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天众生

普天众生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4章 无路可逃

这一瞬间,李严仿佛感到无比的长远,心情也抽出这个机会而复杂。

其实真正让他如此选择多半原因还是怪物之前的那句话,血淋淋的撕破他的虚伪,刹那间的恼羞成怒令他做出这个选择。

眼前的漩涡黑洞蓄力完毕释放了所有能量,白色的昼光一边疯狂的充斥整个楼道,一边撕裂沿途中所有的实物。

空白抽干李严脑海中所有杂念,他又回到了那个无力的时候。

……

如此大的声响震撼了整个天地,宿舍楼的地基裂缝一直向周围逃逸到数里远。

也因此惊动外面的两人,白昼的爆炸产生的余威气浪扩散,逼到两人眼前。

占据领导位置的那位挥臂挥散气浪,一旁的黑西装男士脸色忍不住附上一层阴郁之色,在潜入人员身上安装的暗扣已在这场神秘学上意义的爆炸中毁掉,这也就意味着他们少了一个认知里面情况的耳目。

现已情况脱离了掌控,尤其是在保证进入者的存活率的情况下,他们已经无法承受再有学生殒命在这里,无论是社会舆论还是他们的个人价值……

他猛然转头,冲身旁领导提议,“我建议动用‘蜃梦古兽’来应对这次的‘王’等灾异。”

“附议。”事实上便在确认有鬼王级别存在的迹象后,她便早已获得了这部分行动决定的权限。

但下一刻,她撩起耳边的秀发露出耳麦,声调拔高充斥着难以理解,“怎么会……”

西装男士投来惊疑不定的目光,这时候如果出现一些差错,他想到了里面的李严。

“……我这次行动的指挥权被人撤权了,某位高层成为了这次行动新的指挥。”她解释道。

“为什么?在这种时候。”黑西装男士一时也无法理解高层的决定。

她一时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凝重的氛围从二人的沉默中弥漫开来。

…………

“想不到呐,还真的想不到。”长辫怪物心有余悸低头俯视身上破烂不堪的蟒袍,上面的四爪蟒龙不复之前张牙舞爪的张狂,气息萎靡不振生机摇摇欲坠。

而在残破的法衣下,灰白的肉体肌肤开始石质化,裂开了数道散发死气的缺口。

它调动气机,抑制住缺口继续扩大。

刚才如果不是它这件恩赐的法衣,或许已经在刚才的爆炸中命丧黄泉,肉体即毁,固执留在人间的残魂缺魄又能停留多久。

“差点阴沟翻船。”长辫子怪物眼珠转动,在它的前方竟然有人存活,心中一片侥幸过后激起沸腾的愤恨。

李严晕厥尘土飞扬后的地面早已不省人事,却吊着一口气生命无碍。

稍稍一辩解便明白,爆炸呈漩涡状铺展开,李严位于爆炸中心,反而存活下来。

捏住李严的脖颈单手提起,现在,它的手只要稍稍用力,便能轻而易举的扭断这位昏迷人的颈椎骨。

长辫子怪物正想着该用什么酷刑让对方体验活着才是真正痛苦的时候,他的头无力的歪向一边,让怪物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杀机不断此起彼伏,几个呼吸间李严的生命安危在两者转换不停,最终怪物冷哼一声道:“还是将你交给郡主安排吧,如果不是你的身份还有些用处,咱家肯定要让你尝尝满清十大酷刑。”

说罢,它眼睛的凶光探向某个方向。

……

言栩瑶目瞪口呆的看着宿舍门被急促的敲响,宛若狂风暴雨般的敲打声,敲打到她的身上。

急促至极,一声接着一声,接连不断,拍打门面,几秒过后,外面的那人好像终于忍耐不住撞击,如同有一个疯子不停的用头撞击。

唯一还算正常同类的阴城陷入昏迷,谁也不知道门外面究竟是什么东西,是贺青青他们回来,又可能是纸人们找上了门。

随着一声又一声的撞击,腐朽的宿舍门被撞开,巨响后尘土飞扬。

沙沙——

它趁着尘土尚未消散爬进来,贪恋把没有鼻子的黑洞鼻孔按到地上,吸食上面的血气。

它艰难的用前肢,拖着残废的下半身,楼道拖了一路的污血流脓。

言栩瑶想起来了,刚才那里阴城经过的时候他的血迹不慎滴到地面,丝丝疑惑从惊惧的心情中转移出来。

它不会是一路嗅着阴城滴落的鲜血跟上来的吧……言栩瑶脑海闪过一个可怕的猜想。

它兴奋的呜咽几声,竟然直接无视言栩瑶瞅准倚靠墙壁昏睡休酣的阴城,灵智不显的纸人好像忘了是谁在之前踩断它的脊梁,导致它下半身瘫痪。

强烈的进食欲望不断的催促它,压倒了恐惧与茫然,某个声音似乎也在告诉它答案——“吃”了他,你才能变成“人”。

不知道为何,它没有多少疑惑反而坚信这道声音,对方身上的血气不正是印证这个事实么。

那就、吃了他吧!吃的连渣不剩。

一边的言栩瑶发觉忽然来袭的纸人残骸并未对她感兴趣,思绪终于在混乱的恐惧中转动,本能下她看向畸形怪种后面敞开的宿舍门……既然眼前它只对阴同学感兴趣,趁着它攻击阴同学的时候一举逃生。

