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签到系统有点犟

这个签到系统有点犟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7章 记忆碎片

事情没弄明白之前,言西不敢回家,先打个电话稳住花末再说吧。

“媳妇儿,我……”

“你还知道给我打电话啊?在外面过得挺美的呗?继续,今天也不用回来。”

女金刚铁拳橙色预警。

“你听我说,昨晚喝多了,手机又没电,就被抬到同事家,刚刚才醒,这不就赶紧给你汇报嘛,别生气别生气。”

“同事家?男同事女同事啊?哪个同事啊?”

哎呀,这个问题可难住了他,赶快编个名字。

“老孙,对,在老孙家里。”谁是老孙?管他的,哪个公司没个姓孙的。

“我现在要发货,没空审问你,自己今天早点回来,别让三姐和三姐夫等你,挂了。”

看看定位,还好,离公司就一站地,晗晗租的房子还挺近。

口干舌燥,言西去冰箱取牛奶。

拉开冰箱,看到里面突然亮起的白光,他脑袋里闪过一些画面,好像是自己在跟一些人合影,刺眼的手机闪光,和集体喊出一二三茄子的声音,虚无缥缈、模模糊糊。

坐这里空想不是办法,还是去公司当面找晗晗问清楚吧。

而且也得签到啊。

他发了一条信息:“晗晗,我能用一下你的浴室吗?”

浑身酒味,不冲一下实在难受。

“嗯,言哥随便用,就当是自己家一样,咱俩谁跟谁啊。”

呃,有点太暧昧了吧?

走进浴室,试试水温,正好。

脱掉衣服,这是啥?!

小猪佩奇?!

言西的右手大臂上有一只佩奇,怎么搓也搓不掉,而且火辣辣的疼。

“不会是纹身吧?”他看着蓝色的佩奇图案,咧着嘴,自言自语。

他说对了,真的就是纹身,等着跪在榴莲上好好跟花末解释吧。

想起刚才那个自称欧阳的陌生电话,中间提到过乔治,这个纹身跟那人肯定有关系。

回头看看屁股,左右各青了一大块,这是挨谁的胖揍了?

再把其他地方仔细检查了一遍,还好,没有更多的伏笔了。

潦草的洗完澡,带着沐浴露的花香来到办公室。

签到,领任务。

今天的任务是圆一个曾经说过的谎。

他说的谎多了去了,随便找一个圆了就行,简单。

任务先搁一边,他把晗晗叫到了无人的楼梯间,说:“你能不能跟我说说,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真的都忘了?”

“断片了,我好像跟很多人合影拍照,是么?”

“哎哟,可不是啊,你昨晚可火了。”晗晗笑起来,满脸兴奋。

“火?应该是虎吧。”

“不是,就是火,你听我慢慢说,”晗晗开始详细介绍起来,“昨天不是吃完烤鱼还早嘛,你说没有尽兴,硬要拉大家去K歌,说是要去一个最高档的KTV。

我们哪儿知道啥KTV高档啊,平时也没了解过。你就打电话问什么小叶,过了一会儿真的有两辆车来,把我们接到一个叫皇朝乐园KTV的地方。”

小叶?刚被男友骂了的小叶?流着眼泪离开的小叶?这种情况还给人家派活,自己怎么下得去手啊,罪过啊罪过。

她继续说:“这个KTV的确高档,金碧辉煌,看起来比故宫都要奢华,你让前台开了一个巨大的包间,又叫了一大堆啤酒摆了两桌,少说得有六七十瓶,接着还给我们几个女生要了七八个果盘。

你跟甲乙丙丁边唱边喝,中途不知道给谁打了两个电话,按上免提给人家唱了两首,对面是个女的,第一首好像是《差不多先生》,第二首我记得是《男人不该让女人流泪》,你把自己都快唱哭了。”

言西想起通话记录,搞不好隔空听歌的就是小叶,这脸丢得真大,回头两人还能愉快聊天吗?不尴尬吗?

