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的爱妃有点野

朕的爱妃有点野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55章 一千两黄金

这真是世界上最暖心的情话!

有我!

轻描淡写的语气,司徒嫣儿却知道,这是白千墨一生的承诺,爱与呵护!

"我有没有说过,我很爱你!"

司徒嫣儿轻轻窝进白千墨的怀中,墨玉一般的眸子里盛着满满的深情。

虽然穿越之后,她的性格改变了一些,可是骨子里的她是骄傲的,这样深情暖心的话吗,估计她一辈子也就说这么一次。

白千墨也是那种人,除了对她全心相待,其他的,都有几分淡漠疏离,即使是他最好的朋友。

"傻丫头,我知道,我都知道!自从你选择了我,就注定前路坎坷,既然你陪我风雨兼程,无怨无悔。我自当护你一世安稳。你且等着!"承诺其实是句空话,有时候,变了的都是誓言,不变的,唯有时间。所以,等着吧,慢慢等着,等着风景都看透,我还会陪你到地老天荒。

"对了,今晚我要去兰桂坊走一遭!"

忽然记起,自己跟小红说过,今天晚上要拍卖的,至于拍什么,她说了算!

白千墨英挺的眉毛皱了皱,晚上,去兰桂坊?开什么玩笑,他怎么会让自己的娘子大晚上的跑去那里,就算是她自己的地盘她还不乐意呢。

"我陪你!"

此时的司徒嫣儿已经神游了,她在琢磨今天晚上拍卖什么,所以听到白千墨的话下意识的去答应。

"好!"

夜色下的兰桂坊,十足的气派,虽说是青楼,可是并不失格调,琴瑟雅乐,美人如红,君子如玉,好一派风雅场所。

今晚能进此处的,那可都是非富即贵,要么有钱,要么有权,否则只有望楼兴叹了。

"王兄,听说今晚有拍卖,你可知是什么?"

一锦袍男子摇着手中的折扇,搭上另一富贵逼人的男子肩膀,看样子二人私交甚好。

"不知道,是真的不知道。这里的规矩,你是明白的!"进兰桂坊,只谈风月,不论时事,不涉政治。就算是这里的拍卖活动,也不是一般人能打听的,这就是规矩。

其实,大厅里是这样,进了包间,还不是一样的破例。否则,司徒嫣儿为何会执掌这兰桂坊,还不是因为这种地方最容易搜集情报。

男人三杯两杯下肚,美人在怀,再加上不着痕迹的套话,想知道的,想透漏的,自然就水到渠成。

"走,走,进去就知道了,哟,赵公子也来了,请!"又一波男子结伴而来,看穿着打扮就知道,这都是些官家公子,如若用司徒嫣儿的话来讲,那就是官二代,官三代!这样的盛世,那些官员们是不会这样明目张胆的,只能先让自家的子孙来当马前卒。

白千墨和司徒嫣儿是提前到这里的,而且走的还是避人耳目的后门,他们两人同时出现在这种地方,怎样讲都是有问题的。

"嫣儿,你晚你要拍卖什么?今天来人可真不少啊!"白千墨并不担心会出什么乱子,他太了解自己的娘子,那可是精明的很。

"那当然,今天我可是要钓大鱼的,你且等着吧。"看着她露出小狐狸一般狡黠的目光,他就知道,有人要遭殃了!

很快,他就知道了!

因为,他站在窗前,已经看到了小皇子的轿子。

司徒嫣儿来到窗前,看着小皇子走下轿子,走进兰桂坊,丢给白千墨一个正主到了的眼神,他就明白了。

果然如此啊!

"行了,你安坐在这里,等着看好戏就成了!"

司徒嫣儿整了整身上的衣服,施施然走出了房间。

"阿酒,今晚就拍卖若水的第一次吧!"

来的路上,甚至更早,她就想好了。她兰桂坊的确有很多异宝,但是,她主做的不还是男女生意,今晚的事情意在小小的惩戒一下小皇子,不值得她动用自己手中的宝贝。

至于若水,纯属是她自愿的。当然,是司徒嫣儿同意的,原因很简单,她一直属意小皇子,可是他并不眷恋。若水已经不想再进行这种无望的等待,可是她不知道小皇子其实对她是有情的。

司徒嫣儿对这件事情看得分明。

"你确定吗?"

似乎想不通,司徒嫣儿这样做的理由,阿酒问的慎重。

"嗯,照做就行了,你知道我的决定!"

一向不容置喙!

