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推理游戏中活到最后

第103章 一百零三.二分之一的概率(求波免费月票)

陈墨摇了摇头,看着面前的几人,视线最终停留在圆桌的中央。

“我的意思是说,我们一直以来的方向就是错的!”

“这个游戏的目的,其实是想让我们找到五年前,那个杀死了吴梦佳的人。”

“而操控这个游戏所有系统的,是那个刘洋,他就是想借我们的手对那个人进行报复!”

“或者可以说,是对我们所有人进行报复,因为他在规则里说了一条,如果杀的人不是凶手的话,自己也会得到反噬,这可能就是在预示着我们,如果杀错了人,我们就会受到内心的自责,和法律的制裁。”

“相对来说,这还是个比较完整的犯罪剧情,一点也不像是个游戏。”

“我明白了,也就是说,我们八个人,都是曾经对吴梦佳伤害过的人,但有一个是曾经侵害且杀掉他的人,那个刘洋也是要找他,而我们就是在扮演那几个人!”

“而我们要做的,就是找到曾经杀害吴梦佳的那个凶手,只要找到他将其干掉我们就能赢!”

“说了这么多,可我们还是没什么线索,不是吗?”

“并不是...”陈墨晃了晃食指。“最起码我们现在知道,那个凶手是名男性,所以至少可以排除掉两个女生。”

“而剩下的,我,林秋还有石岩,我们三个人中,有一个是那个凶手!”

“凶手肯定是知道全部剧情的,他知道自己五年前杀了人,也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作为一个唯一的知晓全部剧情的人,他要比我们有优势的多。”

“那为什么那个刘洋不亲自出马,直接把我们几个都干掉算了?”

“以我对这类人的心理剖析来看...”陈墨低着头沉思道。“在经历如此大的心理创伤之后,他们应该很不屑成为和那个凶手一样的人,杀人这种事他很不想做。”

“所以,能不杀人他尽可能就不会杀人,而他想杀的,也仅仅是那个最终杀死他妻子的那个人,在他不清楚谁才是真正凶手的情况下,他才创建了这个游戏,一边看我们推理,一边进行复仇。”

“第一个死掉的人是孙畅,他应该是被刘洋挑中的幸运儿,因为第一夜总是要死一个人,才能缩小概率。”

“而第二个是我们挑出去的卧底,杜娟,虽然他不是那个凶手,但是因为没有找到凶手,所以刘洋只能选择把这个曾经最大的帮凶给干掉,避免杀错人。”

“第三个是石岩干掉的振锋,这个暂且不提,因为游戏并没结束,所以他也不是那个凶手。”

“现在,就看我们三个当中,谁的疑点更重一些!”

“照你这么说的话...”石岩这时抬起手打断了陈墨。“那这个人皇的意义是什么?如果杀人的是那个刘洋,并不是我们八个中的一个,那你这个人皇还有什么用吗?”

“当然有用,他的技能还是存在的,而且最重要的是,这是一个身份的象征,作为人皇,他是刘洋挑选出来,最不可能会是凶手的一个人,所以,我现在的嫌疑基本上趋近于零。”

“凶手,就在你和林秋之间!”

陈墨的话让林秋和石岩双双迷惑当场,这种用身份来排除嫌疑的,他们还真是第一次见。

不过他们也没法反驳什么,毕竟作为普通人,他们都不应该有信息进行反驳,如果是那个凶手的话,就不好说。

而陈墨的目的,也就是为了借这个身份来撇清自己的关系,并且把那两个女生的票拉过来。

小宁小静两个人看着圆桌旁的三个男人,陷入了沉思,小宁倒是还好,因为之前和陈墨一起去搜了两个房间,所以也知道一些剧情,可以明白。

但是小静的话,就是一脸懵,不过作为一个普通人,她已经很尽力了。

“我都说了,我根本不知道这段剧情...”林秋摊摊手。“什么刘洋,吴梦佳的,我一个都不认识,所以我不也知道该怎么和你们解释,我不是什么凶手。”

“我也不知道,不过从你刚才所说的那些事情来看,我们两个的嫌疑概率是相同的,因为我们没什么能够调查的点,只是在扮演角色而已,所以再继续讨论下去没什么意义,只是在浪费时间。”

“但如果你想在这轮投出去一个的话,我也不拦着你,因为决定权在你手上,我们也不是人皇!”

陈墨虽说很想在这轮投出去一个,但是他哪是什么人皇,只是披着人皇的身份罢了,这一切都得看小宁的意思。

甚至他还紧紧盯了小宁一眼,想督促她尽快投票。

但小宁看上去还处在纠结的阶段,而且因为陈墨抢了她的身份,所以她一脸的有恃无恐,根本不着急的样子。

陈墨虽然很急,明明只要这轮投掉一个,下一轮再投掉一个就能赢了,但小宁她就是不说话,所以他只能也跟着拖下去。

毕竟他知道人皇就只有一次守护了,最初的规则还是在的,那个凶手现在肯定非常害怕,藏在暗处的秘密被揭开,他的处境将会十分危险。

而他唯一的获胜办法就是想办法尽快结束游戏,也就是达到活到最后的要求。

而要想达到这个要求,就必须先将其他人干掉,也就是说,他要在每天死一个人的情况下,尽可能快的干掉所有人。

而赢得游戏最快的途径,就是干掉人皇,现在是第三天晚上,就算还有三个男生,他也就能再活三天,所以他必须在这三天里干掉人皇,或者干掉所有人。

会议草草结束,林秋和石岩都起身离开了这里,毕竟他们两个嫌疑最大的人,在这里待着也没什么用。

而小宁小静则是坐在圆桌旁沉思,小宁是真的沉思,但小静是处于懵逼的状态,不知道该怎么办是好?

“小宁,不是我说你,你刚才就应该果断一点,直接先投出去一个,这样拖下去,对我们来说太不利了!”

“我知道...”小宁吃力的点了点头。“但是,我实在是没办法从他们两个中选一个出来,我做不到!”

“嗯...”陈墨沉思了一会。“那你今晚不要用守护了...”

“啊?为什么?”

“让你别用就别用,听我的准没错!”

松果就是果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