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的爱妃有点野

第41章 初犯

这天,太阳当头,天气正时晴朗的时候。坐在院子中的司徒风抬头望了望天,刺眼的阳光照在他俊朗的面容上,他闭着眼睛感受着阳光的温暖。阳光落在身上也暖洋洋的。

“二公子,已经晌午了,您还不吃些东西吗?”一个穿着灰色衣衫的下人走到了司徒风的身边,对他弯下腰恭恭敬敬的说着。听着声音中,还带着些颤音。说完,他还微微偏头看向右侧远处的位置,那是管家。

司徒风听见了下人的声音,低下头,坐正。眼睛看着那下人。

“我都已经说了……”司徒风原本大声喊出来的话,突然停止了。那下人被吓得直接跪在了地上。

“是奴才逾越了,请主子责罚!”他跪在地上一遍遍的磕着头,话也一遍遍的重复着。

司徒风低头禁闭着眼睛,他的眉头紧皱。突然感觉自己身体中有一股声音在叫嚣着,他要吃芙蓉烧鱼!

他体内的那渴望吃芙蓉烧鱼的因子在不停的叫嚣着,他突然有种难耐的感觉。浑身的不自在,他现在只是渴望,渴望吃那芙蓉烧鱼。

“行了,你下去吧。”司徒风平复了心态,暂时压下了那渴望的叫嚣,闭着眼睛语气稍有不稳的说着。那下人像是获得了大赦一样的高兴,比兔子跑的还快,没一会消失在了司徒风的视线中。

司徒风再次抬头望了望那天空,依旧是刺眼的阳光,但似乎更盛刚才了。

他优雅的起身,不去管因为久坐衣服上留下的折痕,直接奔向司徒嫣哪里。他的双眼好像发着光。

司徒风疾步匆匆,恨不得自己长了一双翅膀,直接飞到司徒嫣那里去。可是,似乎他并不是特别着急的那一个。在一处拐弯过后,司徒风看见了前面不远处的司徒锦。想了想之前二人一起吃了司徒嫣的芙蓉烧鱼,他便想着今日他是不是同自己一般。

“大哥!”司徒风停在原地喊了一声,随后小步跑了上去。

“二弟。你怎么在这里。”司徒锦有些疑惑的看着小跑而来的司徒风。

司徒风跑到司徒锦的跟前,用手拍了一下司徒锦的肩膀。“大哥可是要去司徒嫣那里?”司徒风笑着。

“嗯,是啊……”司徒锦应声答着,随后又看了看与自己差不多高的司徒风。“难不成你也是……”

“对,大哥我们快走吧!”司徒风知道自己身体中的那因子又在叫嚣着。他可不觉得自己的定力有很好。便拽着司徒锦连忙向司徒嫣那里奔去。

此时的司徒嫣,提前吃过了饭,正在院子中浇花,修剪花花草草。

白日里,她不怎么方便出去,闲来没事就种种花草,看看书,为自己出谋划策什么的。好在生活才没有那么无聊。

司徒嫣来到了自己种花的那片田地。思绪不知飘向了何处。

司徒嫣的手轻轻的落在那花苞上,抚摸着,感受着它的生命力。美丽而致命。司徒嫣淡淡的笑了。

对着这片花田笑着,继续给这些花朵浇着水,细心的栽培着。

浇过水后,司徒嫣让下人搬来了一个贵妃椅放在院子中,她则随意拿了一本关于兵法的书躺在上面静静的看着。

岁月静好,只可以总是有人打扰。

“司徒嫣!”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司徒嫣的目光从书本上离开,看向那门口出。眉头微皱,表示她现在有点生气。虽然没有看见人,但是听着声音,她也才到了是谁。这凌乱的脚步声,还是两个人。司徒嫣的心中有了些分寸。

司徒嫣儿的手中依然拿着那本关于兵法的书籍,关于刚才有人叫自己名字的事当做不在意。

踏入司徒嫣儿后院的两个人一眼就看见了花丛旁,贵妃椅上悠哉悠哉的司徒嫣。

“司徒嫣!我叫你你没有听见吗?”司徒风自然是沉不住气的,直接略过身旁的司徒锦,快步走向司徒嫣那里。气势汹汹。

司徒风来到司徒嫣身边,低着头看着她,司徒嫣不为所动。司徒风看到自己被无视,加上毒瘾发作,气息不稳,情绪不定。竟是一把拉住了司徒嫣的胳膊,试图把她直接从贵妃椅上拽起来。

