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缓缓佳期顾

温柔缓缓佳期顾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7章 危险关系,保险关系?

再见石岑岑的时候,承孝心中倒是更复杂了许多。

那天她迷茫着双眼哭着说喜欢他,而后又在林婵面前帮他隐瞒少微的事。她是26岁风头正盛的当红花旦,风华正茂,前程似锦。如今,他只觉得自己在她面前似乎又丑陋又卑劣,简直无地自容。

石岑岑从那日起,再见他时便不再像从前一般黏着承孝哥长承孝哥短地围着他转。迫不得已之时,也不过是跟矫矫联系一下而已。承孝很想仔细地找石岑岑道个歉再并认认真真道个谢,可是他从未做过这样的事,一时也不知从何着手。另一方面,少微那里则更是……

诶,自作自受。

这一日,矫矫无意间向承孝说道:

“我今天听人力那边的消息,苏小姐今天刚刚签了合同,正式入职了。”

“哦?我不懂这些,原来她从前都不算正经上班啊?”

矫矫白了他一眼,语气上像是自言自语,又似乎刻意说给他听一般:

“想必苏小姐应该着手从杭州正式搬过来住了。签了合同,至少未来三年都要留在上海工作。”

承孝眼睛一亮,拍拍矫矫的肩,又伸出大拇指赞道:

“矫哥,够意思。”

电话打过来的时候,少微正在为此犯愁。从前这些事都有容容和靳夏处理,如今自己孤身一人,又在异乡,属实是为难了她。

“少微,呵呵,是我。”

“哎,我知道。”

“在哪里?”

“在家。”

“上海吗?”

“嗯。”

“等我一下,马上就到。”

不待承孝摁门铃,少微已经早早守在门镜前等待了。跟他见了几次,自己仿佛有了做间谍的本领,窗帘也一早拉好。

承孝进了屋,四下环顾一番才说道:

“这房子还是从前我妈买的,说是给孙子做学区房。没想到竟真会派上用场。”

少微虽勉强让了他进屋,却依旧不大理他,所以并不作答。

“我听矫矫说,你今天签合同正式入职了,恭喜你啊。”

“要谢谢你。”

“没有没有,是你自己有本事,这件事情我不敢居功。那么我想,你也该正式把家当都搬过来了吧?”

少微有些诧异,自己正在为此一筹莫展,感叹他竟能想得如此周到。

承孝见了少微的样子,更自信了,于是腰杆挺得笔直道:

“我周五晚上没事,帮你搬家。”

“算了。你本身就是个麻烦事。”

“周五下班,我在公司地库等你。”

“其实我十分想拒绝你,可我也正为此事犯愁,本来想问问矫矫可有什么办法,不想你……”

承孝有些不好意思,再绷不住了,笑道:

“这件事情我还是不敢居功,可不正是矫矫告诉我的么!”

“矫矫真的只是你的助理么?我虽然迟钝,可总觉得他并非寻常人物。为人沉稳又很有见识,处事稳妥颇有大将之风。”

承孝耸耸肩,示意自己并不知晓。演戏上,他是个敏感细腻的人;生活中,却从不将这些不相干的人和事放在心上。

“吃晚饭了吗?”

“没有。”

“要不要一起?”

“我煮了米饭,刚要捏几个饭团随便将就一下。”

“那我也吃饭团。”

“太简单了,叫我怎么好意思。”

“就是这样才好。”

承孝在厨房看着少微来来回回弄饭。厨房是略微狭窄的一字型,他左让一下,右躲一下,脸上却笑盈盈问道:

“你觉得这房子怎么样?”

“太好了。我其实并不喜欢很大的房子,这种充盈的满当当的感觉,总使我觉得很安心。”

承孝略微一怔,少微没发觉,接着说道:

“你杭州那房子很大,可不知为何,却并不使我觉得空旷。我第一次去,也许是因为那天夕阳昏黄的光照在绾色的窗纱上,让我想起来小时候的家。”

“是了,少微,你是我的知音。我就是照着记忆里小时候的家布置的那间房子。我很害怕呆在静寂而空旷的地方。”

少微知道,大概正是因为两个人都经历过失去亲人的伤痕,才会有这样相近的痛感。他们从内里都是害怕孤独的。少微害怕失去容容和靳夏,承孝则把自己的生活过得热闹绚烂,色彩斑斓。其实目的都是一样的,不过都是害怕孤独。

这样一瞬间的共情和理解,在承孝看来,足够可以使他们两人在这纷杂的世界里做彼此的依靠。可是在少微所想,她实在需要梁承孝一直在她的生活里存在着。而从她刚刚经历过的惨痛教训来看,只有保持住安全距离,才是维持这种存在的唯一保险。

就这样,怀着截然相反心思的两个人,对坐在不足一米的餐桌前,安安静静地吃了一餐滋味复杂的晚饭。

周五傍晚,承孝连续发了几条微信给少微,唯恐她忘记晚上回杭州的事。少微下了地库,没看到承孝常开的那部帕拉梅拉,却听得身后喇叭声响起。少微一愣,随即笑了。

“特地跟人借的!”

少微上车后,承孝得意地笑了。

少微嫌他太过夸张,嗔怪道:

“哪里就至于有那么多东西了。”

“上次被人鄙视过,你忘记了,我可不会忘呢。好了,出发!目的地:杭州。”

两个人刚走没多远,就被堵在了周末晚高峰的路上。

突然,一台插队的车子向承孝吼道:

“让一下怎么了!太小气了你!”

承孝被堵得心焦,一时忘了身份,亦摇下车窗回道:

“别人都好好排着队,就你聪明伶俐是吧?偏不助长你这样的坏风气!”

少微从旁拉了拉他,示意他注意身份。岂料对方竟全然没有认出承孝,换了一副面孔哀求着说道:

“我接孩子放学,急着去补课班。哥哥你就好心让我进一下吧,行不行?”

承孝最受不得别人说软话,只好挥了挥手,让对方插队到自己前面。

关上车窗,承孝忽然发觉不对劲,皱眉向少微道:

“不对呀!跟梁承孝吵架?世道真变得这样快了吗?我真的不红了?”

少微先是一样的狐疑,忽然瞬间明白了其中缘故,笑道:

“你先看看自己的装扮。”

承孝朝后视镜一看,不禁也笑了。他今天穿着一件极家常的白T恤套着牛仔外套,头上顶着长长帽檐的黑色棒球帽,鼻子上架着太阳镜,再配着为了搬家特地借来的这台别克gl8,俨然一个装修公司工头的模样。

“这样挺好,还能跟人吵架,可真舒服。”

少微摇摇头:

“不过我说一句话,你不许生气。我第一次见你时,也并不知道你是谁。”

密斯张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