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君,绝江湖

第88章 公主府

却说长乐公主自那日接到颜文清的信件之后,欣喜异常。她原本和众人一般,以为两位少将军皆战死于南汇一役。说实话,那就是一场普通的不能再普通战役,普通到伊大将军和长乐公主均认为胜利是手到擒来的。可就是这样一役,少将军伊文被敌人一招致命,创口只胸间一点红而已。少将军伊武不仅被长剑所杀,且惨遭毁容。伊大将军强忍丧子之痛,众将士为报二位少将军之仇,皆与倭寇殊死搏斗,南汇之战由点及面,战争越打越大,整整打了一个月,最终伊大将军凯旋而归。但多少胜利之音才能填平胸中的丧子之痛呢?伊大将军虽年过花甲,却立下重誓:倭寇不除,誓不归还。

而常年追随伊文少将军征战沙场的长乐公主却因少将军之死悲痛欲绝,无力再战沙场,于是她护送两位少将军尸首回京后便不曾再征战。长乐公主整日茶饭不思,忧思成疾,在公主府已经修养了半年有余。谁知那日竟盼来了伊武少将军的飞鸽传书,向她报平安。这叫她如何不欣喜若狂?在书信之中,伊武言明,自己中途易容扮作普通士兵去医治伤兵才躲过一劫。虽躲过一难,却亲眼见那贼人杀害兄长,观其招式,他断定贼人定是出自中原江湖一派。因此他才隐瞒自己还活着一事,只身江湖,查询究竟是武林何派通敌卖国,害他兄长,然并无所获。现在,他有个结拜妹子要入京,托她照顾一下。长乐公主喜上眉梢,她想,伊武说的这位结拜妹子,定是他的红颜知己!自从得知伊武还活着,长乐公主的身体也好得多了,只是偶尔念及伊文少将军,心中愁苦仍是溢于言表。

长乐公主在公主府内候客数日,却不见生人造访,心下着急,便给伊武回了信。谁知信件如石沉大海一般,再无音信。长乐公主心中虽急,却无计可施。

“姑姑,不要总在屋子里嘛!快陪康儿出来玩儿!”一个稚气的童声打乱了长乐公主的思绪。

她回过头来,一脸宠溺地看着这个小男孩,道:“姑姑乏了,你自己去玩儿吧!”

那个叫“康儿”的小男孩显然对自己姑姑的这个回答很不满意,他撅着小嘴,一脸不情愿地看着自己的姑姑,并不说话。

就像平常家庭里,做姑姑的对自己宠爱的侄儿一般,长乐公主拿这个康儿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只要康儿撒个娇,这做姑姑的便全然没有了自己的原则。哪怕康儿犯了多么不可饶恕的错误,长乐公主对他也恨不起来。更何况,这康儿自幼与她最亲近,又还小,正是可人爱的年纪,又能犯得了什么天大的错来?如今这般看着康儿,心中倒是暖了许多。她微笑着起身,正要陪着康儿出外玩耍一番,却见含珠从外走来,似是有事禀报。

见姑姑看向门外,康儿也顺势看了过去。他看见含珠姐姐手里不知拿了什么东西,他也没细看,只是心里想着:他们大人又有事情要商量了!于是也不多说话,自己悄悄地溜走了。

含珠走进房内,把手中之物交到公主手上,才道:“公主,有位自称是‘琢儿’的姑娘求见。”

长乐公主接过来一看,确是她之前送给武儿的玉佩。又听那姑娘自称是“琢儿”,不禁笑了出来。这朝堂之上知道少将军伊武就是百变郎中颜文清的,仅她长乐公主和少将军伊文二人而已。三人游戏打闹之时,也经常叫伊武做“清儿”,这“清儿”、“琢儿”岂不是一对儿?要是文哥知道他这个百般挑剔的弟弟终于找到了挚爱之人,却不知是什么表情。长乐公主这样一想,又不禁怅然。

“公主,这位琢儿姑娘要如何招待?”含珠知道这个玉佩只有皇子才有,长乐公主因征战沙场、屡立奇功,才破格有一块。那琢儿姑娘拿着玉佩求见,想来身份不低,但含珠依旧不敢贸然,于是请示道。

公主被她这一问,才回转过神来,笑着道:“快请!这可是贵客!”

含珠一听,马上知道了公主的意思,忙打点下人收拾上房,接着一路跑去迎接贵客至公主面前。

长乐公主也没闲着,忙对镜整了整妆容,起身向会客厅走去。

待长乐公主进入会客厅时,“贵客”已经到了。长乐公主忙迎了上去,一把拉住来人的手,道:“妹妹可是路上遇了什么不测?怎的竟迟了这些时日才到?等的我好生着急!”

