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田小厨娘:福多甜如蜜

第72章 要命

周靖寒倒抽壹口冷氣,目光冷冽的射向正前方。

但見夜色下,距離他三米開外的房檐上,江映漁壹襲貼身中衣,正冷傲的看著他。

“……”周靖寒心中壹跳。

沒料到須臾之間,本該在枕席內沈的江映漁悄無聲息上了房頂,而他毫無發覺。是他敏銳能力降落了,或是江映漁內力深沈太不可能測?

“妳是何人?”江映漁清涼講話,薺責出聲。

周靖寒不語,站起便想離開此地。然,才剛轉過身,便看到著壹身初月白長袍的敖承穆,正背對著他立在房檐另壹側。

那敖承穆悠悠轉過身,竟是賤笑了壹聲,“不想回復,也可以。留下壹只狗爪,本王便饒妳壹條狗命!”

“……”周靖寒因為這話,眸光倏然兇險的瞇緊了。

他小看了這對伉酈,以為自己神不知鬼不覺夜探平王府。

卻沒想到,壹個走神間,人家才叫個神人不知,鬼不覺的,這便把他給前後夾擊困繞住了!

看來,今晚要有壹場硬仗要打。也好,親信知彼,方能戰無不堪。他便陪這兩個小輩玩玩兒,探壹探他們到底有幾斤幾兩。

想到此,周靖嚴寒聲斥道:“狂言不慚,誰要誰的狗爪,尚未勢必!”

夜色填塞,平王府後院房上,壹場無聲的比力便此展開。

江映漁深知先發制人的事理,故而壹馬當先,劈手朝周靖寒攻打而來。

周靖寒早有預防,側身避開江映漁的攻擊,反手扣住了對方肩膀。

“美人投懷送,在下真是好福澤!”周靖寒存心將聲音放的粗豪不太好識別。

“呵!投懷送的,沒有然是美人,也有大約是毒蠍!”江映漁冷哼壹聲,迅速抽出腰間的蠶絲雪錦,反手朝周靖寒脖頸套去。

她本以為應該壹擊便中的招式,如何,對方卻僥佛對她的武功招式了如果指掌,早便認識到她會有此壹招似的,壹手扣住江映漁的纖腰,另壹只手緊緊攥住了蠶絲雪錦的壹端。

“……”江映漁眸底閃過驚奇之色,壹手緊抓住蠶絲雪錦的這壹端,另壹只手握拳朝周靖寒面門襲去。

周靖寒生動避開,江映漁立馬轉身,屈膝朝周靖寒下盤狠踹過去。

“是個毒蠍子!”周靖寒沒料到江映漁會用這麽下三濫的招數,氣的松開緊攥住蠶絲雪錦的手,武斷擋在褲襠處,阻止住了江映漁踢踹過來的腳。

江映漁冷哼壹聲,手中蠶絲雪錦再次攻向周靖寒。這壹次,她不急於壹招索命攻擊他的脖頸,而是將蠶絲雪錦甩向他戴著黑面巾的臉。

“啪”的壹聲,蠶絲雪錦同化著江映漁刁悍的內力,猶如壹只手似的,重重打在周靖寒臉上。

周靖寒臉頰壹痛,幸虧黑巾沒有被打落下去。否則,便算現在夜色黑沈,依著江映漁的武功,想要看清楚他的輪廓也譴責事。

在江映漁壹個女流之輩的手上吃了虧,被打了臉,周靖寒心中或是怒了。

他不敢再懈怠,開始正視起與江映漁這場奮戰。

比力,風起雲湧展開。小蘭,小竹聞聲提劍出屋,閃電和季廣也淩駕來了。至於王府的暗衛,更是在聽到異動的第壹時間便點燃火把傾巢出動。[超多悅目小說]

敖承穆風輕雲淡的打了個手勢,那些人神出鬼沒,在院子裏孺慕房上的激烈戰鬥。

現在,周靖寒與江映漁經前後過了三十幾招。

周靖寒越打越勇,招式淩厲,不可壹世。

比擬之下,江映漁便略顯狼狽,有些抵擋不住。

周靖寒心中暗想,呵!女將軍王江映漁也如此。如果他便此拿下江映漁離開,倒也省了很多功力。

如此壹斟酌,周靖寒大步流星朝江映漁攻過去,如鷹爪般的大手試圖抓住對方。他合計的很好,單手扣住江映漁肩骨,另壹只手扯住對方手上的蠶絲雪錦,便勢將其捆縛住。

計劃沒有變化快!