若水一席白色纱裙,精致的五官施了淡淡的脂粉,犹如夏日的幽荷,散发着迷人的气息。她优雅的坐在大厅中央搭建的舞台上,面前是一架古韵十足的琴,这是她的舞台,今晚过后,她将彻底将自己排除在他的世界之外。

我的小皇子,今晚是我最后一次留恋你的目光。

琴声起,乐悠扬,一曲凤求凰居然听出了荡气回肠,台下的众人沉浸在这另类的韵味里无法自拔,小皇子坐在台下最显眼的位置,率先回味过来。

为什么那么决然?若水今晚的表演似乎不一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

莫非......

"诸位,今晚我们兰桂坊拍卖的,是若水姑娘的第一次!现在请大家开始竞拍吧!"阿酒站在舞台的中央,精明,干练,爽朗,吐出的字眼却实实在在的惊到了小皇子。

台下一片惊呼,谁都知道,兰桂坊的当家花魁,从来只卖艺不卖身,任谁也无法撼动她在这里的位置,任谁也无法勉强她,今夜却要拍卖第一晚?

"阿酒姑娘,你确定这就是今晚的竞拍?"

众人觉得不可思议,终于有人率先开口,问出大家的心声。

阿酒美目流转,扫一眼在场的众人,缓慢而清晰地话语出口。

"兰桂坊从不妄言!"

这就是真的了!

"一千两!"

一个壮汉敲了下身边的铃铛,迫不及待地竞拍。

这是个很高的价格,一般的花魁,或许都拍不上这个价位,但对象是若水,就另当别论了。

"一千五百两!"

直接涨了五百两。

台上的若水自从弹完琴便安静的坐在那里,半低着头,眼睛低垂,看不清神色,唯有卷翘的睫毛扑闪着,如同一把绒绒的软刷,一下又一下拂过小皇子的心头。

他感觉堵得慌,这种闹心的感觉为何而来?

他自己都迷惑,陷入了沉思。

"五千两,这位赵公子出价五千两,还有没有更高的?"那赵公子可是京城的贵公子,家里既富且贵,一般人只能望其项背。因此,叫价到这里,似乎已经形成了定局。

小皇子一直都没说话,若水听着周围的动静,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一滴泪水划过脸颊,隐没在鬓角。

"啪嗒"一声,小皇子看着若水眼角的那滴泪缓缓落下,似乎瞬间砸在了自己的心上。

酸涩,生疼,沉闷

说不清道不明,真切的心痛。

"五千两一次!"

周围的议论声渐消,没有人加价。

"五千两两次!"

阿酒瞅了一眼犹豫不决的小皇子,狠狠心,继续下去。

"最后一次了,还有人加价吗?"

她特意又问了一遍。

"那好,五千两......"

眼看就要结束,一直作壁上观的司徒嫣儿嘴角勾起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眼风扫到小皇子。

"一千两黄金!"

小皇子终于忍不住开口,他似乎终于明白什么,那份自己一直深埋,从来不曾体会的感情。

终于,拨云见日。

"还不错,一千两黄金,过后,就该是若水的赎身银子了!"最重要的,今晚过后,司徒静就有的闹腾了。

"你是故意的,什么时候发现的!"

白千墨看着打开门走进来的司徒嫣儿,眼中的宠溺温柔的可以滴出水来。

她当然明白,自己的夫君说的是什么?

"很久之前,只不过,小皇子那个傻蛋,一直不肯面对罢了。一开始,他或许真的倾心于我,可是后来,我就成了挡箭牌了!哼,当姑奶奶好利用。"在他面前,居然都自称姑奶奶了。

"小皇子惹到你了!"

他非常肯定,如果不是,她怎么会用这种方法逼迫小皇子承认自己的感情。

"嗯,他居然告诉司徒静,他们的那桩姻缘是他自己亲自向皇上求来的,可恶!我得让他涨涨记性,这话不就是给司徒静希望,她那样的人凭什么。过了今夜,我看她能怎么办!"白千墨知道,司徒嫣儿的善良都用在了为数不多的几个人身上,其他的人,休想算计到她。

"得知消息的司徒静肯定会对这一切产生怀疑,她那种性子,小皇子有得烦了。不仅如此,若水是不是需要赎身了,你又可以狠狠敲小皇子一笔!"全说中了,呵呵!就是这样,事实上,她就是这样想的,等小皇子来求她的时候,条件可就是她来提了!

尘埃落定,今晚的一切都在计划之中。

"我们回去吧!"

白千墨看向司徒嫣儿,眼中的意味分明。

司徒嫣儿打了个冷战,忽然有种被狼盯上的感觉。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现在,白千墨唯一想做的,就是把自己的娘子压在身下。

白千墨的目光过于灼热,司徒嫣儿终于受不了,明媚的眼眸里尽是恼火,还有羞怯!却是瞪着白千墨。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究竟有多美,嫣儿,我们回府吧!"白千墨一把抱起他的小娘子用轻功飞出窗外。

小兽妃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