“啪——”清脆的一声,虽然不响,但还是让司徒风怔了一下。

司徒嫣一手拍掉了司徒风抓着自己胳膊的手。她紧皱着的眉,又重了几分。她抬头看着司徒风的样子。

他的脸色略微的有些苍白还有些发黄,看起来很无力的样子。司徒风的额头上还有汗珠,他的气息很急躁,眼神很火热。司徒嫣看了后低下了头,嘴角微微笑着。

毒发了么,看来自制力还是可以的,没做什么太过火的事。还有那么一丁点机智。

司徒嫣心中盘算着。眼神暗淡了几分。紧接着又靠在了自己身后的贵妃椅上,神色有些慵懒和不耐的看着司徒风。

“什么事,急三火四的。你的修养呢?”司徒嫣看着司徒风,丝毫没有收敛自己口中的语气。毕竟,她现在是主导者,掌控权在她的手中。

司徒风没有去管司徒嫣儿话中的意思,他现在可没有心思去想那个。

“我要吃你做的芙蓉烧鱼,现在就给我做!”司徒风十分激动的说着,说完他还大喘着气。

站在门口的司徒锦也向这边走来。司徒嫣儿看着,他的步伐虽然有点虚,但是没有像司徒风这般心神不定,气息不稳。

司徒嫣嘲讽的笑了笑。

“我不做,今天累了。”司徒嫣说着,慵懒的将头也靠在了贵妃椅上,闭上了眼睛。享受着阳光的沐浴。

“嫣儿,给我们做芙蓉烧鱼吧,正好我们还没吃午饭,你也一起吧。”相对于司徒风的急躁司徒锦倒是好了很多。司徒嫣不得不咂咂嘴,这人和人比啊,还真就不一样。

“我说了,我不做,今天累了。”司徒嫣的话语清冷了很多,外表却依然慵懒着。

“你——”司徒风一时气急,不知说什么好。司徒锦一遍安抚着司徒风。

院子中一时间静了下来,司徒嫣也不去管他们,自顾自的晒着太阳。突然间,司徒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眼神传递给了身旁的司徒锦,二人似乎底气十足。

“司徒嫣,如果……你不给我们做芙蓉烧鱼,我们就把你烧了司徒雪书房的事实告诉爹!”

司徒风笑着看了司徒锦一眼,然后看向躺在贵妃椅上的司徒嫣,试图从她的神态上找出一丁点她的不自在的样子,可惜,他们都错了。

司徒嫣并没有在乎司徒风说的话,依然闭着眼睛。

笑话,她何时怕过司徒玄凌?!这两个傻瓜,竟然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发现她一直都是装的,只是为了让他们吃下带有药性的芙蓉烧鱼罢了,还真以为抓到了她的把柄不成?

“喂!司徒嫣,你难道不怕我告诉父亲么?”司徒风不解,大声质问着司徒嫣。他印象中的司徒嫣应该是最怕司徒玄凌的啊?

“我为什么要怕?嗯?”出乎意料的,司徒嫣的语气有了转变。似乎有了点戏谑。司徒嫣盯着站在她面前的两个人,眼神中满是高傲,蔑视。“我烧了司徒雪的书房本就是事实,还用你们说么?”

司徒嫣笑着说到。

司徒风看着司徒锦,二人怀疑她是不是只是装模作样的。

“你当真不做?”

“不做!”

司徒风也不拖泥带水,不顾司徒锦,直接向外面走去。

司徒锦眼光不明的看了一眼司徒嫣,换来的只是满眼的笑意。

书房中,司徒玄凌正在练习毛笔字。那洁白的宣纸上的墨痕未干,那笔迹婉转,又不失锋利,大器有成。

“父亲!”司徒玄凌最后一个收笔,便听见了来自于司徒风的声音。

他粗大的手掌放下了毛笔,挥了挥衣袖,坐在了身后的椅子上。

“父亲,孩儿有事禀告!”司徒玄凌抬眼瞧见了极速匆匆的司徒风,还有姗姗来迟的司徒锦。稍有些不悦,然后缓慢的开口。“何事?”低沉有力的声音充满了一家之主的威严。而此时,毒瘾复发的司徒风丝毫没有注意到司徒玄凌语气中的不悦。

“前阵子冰妹妹书房被烧一事,是司徒嫣所为!”司徒风掷地有声,一双眸子中满是算计和狠厉,他看向了坐在太师椅上的司徒玄凌。

司徒玄凌稍微皱了皱眉头,紧接着看向司徒风。

“你来和我说这件事干什么?”

司徒风怔了一下。

“这件事我早已知晓。”听着司徒玄凌的话语,司徒风有些摸不着头脑。

“行了,别在这里闹了!都出去!”司徒玄凌一句话将两个人轰了出去。

二人回到自己的司徒风的院落中。

“大哥……”

“既然这件事父亲他知晓,而且也没有惩罚司徒嫣,就足以证明父亲对她的看法有所改变。虽然不知道父亲现在对她的看法如何,可是这件事父亲知道,却没有公之于众,那就是有意包庇她了。我们……以后还是别去找她麻烦了。”

司徒锦打断了司徒风的话语,看向他,眼神多了几分凝重之色。随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回去自己的院落当中。

小兽妃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