哎!继续听吧。

“后来你去了一趟厕所,接着消失了一个小时,樊妈跟闫儿家里催得紧,就都回去了,其余四个同事就继续喝酒陪我,我呢就一直给你发消息,你就是不回。

后来我听见走廊上特别热闹,就跑出去一瞧,好多包间的人跑出来,往大厅里去,说有好戏看,我心想坏了,该不会是你出啥事了吧,就马上跟了上去。结果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我还能怎么着?你说这些完全没有印象好不好?

“快说,别卖关子了。”

“大厅里有一个四米宽,七八米高的大理石楼梯,差不多三四十个台阶吧,我看见你,还有两个男的,一人坐个大纸壳箱子,要从楼梯上往下滑,给我吓坏了,那么长的台阶,那么硬的地,我看着都疼,可我说啥都拦不住啊。”

这么猛的吗?玩这么极限的运动?难怪晗晗说自己威猛,想想都觉得后怕。

所以,这就是屁股疼的原因了?等等,好像有画面了,掌声、欢呼声、笑声,似乎还有人在喊吴彦祖?

她继续绘声绘色的说:“当时大厅至少围了两三百号人,第一个冲下去的那个男的,看起来应该不到二十岁,穿金戴银像个富二代,你是第二个,边冲边喊‘你大爷还是你大爷’,可灯儿了,第三个男的穿了一身格子衫,文质彬彬的,可他刚滑到一半,纸箱突然就翻了,把他直接扣在了楼梯上,好像手都摔肿了。”

手都摔肿了?应该就是电话里那个欧阳,这一条线索能对得上。

“不过他跟没事一样,和你俩欢呼庆祝,好像说你用的时间最少,算是你赢了,你还记得赢了些什么吗?”

“完全不记得。”

“他们一人输给你二十万,可是你手机没电了,就只好先转给我了,我结账也是从这钱里出的,一会儿你把卡号给我,我把剩下的钱给你退回去。”

“可是,我隐约记得有合影,还有你刚才说的‘我火了’,是什么意思?”

“因为你是冠军嘛,所以就拉着我和周围围观的人,不管认不认识,都一起拍照,你还跟店里的老板说,必须把这个项目做成这家KTV的招牌项目,你起了个名字叫激流勇进,说只要有人能打破你的记录,就能拿走六十万的奖金。”

“六十万?”

“你们三个每人二十万,一共六十万嘛,你坚持说现在这钱只是暂时保管在你这里,欢迎大家挑战,能把KTV玩成欢乐谷,你可真是古今第一人啊,我是真的大开眼界了。”

哦,难怪那个欧阳说要再战,看来是想把钱赢回去,OK,明白了。

但是这个欧阳,还有另一个一起比赛的富二代,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呢?自己身上的佩奇又是咋搞的?

不行,还得亲自去找欧阳问个清楚。

“再回答我最后一个问题,我后来怎么就去了你家?咱俩没发生啥吧?”他挠头,不好意思的问道。

“言哥,你这可是两个问题哟。你手机没电了,我说打车给你送回家,你一会儿说家在苏州街,一会儿又说在小南庄,一会儿又说自己住顺义,我总不能让出租车拉着咱俩满帝都转悠吧,实在是没辙了,只好把你带回我家了,你进屋自己就跑卧室去了,倒头就睡,害我在沙发上对付了一宿,现在还腰酸背痛,言哥,记得要补偿人家哦。”她说完又拿小拳头捶了他一下。

“不好意思啊,回头请你吃饭,再送你一组新的四件套,如果你嫌我睡过你的闺床,我也可以马上送你一个新床,不论价钱,你随便挑。”

“嘻嘻,是封口费吗?我懂,我都懂。”

还好,至少没有犯致命错误,回去跟花末也能正大光明的坦白,她应该不至于往死里揍。

“对了,你纸条上说的补充蛋白质,又是什么意思?”

“还不是你自己说的,这两天流了不少鼻血,不就是应该补充些蛋白质嘛。”

还真是酒后吐真言,连流鼻血的丑事都往外自爆,太磕碜了。

跟晗晗回到各自的工位,他拿起了电话,寻找帮他拼凑记忆碎片的关键人物。

“喂,请问是欧阳吗?我想找你聊聊。”

行走的照相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