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的爱妃有点野

第397章 有点太高攀

一切都变了模样,身边的人跟自己刚认识的时候也不一样了。

锦绣,开始的时候一直都是毕恭毕敬的,就算是自己打个喷嚏,她都会害怕。可是现在,她就好像是自己的妹妹一样,对自己的喜好了如指掌,更是照顾的周到,不失礼节。也没有了开始的那种战战兢兢的感觉。

再说说身边的金权,他开始见到自己的时候,那种眼神,就好像是很久没有吃到肉的狼。他以为,那是喜欢,所以对自己展开了追求的攻势。后来遇到了戚长君以后,他知道了什么事情感情,对自己的那种并不是他的爱情,只不过是对自己的英气崇拜而已。

戚长君是一个悲观的女子,见到自己的时候,整张绝美的脸蛋上没有一丝的笑容。乍一看的时候,觉得她似乎已经看破红尘了。

要不是后来戚长君对自己的帮助,她也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把鲁源霸给拿下来了。这么想着,再看看现在正在跟金权说笑的戚长君,整个人都开朗起来了。

想着她的肚子里还有一个不足三个月的孩儿,司徒嫣就更加的高兴了。

“长君啊,不如这样好了,如果我们生的是同性,男的结为兄弟,女的结为姐妹。如果是一男一女,那就定为夫妻好了。”司徒嫣心血来潮,想起来自己对古代的认知。

听说过很多的指腹为婚的故事,如果真的能让两个孩子以后在一起的话,对于司徒嫣和戚长君来说,这才是最好的结果。

这么一想,戚长君也忍不住笑起来了,连连拱手小声说道:“嫣儿可是王妃,以后要做皇后的人,这做兄弟姐妹也还好,做夫妻,实在是有点太高攀了。”

这一次戚长君是认真的,她知道自己的出身,如果被人知道了,以后会成为自己孩儿的笑柄。可就算是这样,戚长君还是顶着极大的压力,去把这件事情给避过去。现在司徒嫣竟然跟自己要定娃娃亲,如果真的这样,以后她的儿子做了皇上,而自己的女儿做皇后的话,被人知道自己的身世,对于女儿来说,对于司徒嫣来说,都是极大的侮辱。

司徒嫣好看的眉头微微蹙起来,娇嗔道:“你这个女人还真是矫情,我都没有说什么,你怎么想的那么多?这里怎么会有人认识你呢?你想的什么,我用脚指头都想得到,实在是有些多虑了。”

司徒嫣和戚长君的对话,金权倒是能听懂戚长君的话,无非就是害怕自己的孩子配不上司徒嫣家。但是司徒嫣的话,金权就有点听不懂了,好端端的,怎么突然提起有没有人认识戚长君了呢?

这么一想,金权就更加的糊涂了。

“嫣儿!”戚长君都快急死了,她根本就不想让自己影响到司徒嫣。就好比为司徒嫣看着店铺的事情,现在司徒嫣的三个店铺也都交给了戚长君。她都觉得这个样子如果被人知道,牵扯到司徒嫣的身上,一定会对司徒嫣有影响的。

可是每一次,戚长君的挣扎在司徒嫣的眼中都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

司徒嫣笑呵呵的拉起戚长君的手,笑着说道:“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你说你自己不好的话,你还管我叫嫣儿,我还是你的妹妹,这不是说我也不好吗?我真的不好吗?”

“嫣儿,你知道的,我不是那个意思。”说着,戚长君低下了头,自己觉得有点愧疚,而且还觉得自己这一次又要输给司徒嫣了,她实在是太能说了。

司徒嫣微微一笑,只要戚长君这么说,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她笑着说道:“姐姐都这么说了,那就听妹妹的安排好了。以后就减少出金府吧,等孩子生下来如何?要不是害怕金权那个家伙担心,我一定会把你带到我的府上去的。”

这么一说,倒是把戚长君给说得有些不知所措了。戚长君哭笑不得,说道:“嫣儿啊,这还是不要这么随便了,你也知道,这对我来说有多么的重要。”

司徒嫣微微一笑,拉起了戚长君的手,笑着说道:“以后,你就是我表姑姑家的姐姐,这就是你的身份,不要想那么多的事情了。”

这对于戚长君来说,这是她最重要的事情了。她已经不记得自己的父亲和母亲的样子和名字,只是记得自己的姓,姓戚。

如今能有这么一个身份,对于戚长君来说,这就是司徒嫣送给她最好的礼物了。

司徒嫣微微一笑,说道:“今天是你的大婚的日子,我觉得我送给你再多的东西,对于你来说,都是虚无的。毕竟这东西只要用钱就能买的到,所以,我就想到连这么一件事情,这是用钱买不来的,怎么样,喜欢吗?”

