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武大侠

玄武大侠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9章 大战斧头帮

冬去春来,花落花开。有一天,无为子接到一封邀请函,是山东滕县千山头玄真观派人送来的。大意是,玄真观原来的住持圆寂了,现在全体道士久仰无为子大名,欲拥戴无为子到玄真观作住持。

无为子与朱永才商量,准备带他一起去千山头。朱永才欣然答应,忙问:“嫦娥妹妹也一起去吗?”

“千山头玄真观的情况很复杂,现在嫦娥太小了,暂时不带去。”无为子摇了一下头道。

“那,那嫦娥妹妹怎么办?”

“嫦娥这个小女娃儿很聪明,是块学功夫的好苗子。我准备先把她托付给玉虚道长,先跟他学几年功夫,然后再把她带到千山头来。”

朱永才心中两难,尽管有一千个不愿意将嫦娥妹妹留下,但是面对当下的情况,只好暂时照伯伯的吩咐办了。

这几天晚上,无为子悄悄带嫦娥到后山,教了她几套玄武功夫。

那天,无为子带朱永才和嫦娥上泰山,将玄真观的邀请函递给玉虚道长看,说自己准备带朱永才去千山头玄真观,想把小嫦娥留在玉虚道长身边,拜他为师学习功夫。

玉虚道长看了一眼嫦娥,心中很是喜欢。无为子忙叫嫦娥过去,给玉虚道长跪下叩头。嫦娥很兴奋,连忙跪下,给玉虚道长叩了三个响头,道:“谢谢玉虚爷爷,哦,不,谢谢师父。”大家见了哈哈大笑。

无为子与玉虚道长告别后,嘱咐小嫦娥,一定要听玉虚师父的话。嫦娥见伯伯和永才哥哥要走,伤心地哭了。嫦娥伸手与永才哥哥拉了勾,才停止哭泣。

那天,无为子收拾好行李,让朱永才背在身上。二人与无名道长和众道士一一施礼道别,然后离开老君堂,向滕县千山头玄真观走去。

朱永才身穿青棉衣衫,脚登粗布鞋,背起包裹走在前面。无为子见他身高七尺有余,长得腰圆膀阔,壮实伟岸,一块典型的山东大汉身躯。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不时回头看看伯伯。无为子见徒弟英姿勃发,敦实仁厚,满心欢喜。

师徒二人行了两日,来到一座山前,顺着山坡小路走上去。突然一骑白马从山坡上奔驰下来,马上坐一人,身穿黑衣,手持板斧,贼眉鼠眼地向无为子和朱永才张望两眼,然后飞快下山。

过不多时,那黑衣人从后面飞奔回来,向无为子和朱永才又张望了两眼,然后急速上山去了。

师徒二人也没多想,径直翻上一个叫“老鹰嘴”的山坳。一阵山风吹来,几只老鹰从树上飞起,“嘎!嘎!”惊叫,增添了几分寒意和山间玄秘。

无为子示意朱永才小心,准备加快脚步,快速翻过“老鹰嘴”山坳。突然听见“呼呼!呼呼!”声响,两把短斧头旋转着,朝二人飞速袭来,无为子和朱永才迅疾快闪避过。接着传来“乌喇!乌喇”尖利刺耳的怪响声,两个飞去来镔铁刺轮,飞旋而来,师徒迅速翻个跟斗滚开了。

这时,从几颗树上跳下四个人拦住去路,一个青衣人手持弯刀,像是领头的老大,大约四十多岁,斗鸡眼,尖下巴,瘦瘦精精,贼眉鼠眼地打量着师徒二人。三个黑衣人手持板斧,跟在其后,怒目而视。

老大恶狠狠地问道:“你们是谁,要去哪里?”

无为子上前施礼道:“贫道无为子,这是小徒朱永才,我们师徒去滕县玄真观。你我素不相识,不知各位好汉为何要拦路?”

