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签到系统有点犟

这个签到系统有点犟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3章 节日快乐

言西傻呼呼的看着花末离开的背影,刚才怎么就一下没控制住,怎么就突然吵起来了?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但今天的目的不是逞能和斗嘴,快干正事吧,还有机会挽回的。

言西赶紧冲上舞台,对哈林老师深鞠一躬,接过工作人员递来的话筒,马上转身望向台下。

舞台太亮了,逆着光根本看不清台下的世界。

花末到底走到哪里了?

“Hello,三鹅七的朋友,请问贵姓?”

“哈林老师好,免贵姓言。”

“言帅哥,你好你好,哇哦,今天穿得是相当帅气,请问是几个人来听演唱会的呢?”

“本来是两个,马上就只剩一个了。”

哈林老师努力理解他话里的意思。

“言帅哥蛮幽默嘛,《情非得已》这首歌听过吧?会不会唱?”

言西点点头。

记忆一下飞到了十几年前的大学时光,他的宿舍是那一届最具知名度的一个宿舍,至今很多校友对那个门牌上的数字依然记忆犹新。

九二二,这就是他宿舍的门牌号。

这间屋里住了一个高考状元,高考分数把言西这个学霸甩出去了四十多分,是那所大学历史上录取到的最牛的学生。

这间屋里还住了一个花美男,如果按这几年的套路,他肯定会成网红并出道,大学的四年每逢出门就被女生要电话,每天都能收到厚厚的情书。

这间屋里还住了一个编程狂魔,别人都在玩游戏的时候,他已经在自己做游戏了,不对,是做了一个能开发游戏的引擎,毕业的时候,别的同学都在忙着找工作,而他已经是在忙着招员工啦。

这间屋里还住了一个轰动全校的人,这是那人读的第三所大学。

他个子不高,长得极像《我的中国心》那位演唱者。

他是一个外籍华人,老家在湾湾,母亲在霓虹国,父亲在美丽国,为了陪伴父母,他分别在两个地方各念了一遍大学,二十六岁才终于来到大陆为了自己而学。

在霓虹国的时候,他自学民谣吉他,考到了十级,很多小霸王红白机上的游戏背景音乐,他都能用吉他弹出来。

在美丽国的时候,他报考了歌剧专业,尽管跟当地那些老外没得比,但来到国内的大学,对其他弱鸡来说就是降维打击了。

他入学第二月参加校园歌手大赛,边弹边唱,毫无悬念的拿到第一名,接着就演出不断。

受他的影响,宿舍里几人多多少少都偷偷拿他的吉他玩过,而他也很大方,并不介意,反而还画出了十几张和弦指法图供同学们修炼。

《情非得已》这首歌就是宿舍里连接海峡两岸友谊的桥梁,他在和弦图谱上圈出了其中六个,说只要把这六个弹熟,《情非得已》就能拿下。

于是只要宿舍没人的时候,言西就会偷偷练习。

他一直幻想能那么一天,自己能像个浪漫的小哥哥一样,对着自己心仪的女生弹唱这曲《情非得已》,用那一代人最中二的方式来表达爱意。

这首歌,言西一练就是四年,四年里各路女生对他无人问津,而他也没瞧上过任何一位女子。

等后来遇到花末,两人发展得太快,神曲还没出场就已经手到擒来。

所以今天,他要把这一个功课补上,别人是十年磨一剑,他是四年弹一曲,可曲还未终,人就先散了,花末都不知道已经跑哪里去了。

“哈林老师,请问能给我一把吉他吗?再帮我换一个立麦。”

台下的观众集体哇了一声。

“没问题,还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办不到的我就当没听见,哈哈哈,开玩笑的啦。”五十多岁的哈林老师还是那么风趣。

趁工作人员取装备的时间,言西拿起话筒说:“今天借着哈林老师的舞台,我要把这一首歌送给一位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人,花末小姐。

从第一眼见她的时候,我就知道,这辈子我的心里再也住不进别人,因为已经被她塞得满满的了,就是如此情非得已。”

“哇哦,好浪漫,你说的这位花末小姐在现场吗?花末小姐,你能不能朝我们招招手?”哈林老师对着台下喊了一声。

现场像一片平静的湖面,沉默了几秒。

“呃……可能是有点害羞,哈哈哈,没关系,言帅哥,我俩一起用歌声,把想说的话,通通告诉她,来吧!”

