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缓缓佳期顾

第53章 自救之路开启

少微熬了一夜,天快亮的时候,她对着将要西沉下去的那弯月亮,终于鼓起勇气,下决心要做点什么。

她早早给矫矫发了微信,要来了承孝最近的行程表。

终于捱到了周日。

少微早早去了市场,挑了最漂亮的一块五花肉,熟透透的金煌芒果和琯溪红心蜜柚,又回家在厨房收拾了好一通,打包了一大堆东西。最后洗澡吹头发化妆,换上平时不大穿的V领连衣裙,拎上大包小包,出发。

刚上出租车,矫矫的信息刚好进来:

“老板到家了。单元门的门禁密码是101012345。”

“收到,谢谢。”

当梁承孝透过门镜看到门外站着的人时,简直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他刚洗完澡,换了居家的背心短裤。他低头看了看自己,正犹豫着要不要去换一身衣服。

门外的人等了好久,还以为他仍旧在生着气因此才拒绝给自己开门。少微咧着嘴尴尬地笑了笑,又向门镜内幅度很小地挥了挥手。

来不及换衣服了。承孝开了门,露出嫌弃的神情:

“你怎么有我家地址?”

少微既不回答也不与他说话,换了鞋直奔厨房。

梁承孝皱眉在她身后跟着,完全不明白她这样突然造访,意欲何为。

少微挽起袖子,把带来的东西一样样掏了出来,又转身打开冰箱各归各位。她简单扫视了一圈厨房,点着头自言自语道:

“一切刚刚好。”

承孝双手交叉在胸前,倚着墙,头靠在门框上,冷眼看着这个突然不请自来的人在那里大闹自己的厨房,也一样不说话。

香味飘起来的时候,少微忽然转身向他求助道:

“有没有围裙?这条是出门见人的裙子,不舍得给弄脏了。”

承孝四下看了看,低头将自己身上的背心脱下来递给她道:

“只有这个。”

少微急忙转过头收回目光,为难道:

“你的东西一定都很贵,还是算了。”

承孝走过去,将背心套在她的脖子上,又退回到原地,与她保持着两米开外的距离,继续默默地看着她。

肉炖上了,少微回身按下了电饭锅按钮,又开始煮西米,切芒果,剥柚子。

承孝的脸上终于见了笑容。当然是偷偷的笑,没给她看见。他在她身上吃了将近一年的苦头,如今好不容易扭转了战局,又怎能轻易接受她的降书。

气氛虽然安静,却并不尴尬。他们之间似乎常常都是如这样一般,彼此虽都不说话,但仅仅是这样静静的陪伴,也胜过万语千言。

门口突然传来电子门锁解锁的声音。尚来不及反应,门已经开了。是梁母同往常一样带着司机来给他送补给。刚刚承孝见到少微,脑子一热,竟然把他妈要来的事给忘了。

梁母刚进屋就发现了门口少微的鞋子。她并非寻常妇人,心内虽有些忐忑,但此时退回去反倒更显尴尬,于是脸上挂着礼貌的微笑,淡定地指挥司机将东西送进厨房,自己则站在客厅中央眼含笑意地看着儿子。

“有人给做饭啊?”

少微也不得不硬着头皮从厨房慢慢走了出来。

“啊。那个,是公司同事。”

梁母仍旧含着笑,轻声说道:

“同事也要介绍一下的。”

“哦,这是苏少微。少微,这位是我妈妈。”

少微早猜到来人的身份,忙点头问候道:

“阿姨您好。”

梁母也颔首回应了,笑盈盈回道:

“你好,苏小姐。”

梁承孝,他母亲,乃至少微,三个人都从未面对过这样的场景。终究还是梁母最有气度,她露出嗔怪的神情向儿子说道:

“不招呼我们坐吗?就这样一直站着?”

少微忙从旁道:

“厨房的火上还有东西,阿姨,我先……”

“苏小姐你不要急,我略坐坐就要走了。承孝这里倒是罕有烟火气的,他那个工作,在吃东西上最不当心,这一点我和他爸爸也最不放心。真要谢谢你,苏小姐。”

少微害羞地笑了,只将头低下去,完全不知该说些什么。

梁母自己坐下来,脸上已经止不住地绽放出一朵快乐的花。

“最近爸都还好吗?”

“嗯,你爸爸还是老样子。上个月你从澳门回来带的叉烧,他吃了直说好,要我问你在哪里买的,说比他从前吃的都好些。我懒得与他较真,那牌子我买过的,也没见他夸赞说好吃。”

“喜欢就好。下次我去再给他买。不过还是要节制着吃,我记得你说过,他现在血压和心脏都有些问题。我问过医生,这种情况要少吃高油高盐高糖的东西才行。”

“你也是一样。好歹四十几岁了,也不是年轻人了,虽说现在天气好,可屋子里开着空调,你这样光着膀子,都不怕冷的么?”

刚才两个人都太紧张了,谁也没有注意到承孝一直打着赤膊没穿上衣的事。少微低头看着那件套在自己身上当围裙的他的背心,再看看另一侧光着膀子有些不知所措的梁承孝,脸色早已经如天边的晚霞一般绯红。

梁母心中暗想:嗯,这样就足够了,可不要想把我当傻老太婆耍弄。于是起身笑着向少微说道:

“苏小姐,那我先走了。改天请你来家里做客,还请你不要拒绝。”

说罢带着司机转身款款出门而去。

梁母走后,少微捂着脸慌慌张张躲进了厨房没再出来。承孝也有些尴尬,转身去衣帽间找了件半袖套在身上,然后就只坐在沙发里,也没好意思再去厨房看热闹。

红烧肉还是那个红烧肉,杨枝甘露也没变味道。但是两个人心中皆存着心事又不好言说,于是便都低头闷声专注着吃饭。

收拾好了厨房,少微走到门口,清了清嗓子,低声道:

“走了。”

“哦。”

承孝向外望了望,忙又问道:

“你怎么回去?”

“打车。”

“天黑了,我送你。”

不待少微阻拦,他早起身去取了帽子,走到了门口穿鞋。

“你先坐电梯到地库等我,我随后就到。”

承孝一到车库,少微的信息也刚好进来:

“已经上出租车了。”

承孝拍了拍头,她一定会如此,他本该想到的。

少微在车上,望着街边慢慢流过的各色光影,心中充满了安慰和快乐。这是她人生朝前迈出的一大步。终究还是他帮助她,从阴霾中救赎了自己。

密斯张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