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的爱妃有点野

第408章 已经算是致命

看着锦绣紧张的跪了下来,司徒嫣忍着心里想要笑出来的欲望,看来自己还是比较容易做一个坏人的。

只是稍微正色一点,吓唬锦绣一下,她就以为自己真的生气了。这样真挺好玩的,就是以后不能总用。而且,用的时候也不能跟锦绣表明,自己没有生气,不然她就不会当真了。

锦绣哆哆嗦嗦的看着司徒嫣,整个人的头都不敢抬起来,可能这一次她真的生气了。

司徒嫣顿了顿,这才开口说道:“看在你伺候我这么长时间的份上,也就原谅你这么一次了。要是以后还犯这样的错误,下一次可就要严惩了。”司徒嫣一字一顿,字字铿锵。

锦绣连连叩首,说道:“多谢王妃饶恕。”

“起来吧,给我弄点吃的去,饿了。”司徒嫣一副不耐烦的样子,看着锦绣的脸,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

锦绣立刻站起身来,回答道:“是。”

锦绣离开的时候,看都不敢看司徒嫣一眼,等锦绣离开以后,她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自己对付下人的手段也就只有这样了,平日里跟他们的关系实在是太放松了,导致他们一点都不害怕自己。

这样还有什么影响力啊?

杨辰侠把消息带到以后,就把自己的信带了回去。只是不知道阿酒那边怎么样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回一点消息。

司徒嫣突然想起阿酒那边的事情,还有司徒星,她是不是好好的在王府里?

司徒嫣知道,自己想的实在是太简单了,这对于司徒星来说,就已经算是致命的了。

帝都。

王府里依旧是平平淡淡的,但是王府外面早就已经被兵马给包围起来了。每个人路过王府的时候,都会往王府看上一眼。

白千墨打倒帝都城门外的事情,整个城里的人都知道了。他是从繁华城顺着江北一带,直接就这么打了过来。一路上仿佛没有一点障碍似的,就这么知己攻打到了城门下。

皇上原本就对白千墨有所忌惮,现在到了这个时候,更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去面对白千墨。

白千墨这么直接攻打到城下,根本就没有把这个皇上看在眼中。而这个皇位,显然是要让给白千墨他才会罢休。

皇上在朝堂上,看着下面的一些人,问道:“对于现在这样的情况,各位爱卿可有什么良策?”皇上的一张脸都黑透了,他担心着自己的皇位,更是让朝上的大臣们都不知所措。

说实话,对于这个皇上和白千墨两个人来说,白千墨想必之下,更是皇位的不二人选。当初皇上登基的时候,所有的大臣都觉得,这皇位就应该是白千墨的。

但是已经没有什么办法了,对皇位继承提出异议的人,都推出午门斩首了。已经没有人敢对皇位提出什么异议,这个皇上也就安安心心的在皇位上坐了很多年。

这几年来,虽然不至于荒淫无度,但也绝非明君。他的政策,只要是读过书的人都会想得到的,不仅仅目光短浅,更是让大臣们都不知应该如何进谏。

皇上看着下面大臣们面面相觑的样子,今日的早朝格外的长。要是能做出什么决断的话,倒是也无可厚非。

等了很久,一个大臣站出身来,这个人本来就是站在皇上身边的人。

“回禀皇上,这帝都之中还有摄政王的府邸。皇上可以用府上的人做筹码,来逼迫摄政王退兵。”说话的人是当朝宰相,他双手背在身后,看着皇上的样子,心中早已经把皇上看扁。

这个人不过就是让自己上高位的人,至于他有没有这个能力,已经与自己没有关系了。要是真的到了这么一天,他要是真的做不了皇上的时候,与其给白千墨,还不如自己来做。

皇上听着他这么说,倒是也明白。这能稍微牵动白千墨思绪的人,也就只有王府上的人了。可是这王府上的人,司徒星是司徒嫣的妹妹,然而司徒嫣并不在府上,只是凭借着一个司徒星就可以让白千墨退兵吗?

