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缓缓佳期顾

第63章 又炸了

“在做什么?”

另一个同样疯狂的也姓梁的人,正好在此时发来信息。

“你以后不要惹怒我。”

电话响了,必须是承孝打进来的。

“出什么事了吗?”

“以后你可别把我惹急了。”

“什么意思?你别吓唬我。”

“现在我有一百万了。”

“啊?”

少微将他父亲来的事原原本本讲了一遍。承孝听后,沉默了足足一分钟,最终叹了口气,笑道:

“不如你趁势把那一千万也赚了?”

感受到了电话那头的尴尬,承孝忙换了话题:

“没想到我家这么有钱吧?”

“嗯,我被吓到了。到现在还恍若梦中。”

“美梦还是噩梦?”

“说不好。就是一个不真实的,很飘忽的梦。”

“晚上见面好吗?我想你。”

“有了一百万,我倒是不怎么想你了。我刚刚动了心思,想辞掉工作去旅行,或者找一个灵山秀水的地方隐居。”

“带上我好不好?”

“带你,恐怕就不是隐居了。”

“晚上见面?我找人去接你。”

“再过几天吧。把大家连累成如今这样子,我实在是罪人,心里很难过。万万不能再那么自私的。”

“那我想你怎么办?”

“省省吧!我不信你不是要面对一大摊子事的!”

“这人一旦有了钱,说话的样子都变了啊。你要是这样的话,恐怕那一千万是赚不到的了。”

两个人暖烘烘地聊着,互相打趣取笑着,这一夜,又过去了。

平安无事。

第二天,少微依旧准时上班。

时钟指向九点,又炸了。

25楼的会议室里,赵复真坐在正中间的位置,林婵在侧。承孝,岑岑,矫矫,还有岑岑的执行经纪张辰都齐齐在列。

事情果然没结束。

热搜第一:心疼石岑岑。

网友们不知受了什么启发,忽然齐齐地想起梁承孝此前一直和石岑岑的绯闻来,然后又一起心疼起这朵被劈腿被伤害的当红小花。自然所有骂声都开始指向那个不要脸的,和陌生女子开房共度良宵的老癞蛤蟆梁承孝了。

林婵和矫矫的手机已经开始像要爆炸一样不断响起。岑岑和经纪人张辰的电话亦是大有后来者居上之势。

“对方有备而来。这样层层铺垫,循序渐进,步步为营,手段非常高明。现在的目的已经非常明显了,一定要置梁承孝于死地不可。”

林婵挂掉了电话,向众人说道。

赵复真亦点点头表示赞同,他又问道:

“有没有可能是正在播出的那部剧的出品方做的呢?我了解到,不论制片方还是珊瑚娱乐,在这方面一向都有前科,也非常热衷于喜欢炒新闻造势。”

林婵情绪略有些激动,但她克制着自己,强作冷静地回道:

“我这两天已经朝这个方向调查过了。我有把握断定,不是如此。但究竟是谁,我现在也没有头绪。”

赵复真接着说道:

“眼下最紧迫的,还是要马上制定出处置方案。张辰,你是直接负责岑岑的经纪,谈谈你的想法。”

张辰推了推眼镜,点头道:

“好。这件事最终的结果会如何,其实全由我们目前的舆论方向决定。婵婵姐,我所说的所想的,都是对岑岑的未来最有利的规划和构思,所以如果有得罪的地方,我先说声抱歉。但这是我的工作,我也是为了本职为了岑岑,一切皆为分内之事,并无私心。”

林婵眯着眼睛盯着张辰,她心中在猜测着……

“这件事上,实现岑岑利益最大化的方法很简单:岑岑保持沉默,在公众面前扮一段时间的情伤。大众对受伤害一方的同情心和保护欲是有着超乎想象的力量的。岑岑可以借此机会收获无数的路人盘。当然,这么做的坏处显而易见,梁老师的声誉恐怕会一落千丈,甚至很长一段时间没办法再有机会翻身。”

岑岑忽然高声打断了张辰的话:

“我不会那么做的!”

即便矫矫一再用眼神示意她要冷静,岑岑却并不理会,依旧挺直了腰昂头说道:

“我是绝对绝对不会说承孝哥一句坏话的!”

“但是即便你保持沉默,也会被外界解读为是受了伤害而默默忍耐的意思。今天热搜的评论区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那我要是站出来,否认和承孝哥谈过恋爱呢?”

张辰摇头道:

“那样的话,连带着你的声誉也会受到非常大的影响。搞不好就会被竞争对手冠以炒作女王的称号,从此在公众心中失去了现在天真烂漫的人设,后果不堪设想。所以这条路,是死路。”

承孝突然起身,先看了一眼林婵,又对着岑岑的方向说道:

“我一个人扛。从头开始,我就不同意这样的营销模式,但我没有坚持拒绝,这是我的错。既然吃了不正之风的红利,得了好处,如今风刮回来了,要把我吹倒,我也没什么可抱怨的。所以没什么说的,我扛。林婵,对不起了。”

说罢,承孝挪开凳子,大步朝会议室大门走了出去。

与此同时,石岑岑也站起身喊道:

“承孝哥!你先等一等。”

然后她转过头,嘟着嘴向其他所有人说道:

“这件事发生得太突然,也太复杂,我要好好想一想才能决定。请给我一点时间考虑。”

张辰自然也跟了出去,她又故意回头对矫矫说道:

“小白也一起来吧。最终总要我们两家一起商量,共同决策才好。”

诺大的会议室一瞬间就空了。只剩下赵复真和林婵。

赵复真用他一贯冷静的口吻沉吟说道:

“我的感觉,对于梁承孝,林总似乎已经开始失控了。”

林婵也冷笑回道:

“他从未被我控制过。他只是信任我,依赖我。我们之间的关系,又岂是你能揣测明白的?”

“我想听听你下一步的想法。”

“我一定会查出幕后黑手的,然后让他死无葬身之地。这就是我现在的全部想法。关于梁承孝的未来,他为人一向随意,我亦不强求。我手中多的是可以继任的好牌,至于他姓李还是姓王,对我来说,并不重要。”

“我还是希望保住梁承孝这块金字招牌,董事会也是这个意思。”

“随缘吧。董事会的意思也许对赵总您来说是金口玉言,是圣旨。对于我么,倒也还好。”

林婵的智慧,林婵的筹谋,林婵如猛兽一般强悍的行事,都让赵复真心中实实地又害怕又折服。

密斯张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