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别太淡泊

第5章 门前冷清是有几分道理的

延月瞄了眼左丞俞,真心吗?他们恐怕是没有,但这种迷信的东西,她向来是不怎么信的,不过既然来了,不好好拜拜,恐辜负了爬的这段路。

僧人一边闭目敲击木鱼,一边嘴里碎碎念念不停,僧人面前排了不少男男女女,等着僧人解惑。阿尔穆夫人跨国高高门槛,看着这一幕,笑着打趣道:“延月姑娘既然和这位先生是夫妻,不如去求个祝福?”

延月笑着摆摆手:“我和他都是不信徒,心不够虔诚,到时候格尔木神该生气了,算了算了。”

阿尔穆夫人笑呵呵的点点头,没多说什么。几人拜了格尔木神,才来到格尔木庙下的闹市,每个摊位前的人都络绎不绝。

一摆着各种玉饰瓷器的贩商前人比较稀疏,想来格尔木的人对这些都不太感兴趣

延月在摊贩前挑挑拣拣,看中一对琥珀模样的圆球,很适合把玩在手上。

摊主是个留满胡须的老人,胡须花白,但精神奕奕,步履从容。摊主笑着上前:“这位小姑娘真会选,这可是传言是释迦牟尼佛祭身成舍利前日日把玩在手中的物件,瞧这通体光滑,握着是不是还有微微暖意,那是被神佛护佑的,只寻得有缘人。”

闻言,延月笑了一下,释迦牟尼佛每日打坐都打不完,何来时间把玩这物什,一听就是个糊弄人的瞎话。不过这琥珀球模样,品质看起来的确是不错的,半月后老爷子过寿,送这个正不错。

延月拿起来对着阳光比划几下,戳了戳旁边的左丞俞:“左少爷,你觉着这对琥珀球如何?”

左丞俞抬眸看了眼:“不错,喜欢就买。”

果然是财大气粗,延月放下琥珀球看着摊主:“老板,多少钱?”

生意上门,摊主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比了一根食指。

延月一喜:“100?”

左丞俞:“……”

摊主笑容一僵,缓缓的摇头。

延月思酌:“1000?”

摊主继续摇头。

延月惊呼:“1万?”

摊主的手继续瑶了瑶。

“不是吧,十万?”

摊主缓缓点头。

延月顿了顿,面色复杂的看着摊主:“您门前冷清也是有几分道理的。”

阿尔吉上前,十分慷慨道:“延月,你喜欢这珠子,我买来送你。”

左丞俞从怀里摸出张卡,夹在两指中间,十分阔气:“刷卡。”

自己的女人何须花别人的钱,更何况自己像是缺这点钱的人?

诚然,诚然自己有个不缺钱的老公,但是,再有钱也不是这样傻傻的被人坑的。看了眼摊主笑的像只得手的黄鼠狼,延月很是心疼钱,不过转而一想,反正不是花自己的钱,不用白不用,如此,心里开心许多。

阿尔穆夫人一家陪着延月买完琥珀球后,就去街上采买一些衣物及生活用品,延月二人来到做瓷娃娃的摊贩处学做瓷娃娃。

看了看手中既不像狗也不像猪的东西,延月很是嫌弃的皱眉,摊主笑呵呵的夸奖:“姑娘真有想象力,能把猪和狗的模样相融。”

延月:“……”

她十分理解那种摊主为了不得罪顾客说些违心话,说到底都是生活所迫。

左丞俞也在旁边做娃娃,闻言看了眼她手中的一坨泥,毫不客气的嘲笑:“摊主,说这样的违心话可不是个好信徒。”

摊主尴尬的笑了笑,装作很忙碌的样子去弄其他的东西了。

延月瞪了左某人一眼:“你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自己欣赏不来还不许别人欣赏了?”

左丞俞点头:“是是是,我欣赏不来,不过这世上能欣赏来的怕是也没几人。”

“那你做的是什么,我看看。”延月伸着脖子去看,却只能看见一双节骨分明的手,左少爷把它捂的严严实实的。

“……”延月看着左丞俞:“左公子既然有巧夺天工的手艺,怎么不愿意拿出来给我等平民观摩观摩?”

左丞俞骄傲抬头:“此等天家之物,是尔等平民能随便看的?”

延月:“……”

两人做好的东西放进瓷窑里烧制。摊主给二人一人倒了一杯茶,坐下来陪他们闲谈,闲谈闲谈就谈到了延月头上的花环。

摊主:“看的出来这位先生很爱你。”

延月瞄了眼左少爷,看着摊主:“怎么看出来的?”

左丞俞听见摊主的话,手中喝茶的动作一顿,也很好奇的看着摊主。

摊主没察觉到二人之间微妙的关系,继续道:“在格尔木有个说法,在开斋节的前一天,为自己心爱的姑娘亲手编一个花环,第二天这姑娘若是带着这花环同他去了格尔木神前虔心拜上一拜,便会受到天神的祝福,二人长长久久,白头偕老。”说完故事又端详的看了看延月头上的花环,继续道:“姑娘这头上的花环编的很精致,你这位先生真是用心了。二位去拜了格尔木神了吗?这种东西呀,要趁早,晚了的话,格尔木神就打瞌睡了,听不到你们的愿望了……”

延月默默的把花环拿下来。感受到左某人意味深长的眼神,延月坐立很不安,虽然她觉着男女双方是各玩各的,互不干涉的,但这当着人面出轨这种事还是挺不妙的,谁会喜欢自己头上有顶绿帽子呢。

摊主是个很健谈且忘我的人,完全没发觉他口中夸作很用心的先生脸色很不好,继续絮絮叨叨的说着话,突然想起还烧着瓷娃娃,慌慌张张的去把东西包装好拿出来。

从始至终延月也没看上一眼左丞俞那护着的瓷娃娃。

再回到阿尔穆大叔家时,他们一家人都回来了。阿尔吉听到马蹄声,便站在马棚处等着二人。

阿尔吉看了眼头上没有花环的延月,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延月,你不喜欢那个花环吗?”

延月拿东西的手一顿,装作不知情:“没有,很喜欢,不过嘛,开斋节都过了,我就把它取下来了,这么娇嫩的花朵,还是不该受太多烈日炎晒。”

说完也没看二人的反应,就抱着东西往木屋走去。阿尔吉欲追上去,被左丞俞拦下,左丞俞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她是我妻子。”

画舫清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