司徒嫣的笑容暖暖地,让戚长君整个人都开心极了,但是却不能表现的太过于兴奋,这样被外人看到的时候,会对司徒嫣有别的想法的。

这么一想,就强忍着笑容,拉着司徒嫣的手,笑着说道:“嫣儿,这是我这辈子收到的最好的礼物,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我的身上。”

司徒嫣脸上的笑容更加的浓了,看着戚长君的时候,整个人都有些哭笑不得了。她实在是有些太高兴了,更是让她有了幸福的感觉,这幸福不是金权能给的。她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司徒嫣连忙一只手抚摸着戚长君的脸,笑着说道:“今天这么好的日子,还是不要哭了好吗?好不容易这么漂亮一回,还是不要太难过了。”

司徒嫣微微一笑,眼看着戚长君一副激动的样子。微微一笑,拍了拍戚长君的手,笑着说道:“好啦好啦,咱们好好吃饭吧,等一下还要回府上,有好多的事情要去做。”

就算是这样,司徒嫣还是停留在这里很久,就算是很给戚长君面子了。实际上,司徒嫣说回到府上还有事情做,其实根本就没有这样的事情。

是因为周围的人,他们一直都看着司徒嫣,生怕她有什么问题。

戚长君不说明这件事情,看着司徒嫣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她看着司徒嫣身边站着的那个人,这个人不就是当年跟在鲁源霸身边的柱子吗?

“我才认出你来,你不就是柱子吗?”戚长君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看了一眼司徒嫣微微一笑,掩饰不住自己的尴尬。

白启生更是挠着自己的头,有些尴尬的笑着说道:“其实啊,柱子这个名字,是为了让鲁源霸不要太把我们兄弟二人当回事,所以才起了这么一个名字。我现在已经恢复了自己的名字了,叫白启生。”

这么一说,戚长君倒是明白了,点了点头。每次见到柱子的时候,都觉得她应该不是这样助纣为虐的人才是,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直都在鲁源霸的身边。

现在看到他在司徒嫣的身边,不免有些担心。但是对于司徒嫣来说,她有自己的眼光,她可以分辨出来身边的人。

只不过,戚长君卡了司徒嫣一眼,微微一笑,小声说道:“不管怎么样,都要备个心眼才是,这样我才能放心。”

司徒嫣也知道,戚长君担心的事情是什么,微微一笑,算是让戚长君安心了。

戚长君点了点头,两个人没有说更多的话,也就算是心照不宣了。

金万两也没有再说什么,司徒冰回到了司徒嫣的身边来,默不作声地坐了下来。司徒嫣只是斜着眼睛看了司徒冰一眼,什么都没有说。

天色越来越晚了,司徒嫣之前虽然说还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回去可还是坚持到了最后,司徒嫣和戚长君两个人牵着手往洞房走。

金权眉头皱得很紧,也不知道应该跟谁说好了。金权拉着白启生到自己的身边,眉头紧皱的说道:“为什么我的夫人被司徒嫣牵着进洞房呢?总感觉这一切看起来怪怪的,你说说,这到底是我的错还是怎么样呢?”

白启生看着金权,有点可怜他,但是却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他轻轻的叹了口气,笑着说道:“其实啊,司徒嫣把她送到门口以后,就会……”

白启生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司徒嫣就这么把戚长君给送了进去,两个人竟然都进去了!

“你看看你看看,我都说什么了!我就说了,她们怎么可以!”金权奋不顾身的就要冲过去,把司徒嫣给拽出来,明明是自己的夫人,怎么能跟司徒嫣就这么进了洞房呢?

白启生死死地拉着金权,不能让金权去冲撞了司徒嫣,不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还没有等金权走到门口,司徒嫣就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而且还把房间的房门给关上了。金权一怔,指着自己的房门,问道:“怎么关门了?我这还没洞房呢!”

“洞什么房!不知道长君什么样啊?”司徒嫣轻轻的推了金权一把,推开了他。

小兽妃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