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的爱妃有点野

第146章 开始复仇

司徒家的孩子虽然多,但是对于司徒星来说,其余的那些根本不是兄弟姐妹,是恨不能致他于死地的仇人。在这个世上,其实她真正的亲人也就是司徒嫣一个人。

司徒嫣对她好,她当然都知道,但她不懂,白千墨这样进了她的房间,还告诉她这些,到底是为了什么。

她没有聪明到能猜透人心的程度,而且也觉得白千墨是可信之人,所以直接开口问道:“姐夫为何要亲口告诉我这个呢?”

白千墨道:“星儿,有件事我之前没来得及和你说,但是我觉得我现在,必须要告诉你。”

听到这里,司徒星已经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白千墨继续说道:“我之所以把你接到摄政王府来,一是觉得你很可爱,我很想要个和你一样的妹妹。二来,也是嫣儿希望我这么做,让你们姐妹团聚。”

他说得诚恳,司徒星相信这都是真的。

还有他没说的一点,就是她已经不是完璧之身,如果他不娶她过门,只怕也没有旁人肯要了。娶她为侧妃,其实多半是同情。

司徒星苦笑道:“姐夫不必和我说这些,我心里都明白。”

如果说先前还有一点点不切实际的幻想,那么此时,是真的把所有的幻想都打碎了。白千墨这个男人是好,但是他的好处全给了姐姐,她连一点半点都沾染不到。

白千墨看她难过的模样,也有点不忍心。但是长痛不如短痛,他觉得现在和她说清楚,断了她那个不该有的念头,也许对她会更好一点。

于是白千墨又说:“我告诉你这些,是希望你知道,虽然……虽然我不能做你的丈夫,但我会像嫣儿一样那么疼爱你。所以,你到这里来,只就当是多了一个哥哥好不好?”

话都说到了这个地步,她再不愿意也要点头说“好”,不然总不能硬厚着脸皮,对着白千墨叫“相公”吧?

虽然她真的很想。

白千墨见她肯点头,也算是小小地松了一口气,又说:“还有就是,别忘了你姐姐是你唯一的亲人,不管将来发生了什么,她都是真心为你好的,你们姐妹不可以离心,知道了么?”

如今司徒星喜欢他,他却喜欢司徒嫣,这样的三角关系中,没有获得爱情的那个,往往因为偏执和嫉妒,容易走上歧途。

倒不是白千墨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实在是这样的类似的事情太多了。他提前给司徒星提个醒,也是希望她将来能辨清人心,不要因为一时嫉妒,而做出任何伤害司徒嫣也伤害她自己的事情来。

司徒星恩眼,只点了点头,说道:“放心吧姐夫,我知道该怎么做。就算姐夫你不说,我也会永远爱姐姐的,毕竟她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你对姐姐真是好,我想,姐姐这辈子能找到姐夫你,真是她的福气。”

“能娶到你姐姐,才是我的福气。”白千墨暗暗得意地说了一句,见她那样子,忍不住又来安慰,“你也不要急,总有一天,你也会找你的真爱天子的。”

真爱天子?

司徒星在心里苦笑。

她这样的残花败柳,而且如今还担上了摄政王侧妃的头衔,只怕是这辈子都不会有男人肯要她了。

她仿佛已经看到了此生的尽头,一个人,孤孤单单老死。

不过这些话,她觉得并不适合向白千墨诉苦,因为他已经说得这样明白,心里只爱姐姐一个人。所以她不想再不自量力地凑上去,给自己徒增伤心了。

司徒星说:“谢谢姐夫。我这里没事了,姐夫要是有什么事,只管去忙好了,不需要在这里陪着我。”

这已经是间接的逐客令了。

白千墨知道,要打开一个人的心结,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行呢,他对着司徒星笑了笑,“那好,你自己休息一会儿。”说完便离开了房间。

这边白千墨为了司徒嫣和司徒星谈话,那边司徒嫣来到兰桂坊,见到阿酒就是一个大大的拥抱。

原本白千墨与司徒星的婚事,她希望阿酒他们也能来参加,但是阿酒向来谨慎,觉得自己身在兰桂坊,总是有些上不得台面。况且,她们都是杀手身份,不宜在人多口杂的地方出没,虽然被认出的几率很小,但是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因此,司徒嫣好多天没和她们见面,见到了,自然是先打个招呼,亲昵一番。

抱够了之后,阿酒才笑着问:“府上添了新人,不知道王妃是什么感受呢?”

面对友人的调侃,司徒嫣只是叹气,“星儿从此便跟着我,不必到驸马府去受罪了,这是好处。但不好嘛……哎,一言难尽,先不提这些,我问你,这几天驸马府那边有什么消息吗?”

阿酒最是善解人意,见她不愿说,一字也不再追问,只回答说:“如今杨辰侠杨大侠帮着咱们接应李寻,从驸马府带消息出来。但是这几日,杨大侠也没有过来了。”

司徒嫣闻言,不由担心地说:“司徒玄凌和上官蝶让星儿嫁给王爷,就是为了挑拨我们关系。现在他们看到一计不成,肯定要出新花样了。也不知道杨辰侠,能带什么消息出来。还有,俊雅多日没有消息,我也总是惦记着。”

世上的事总是有太多巧合,正说着杨辰侠,没想到他就真的来了。

司徒嫣见到他,非常高兴,忙说:“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啊!我听阿酒说好几天不见你的人了,你去什么地方了?”

