远,但是李府的书房却建的很高,坐在上面可以勉强看到方府外围的情况。

李业与张仪相对而坐。

李业一如既往的一身黑衣,而张仪则少见的穿了一身白衣。二人一黑一白,形成了一种强烈的对比。

今日二人相约谈论当今天下大业。只是从半个时辰前开始,李业就已经走神了。

“李兄今日,好像很在意那从方府内的消息嘛?”张仪见好友走神,心里奇怪,不由道。

张仪心细善于观察,清楚的感觉到李业的走神是从方府那边开始戒严的时候开始的,那个时候,两人还在谈论天下大事,但是突然一阵军车的声音,一队队的士兵从车上下来,进入到了方府当中,从那个时候开始,李业就一直走神,好像在想什么事情。

“你休要胡说。”李业一个激灵,转身就朝着张仪斥责了一句道。

“咳咳,是小弟失言了。”张仪也留意到了自己话中的不妥,不由对着李业长长的一鞠躬,道歉道。

两人好友多年,李业当然知道张仪不是有意的。

因此,李业很快就不计较这件事情了。

不过,他心中依旧牵挂着方府内的情况。

希望是好的消息吧!

铭儿是否安然无恙,就全看这次了。

张仪见李业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话而转移了注意力,反而越发凝重了。

张仪心中忽然浮出了一个可怕的念头,有些迟疑的问道:“看这情况,是有妇人在产子?”

至于为什么是产子,连许安那个管理后勤的官员都能知道李佳的事情,更不用说他这个全军副总参谋长了,再加上今天方府的警卫森严,和医生的进进出出,都无一不彰显着一切。

张仪目前没有孩子,自然不太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却也能猜出来。

李业知道好友是何等的聪慧,既然已经猜出了大概,肯定是瞒不过他的。

“若是方大人产子,你觉得如何?”李业沉吟了一下,忽然开口问道。

“如果这个孩子晚出生十年,则大局已定。现在,少帅却是没有任何机会了。”见李业的疑问,张仪的面色极为凝重,想了想,不由缓缓的摇了摇头。

“是啊。大局已定,大局已定了,哈哈哈哈哈哈哈。”李业无奈苦笑了一声道。

“李兄,你这是怨司令大人?”张仪面色微微一变,叹了口气道。

作为一个自比先天之才的人,张仪首先要求自己的就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就算是如此重要的情况发生在自己的眼前,张仪也没有面色大变。

因为对于他来说,扶持的是方天仁,而方天仁继承者是谁,都无关紧要。

至少现在方天仁还是一个壮年,只要保护妥当,就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

但是如果好友李业对方天仁生出怨念,这在张仪看来,远远比方铭失势重要。

“人之常情罢了,我有什么怨恨的?只是叹息我那弟子时运不济。”李业的脸上闪现出了一丝伤感,缓缓的说道。

偏爱亲子,人之常情。

外人说不得,说不得啊!

“李兄,我个人鄙见,如果少帅从此后藏拙,在家中休养,未必没有一条生路。”张仪见李业脸上露出伤感,不由劝慰道。

“嗯。”李业点了点头,但是他脑中又不由浮现出了方铭那张倔强无比的脸,那个弟子可不是一个安分的人啊,并且,他的舅舅,正平侯也不是一个安分的人。

这要是被方铭舅舅知道了,河内三郡,必将与北地无缘了!

此时此刻,同样觉得方铭不是一个安分的人,还有许安。

下邳城池虽然没有南方的城市那么大,但五脏俱全,一切应该有的都有,就连各种储物仓库都有数十个。

某个仓库内,这里收藏着方天仁手里的钱财,以及小部分军用辎重。都是由后勤部长许安掌管。

这一天,许安如同往常一般,前来仓库查询。

许安性格严谨,这种查看工作,几乎每天都要进行一次。

除了许安自己以外,他帐下还有许多等一些副官。而常驻府库的就是许多了。

许安天天要来,许多也天天要跟在许安后边,大略的查看一下府库。今日当然不例外。

不过,他却觉得今日的许安有些不对,神色不思。极为凝重的样子。

“大人,我,我这里,可是有什么不对之处?”许多心中变得喘喘了起来,不由问道。

“没有。”许安惊觉了过来,立刻摇着头道。随即,停下了脚步,对许多道:“今日就到此为止吧。我先走一步。”

“遵命。”许多心里面虽然纳闷,但也是松了一口气,不是怪罪他就好了。

不由应声道。

许安点了点头,立刻出了仓库。

仓库外边,有一辆许安日常坐的吉普,吉普外边跟随着一个警卫班。出了仓库后,许安就上了车,命警卫们返回府邸。

车轮滚滚中,许安陷入了沉思。

“这该如何是好?”

雨过凉生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