但如果这样做了青青会看得起你么,今后你会看得起自己么……这种时候能不能逃出去都是两回事,还想这么多做甚呢。

脑海里两个声音争吵,一个是良知,一个是逃生本能。

畸形怪物使着前肢,如同一只冷酷爬行的蜥蜴,空腹已久的饥饿感驱使着它,因为这份饥饿感,停滞已久的灵识似乎也活过来。

……言栩瑶嘴唇颤抖,如行走钢丝一步步退缩到宿舍门的位置。

畸形怪物附着身子绕到阴城跟前,嗅着他身上浓郁的纯阳血气,明明期望的食物到了嘴巴,却不再急一时下嘴。

它状似亲昵暗藏杀机的凑近阴城,似乎是在考虑从那个位置下嘴。

终于,酝酿将近半分钟的时间段后,它终于忍不住了,张开喷吐阴气的血口扑向阴城脆弱的位置。

【醒来!!!】

一只指骨分明虬筋毕露的大手突然抬起抓住它的下颚骨,不紧不慢的睁开饱含深意的双眼,静静的与它对峙。

血眸清明透彻,与之前血丝如树根般延伸地底深处的暴虐不同,祂的眼神更像是滴落深潭中的血珠,有种稀释前的朦胧感。

祂嘴角翘起,翘起了漫不经心的玩味。

纸人残骸察觉到什么,不再抗拒挣扎,而是瑟瑟发抖的垂下头颅,被血眸注视的那一刻起,最为原始的恐惧情绪便重新回归到它的身上。

血眸转动,看向移步靠近宿舍门的言栩瑶。

被祂注视的瞬间,言栩瑶大脑神经疯狂示警。

——死亡!

但血珠还是在深潭中稀释在潭底,祂收回视线,重新闭上眼睛。

【呵~】

阴城重新睁开眼睛,看到伏地自己边上的纸人残骸眼底闪过一丝丝错愕,紧接着是深深的困惑。

伴随心中阵阵难以退去的困惑,双手抵住它的上下颚骨,扳开它的嘴巴撕成两半。

力量……又回来了?

阴城攥了攥拳心,身体部位的各处伤口也缓慢愈合结疤,昏迷前的虚弱一扫而空。

发生了什么?

阴城并没有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之喜而心生释然。

……一身血气早已化作腐毒,体虚之人若长时间接近恐有损耗精气后果,牙口指尖早已附有积蓄的血尸腐毒,倘若中之,轻则大病三天,重则疾病纠缠一生……

全身各处受到纸人留下的伤口,不死已是万幸,他也想过硬生生的抗过去,可事实还是想的太简单了。

“你、你醒了。”言栩瑶结结巴巴道。

阴城瞥了一眼,不再理睬她。

【一点小小的福利,趁你昏迷期间给你驱除了所有阴毒,否则,可不是昏迷那么简单。】

“我并没有拒绝的权力对么?”

【拒绝?如今这个局势你难道还看不清么?】

“有什么副作用?”阴城只关心这一个问题。

【呵呵呵,它会让你我更加契合。】

“还真是……”阴城下一句话哽咽住喉中,自以为是的算计了所有人,从设法骗几个不良青年为自己探路,还是料到会有官方组织的出现,他从未让事情的发展丝毫没有脱离自己的掌心。

该说是意料之中呢,还是意料之中呢?

阴城没有多言,但脑海中那个声音却是嚣张戏谑起来,没有丝毫的客气,祂好像不怕撕碎两者之间的那层颜面。

【不错不错,如果一般人的话,恐怕早已恼羞成怒了吧。】

“……”

【不过这样一来,我也就没有成就感啊。】

阴城已经不想在这件事上浪费时间了,面色阴冷的冷哼一声。

“我们该走了。”阴城准备率先解决眼前迫在眉睫的事,纸人既然已经被他们解决,幻障消失,按理出口也应该出现了。

“我们去哪?”

“当然是应该逃出去了。”阴城抓起背包,挎到肩上,翻了翻里面发现准备好的公鸡竟然没了动静,看样子是闷的太严实闷死。

以他现在这个状态,已经不足以应付剩下的麻烦,反正目的达到了,也有了素材——纸人,也就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

阴城无语的叹了口一声,幸好那把杀猪刀还在。

“我们不等等青青他们吗?”言栩瑶听到能逃出去虽然怀疑却依然大喜过望。

“现在好不容易有逃出的机会还顾的了那么多,就算留下了,你这样的累赘又能做什么。”阴城完全没有给言栩瑶留情面的说道。

言栩瑶有点儿忍不住了,进入这里的恐惧始终缠绕自己心头,现在又有阴城不留情面说自己的累赘,委屈的眼泪汪汪的充溢眼眶,她赶在眼泪留下的时候赶紧抹了一把。

阴城冷眼相待,也没多管言栩瑶,扯住半截纸人的残骸,“走吧。”

言栩瑶抹着止不住的眼泪,哭哭啼啼的跟上。

阴城按照记忆原路返回,照着手电筒,先是照到通往一楼的楼梯口,然后是照到一个青面獠牙的留有长辫子的怪物。

“光临寒舍,怎么招呼都不打便一声不吭的走了,这可不是为客之道。”它拱着手道,邪异的笑容和泛着青光的白眼仁在灯光下格外瘆人,脚边躺着昏迷的李严。

阴城吁了口气,没有多说什么,煞气逼人的抽出腰间杀猪刀。

手机屏幕时间停留到12:00

贪吃的巴蛇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