一个光头黑衣人对老大喊道:“库头兄,懒得和他们啰嗦,直接干掉算了!”话音刚完,库头拔出弯刀,三个黑衣人挥舞斧头,一起向无为子扑来。

无为子心想,多年没有活动身子骨了,今天就跟这伙毛贼玩玩。他不愿拔剑杀生,赤手空拳,从容对付这伙恶人。

朱永才见毛贼围攻师父,他急忙冲上去,在一个黑衣人背后猛击一掌,黑衣人冷不及防,被打倒在地上。另一个黑衣人持斧冲向朱永才,一阵狂砍猛劈。朱永才东躲西闪,眼看招架不住。他急中生智,纵身跳上路边一颗大树,黑衣人跟着爬上去追杀。

朱永才抓住一根粗大树丫把身子吊起,用力摇动枝丫。晃动的枝叶,狂扫黑衣人的头脸。黑衣人忙用手捂脸,朱永才看准了,一招“凌空飞脚”,在他面门上“趴”“趴”两脚。黑衣人应声从树上掉下来,头正好碰到一块石头上,鲜血直流,爬不起来。

早先被打倒那个黑衣人爬起来,到树下骂骂咧咧,准备跳上树去。朱永才出其不意从树上跳下来,两手展开似鹰爪,一招“老鹰抓鸡”,对准那人脑袋,用鹰爪闪电般连抓两下,那人被击倒在地。

朱永才怕两个黑衣人爬起来,再去围攻师父,跑过去分别点了两人的穴道,使其不能动弹。

这时库头和光头黑衣人与无为子打斗正酣。库头手中的腰刀旋风般朝无为子砍来,无为子施展八卦功夫闪躲腾挪。

光头黑衣人从侧面劈斧过来,无为子一个后滚翻避开,顺势双手扶地,一条腿快速后扫。黑衣人的腿脚被无为子的“扫堂腿”击中,身子后仰倒地。朱永才冲上去按住这个黑衣人,将其双手反转到背后紧紧擒住。

库头见黑衣人中招,心中焦急,马上从身上取出一个带毒铁爪,向无为子横扫过来。这铁爪能伸能缩,神出鬼没。许多武林好汉,成了他铁爪之下的怨鬼。

情急之下,无为子急忙拔出龙蛇剑抵挡。但见剑随身转,行若游龙。无为子与库头玩了几招,突然跳起来,大喝一声,一招“力劈华山”斩下来,库头急用铁爪格挡。只听得“铛”的一声响,铁爪被斩断成两节。

库头丢掉断爪,急忙拔出腰刀向无为子大砍大劈。无为子侧身避过,见库头举刀过高,肋下露出了破绽。

无为子眼明手快,左手迅速点中库头的肋下“鹰窗穴”,库头立即瘫倒在地。无为子这招只用了六分力气点到对方身上,如用十分力气,库头便会立刻毙命。

朱永才擒住那个黑衣人追问:“我们与你们四人往日无仇,近日无怨,为何要偷袭我们?”那人不肯做声。

朱永才在他脐下“气海穴”轻轻一点,说道:“你已被我点了穴,如不肯讲出袭击我们的原因,你就瘫着等死吧。”

那人慌了,急道:“我说,我说。”

朱永才道:“那库头是怎么回事?为何袭击我们?”

那人道“这个库头是负责玄真观库房事务的道人,名叫玉蟾,他一心想当玄真观住持,可是众道士都不喜欢他。玉蟾道人打听到无为子要经过这里,就收买我们斧头帮三兄弟。大家一起化了妆,预先埋伏在老鹰嘴山坳里,等你们经过时出其不意下手。小的们瞎了狗眼,不识得二位高道大德。”

“两位高道大人,你们大人不记小人过,快给我们解了穴道吧!我们有八十多岁的老父老母瘫在家里,还有刚出生的幼儿,都需要我们养活呀。”三个黑衣人编了谎话,一起跪地求道。

无为子听了这些话,忙逼问库头此事是否属实。玉蟾道人翻了一下斗鸡眼,大声叫道:“今日落到你们手里,要杀要剐随你便,何必多啰嗦!”

无为子道:“出家人当以宽大为怀,谨守慈、俭、让三字,致虚守静,修心养性。道心可御人心,人心可化道心。为了当住持就动干戈杀人,这住持我不当也罢。”说完即动手给几人解了穴。

三个黑衣人谢过无为子和朱永才,互相搀扶着爬上马背,马鞭一挥逃走了。

无为子对玉蟾道:“起来吧,我们一起去玄真观,等到了那里,我给众道士讲讲,让你当住持,如何?”

玉蟾道人马上跪谢道:“先生大恩大德,玉蟾终身不忘,以后玉蟾听先生的就是了。”

玉蟾在前面带路,三人一道向玄真观走去。

蜀中雷鸣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