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签到系统有点犟

第52章 名花有主

现在微店的生意应该足以使花末忙得不可开交。

家花安顿好了,是不是应该关心一下野花?

什么野花?言西,你可不能打歪主意,那可是你同门师妹哟。

“晗晗,晚上的饭局进度如何?”

“言哥,你不是说按八个人的规模嘛,现在人数有点超,我在考虑婉拒掉谁。”

部门大美女的号召力果然强悍,一呼百应啊!

“没关系的,又不是只聚这一次,后天,后天再组一局,今天没轮上的就往后天放。”

“嗯,嗯,明白,对了,烤鱼,你吃的吧?”

其实言西不是太喜欢吃鱼,从小到大一吃鱼就卡刺,都怪自己嘴太笨。

但这是晗晗选的,不然先尊重一下她?

“我吃什么都可以,只要大家开心就行,我下午要出去一趟,把位置发我,如果晚了我就直接赶过去。”

貌似很久没有跟同事们聚过餐了,上一次好像还是四年前的部门年会,赶上珍珠诞生不久,自己长期用来做挡箭牌的“封山育林”借口不复存在,被同事们一顿灌。

当然,有些人灌酒是示好,但大部分人找他喝酒就是想看他出洋相。

言西的酒量怎么说呢,白酒半杯,啤酒两瓶,就是这么弱鸡。

当时喝的二锅头,五十二度,半杯下去已经没有记忆了,再醒来就是在医院里打着吊瓶,周围的临时病床上都是跟他同样喝醉的人。

大夫挨个儿床的换药瓶,说:“哎,每年一到这个时候啊,各种公司聚会喝多的人比平时多了几十倍,我们都习以为常了。”

有过这种经历的人应该知道,医院里首先会输点维生素B6止吐,接着会用一种强行排酒精的药,而排酒精的过程会明显吸热,出现体温骤降的情况。

言西当时真切的觉得自己要凉了,瞪眼瞅着送他来医院的小同事,执着的说:“我快不行了,帮我叫我媳妇儿,和我孩子,让我再见她们最后一面。”

他这话把那小同事吓够呛,连忙招呼大夫。

大夫用手背在他额头靠了靠,说这是用药以后的正常现象,过一会儿就好了。

自打那次以后,大家私下聚会就再没叫过他,同时因为八项规定颁布,年会聚餐也成为了历史。

今晚嘛,量力而行、适可而止,可千万别再出丑。

十二点出发,半个小时就到了跟小叶约好的银行门口。

今天她在银行制服外面披了一件风衣,终于没有再瑟瑟发抖了。

“言先生,您就自己一个人吗?”她左右看看,难以置信。

“当然不会,我的小伙伴还在路上,应该马上到。”

言西打开京东APP,跟踪了一下物流进度。

给他送行李箱的是一辆大货车,按帝都交通管理要求,这种大型车辆是不准驶入三环的,所以不得不从外面绕了一大圈,现在这擎天柱正在五环上挣扎。

汽车人加油!

“言先生,我昨天说的海景别墅过户的事,请问商量好时间了吗?”

“噢,定好了,我们月底过去,你一会儿把别墅那边联系人的电话给我,我还有些事情需要提前安排一下。”

当然要安排,也不知道是毛坯还是啥样,至少得买点床、桌椅、电视、冰箱吧?

按花末跟她同学的喜好,一顿火锅和一场烧烤肯定是少不了的,相关器材和食材都要提前准备。

“好的,我马上把管家的联系方式给到您。”

接着两人进入了尴尬期,他很想对她说点什么,譬如谢谢啊、辛苦了、真是麻烦你了,但就是开不了口。

“我就是开不了口让她知道,我一定会呵护着你也逗你笑……”

奇怪,他这心里怎么还唱上了周董的老歌?

