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运飒妻在八零

福运飒妻在八零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0章 坦诚相待

等宋胜利和许静香离开后,鄢红菱迅速松开了秦建国的手,鄢红菱气鼓鼓骂:“许静香真是不要脸,当初,当初要不是她不要脸抢,宋胜利怎么会……”

说完,鄢红凯这才后悔,不该口不择言,秦建国还在这里呢。

鄢红菱倒是大大方方,她松开秦建国的手,对鄢红凯说了一声,就示意秦建国跟她走。

走到马路对面,鄢红菱就把她和许静香以及宋胜利的恩恩怨怨说清楚了,她还说:“当初年纪小不懂事,以为别人给我写几句骚情的诗就是喜欢了,现在看来,那些酸溜溜的东西,看了实在是牙疼!”

秦建国很诧异,鄢红菱本来也才二十岁岁吧,怎么说话这么老成?

他无比怀念刚才鄢红菱主动牵起自己的手,她的手小小的,他轻轻松松就能握在掌中。

“以前的事已经过去了,再过十多天,我们两就订婚了,建国哥,我今天跟你说这些话,是不想将来我们结婚以后,你从别人嘴里听到,到时候影响我们的夫妻感情!”

秦建国瞬间觉得心里熨帖极了,他认真的望着鄢红菱的眼睛:“不会的!我相信你!”

是的,秦建国从鄢红菱眼睛里,没看到丝毫对宋胜利的喜欢,有的似乎全是厌恶。

鄢红菱笑了,阳光下,她一口雪白的贝齿闪花了他的眼睛,秦建国也跟着傻笑起来,上个月,他就恍惚在了这样的笑容里,他想,这个姑娘长得真是好看呀!

后来快关门时,才走出来几对夫妻,鄢红菱见他们走来,笑着叫卖:“外国小吃,番茄酱小薯条,姐姐,你们要不要尝尝?”

鄢红菱长了一张圆脸,笑容很有感染里,其中一对刚结婚的小夫妻在妻子的拉扯来走到鄢红菱的手推车前,鄢红菱指着锅里金黄的薯条:“姐姐,这是外国的小吃,要不要尝尝?”

女人问了价格,有点嫌贵,男人却拍了拍她的手:“想吃就买,我给你买!”

这话成功让女人笑了。

开了张,鄢红菱卖了四份薯条,就和鄢红凯一起急急忙忙去了子弟学校门口。

上学前孩子们才吃过薯条,他们忘不掉那酸酸甜甜的番茄酱,所以,学校大门一开,家长们就来接孩子,一个一个的孩子缠着大人就来到鄢红菱的手推车前。

鄢红菱笑眯眯给大家伙炸薯条,还不忘给孩子们多放一勺番茄酱。

放学的时间不长不短,半个多小时的样子,带来的薯条卖了一大半,还剩下一些,鄢红菱又急忙和鄢红凯还有秦建国去了纸厂。

纸厂前,有不少家长刚把孩子接回来,有的孩子嚷嚷着还要吃,被家长训斥:“两毛钱一份,你还要?不许吃了,赶紧回家!”

伴随着孩子的哭哭啼啼声,鄢红菱的生意还可以,纸厂前面的梧桐大道两边,还有不少附近村里人来卖菜,不少人酸溜溜的背着鄢红菱说话。

“早上才来的,现在又来!”

“就是,几个土豆蛋子,换了个说法,就能卖两毛钱一份,呸,崇洋媚外!”

“……”

鄢红菱仿佛没有听到他们的话,她依旧卖着自己的薯条,等薯条卖完以后,她就和鄢红凯一起往家走。

没走多远,秦建国就提出要回家了,鄢红菱也没留他,两人说好,后天去一趟清河县城。

芭蕉村供销社前,打了五斤菜籽油,又买了一包白糖,花了五块钱,回到家,王桂香他们还没回来。

姐弟二人先坐在等下数着钱,上午挣得最多,二十八块钱,下午挣的要少一些,是有二十块零几毛。

不过买菜籽油和白糖就花了五块钱,今天一共挣了四十三块钱!

“姐,我们明天还去吗?”

鄢红菱点点头,“去啊,等会儿你帮我多洗一点土豆,切好后用盐水浸泡,我去做饭!”

傍晚,鄢大民和王桂香回来了,鄢大民回来就问秦建国,鄢红菱告诉他秦建国回家去了,他也没多问,这个年代,娶媳妇儿都这样,准女婿会来帮忙收庄稼,他没要秦建国上山帮忙,是看在秦建国今天第一次登门的份上,下一次可就会让他这么轻松了。

在山上的时候,王桂香就把鄢红菱他们挣钱的事告诉鄢大民了,鄢大民想随便对付几口,鄢红菱却不同意,她给鄢大民他们做了菜,一家子吃的饱饱的,鄢大民才问起鄢红菱去卖小吃的事。

鄢红菱:“爸,这生意不长久,我们胜在新奇,扯着外国小吃的大旗,今天才卖了四十多块钱!但很快,别人都会知道,一两分钱一斤的土豆,稍稍用油炸一下,就能卖到两毛钱一份!”

王桂香顿时紧张起来,“那怎么办?”

鄢红凯咬着牙,“姐,那我们去别的地方卖?”他想的是,如果纸厂这边有人卖,那他就去芭蕉村外的竹板镇卖。

“炸薯条本身就没什么技术含量,别人很快就会跟风,我也没打算做多久!不过,我们还可以做点别的卖,到时候再说,我想在两个月内挣到两百块钱,让红凯去上大学,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要是昨天鄢红菱这么说,家里肯定没人会相信她,但今天她这么说,王桂香和鄢大民不由得相信她!

“妈,等会儿你帮我磨点豆子行吗?”

鄢红凯见王桂香满脸疲惫,他急忙对鄢红菱说道:“姐,我帮你!”

鄢红菱想了想,点点头,“也好,爸妈,你们累了一天,早点睡吧!”

鄢红凯从小读书就行,家里人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他身上,所以,他从小没怎么干活,磨豆子是小事,鄢红菱是想让她妈帮她煮豆浆,不过,见王桂香累得一个劲打哈欠,她只能作罢。

夜晚,王桂香和鄢大民睡了以后,鄢红菱把三月份外公家送来的半袋面粉舀了三大勺,放上酵母,揉好后盖上盖子发酵,她和鄢红凯在后院磨豆子。

夜晚的芭蕉村宁谧美好,而张少芬家,却气氛诡异。

婼梵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