“宰相说的也没有错,只是,王府上只是有司徒嫣的妹妹,其余的都是下人。这些人真的可以让白千墨退兵吗?”皇上有些心虚,面对着白千墨这么强势的人,如果要是一个不小心把白千墨给激怒了,自己连活下去的机会可能都没有了。

宰相心里冷笑几声,他对皇上的嘲笑,却不能表达在脸上。他轻声说道:“皇上,话不能这么说。城里的百姓已经知道了,摄政王就是当年的战神。这影响力实在是有点大,然而对于皇上来说,他就是乱臣贼子。这样的人,只能用一些手段来对待,这目前能用的只有这么一个办法了。”

魏宰相的话说完,他的拥护者都纷纷附和他的提议。他们看着宰相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皇上倒是愁眉苦脸。这也算是明白了,还是要追随宰相的。

皇上点了点头,现在还真是想不出什么别的办法。于将军的位置是空着的,皇上看着那个空位,眉头紧皱起来。

“于将军今日为何没来上朝?”皇上直接点于将军的名,他一直都是一个忠臣,怎么到了这个时候,反倒是不出现了。

“回禀皇上,于将军的幼子于天放在外闯祸闹事,于将军一怒之下病倒了。”说话的是内监,他垂着头,内监都是总管的人,他们是不会跟大臣之间有什么勾结的。

皇上点了点头,这于将军倒是忠勇良将,只不过这个时候病倒了,实在是耽误事情了。他轻轻的叹了口气,看着魏宰相,说道:“这件事情就交给宰相办了,不必事事都经过朕的允许,都由宰相负责就好。”

他现在真的是累了,每天都要因为白千墨的事情思虑很久。担心自己在睡梦中就被白千墨的人给杀了,自己的皇位就这么没有了,他一直都担心着,自己可能会被白千墨取代。如果要是这样的话,对于皇上来说,就是他最悲哀的事情了。

皇上缓缓地站起身来,转身离开,旁边的太监总管说道:“退朝。”

皇上离去了以后,大臣们才纷纷离开。

于天放在将军府上老老实实的坐着,于啸天与他相对而坐。

他们两个互相看着,许久之后,于天放才开口问道:“父亲难道还没有想明白吗?”

于啸天端起茶杯来,放在嘴边喝了一大口,抬起头来,说道:“是不是只要我不点头,你就不会放我出去?”

于啸天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离开府上的这段时间里,自己的小儿子竟然会把整个于府都变成他自己的府邸了。府上的人甚至都听他的,对自己的命令置若罔闻。

这让于啸天觉得自己根本就不被人重视,实在是让于啸天心里不舒服。不过,既然于天放是有目的的,于啸天还是有谈判的余地。

这么一想,于啸天也不慌不忙起来,看着于天放着急的样子。他还是太嫩了,虽然手段还是挺厉害,自己这个做父亲的都不得不承认,但是也就是因为这个,才让于啸天觉得,他还是有那么一点不成熟,尽是因为他想的太不切实际了。

于啸天叹了口气,缓缓的开口说道:“如果我要是年轻二十岁,可能也会做出你这样的选择。但是你有没有想到,谁才是正统?你这么做的结果是什么,你有没有想过?”

于天放笑着垂下头来,他的笑声里充满了悲哀,“父亲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难道父亲就没有想过,皇上为什么会把皇位交给当今圣上,为什么不交给白千墨?你以为这是正统,实际上真正的正统又是谁,父亲难道心里没有一个猜想吗?”

实际上,当今的圣上也不是太子。太子过世多年,因为一直都没有太子,所以每一个皇子都机会可以成为皇上。就是这样的,白千墨也是有这样的机会,只不过,这个机会到底是给了还是没给,这都是要听从先皇遗愿的。

只不过,当时的遗诏并没有人看到,究竟这遗诏上是怎么写的,于啸天这个时候也有些纳闷,难道自己儿子说的事情才是真的吗?

对于皇家的事情,他们做大臣的向来都不能参与过多,不然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正是因为这样,于啸天对于那些传闻,从来都不放在心上。可是现在拿出来说的话,他基本上就是什么都不知道。

于天放看到于啸天一副迷茫的样子,也知道,自己说这么多的话还是有点作用的。这个时候必须要跟于天放说点什么了,不然父亲要是跟自己作对的话,不能做不孝的事情,更不能背叛白千墨。

“父亲,实际上我是知道一些事情的,只是当时的情况是不能跟您说的。因为您是先皇忠臣,对您说以后有两个结果,这两个结果对于您来说,都不是什么好的结果,所以,我才瞒着您。”

小兽妃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