“小叶,今晚你有空吗?我跟几个同事约好吃饭,你要不要一起,可以顺便拓展一下客户源。”

他真想给自己两个大嘴巴子,不开口就罢了,一开口居然说这么个玩意儿。

跟同事聚餐带小叶,算哪门子事?

还骗她说拓展客源,骗子!哪个同事买得起私人银行服务?

还有,这种聚餐当天拉去凑人数的,都是不被重视的,礼貌在哪里?诚意在哪里?

他多么希望时光倒流,收回这一句蠢话。

“不好意思言先生,今晚我已经有约了。”

“又是跟男朋友?”

“嗯。”她面泛桃花,笑得羞涩而含蓄。

“祝你们早日修成正果,办喜事的时候通知一声,我给你俩包一个巨大红包。”

这才像句人话,而且包红包这件事,嘿嘿,现在是他的特长。

“您太客气了,谢谢,借您吉言。”

两人站在一起不到半米的距离,但感觉灵魂却隔了十万八千里。

“呃,我看他们还在路上,外面太冷了,不然你先进去等等吧,一会儿需要帮忙的话,我再叫你。”

一会儿当然需要帮忙了,一百个行李箱,如果就靠自己,光拆包装就得拆到深夜去了。

小叶点点头,小跑回到银行里。

他顺着她身影往上一看,这里叫旺业银行大客户部,难怪可以在如此短时间内调集一个亿的现金。

据他所知,一台ATM机一天填充的现金是十万块,一个支行网点一天准备的现金大概是两百万,每天都会有荷枪实弹的运钞车早送晚收。

而一亿规模的现金几乎等于全市所有ATM机和网点现金的总和,也就是说,今天本该给各ATM机填充现金,以及给网点送现金的运钞车,全部集中到了这里。

为了凑他这笔钱,简直是劳民伤财,颇有当年一骑红尘妃子笑的风格。

阿贾克斯让他执行这样的任务,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这十几天来,尽管言西嘴上骂着阿贾克斯各种变态任务,但每一次任务都好像跟他的工作或生活息息相关,是在一点一滴的改变他思考和做事的方式。

也就是说,阿贾克斯在借任务之名调教他。

独得恩宠,这样的感觉挺爽,但就是太累。

写着JD两个字母的擎天柱总算到了,尺寸巨大,牛掰。

“师傅,是不是只要我不签收,系统就不会给你派新的单?”他问道。

“不签收?我绕了整个帝都,准时准点给你送这里,你不签收?玩儿我呢?”师傅打开车门跳下来,只有言西下巴这么高,好一个四两拨千斤,我意思是拨擎天柱这个千斤。

“师傅,你误会了,我意思是给你开一笔钱把今天这车包了,一会儿我们用行李箱装点东西,还要再送到另一个地方。”

“开钱?开多少?我跟你讲啊,我这货车跑一天可不便宜,低于两千块我可不干。”

两千?言西差点笑出声。

“师傅,我给你四千,现在就给。”

“哎呀,谢谢老板,好说好说,不就是拉货吗,我这车本来就是拉货的,没问题,包在我身上,哈哈哈,对了,你们要装什么东西?搞这么多箱子。”

说实话怕吓着师傅,而且不安全,人心隔肚皮,谁知道这个个子不大的人胃口到底大不大。

“你也看到了,这里是银行嘛,我们有一批历史存单啊、凭证啊什么的要暂时挪出来,具体原因嘛就不方便讲了。”

师傅从耳朵上取下一根烟,小声说:“老板,我都懂,是上面来检查了吧?银行里那些猫腻我早就知道了,如果换做是我,根本不挪,直接一把火将那些阴阳单据烧掉得了。”

居然连阴阳单据都知道,难怪是一个能驾驭擎天柱的男人,呵呵。

“小叶,帮忙叫三五个年轻力壮的,来门口卸货!”

.

【求你一张月票,送你一年欢乐。

排行榜上的军功章,有你的一半,还有你的另一半。】

行走的照相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