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给的诱惑

狼给的诱惑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6章 吕正海亡命羊头岩

保锐的卡车快没有油了,油上不来,卡车速度瞬间就慢了下来。而耿兵的警车则紧紧地跟在卡车后面。

在一个高速路的出口,保锐紧打方向,将卡车开出了高速路,驶进了一条老的210国道,他撞飞了高速路出口收费站的拦杆,差点将欲伸手拦住他们的女收费员也撞飞了,还好她躲闪及时。

耿兵的警车死死地咬住保锐的卡车,耿兵的眼里冒着一团火,刚才王云龙站长牺牲的画面一直在他的脑海里,他牺牲的是如此惨烈。

耿兵从新兵开始就跟着他了,一晃十几年,王云龙带他参加过无数次的缉毒、辑枪行动,两人虽然是上下级,但这些下来两人建立了深厚的战友情。

耿兵绝对不会让保锐和吕正海逃脱,他恨不得追上去生吞了他们。

卡车终于在一段左右两边都是丛林的地方停了下来,停车的前面刚好有个地名指示标识牌,上面写着“羊头岩(读ai,二声)”三个字,距南湖口岸还有近五十公里。

保锐摸出坐垫底下的AK,持着长枪跳下了车,他朝吕正海喊道:

“车没油了,正海,快下车。”

吕正海左手拉开车门跳了下来,他的右半身被血染透了,流血过多,体力急剧。

“保总,我……”吕正海有气无力。

“你没事吧,快走,他们追上来了。”保锐搀扶着吕正海跳下路基,隐身在树丛中。

间隔五分钟的时间,耿兵的警车也到了。他一脚刹车将车停在卡车后面,和两名堵卡民警下车散开,将卡车包围了起来。

可当耿兵用枪指到驾驶室一看,驾驶室里空无一人,只有副驾驶位上一滩血迹。

此时,缉毒犬黑盖正跟在耿兵的身边,耿兵拿起副驾驶座位上带着血迹的垫子让黑盖嗅了嗅:

“黑盖,嗅。”

黑盖用鼻子闻了闻坐垫上的气味,抬起头等着耿兵下命令:

“追。”耿兵手指着路基下面的血迹,下达了追击的命令。

只见黑盖、耿兵和两名持枪民警刹那间就冲了出去,黑盖是追踪最为厉害的缉毒犬,他们三人紧紧地跟在黑盖后面往丛林里面追去。

翻山越岭本来是保锐和吕正海的强项,可受伤的吕正海因流了大量的血,身体孱弱,保锐扶着他走了没多远,耿兵等人就追了上来。

“坚持住,正海。”

“我不行了,保总,我掩护你,你撤吧。”

“不行,翻过前面这座山,我们就可以绕过南湖边防检查站了,再坚持一会儿。”

“我走不动了。”吕正海气喘吁吁,全身没有了一点力气。

“你快走吧,等他们追上来,一个都走不掉了。”吕正海挣脱保锐,试图卧倒在地掩护保锐突围。

“正海!”

“快走。”

“唉,该死。”眼看着黑盖就要追到跟前,保锐骂了一句,朝黑盖和耿兵方向打了一梭子弹后,丢下吕正海窜进了前面更为茂密的丛林里。

吕正海还算是有点义气,他左手使枪,打出去两发子弹,但他毕竟不是左撇子,子弹打到哪儿都没一个准星。

正当他抬起手正准备打出第三发子弹的时候,缉毒犬黑盖已经接近吕正海卧倒的位置,黑盖一嘴叼在吕正海的抬着枪的左手手腕上,四颗獠牙瞬间咬透了他的手腕,黑盖就势一个甩头,拖着吕正海就是一个踉跄,吕正海手腕上的肉被黑盖硬生生扯了下来。

吕正海半跪着拿起枪直接顶着黑盖的头正要扣动扳机,耿兵等人刚好感到,耿兵来不及瞄准,居高临下对着吕正海就是两枪:

“砰,砰。”吕正海胸膛中了两枪,半跪着的身子慢慢地向后倒去……

……

此时的丁楚琀正端着一杯白开水和一盒盖药走进丁怀仁的办公室,她刚要喊丁怀仁,突然头一阵眩晕,全身打了个冷战,手里的白开水晃了一下掉在了地板上,她惊呼一声,玻璃杯摔得粉碎,白开水撒了一地。