當周靖寒成功扣住江映漁的肩骨後,正欲伸手抓她手中的蠶絲雪錦,突覺身後壹陣濃郁的陰風襲來。

周靖寒伸出去的手壹頓,剎時便瞇緊雙眸。,這兩個人在耍戲他,江映漁是摸索他招式的釣餌而!

“呵!”周靖寒哄笑。

敖承穆想當魚鉤,也要看他是不是會中計的魚才行。壹個殘破不堪的小魚鉤,妄想釣起大沙魚,這不是螳臂當車麽?

周靖寒心念壹轉間,大手壹把推開江映漁。在轉過身的同時,掌風灌以無限內力,重重迎上了敖承穆突襲而來的拳頭。

“砰!”壹拳壹掌重重比較,周靖寒被刁悍內力震的連續後退兩三步才停穩腳步。

定睛壹看對面,敖承穆竟是體態未動分毫,如老衲入定般。

“……”周靖寒黑暗的眼珠終於閃過了壹抹震悚之色。

敖承穆藐視的看著周靖寒,銀色面具下的雙眸,在火把照耀下閃閃發亮。

只聽他輕聲戲澩道:“哎呀,長這麽大還沒跟瘋狗比力過。剛剛念在妳是壹頭牲口的份兒上,讓妳幾成。如何?敢不敢動真格的來壹場?”

這話,壹方面嘲諷周靖寒是牲口,壹方面在恐嚇他不是敵手。

周靖寒自負狂傲,只當自己剛剛是攻打江映漁戍守不便當,才被敖承穆狙擊成功。

他冷聲斥道:“哼!黃口孺子,也敢口出狂言。今晚,便讓妳為妳的言行付出代價!”

話音落地,周靖寒主動出招攻向敖承穆。敖承穆也不迷糊,應付的遊刃多余。

江映漁立於房頂壹角,蹙眉旁觀兩男相鬥。臨時看著,兩個人不分手足。

周靖寒的武功招式略顯套路化,而敖承穆武功沒有特定的門派。他身法疾速,可出乎意料,攻其無備,相信不多時黑衣人便會落敗。

事實上,這是江映漁第壹次看到敖承穆展現他超常的武功絕學。難怪這駟以前在邊關能抗敵那麽久還苦撐著,是……有如此了得的刁悍武功!

心中不由得想,如果敖承穆在排兵布陣方面能學有所成,該將是如何壹個令人望而興嘆的強人?

那廂,敖承穆與周靖寒打的更顯激烈,如江映漁以前所意料那般,周靖寒逐漸開始抵擋不住敖承穆參差的招數。

因為他武功走套路化,很快便被敖承穆找出攻破的招式。而敖承穆招式不固定,他很難討到廉價。

周靖寒曉得自己輕敵了,現在不可以再好戰下去,否則定要吃大虧。

他狼狽的避開敖承穆攻擊,有心想要踏夜逃離。然,敖承穆卻像是早便料到他會如此做似的,步步緊追,不給他逃走的時機。

“牲口,本王或是那句話,留下壹只狗爪,便讓妳在世離開!”敖承穆厲吼壹聲,拳頭夾著陣陣勁風朝周靖寒攻去。

那拳頭直擊向周靖寒右手臂,大有壹拳捶廢他的姿勢。周靖寒認識到兇險,趕快疾步退開,想要側身躲避這壹拳。

他深信,敖承穆這壹拳是貫註了無限內力,如果打在他右臂上,只怕不殘廢也得半廢。

惋惜,周靖寒合計失誤。

敖承穆口口聲聲嚷著要他壹只狗爪,他主觀認識裏便以為對方想廢掉他壹只手。他低估了敖承穆的陰狠險惡,這駟並不滿足於廢掉他壹只手,而是誌在……要他的命!

小九月阿丫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