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通宝

四海通宝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8章 试炼之争

几息之后,两人来到了一处平坦的山顶上,张北光一眼就看到了一棵被王大虎拦腰折断的树干之处,两个人影盘坐在树下。

“苏钰!延晶!”

“王大哥!”

“大虎哥!”

见到二人平安无事,王大虎随手将手里的铁棍丢出了两米多远,一把就将孙延晶抱在了怀里。

这个姑娘应该就是王大虎口中的苏钰了,怪不得赵金赵银会为她心生歹意,确实长得好看,单就是玲珑有致的身材,就比天阳一中的那些缺乏运动的书呆子校花好看了不知道多少。王大虎身边,比孙延晶还高出一截的苏钰看上去有些虚弱,面色苍白的她一脸柔情的看着王大虎跟孙延晶两个人开心的抱在一起。

“延晶,你小子可以啊,中了小弥留散的毒还能捡回一条命来,你可真把我吓死了。”王大虎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大虎哥,我看你是担心苏钰姐吧,嘿嘿。”

“臭小子,胡说什么呢,看我不教训你。”王大虎嘴上说着要教训孙延晶,可看向苏钰的眼神里满是关心之色,见到苏钰也同样看着自己,王大虎的一张黑脸竟然逐渐变红,拉过张北光来说道:“对了苏钰,延晶,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追杀赵金赵银那俩混蛋的时候,在毒沼山谷救了我一命的张北光,张兄弟,这二位就是我给你说的苏钰跟延晶。”感情王大虎是拿张北光当挡箭牌了。

苏钰跟孙延晶死里逃生,见到王大虎格外的亲切,之前竟然是忽略了张北光的存在,经王大虎提醒苏钰才靠了过来对着张北光说了句谢谢,至于孙延晶那小子,一早就跑到了张北光身边,满脸惊讶的说道:“哇,毒沼山谷,张兄弟你才多大,竟然敢独自一人去毒沼山谷修行,还救了大虎哥。”孙延晶看着张北光的眼神几乎放出光来,“张兄弟,你比大虎哥还强吗?”

面对热情的有些过分的孙延晶,张北光似乎有些招架不住,只能一个劲儿的摆着手说道:“我连个一品武者都不是,哪里会是王大哥的对手,不过是误打误撞在毒沼山谷里迷了路被困在里面,要不是王大哥我现在还没绕出来呢。”

王大虎知道张北光是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自己的秘密,一把扯过来孙延晶,从地上的包袱里翻出来一块发黄的破布袋子,翻找了半天拿出来一个两寸来高的白玉瓶子。

“小弥留散毒性极强,下毒之人为了防止误伤有时会吧解药随身携带,没想到还真让我找到了,给,你小子自己敷上,然后捏碎神火令跟苏钰先回外门养伤。”

“苏钰,你也是,一会儿就回外门吧。”王大虎看了一眼苏钰并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招呼着敷完解药的孙延晶过来给自己包扎那条受了伤的左臂。

照理来说王大虎所受的伤要比苏钰跟孙延晶的皮外伤中了很多,可他愣是凭借着一身强横的修为挺了过来。

“王大哥,你也中了毒,不如跟我们一起回宗门去吧。”赵金赵银的字母鸳鸯剪上也涂有剧毒这一点苏钰是知道的,看着此时王大虎黑紫色的左臂不由得担心起来。

王大虎则是嘿嘿一笑,看着对面一手一个干粮啃得正香的张北光说道:“这点小伤,对我王大虎来说不算什么,好不容易撑到这儿了,我跟张兄弟一定会把这试炼的头名带回去。”

“啥?我?”王大虎此言一出,张北光差点没咳出血来,自己之所以跟着王大虎一路奔波为的就是想让他带着自己逃离这个鬼地方,可谁知这王大虎竟然还想着拽上自己去争什么第一,张北光此时的表情比哭还难看。