来人显然吃了一惊,她并没有想到驰骋沙场、英姿飒爽的公主殿下竟会如此平易近人,一时之间竟说不出话来。

长乐公主仔细打量着这个姑娘,她虽未学过医,却看出这个姑娘似是病着。她脸色苍白,连唇边都没有血色。虽是如此,却依旧不掩其娇美的容颜。

确是一个美人胚子,武儿的眼光果然不错!长乐公主想道。

只听那姑娘缓缓开口,道:“路上想是受了风寒,竟一病不起,耽搁了时日。刚能起身,便连忙赶来了。让公主挂心了。”

来人便是文蔓蔓了。文蔓蔓那日受“安神舞”之伤,即便是颜文清亦束手无策。颜文清、江彦在房外商量对策之时,却听见房内有声响,再进到房中,却不见了文蔓蔓的踪影。二人各自担心,却不想文蔓蔓被那风尘医仙风尘逸救去。

那风尘逸行事向来古怪,一生痴迷医术,不问世事。前几日刘安死于“安神舞”事发,江湖哗然,不几天便传遍中原。风尘逸虽遁世十数年,却依旧听闻此事。与其他江湖人士担心江湖的风云变幻不同,他只想找到一个受此重伤之人,得而救之。他一生研究各类不治之症,这种伤他也已研究多年,他自信能够救治,但苦于没有人再患此伤,便无从求证。现如今“安神舞”惊现,叫他如何不欢喜?

他打听到刘安尸体在刘府被发现,又听说众门派都前往中原镖局苏家,而刘安的尸体现在就在苏府,于是他每日往返与苏府刘府之间,盼望着能够遇到受安神舞之伤者。那日他正路过客栈,恰巧听见颜文清和江彦的对话,叫他如何不欢喜?

他本与颜文清有过数面之缘,也曾互相切磋医术,按理说他若亮明身份,颜文清必喜得与其一同救治。但风尘逸如何愿意与他人一道救治同一个病人?这可是证明自己医术超越前人的机会,如何还要与他人分享?于是风尘逸想都没想,抢了伤者便飞身走了。

文蔓蔓得风尘逸救治,半月上下已经能够起身下床。虽说大难不死,但短时间内身子却难以恢复。

文蔓蔓其实刚一苏醒,就急着想要赶往京城,她隐约觉得,公主府已经是她查出杀害她父母凶手的最后希望了。为报父母之仇,她不怕艰辛、不惜机关算尽、甚至不怕死,可当她辗转苏府、江派、刘府各地之后,她却快被追查的希望越来越渺茫所击倒了。十年之前的事已渐被江湖淡忘,更何况这本身就是江湖悬案;而朝堂之上,亦是风云变幻,派系纷争日新月异,要查起来,丝毫也不比江湖容易多少。她心中报仇心切,又怎能安心等着病好?

但风尘逸在没确定自己是否能救治成功之前,又怎会放她走?于是略施银针,便使得文蔓蔓又卧床数日。文蔓蔓自幼跟随风尘逸,虽不懂如何救治自己这伤,但医术也已不俗,甚至比之宫廷太医亦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如何看不出自己是因银针之故才不能走动的?

可文蔓蔓又能如何?如今她为鱼肉,风尘逸为刀俎,却不是要由他宰割了?若在之前,文蔓蔓定然要破口大骂风尘逸是“疯老头”了。可现在,面对风尘逸,她想到的并不是那个自幼收养它长大的“风老头”,她想的是:这个人是那个呆木头风云皓的爷爷!既是他的爷爷,也就是她的长辈,本应尊重些。她本也想着,风云皓如此对待自己,那还尊敬他爷爷作甚!可这“疯老头”每每已经到了嘴边,却硬是说不出。她心里恨极了自己,但越是恨自己,风云皓的那张呆木头的脸就越在她脑中挥之不去。于是文蔓蔓干脆闭上眼睛,什么也不想,任凭风尘逸给自己医治罢了。

又过了几日,风尘逸确认自己已经把文蔓蔓救活了,便拔出封住文蔓蔓行动的银针,扬长而去。

文蔓蔓本已经对自己的身子不过问了,整日昏昏睡着,这日醒来,只觉饥饿异常,疲懒地睁开双眼,却发现房内救治她所需要的药品、风尘逸的衣物包袱全都不见了!他竟然救好她之后连声招呼都不打就走了!她居然被饿醒了!

文蔓蔓心中虽恼,却也了解风尘逸向来行事古怪。于是起身梳洗之后,吃了些饭,便赶路来京城见长乐公主了。

长乐公主连忙拉着文蔓蔓坐下,道:“妹妹这是什么话?你既是武儿的妹妹,便是我的妹妹了。武儿小时便叫我萨仁姐姐,只是后来领兵打仗,不便这般叫了,这才改了口。你今后便叫我姐姐吧!”

文蔓蔓见长乐公主对自己这般好,心下竟有些过意不去,毕竟她来公主府的目的,是要来寻杀父仇人的,而她的杀父仇人,定是公主的至亲之人。

正在文蔓蔓犹疑之际,却听外面吵闹起来。文蔓蔓听门外说话,知道是一位叫康儿的小王爷晕倒了。文蔓蔓看向长乐公主,见公主虽依旧谈笑,但面露担心之色。于是道:“公主,琢儿医术虽不及义兄,但也师出名门,不知可否让琢儿给小王爷诊上一脉。

文蔓蔓见公主眼前一亮,似是看到转机一般,随后眼光又淡下去了。文蔓蔓想,这小王爷的病看来不轻,不然公主也不会这么不相信小王爷的病能够治好。而且颜五哥都医不好他,就更不要说旁人了。

文蔓蔓一边这么想着,一边随着长乐公主走出了门去。

宇文蔓蔓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