言西深呼吸,对着密密麻麻的十万观众,轻轻闭上眼睛,用心灵去寻找这些人里面,他唯一想要的那一个。

言西手指轻轻搭上琴弦,灵巧的弹完前两个八拍,接着舞台后面的乐队随他奏起熟悉的旋律。

“难以忘记,

初次见你,

一双迷人的眼睛。

在我脑海里,

你的身影,

挥散不去。

握你的双手感觉你的温柔,

真的有点透不过气。

你的天真,

我想珍惜,

看到你受委屈我会伤心。

喔哦哦哦……”

每一个字,每一个词,都把言西对花末的感觉表达得丝毫不差,或许这就是一见钟情时最大一统的感受吧。

言西唱得不赖,现场的观众们整齐的摇晃着荧光棒,仿佛整个鸟巢都流动了起来。

“爱上你是我情非得已……”和弦同歌声一起结束,言西睁开眼睛。

“哈林!哈林!哈林!”歌迷们恢复了之前的呐喊。

言西对哈林老师再次鞠躬,把吉他和话筒还给了工作人员,离开舞台,走向出口。

他本以为歌声结束的时候,花末会在台下对他尖叫和高呼:“老公我爱你!”

甚至可能还有几个飞吻。

可是,说不定她早就走了,现在正在出租车里生着闷气呢。

言西走到街上,像一只战败的小鸡,耷拉着鸡冠,垂头丧气的回到车位。

“喂!”是花末的声音!

他马上抬头循着声音看去,原来她一直在自己背后。

“唱得不错啊,不过刚才台下太吵了,没听清,罚你回家重新给我唱一遍,不,唱十遍!”她嘟嘴说着。

言西快步跑过去,一把将她竖着抱到空中,说:“刚才哈林老师叫你,你咋不答应?我还以为你走了呢。”

“对啊,我就是想走,听他唱歌有什么意思,还是听我老公唱歌比较好玩。”说完,她双手捧着言西的脸蛋,俯下身子跟他亲了一口。

这姿势……难度系数3.0。

“快回家!冻死我了!”花末只亲了两秒钟,便拍拍他肩膀,示意放她下来。

言西开着车,快速扫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说:“才八点多,回去汗蒸还来得及,要去吗?”

“不去,我要回家听你唱歌。”

“汗蒸的时候一样能唱。”

“不行,我可不想你的歌被别人听到。”

“那没办法了,刚才已经被十几万人听到啦。”

“刚才不算。”

刚才两人吵架的时候有多生气,现在和好的时候就有多甜蜜。

“我要把这一首歌送给一位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人,花末小姐……”

花末看着手机上的录像,捂着嘴笑起来。

“我去!你居然在演唱会上面偷拍?!”言西吃惊的说。

“以后你要是敢再惹我生气,我就给你不断回放这一段,让你好好回忆一下,是谁亲口说的,我是他最重要的人。”

“媳妇儿,你听错了,我说的不是最重要的人,是最重的人,哈哈哈,哎呦!”

花末在他胳膊上使劲掐了一把。

“开车呢,别碰我的手,安全第一,安全第一。”

回家打开门,丈母娘正带着珍珠看动画片,两人见到花末这身婚纱意外极了,哑口无言。

花末用胳膊肘碰碰言西,小声说:“我不管,你来负责解释。”

他马上从袋子里拿出意大利餐厅送他们的红酒,说:“妈咪,节日快乐!”

行走的照相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