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运飒妻在八零

第28章 标致的姑娘

王桂香忙得脚不沾地,没空搭理她,就随口说了一句:“都是孩子们闹着玩的,嫂子,你快歇着!”说完,她就急吼吼去看秦家人来了没有。

秦光华和张连香以及秦建军和媒人徐文秋吃了早饭就带着东西来了。

徐文秋是芭蕉村的姑娘,二十多年前嫁到了秦家村,秦建国和鄢红菱的亲事,就是她牵线保媒的。

当初鄢红菱得知宋胜利要娶许静香,先是绝食,后来被王桂香哭着求着,这才开始吃饭,后来,她日日以泪洗面,家里活儿也不干了,没事就去拦宋胜利。

鄢大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他的老脸都快被鄢红菱丢光了,也放出话去,想要尽快给鄢红菱找一个婆家,徐文秋本来没多想,没想到秦建国却来向她打听芭蕉村鄢红菱。

这个年代,做媒人是有钱的,双方若是成功后,除了男方会给钱和礼物之外,逢年过节,也能收到点心意。

徐文秋没多想,就应下来了,来鄢家一打听,鄢大民当即同意了,要了两百块钱的彩礼钱。

两百块钱的彩礼,在芭蕉村这一带,不算多,也不算少,鄢家比较穷,这些年他们要供鄢红凯读书,家里早就被榨得干干净净。

后来不知怎么的,就传出鄢大民嫁女儿要彩礼供儿子上大学的消息出来,就连鄢家姐弟二人,也是这么以为的。

其实,鄢大民和王桂香早就商量过了,儿子也要读书,从鄢红菱的彩礼里拿出一百块钱,若是再差,到时候他们夫妻厚着脸皮去借一点,至于剩下的一百块,他们要给女儿置办嫁妆。

秦建国送来的东西里,就有他们第一次去县城买的衣裳,秦建国把东西送来,王桂香就催鄢红菱去屋里换衣裳,秦建国穿着上次他给自己买的那套深蓝色工装,下面穿了一双全新的胶鞋,笑意盈盈盯着门口。

鄢红菱进屋后,飞快换好衣裳,给自己扎了个高马尾,她现在二十岁,正值青春年少,不用化妆品,就足以秒杀别的女人。

穿好后,胡瑶夕盯着自己的黑色新布鞋看了好几眼,白衬衣搭配西装裤,下面一双布鞋,怎么看怎么别扭,她暗暗发誓,等她攒够了钱,一定要赶快开一间自己的服装店。

换好衣裳出来的鄢红菱,瞬间就将大家伙的目光吸引了,白色的衬衣,包裹着她姣好的曲线,一条西装裤笔直,如果不看鞋子的话,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赫然出现在眼前。

尽管张连香不满鄢红菱,不得不说,这一刻的鄢红菱,的确是好看。

王桂香急忙招呼大家坐下来,按照他们这一带的风俗,鄢红菱带着秦建国,按照他们家的辈分,开始给长辈敬茶,每一个长辈都会给红包。

这个年代,大家给的红包也不是很大,最小的两毛,大的一块,一圈茶水敬下来,鄢红菱和秦建国得了不少红包。

张连香瘪瘪嘴,她没来过鄢家,今天来了以后,更是看轻鄢红菱,鄢大民家比较小,房子还是泥土砌成,不像他们家,是木房子。

等到敬茶完后,他们坐下来吃饭时,张连香才惊讶得张大了嘴巴。

徐文秋拉着王桂香的手:“弟妹,你们家今天这几桌弄得可真不错,你看,你未来亲家满意着呢!”

王桂香微微扬起下巴,第一次在大家伙面前抬起头来,这些年,他们家过得憋屈极了,贫穷,别说是外人了,就连他们的至亲都看不起他们家,今天的这几桌饭菜,鄢大民大手一挥,割了整整三十斤猪肉,鄢大民还跟着鄢红菱去县城,买了五条鱼,这个年代,鱼可不是想吃就能吃的。

鄢红菱和秦建国对坐着,大大的圆桌子,光是荤菜就占了五个,另外还有一整条的鱼。

秦建国手长,夹了一块鱼肉,小心翼翼剔除掉以后,放到了鄢红菱碗里,引来好几道调侃、戏谑的目光,两人红着脸,秦建国却没有因此不再给鄢红菱夹菜,反而夹菜越发殷勤了。

张连香低着头,凑到秦光华耳边,小声问道:“不是说鄢大民家……条件不太好吗?”

这哪里是条件不太好,鄢红菱长得标致,年纪还小,鄢家怕是还有些家底,马上有一个上大学的弟弟,这样的娘家,鄢红菱怕是都能找个城里人嫁了,哪里轮得上他们家建国?

秦光华:“你管那些做什么?今天他们订婚了,鄢家家底丰厚,对我们家建国来说,再好不过了。”

张连香瘪瘪嘴,这倒是,很快,她又想到一件事,轻轻扯了扯秦光华的衣袖:“来的时候,你听到说没有,说是鄢红菱跟人相好……”

“你快给我闭嘴吧!”

秦光华像是看傻子一样盯着张连香,“建国快三十岁了,你是他亲妈,难道你想他一辈子不结婚?”

张连香辩解:“我没有,我,我就是好奇,问问不行啊?”

“你脑子给我精明点,要是因为你,建国的亲事出了问题,看我不收拾你!”

秦光华爱喝酒,年轻的时候,有时候喝醉了,若是张连香多嘴问两句,换来的,就是一顿打,所以,张连香有点怕秦光华,她缩了缩脖子,悻悻的咽了一口唾沫。

订婚很快就圆满结束了,临走前,秦建国告诉鄢红菱,明天早上他来接她。

两人正式订婚了,再过几天,鄢红菱满二十周岁,他们两还可以随时领证。

鄢红菱帮王桂香收拾桌椅,王桂香愁眉苦脸,鄢红菱见了,问道:“妈,今天是我订婚的日子,你怎么愁眉苦脸的?”

王桂香:“我看你那个婆婆,怕不是个好相处的人。红菱,你啊,从小到大,光长个儿不长心眼,眼看你就要嫁人,你让妈怎么放心。”

提及张连香,鄢红菱倒是记得不少她偏心眼的所作所为,可上辈子秦建国的恩情,她无以为报。

为了让王桂香放心,鄢红菱笑着说道:“妈,你哪知眼睛看出来的?我怎么就没看出来?”顿了顿,她跟王桂香说道:“建国哥倒是跟我说过,说等我们结了婚,如果有钱的话,我们想分家出来单住!”

婼梵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