“啊。”

“琀儿。”正坐在椅子上看书的丁怀仁被丁楚琀的举动吓了一跳,急忙站起来喊道:

“琀儿,你怎么了?”他边说边走过来搀扶着丁楚琀。

“爹。”足足有十秒钟,丁楚琀才缓过神来,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你怎么了,琀儿。”

“我也不知道,怎么会突然一阵眩晕。”

“快坐下,叫张露医生来。”

“是!”门口的卫兵应声而去。

正在楼下厨房煎药的张露跑了上来,丁怀仁将刚才的情形跟张露说了,张露看到丁楚琀此时的脸色还是惨白,张露认为可能是丁楚琀被绑架期间留下的后遗症,丁怀仁也深以为然,但只有丁楚琀自己明白,一定是发生什么事情了,这和自己这几天的心神不宁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好点没,楚琀。”张露跟丁楚琀量着血压,看着她的脸色慢慢变得红润起来。

“好一些了,张露姐,我这几天都这样,就刚才特别严重。”

“先别动,好好休息一下看看。”

“嗯嗯。”

也许还真有幂幂之中,吕正海倒下的瞬间,脑海里正想着丁楚琀,他在最后几秒都还在说:

“楚琀,永别了,咱们来生再见。”

然后,此时的丁楚琀却想着的会不会是保锐出事了,自从心里有了陆刚,就再也放不下吕正海了。

……

耿兵击毙了吕正海,留下跟来的两个民警打扫战场,他独自带着黑盖朝保锐逃跑的方向继续追缉。

可是,还是晚了一步,被吕正海一挡,保锐争取到了更多的时间逃亡。

保锐身上没有伤,加上又是丁怀仁特区单兵作战能力最强的,耿兵和黑盖追了大半天,都追到了南湖口岸,再也没有发现保锐的踪迹。

耿兵追缉无果,带着黑盖返回到检查站,将情况简单地向康晓东政委作了汇报,拉过一台车,带上两名战士又飞奔回去。

检查站政委康晓东和站长王云龙两人一直以来关系都很微妙,两人争了多年,但突然听到耿兵的报告,他颓然地坐在了办公椅上,说不出的悲痛。

“老伙计啊,你马上就要离开南湖了,就差那么几天啊,你怎么就,就先走了呢?”

康晓东的心理酸疼得无以复加,戎马半身的老战友、老对手,怎么会走得那么惨,连个全尸都没有留下。

他情不自禁地流下了两颗滚烫的热泪。

……

这几天,张露频繁往返于丁怀仁别墅和战地医院之间,当然,她每天都能和陆刚见面。

“陆刚,你说怪不怪,楚琀今天差点晕倒在家,据她说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是不是在‘黑蜘蛛’留下了后遗症啊。”正和张露并肩散步的陆刚猜的和张露想的一样。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我给他量了血压,一切都正常,会不会上次伤到大脑了。”

“昨天她不是还说心神不宁的嘛,是担心保锐和吕正海吧。”

“说不清楚了。今天看着真吓人,脸色惨白。你说,丁楚琀可不可怜?”张露突然停下脚步,抬起头盯着陆刚的双眼。

“可怜?你指的是?”陆刚被她问的莫名其妙。

“你懂我在说什么,对吧?”张露有点俏皮。

“不懂,真不懂。”陆刚矢口否认。

其实,他何尝不是这样认为,但没有办法,“诱狼”计划的核心,就是要让丁家彻底丧失有生力量,计划成功后,丁楚琀就不是可怜的问题了,他该如何面对这么一个无辜的女孩呢?

“刚,听说,保锐和吕正海这趟折了,保锐和吕正海逃脱,目前生死不明。”张露低下头继续和陆刚散着步,但她突然开口说的却是这句话。

“你,露,你是怎么知道的?”

陆刚听到张露这句话惊呆了,他都是通过“壹号”在得知保锐和吕正海逃亡的,这在特区目前还算是保密状态,就连丁怀仁、丁楚琀都不知道,张露是怎么知道的呢?

张露再次抬起头,微笑着说:

“傻瓜,你猜我是怎么知道的。”

“我猜?”陆刚瞠目结舌,接不下话去了。

子弹之吻

作家的话
周末双更,晚上8点再跟一章,求收藏推荐。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