“王大哥,新晋弟子之中好手如云,你还伤了一只手,哪里是他们的对手。”苏钰低着头半天没有说话,似乎是在盘算着王大虎取胜的可能,王大虎的实力满打满算在这批弟子当中也就是五十名开外的水平,倘若是靠着偷袭或许还有希望,可王大虎的性子直来直去哪里肯做暗箭伤人的勾当,自然也就没有希望取胜。

“好啊好啊,大虎哥,你要争第一,我孙延晶留下来陪你,让苏钰姐自己走就好了。”玄鼎大陆之上的修行之人都是极为自负的,孙延晶当然也不例外,一听王大虎要留下来争第一自然也要有他一份。

“你们都给我闭嘴,这次只是个教训,如若没有张兄弟在,咱们三个早就成了赵金赵银的刀下亡魂了,你们都听我的,修养之后快些回去,我跟张兄弟自有分寸,实在斗不过再捏碎神火令也不迟。”王大虎一改平日大大咧咧的表情,严肃的对两人说道,同时还不忘回过头来对着张北光只张嘴不出声音的说道:“不答应,就把你身上的秘密说出去。”

“得,让这个傻大个抓住把柄了。”张北光无奈的甩了甩头发,两口吃掉了手中的馒头,“二位听我一言,王大哥他确实是受伤了不假,可坚持到现在,全身上下依旧完好的弟子恐怕也没有几个了,我们这时候要拼的是什么?是意志品质!”

“意志品质?”三个人同时长大了嘴巴,王大虎心想着意志品质是个什么东西,可嘴上却不敢说出口。

“对,就是意志品质,老祖宗有句话说的好: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谓,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王大虎同志有伤在身却轻伤不下火线,这种为了获得更高荣誉勇于拼搏的精神,是多么值得我们弘扬并学习的铁一样的精神。”张北光说着就来到了三人正中间,高举着拳头声情并茂的说道。

“张兄弟,这是哪位老祖宗说的,太有道理了。”孙延晶听完,脸上红扑扑的显然是被张北光的言论打动了,急忙上前一步询问道。

“这是孟子他老人家说的。”

“孟子?大虎哥谁是孟子啊?”孙延晶想遍了自己看过听过的修士大能,可没记得哪门哪派出过一位叫孟子的老祖宗啊,随即看向了张着大嘴的王大虎。

“别瞎叫,孟子他老人家也是你叫的?我以前听说过一位散修前辈叫孟阳仙人,几千年前修为就已经是五品道师了,苏钰,你说会不会是他?”王大虎一拍后脑勺说道。

“可能是吧。”苏钰也是一连疑惑的看着张北光。

“什么可能,就是,肯定是,没想到孟子孟阳仙人修为高,说的话也这么有哲理,好想拜他为师啊,就算是不能,天天跟着他做个记名弟子也是好的。”孙延晶满眼的崇拜之色溢于言表。

在张北光的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讲声中,王大虎跟他一起并肩而立,目送着苏钰跟孙延晶两人捏碎了神火令,由两道光柱自身前接引而去。

“张兄弟,有机会帮我引见引见,我也想拜在孟子他老人家门前听他布道。”王大虎拿那条包扎过的手臂碰了碰张北光,小声说道。

“哦,好,有机会一定。”张北光愣了一下啊,引荐孟子?要是让小胖子爱迪知道,非得笑破了肚皮才行。

送走了苏钰、孙延晶两人,王大虎匆匆的吃了几口干粮变更张北光讲起来现在的形势,进入试炼之地的新晋弟子多达几千人,每个人手里都会在进入之时被分发一块神火令,这令牌不只是能够在遇到危险或是主动放弃试炼的时候引来光柱将自己传送出试炼之地,同时也是记录弟子试炼情况并按照试炼时间以及试炼成果进行积分考核的证明,按照王大虎说的,增长积分的途径一共有四种,其一是在试炼之地中每待一天便会得到十分,其二是击杀灵兽,凡是击杀一只未成灵兽的妖兽可得五分,一品灵兽得五十分,二品灵兽得五百分,以此类推,品阶越高所得分数变成倍增长。

“照你这么说,击杀一只一品灵兽就相当于在这个鬼地方待了十天?”张北光有些吃惊,“这么一来,多杀几只灵兽不就好了,干嘛要坚持到最后一天?”

