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宝有术

驭宝有术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章 跪下道谢都不为过!

“是啊,老娘想嫁给金哥还没戏呢,你快答应金哥,好让我们也看看这吴道子名画长啥样,开开眼啊。”在田婉婉身边摆摊的大妈也笑道。

有了其他人壮胆,金哥脸上划过一抹虚荣的红光,显然对众人一边倒的帮腔十分受用。

他甚至将画卷直接放进田婉婉怀里,伸手朝田婉婉搂去,道:“看,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你还犹豫什么?过了这村可没这个店了。”

众人围堵之下,田婉婉眼里泛起泪花,满脸屈辱。

就在这时,一个巨大的蛇皮口袋凌空飞来,穿过围观的众人,精准砸在金哥身上!

“啊!”

一声惨绝人寰的叫声,金哥被砸的横着飞出去,怀里画卷也应声滑落,啪嗒一声,落在雨后不久积攒的水坑里。

四周瞬间响起人们的吸气声:“敢砸金哥,这小子疯了吧!”

“画!画掉水里了!那可是吴道子的真迹《骏马图》!”

人们的惊呼声下,金哥重重摔在地上,在商贩们慌乱的搀扶下,捂着脑袋从地上爬起来。

“艹!你特么找死!连老子都敢砸!不知道这是谁的地盘吗!”金哥怒不可遏,目光狠狠瞪在林超身上,语气恨不得吃人。

林超快步走到田婉婉身边,将田婉婉挡在身后:“婉姐,你怎么样?没事吧?”

“林超?”田婉婉瞪大眼眸,这林超就跟从天而降的一样,他是怎么找到自己的?

“小心!”忽然,田婉婉惊叫道。

林超目光一凝,就见金哥一把抄起一块板砖,狠狠朝林超拍来:“小子,想英雄救美是吧!也不看着是谁的地盘!”

可惜他挺着油腻的大肚子,刚刚又挨了摔,此时慢吞吞的动作哪里是日日练功的林超对手?

林超看也不看,身后的田婉婉吓得已经尖叫起来,在板砖即将拍在林超头上之际,林超手轻轻一抬,也没看清他做了什么,只见金哥忽然面色一变,剧烈的痛苦瞬间袭遍全身,一张脸无比狰狞。

“啊!!!”

惨叫声瞬间从金哥嘴里发出来,穿透在场所有人的耳膜。

只见刚刚还拿在手里拍人的砖头不知为何脱落在地,正好砸在金哥脚上。

穿着运动拖鞋的脚立刻被砸的青紫一片,肿了起来。

这时,他才看到水坑里湿漉漉的画卷。

谁都知道这画名贵,因此即便泡在水里,也没人敢靠近一下。

金哥眼底瞬间充血,顾不得脚肿成了猪蹄,扑过去将画捞了出来,摊开一看,墨迹已经有晕开的迹象。

原本热闹的大街这一刻竟然出奇的安静,所有人都齐刷刷看着林超和田婉婉。

目光或幸灾乐祸或惋惜,但都出奇的一致,所有人看他们都像在看死人。

“艹!老子三百万的画!”金哥心疼的想要杀人,他恶狠狠瞪向林超,狠声道:“知道你俩闯了大多的祸吗?三百万!把你俩卖了都不值这个价!说吧,你们打算怎么办?赔不上这三百万,老子保证,你们别想见到明天的太阳!”

金哥身上散发的狠意,令所有人都打了个冷颤,这金哥能在古玩市场作威作福,除了他跟梁总的那层关系外,自身性格狠辣也有关系,曾经有几个摆摊的不服他,跟金哥带去的人打了一场群架,小贩们被揍得很惨,听闻死了一个伤了好几个,还有两个落下永久残疾。

事发以后金哥一席人却只是被拘留了几天,后来听说赔了点钱,事情便私了了,金哥仍旧每天在市场里作威作福。

可见人脉之广,根本不是他们这些小人物惹得起的。

此刻金哥对二人发出死亡威胁,绝不是空口放狠话。

田婉婉听过金哥的事迹,此刻也吓傻了,结结巴巴道:“那、那个,我赚钱还给你还不行?我以后赚的钱,都用来还给你……”

“你特么也得还得起!”金哥指着田婉婉鼻子骂道:“你照照镜子,就凭你这破摊子,能赚到三百万吗!卖身你都还不起!”

“那、那怎么办?”田婉婉急的哭了出来,金哥说的没错,就是把她跟林超都卖了,也凑不够这三百万啊。

一只干燥温热的手忽然抬起来,擦掉田婉婉脸上的泪水。

“婉姐,不慌,咱们不用赔他钱 ,相反,他该对咱们感恩戴德才对。”毁掉画卷的始作俑者林超道。

所有人闻言都惊诧的看向林超。

这乡下来的傻小子是吓疯了吗?说什么胡话呢?

他毁了别人三百万的名画,还要别人对他感恩戴德?

“你特么说什么?再说一遍?”金哥肺都快气炸了,要不是身上没刀,保不准现在都冲上去捅他了。

林超却一脸淡然,丝毫没有刚刚闯下大祸的觉悟。

他咧嘴一笑,开口道:“说几遍都一样,你该感恩戴德,跪下磕头!”

四周尽是人群的吸气声。

作死啊,这乡巴佬真是花式作死,这是怕一次死不透,想多死几次吗!

金哥简直要被气笑了,目光阴冷到极致:“怎么,照你这么说,你还帮了我大忙不成?”

林超给个杆子就顺杆爬,道:“当然,严格来说,我们不光不用赔你钱,你还该倒赔我们钱,刚刚我亲眼看见,你把婉姐这些玉石都摔碎了,这玉石虽说算不上价值连城,可也值一笔不小的钱,你怕是赔不起。”

“哗!”四周一片哗然。

金哥实在忍不住想要暴起伤人,他疯了一般,双眼瞪得要吃人,道:“你做梦呢?老子特么三百万的画毁了要谢谢你,摔那么几个破石头还让老子赔钱?你特么倒是说说,说不出个花来,老子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田婉婉已经吓得小脸惨白。

林超拍了拍田婉婉的手,示意她安心,然后才傲声道:“你买这幅画,前后超不过一个月,自从这幅画进入你家后,你身体就出了问题,该举的时候不举,不该泄的时候却一泄千里,你为此到处求医问药,壮阳药吃了一箩筐都不见效果,对不对?”

一身乡土气息在此刻荡然无存,林超身上倾泻出庞大的自信,虽然最后以问句结尾,却根本不给金哥反驳的余地!

金哥刚还在盛怒之中,闻言却身体一僵,整个人都石化了。

铭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