杨辰侠爽朗地笑着说:“我本来就是个无牵无挂的游侠,到什么地方去不行?老板,你不会嫌弃我玩忽职守,要克扣我的薪水吧?”

“少开玩笑了!”司徒嫣啐了他一口,说,“我和阿酒正说正经事呢,你最近有没有和李寻接应?他说了驸马府的什么消息没有?”

杨辰侠说:“昨天夜里还和他见了一面,也没什么有用的消息。现在驸马府的人也都精明了,个个守口如瓶的,李寻一个下人,想打听点有价值的消息确实不容易。”

司徒嫣点头,“也是,难为他了。”

杨辰侠笑,“你这么体恤下面人的老板,现在真是不多了。”

司徒嫣又说:“得了得了,别恭维我了!虽然没有有用的消息,那么你们昨晚见面说了什么了?总不会什么都没说吧?”

“说了一些琐事,”杨辰侠回忆着当时的情况,说道,“驸马府的人从摄政王那里讹诈了两万两银子,他们那两个败家的儿子很快就算计上了,跟上官蝶要了钱,又开始出去花天酒地。听说,司徒玄凌气得不得了,但是也惹不起上官蝶那个母老虎。”

司徒玄凌是驸马,之所以上位,本来就是靠着老婆是公主,他当然不敢惹人家!

司徒嫣轻蔑地笑了一声,问:“还有呢?”

“还有……”杨辰侠皱眉想了想,才说,“哦,还有他们那个四小姐,叫什么司徒静的,整天发花痴。”

“花痴”这词也是司徒嫣教会他们的。

司徒嫣一听,眼睛倒是亮了一下,问道:“发什么花痴?她是不是念叨小皇子?”

“对!”杨辰侠接口说,“就是当朝的小皇子。我听李寻说,这司徒静对小皇子痴迷的厉害,还亲自画了小皇子的画像,挂在自己的房间里天天看着。最近小皇子生辰,那司徒静还打算亲手绣一条腰带给人家。”

在本朝,未婚的女子送男子腰带,就是希望嫁给他的意思,用一条腰带把他捆在自己的身边,从此就是她的人了。

司徒嫣闻言,嘴角慢慢地翘了起来,心想这司徒静倒是很痴情,这么长的时间了,居然还没忘掉小皇子,还在对人家念念不忘。

只可惜……人家小皇子心里根本没有她。

看到她笑,杨辰侠不由好奇地问:“老板笑什么?可是有了什么好主意了?”

这次,不等司徒嫣说话,阿酒就开口替她说了出来:“杨大侠你有所不知,司徒静痴恋的那个小皇子,本来是一心喜欢咱们老板的。现在既然司徒静这么痴情,咱们不如就成全她,让她和小皇子凑成一对。”

说完,含笑看向司徒嫣,“老板,你是不是这个意思?”

司徒嫣打了个响指,点头说:“还是我的阿酒善解人意!”

司徒家欠她司徒嫣的实在太多了,她母亲的一条命,还有她妹妹的贞操,虽然这些人都不是她真正的亲人,但是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她早已经把自己和真正的司徒嫣当成了一个人。这些仇,她是不能不报的。

更何况,她现在嫁给了白千墨。

白千墨也蒙受过许多的冤屈,他韬光养晦这么多年,现在想要洗刷当年的冤屈,就必须在朝廷立足,而这头一号的敌人,也正是司徒玄凌。

所以,不管是为了她自己,还是为了她心爱的丈夫,她都不会让司徒玄凌好过!

这么久以来,她羽翼未丰,所以一直忍着,每次的反击,也都是迫不得已。而现在,她不会再坐以待毙了,她要开始反击,主动向驸马府的人宣战。

那个司徒静,本来她以为,是驸马府里难得的好人,她还曾经把她当成姐妹。但是后来,被她坑了那一场,才让她看清楚这个貌似柔弱的女人,到底是什么样的蛇蝎心肠。

她暗自下了决心,既然司徒家的人对她不仁,那么就不要怪她不义了!

杨辰侠看到她目光坚毅,知道她心里已经有了主意,不由问道:“老板现在有什么打算?”

司徒嫣说道:“先去找小皇子,和他达成一个协议。”

阿酒说道:“从前,小皇子也是咱们兰桂坊的常客,但是最近,却几乎看不到他的身影了,难道是修身养性去了?”

司徒嫣嗤笑说:“什么修身养性啊!我看肯定是皇帝看他这么游手好闲,把他关在宫里不许他出来了。”

“这……”杨辰侠有点为难地说,“要是这样的话,想要见到小皇子,还需找一个人上宫里去。宫里警卫森严,这事情不太好办啊。”

要潜入皇宫去,的确是一件很危险的事。要是司徒嫣自己轻功好,她就自己去了。但是……她突然后悔起来,怎么没和白千墨一起,好好学学轻功呢?

小兽妃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