“击杀灵兽?”王大虎看着张北光不可思议的说:“张兄弟,你怕是还没见过一品灵兽吧,一只未成灵兽的妖兽像我这样的一品武者对付起来都难,若是一品灵兽,灵力或许与一品道人相当,身体能力也与一品武者相仿,可你要知道,武者、道人各有所长,武修淬体,讲究的是先天精、气、神,将体内多余的后天灵气尽数排出体外,追求的是返璞归真的境界,身体强度远非道人可比。法修凝魂,主要是引天地之间的灵气入体,以天地灵气为本,抛弃了自身的淬炼转而融入到天地之中,以身化万物,寻求的是‘吾身即为法’的无上大道。你想,若是将二者集于一身,一品灵兽到底有多可怕?”

“法师加战士?“张北光暗自想到,这简直就是金手指一般的存在啊。

“王大哥,既然你说有四种法方,那后两种是什么啊?“

听到张北光的问题,王大虎可算是来了兴致,凑得离张北光不过半个身子的距离说道:“第三种途径,巡山搜宝。试炼之地各处散布的石洞,密道不计其数,其中埋藏着不少宝贝,张兄弟我说的这些宝贝可不只是武器法宝,还有仙草灵丹,每一样宝贝都会按照其品阶、用处的不同在试炼结束之时获得不同的积分,当然了这些宝贝都是要上交给宗门的。“

“上交宗门?这火德宗可是打的一手好算盘,弟子拼死拼活的,得来的宝贝还得交给他们。”

“张兄弟,你可别胡说,乱说话可是要被毒火堂的那些师叔师伯怪罪的。”

张北光在清焱仙子那里早就知道了火德宗之中专门惩戒犯错弟子的机构——毒火堂的存在,心想毒火堂的人竟然会在试炼之地出现,“毒火堂?难道他们也跟进来了?”

“嘿嘿,那倒没有,来试炼之地的都是今年火德宗外门新招收的弟子,毒火堂虽然霸道可还不至于坏了门里的规矩,跟到这里来,我给你说这些是怕你的话让有心人听了去,回头回到宗门告你的黑状。”王大虎也是个实在人,把张北光当成了朋友一样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对此张北光倒是极为感到,张北光心想这王大虎正是因为太过于轻易相信他人,才差点死在赵金赵银的手里。

“其实也不能这么说,咱们这些人虽然把寻来的宝贝交回到宗门里看起来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吃了天大的亏,可换来的是在火德宗修炼,在淬火堂中翻阅经文古卷的机会,有了火德宗的庇护莫说是一件宝贝未来就是十件百件宝贝也大可寻得,再者说我王大虎从小就向往着成为一名修士,我相信大部分被火德宗招进山门的师兄弟都是这么想的,跟成为一名伟大的修士比起来,失去点天才地宝又算得了什么。”王大虎说着,眼中泛起了精光,看得出他对成为一名修士到底有多渴望,可能是感觉到自己有些失态,王大虎尴尬的笑了笑,继续说道:“况且获得试炼前三名,宗门就会对其开放炼火堂的藏宝库,任他们从中挑选一样,虽然只是开放藏宝库的第一层可那里面放着的都是历代试炼弟子在试炼之地寻来的宝贝,各种各样什么都有。”

张北光这才明白原来前三名还能从炼火堂的藏宝库里随意挑选三件宝贝拿走,怪不得王大虎他拼了老命也要争什么头名去,就算是得不到头名,得个第二第三也是好的。不过张北光对他口中的藏宝库可没有太多兴趣,他关心的是如何才能从这里出去,于是接着说道:“那第四种呢,你不是说有四种积分途径?”

“第四种……”提起第四种获得积分的途径,王大虎的脸色突然沉了下来,压低了声音一副愤恨的样子说道:“杀人越货!”说着王大虎把手架在了自己脖子上,做了个下劈的动作。

恭长先生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