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蛊直播:从黑长直女幼师开始

整蛊直播:从黑长直女幼师开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4章 他是个疯子!

夜色中,又下起了雨,远远的,就望见那对母女俩,走进周边,最高档的一座住宅社区,星河湾小区。

此刻。

那整座小区都已经戒严,需要刷小区的门禁卡才能出入。

身穿黑色的雨衣,抬起头,视线往不远处的一方监控看去,脚步略微挪动,让自己始终站在监控的死角位置。

黑白分明,没有一丝波澜的眸子,再次,死死的盯住那对母女俩的背影。

望着她们走进到小区内。

死寂的眼睛忽而露出了一丝玩味,只看见,年轻的母女径直的走进靠近社区边缘的一栋楼层内。

心中默数着数字。

双手踹在口袋里,在监控的死角,远远的绕着楼层边缘,走动。

仰起头,只快速的扫过,在他的脑海里,就将这座楼层三面的景象,以照片的格式,纂刻进记忆里。

大约五分钟后…

李纪死死的看着突然亮起灯光的一间卧室。

“二十三层,朝北。”

“那个位置…”

低着头。

揉捏起了眉心。

在人设里,原主李纪是便利店的职员,这一座小区是他经常出入的位置之一…

楼层的户型图,浮现在眼前。

很快。

李纪收起了思绪,脸上,露出了让人惊悚的笑容:“8栋,2303室。”

闭目。

以这一栋小区为起始点,夜色下,四面八方的一方区域,一条条路口,一只只红绿灯,不断在脑海中不断被点亮,建模而出。

白天的时候,送便利店商品时观察到的一幕幕,于此刻复现。

“呼!”

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浊气。

倏地,睁开了眼眸。

看了一眼时间,21点55分,纵使是这个时刻,也有数量不少的警探员,在徐宁区各处巡逻。

监控,审视着这一片地域的人群,则更多。

李纪抬起头,看向漆黑的夜色,扭曲、狰狞的笑容,绽放…

从口袋里取出一只两百多块钱买来的老人机,激活不记名的电话卡。

低头,走在星河湾小区的角落。

拨通警探局的电话。

压低、恐惧、颤抖的话语声,自李纪的口中道述而出:

“救命!”

“救命!”

“我家是星河湾小区,7栋,2303室,有人闯了进来!”

“有人闯了进来!”

话音落下。

伴随着的,便是恐惧的喘息声…

电话随之挂断!

徐宁区,警探总局,大型的重案组指挥室。

“信号的来源地找到了!”

“星河湾小区!”

年轻的女探员面容紧绷,肃然的说道。

“快!”

“联系周边的警探员…”

“第二、第三中队,做好封锁、抓捕的工作!”

一道道命令,快速被道述而出。

徐宁区刑侦专家范长江,担任这一起事件的总指挥。

气氛紧张、肃穆,凝重。

夜色下。

路口边缘,李纪坐在一间狭小的报亭内。

一只瞳孔,贴在缝隙的边缘。

看着四面八方,不断赶来的警探车辆;耳中,回响起的,是促狭的鸣笛声…

大半的身子,都缩在这一间昏暗的报亭中,李纪感受到这一种沉闷的压迫氛围。

低头。

掏出手机。

看见屏幕里,‘便利店老客群’不断刷新出的消息。

咧了咧嘴,脸颊红润。

时间一点点流逝…继续把眼睛贴在缝隙边缘,能够看见,就在附近巡逻的一位位警探员,不断从星河湾各小区大门跑进。

李纪仔细的观察着,警探员们的动作。

并不是所有警探员,都是穿着制服的,有数量不少的便衣混迹在其中…

当一条条街道的动静小了些许的时候,注意到远处,几个路口出现的警探员身影,等他们走远了些…报亭内,深吸了一口气。

李纪拿起一把手电,低了低头,推门阔步走出。

身后报亭的门锁,不知何时,被他敲坏。

往星河湾小区跑去,经过大门时,前一批警探员,刚转身,往大楼内赶去。

没有被阻拦。

李纪,成功进入到小区内!

没有进入第七栋,也没有进入到第八栋,而是,小跑至地下车库。

“徐宁区,警探员。”

拨通楼层的门铃,用沙哑的声音询问道:“没遇见什么问题吧?”

“徐宁区,警探员。”

挂断。

继续问。

直到接通门铃的,是一位年龄有些大的老人时,李纪要求开门。

“谢谢。”

李纪,道了一声。

‘啪嗒!’

只听见门锁,被打开。

李纪走进,嘴角高高的扬了起来…

从消防楼梯,走至23层,2303室。

按响了门铃。

“您好…”

“警探员,请配合调查。”

李纪,应道。

社区的业主群中,相关的消息,已经传播的沸沸扬扬。

魏惠英听见警探员的消息,心中虽骤然一紧,却并没有怀疑。

将防盗门打开。

她绝未有想到,迎向的,是一只宽厚的大手。

嘴巴,被重重的捂住!

然后,手腕,勒住了她白皙、细腻的脖颈…

挣扎!

恐惧!

以及,对卧室里女儿的担忧!

锋利的匕首,被掏了出来,往魏惠英的脖颈处抹去…

“原来是这样…”

“竟然只是一场演习,谢天谢地!”

客厅。

沙发上。

魏惠英身子发软,瘫软的倚靠在沙发边缘,两双匀称的长腿紧紧并拢,保养颇好的面容染上后怕的红润,她的背脊已经被汗透了,此刻,惊魂未定的述说道。

她身旁。

十六七岁的女儿,则是兴奋、激动的看着李纪!

“您先生不在家吗?”

李纪,打量着这一套温馨的居室,问道。

“先生,很早就不在了…”

魏惠英理了理发梢,应道。

“下次,不要再随便给别人开门了,即使自称是‘警探员’。”

李纪,又道。

“嗯!”

魏惠英,重重的点头。

“这是合约,您看一下,要注意保密…”

“另外,我还要抽您200cc的血液,您女儿…就50cc吧。”

“您母女二人消失的时间里,一天的报酬是两千元人民币,另外,我还会给您女儿安排最优秀的高中教师资源…”

李纪,不断说道。

“借着这个时间,和女儿好好沟通一下吧,她这个年纪,交流比批评有用。”

过了一阵子,魏惠英和女儿彭乃新,从消防楼梯间离开,走至楼下2302室。

在得到通知过后,秘书严初丹,已经与2302室的住户取得了沟通。

房门重新被关上。

李纪,再次走回到门厅。

黑白分明的目光闪烁,不久前的一幕幕,再次呈现,推演。

锋利的匕首在魏惠英白净的脖颈间抹过,鲜红的血液,洒在了李纪的脸颊上…

死死的捂住后者的嘴巴。

直到她最后的一丝生命气息消失!

瘫倒在地上,眼神中浮现的是恐惧、绝望,最后看向的,是女儿卧室的方向…

走至女高中生彭乃新卧室的方向。

手掌落在彭乃新卧室的把手上,缓缓用力,房门被从里面锁住了。

‘咚咚咚…咚咚…’

扣响房门。

只听见,女儿不耐烦的回应声。

过了半晌,脚步声响起,彭乃新将卧室的房门打开。

等候的,不是想象中的母亲,而是一张大手,以及,染着血,锋利的匕首!

大师级剔骨术。

大师级剥皮术。

第三户灭门案,同样的一幕幕,于这一间单亲家庭的房间里,浮现。

‘轰隆!’

窗外。

电闪雷鸣。

瓢泼大雨,不断打落。

一位位警探员,肃杀的排查着所有的一切,监控、目击者、血液、纤维…

今日去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