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神级选择系统:软饭硬吃

开局神级选择系统:软饭硬吃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章 罪人血脉(求收藏!)

酒足饭饱之后,白玉衡终于决定踏上属于自己的道路。

闫凌雪看着白玉衡离去的身影仍旧一脸的茫然,这两个素不相识的男人怎么就成了这么亲密无间的朋友了?

“我看那白玉衡就是个江湖骗子,你这么就那么贵重的东西送给他了?”

杨希一脸的自信,不耐烦的摆摆手说道:“傻娘们儿你懂个屁呢,我这叫慧眼识珠,不出三五年,你就会懂我今日所为。”

终于了却干净这些事之后杨希决定动身离开这里返回天圣门。

就在未央城主干道向着城门走去之时,闫凌雪忽然把身形躲在杨希身后,轻轻的拽了拽杨希的袖口。

不明所以的回头看了看这个不知道又在整什么幺蛾子的傻娘们儿,之间闫凌雪眼神示意前方疾驰而来的马车。

杨希回过头看去,果然有一辆疾驰而来的马车,闫凌雪在身后悄悄说道:

“你看马车上的标识,这是我闫家人出行时才会用到的。”

杨希皱了皱眉头,“闫家人……”

还未等杨希和闫凌雪思考这不速之客的来历,这辆马车已经在即将靠近杨希和闫凌雪之时减缓了速度,最终缓缓的停在了两人身前。

杨希迈出一侧步,将闫凌雪牢牢挡在身前。

只见马车的帘挂内走出一人。

闫凌雪看到此人后面色苍白,心生绝望。

那人在杨希身前站定,跟杨希的视线对视片刻,缓缓开口道:“我就知道定是有人护着,不然仅凭一个小丫头片子如何能让人尸骨无存,还一把烧了我闫家宗祠。”

闫凌雪忽然不知道哪里的勇气,松开杨希的手,走到杨希身前坚定的说道:“怎么就不行,宗祠就是我烧的,跟其他人无关。”

那人只是淡淡的看了闫凌雪一眼便懒得理睬,转头看着杨希说道:“老夫乃是闫家现任家主,闫昌成。”

闫凌雪转头低声说道:“这人的修为高深,而且是赵国四皇子的传道师父,你不用管我,赶快走……”

杨希面色不改,没有任何情绪波动,淡然道:“不曾认识,有何指教?”

闫昌成双手负后淡淡一笑,悠然说道:“堂堂天圣门圣子,我区区一个小小家主,何谈指教,万万不敢。”

杨希皱了皱眉头,眉宇间杀气流转。

闫昌成随即话锋一转继续说道:“只是你身后这女子,是我闫家人,还请圣子给个面子,不再干预。”

杨希闻言毫不客气的一把将闫凌雪拽回身后,针锋相对道:“我若是不呢?”

闫昌成大笑一声,“真是英雄出少年。”

“圣子执意干涉,我倒也不会如何,你天圣门声势浩大,我区区一个闫家,实属惹不起,只是我有些话要对你身后的姑娘说。”

闫凌雪走出杨希身后,闫昌成看着她充满怨气的眼睛缓缓说道:“我知道你现在对整个闫家都颇有怨气,但是我身为家主,只能依着众人的意愿行事……”

闫凌雪怒不可遏的打断道:“你是说不让我爷爷的灵位如祖宗祠堂,是整个闫家上下所有人的意思?”

闫昌成笑着点点头说道:“当然,不然我怎能做这种难以服众的事呢?”

听到这话闫凌雪再难保持自己的淑女气质,忍不住一只手指着闫昌成的脸怒声说道:“放屁!我爷爷生前给家族做了那么多贡献,闫家人怎么会如此绝情?!”

闫昌成没有被闫凌雪的逾越之举惹怒,反而依旧淡然的缓缓说道:“你可知我闫家落脚未央城多少年?”

闫凌雪一愣,不明白他到底想说什么,但还是回答道:“不到三十年。”

闫昌成冷哼一声继续说道:“那你可知为什么我闫家初步来次仅仅不到一年的功夫就迅速发展壮大?”

闫凌雪一个愣神,这件事情她真不知道,就连她爷爷也未曾细细说明。

闫昌成转过身看着这座赵国的都城,缓缓说道:“因为我闫家本就不属于这个地方,而是来自远远凌驾于这里的另一片大陆。”

随即闫昌成自嘲的笑了笑说道:“用江湖上的话来说,这就叫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闫凌雪一脸的茫然,对于这些隐秘的事情,她从来都不过问,只要爷爷没主动提起,她放年也没主动问过关于家族的具体来历。

闫昌成继续说道:“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要归根于你和你爷爷这一脉,都要归根与已经成为闫家罪人的早已死去的你的父母。”

闫凌雪如遭雷劈,这么多年了,就连爷爷都没有提到过自己的亲生父母,好像爷爷本来就有意隐瞒,今天有一次从别人嘴里听到了自己的父母,竟然是以罪人的身份。

闫凌雪怒不可遏,虽然自己记忆力从来没见过自己的亲生父母,但是她绝对不允许闫昌成如此污蔑他们。

“你放屁!明明就是你为了一己私欲,为了得到闫家家主之位才秘密策划的这一切,如今竟然还牵扯出我父母,真是不要脸!”

闫昌成本没有被闫凌雪的言语所激怒,反而淡然一笑,脸上和煦的笑容甚至在外人看来就是族中长辈在溺爱着晚辈的无礼。

“我知道你不信,但是闫家沦落到这小小的一城之中,都要归功于你那失败后付出生命的父母,这是任何人都无法改变的事实。”

杨希伸出一只手紧紧的抓住了闫凌雪的胳膊,眼前的这个傻女人已经被闫昌成三言两语的功夫彻底瓦解了心理防线。

闫昌成淡然说道:“闫家要她不复存在,而圣子你我便可认为你是代表天圣门要保护她。”

杨希扯了扯嘴角,冷声道:“少用这些话里有话的伎俩,到底是我杨希执意要保她,还是天圣门执意要保她,有区别吗?”

闫昌成眯了眯眼睛,哈哈大笑道:“既然圣子已经如此说了,我便不好再出手,毕竟如今的闫家可不敢轻易触怒天圣门。”

杨希淡然道:“这么说若是以前的闫家,覆灭天圣门只在挥手之间了?”

闫昌成朗声大笑,“哈哈哈哈哈,圣子说笑了,怎么会呢?”

说罢便不在停留,转身上了马车离去,甚至都懒得去看闫凌雪一眼。

……

赊韵

作家的话
求支持!求收藏!求打赏!求推荐!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