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穿成木匠皇子

第59章 长平武馆

“武馆就在前面。”

长平武馆位于道禹城西方,占地较大,进进出出有不少武者来往。

“大小姐好,二小姐好。”

见到红菱、紫玉两人,壮硕的武者们纷纷打着招呼。对徐庆、尤向晨两人则是看都没有看一眼,一副冷漠模样。

武馆的住处则是简单的平居,一排房屋共享着武场后院。

红菱递给徐庆一个号牌:“喏,这就是你以后的牌子啦。住哪间屋子上面写的有,自己去找吧。”

说罢,她转身向尤向晨的方向走去。

徐庆:“……”

这也太真实了吧……

摇了摇头,徐庆根据牌子上的信息,找到了自己的住处。

一处双人间,显然有人在此居住。

房间不大,却被收拾得整整齐齐,根本看不到任何杂物。

就连被褥也是方方正正地摆放在窄床上。

“真整齐啊……”

徐庆忍不住感叹几声,随即又从行李包裹中取出薄薄的被褥,平铺在床上。

有这样一个爱干净的室友,倒也省去了他收拾房间的功夫。

【叮!恭喜宿主获得任务:制作长平武场地下室木质钥匙*1!

任务奖励:10000积分、“初级机关城”图纸*1、高级抽奖机会*5!】

长平武场地下室的钥匙?

初级机关城图纸?

系统突然冒出的任务让徐庆一愣。

看这个意思,长平武场的地下室好像不简单啊……

难道有什么古怪之处?

就连奖励,也是徐庆从未见到过的“初级机关城”图纸。

算了,还有事要做,今晚再去研究系统发布的这个任务吧……

收拾完了房间,此时外面日头正烈。

徐庆顶着太阳,按照紫菱告知他的方向,来到了长平武馆的正堂,拜见武馆的馆主与馆主夫人。

“你就是徐庆?”

虽是武馆,正堂内装修却颇为雅致。一名身材丰腴的妇人正襟危坐,打量着徐庆。她显然便是馆主夫人,唐氏。

“晚辈正是。”徐庆恭敬地行了一礼。

上下打量了一番,唐氏和善道:

“听说你是小十三新收的义弟,从小孤苦无依?如今你从松竹县来到了我们道禹城,人生地不熟,难免会不适应。”

“从今以后,你把武馆当成自己家就好。”

“是。”徐庆拘谨地点了点头,表现得像是一个初来乍到的腼腆少年。

广寒烟临时给他安排的假身份显然并不可靠,多说便是多错这点道理他还是懂的。

然而,唐氏却十分喜欢徐庆这样的性格。

面容平凡,身板虽然弱了些,但像是一副能吃苦练武的样子。

不擅言辞,便不容易生出事端。再加上无父无母,要是学武有成,当个武馆的赘婿也是不错的。

不像那个尤向晨,让人见了就觉得虚伪圆滑!

想到自家两个女儿都恨不得黏在人家身上的模样,唐氏便气不打一处来。

凭她近四十年的阅历,怎会一眼就看不出那尤向晨是个靠不住的家伙?

就凭那个尤家少爷的身份外貌,也不像是身边缺姑娘的。

她们两个好歹是习武的女儿,竟无半分自矜,白白丢了武馆的脸面!

这样想着,唐氏对徐庆倒是越看越顺眼。

“馆主这几日外出,武馆便由我暂时打点。从今以后,你便是我们长平武馆的人了。明日起,你每日清晨随着各位师兄一同去练武。切记,不得有懈怠之心!”

“是!”

唐氏满意地点点头,秀手微动:“既然如此,你便下去休整吧。”

徐庆点头,行礼离去。

今日虽没有见到长平武馆的馆主,但这名馆主夫人看起来倒还算和善。

但这长平武馆内的地下室到底在何处?

不知里面藏了什么东西……

徐庆摇摇头,将注意力转向远处的武场。

“喝!哈!”

一声声饱涨着情绪的喝喝打斗声传来,只见不少穿着武服的人在远处对着一个个木桩进行着拳脚练习。

“明天就要跟他们一起练习了啊……”

徐庆轻叹一声,继续大步行着。

当他回去打开舍门时,才发现屋中早已坐着一名黑发披散、身着暗红武服的青年。

青年看年纪似乎比他大不了多少。瘦削苍白的面容之下是并不厚重的肌肉,些许神经质的目光紧盯着漆黑地面,对徐庆的到来丝毫无动于衷。

开门的那么一瞬间,徐庆差点以为把这名青年当成了当日一袭红衣的楚瑶光。

“我是你的新舍友,徐庆。”

压下心中隐隐的熟悉感,徐庆简短地向坐在对面床上的青年打了声招呼。

不出意外,红衣青年根本没有回应他半句话,只是不断翻动着一本厚厚的古册,目光却全然不在其上,似乎在地面上推演着什么。

是个怪人——徐庆毫不费力地做出了判断。

这人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上一世番剧中那些三无少女一样:无口、无心、无表情。

没有窥探他人心思的变态爱好,徐庆自然也乐得清静,坐在床上,自顾自地开始在心中默默钻研先前那本火道灵术手册。

三转的火道灵术记录众多,徐庆依次看去,倒也费了一番功夫。

直到暮色渐暗,徐庆方才被门外的拍门声打断了思绪。

“砰!砰!砰!”

“万俟红衣,你小子给我滚出来!”

身为三转之躯,徐庆的耳力远胜常人,自然听出了门外纷杂的脚步声。

不止一人,来者不善。

万俟红衣?

难道说的就是对面那个红衣青年?

徐庆的注意力此时方从灵术上移开,对眼下的形势生出了兴趣。

然而,对床的红衣青年依旧不为所动。他的榻下散落着许多排布不规则的纸片,显然是从手中古籍上粗暴撕下的。

直到敲门声渐渐失去耐心,红衣青年才小心避过床下碎屑,走向房门。

房门被打开的一瞬间,一记拳头猛然重击在青年苍白的面容上。

随后,众人涌入屋内,从不同角度围住红衣青年,你一拳我一脚地疯狂殴打起来。

“呵,你万俟红衣平时不是挺嚣张的吗?你打断我们大哥的肋骨,师父如今不在,我今天就带着兄弟们把你的全身打废!”

“哈哈,看这个小子怎么参加今年凌霄宗的入门大比!”

“师父回来又怎样?他可是我唐慎的亲叔叔!兄弟们,记得把他毒哑,四肢打断,直接扔到乞丐窝里去!”

众人纷纷齐上,万俟红衣身无寸铁,在一掌轰退两名武者后,便被人从背后冷不防打了一闷棍,身形摇晃中被人猛地推倒在地,发出沉重声响。

“砰!”

此时,有一名武者走向了万俟红衣。他手握刀刃,不断地逼近。

然而,下一刻。

那名武者手中刀刃一转,猛地捅向为首那名叫做唐慎的青年腹部!

“啊啊啊——!”

唐慎万万想不到自己竟会被人捅了冷刀子,凄惨地尖叫一声,瘫倒在地。

与此同时,周遭武者也傻了眼,纷纷望向这名持刀的青年。

西陵火

作家的话
感谢乐松大佬两个号的打赏!祝这位纯纯的男子汉在外地平平安安,早日脱单!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